惠虎宇:社会主义——现代文明的死亡之路

人气 2440

【大纪元2023年01月11日讯】冷战结束30年后,马克思主义继续像病毒般不断繁殖变种,控制着当今世界的重要国家。无论是以实体形式存在中共政权,还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以意识形态存在的文化马克思主义即社会主义,它们对人类文明的毁灭性恶果正不断涌现。

人类的文明有兴有衰,延绵数千年。从上古时代的四大文明摇篮,到中古时代的希腊、罗马、先秦、大汉,再到大航海时代以来以基督教信仰和自由民主为核心价值观构建的近代西方文明辐射全球;人类文明的薪火代代相传,从未断绝,并最终形成东方的儒释道文明、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中东的伊斯兰文明和南亚的印度教文明等四大体系。

不同的人类文明体系之间,语言和风俗各异,种族和体貌有别,政治和经济体制各具特色,文明发展水准参差不齐,但是它们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是信神的文明,这也是人类文明的共同基石。

信神——这一人类文明的最大公约数,保证了不同文明体系在历史进程中相遇后,在冲突中可以寻求妥协,在战争后可以寻求融合,在排斥中可以相互借鉴,并最终形成既相互竞争又相互尊重的多元文明体系共生共存的格局。

从19世纪中叶开始,以无神论为基础的共产主义思想,开始在欧洲流传,伴随着西方文明的内部冲突和向外扩张,共产主义也传播到世界各地。“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这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最后一段话的内容,它赤裸裸的宣示了,共产主义与历史上所有的政治革命与社会变革都不一样,它的目标不是要继承和发展人类的文明,而是要扮演人类文明的终结者。

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不是来自于几千年来人类不同文明之间相互借鉴、相互融合的自然发展过程,它没有历史的承传,而是在19世纪中叶被凭空设计出来的一种违背人性和自然规律的邪恶思想,它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不信神的“人间天堂”。为实现这一目标,共产主义者将不遗余力的摧毁人们对神的信仰,摧毁已有的宗教体系,摧毁一切依据信神而构建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包括人类的道德、伦理、法律以及国家、政府和社会,也就是全方位的摧毁人类文明,即《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社会制度。

消灭有神论信仰 摧毁人类文明的精神内核

1859年达尔文发表了《物种起源》,提出了生物学上的《进化论》,将人类的起源推定为由猴子进化而来。虽然《进化论》只是一个无根据的假说,无论从逻辑还是从历史和现实的层面上,都漏洞百出,无法自圆其说,但是这一奇思怪想却让马克思如获至宝,成为马克思构建其历史唯物主义的所谓“科学”依据。

在马克思眼里,人类既然可以被假设为由猴子通过劳动进化而来,那么,可以进一步假设人类社会通过劳动(生产方式)也将会进化到更高级的社会形态——共产主义,这就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架构。马克思将进化论和唯物论连为一体,形成其无神论的主要理论依据,用以打击和摧毁宗教信仰。

18世纪后期工业革命开始以来,人类对科技力量的迷信,也使一部分人远离宗教信仰,但是这些选择始终都以信仰自由和选择自由为前提,属于人类对超自然和自然界进行理性探索的范畴。而共产主义则不讲理性探索,他们崇尚强制洗脑和暴力镇压。在没有掌握政权之前,共产党也呼吁新闻、学术自由、结社和集会自由,但这不是他们真的赞同这些自由权利,而是当时的共产党需要这些自由权利来传播其主义;当共产党执掌政权后,他们就立即取消所有自己曾经呼吁过的自由,通过暴力镇压和强制洗脑来逼迫人们接受进化论、唯物论。

以中国大陆为例,中共建政后,通过思想改造、土改、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政治运动,迫害和屠杀约8000万中国人,毁灭了中华传统儒释道信仰以及近代传入中国的基督教信仰,建立了中共无神论一统天下的文化极权,使中国沦落为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殖民地。

文革时期寺庙被毁,佛像被烧。(公有领域)

中国目前虽然还有佛教、道教、基督教以及伊斯兰教等宗教形式,但是这些宗教已经基本上被改造为中共的附属组织,所有宗教信众被要求必须爱党、爱社会主义,被强制学习和接受马克思主义。今天,中共的强制洗脑已经不限于学校和媒体,在新疆,中共建立了所谓“再教育营”,以集中营关押的方式对上百万新疆穆斯林强制改变信仰。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出现了法轮功修炼团体,上亿人通过修炼法轮功重建了中华传统的天人关系,恢复了对佛道神的信仰,这显然挑战了中共的无神论,法轮功学员也因此受到了中共最残酷的镇压,这场镇压从1999年开始已经持续23年,至今都没有停止。

法轮功学员受中共最残酷的镇压,从1999年开始已经持续23年,至今没有停止。图为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殴打。(明慧网)

当一个古老而历史悠久的文明远离了对神的信仰,这个文明也就开始进入了死亡倒计时,前苏联、当今的中国,无不如此。

发动共产革命 摧毁人类文明的实体

1. 歪曲时代主题 为共产革命开路

近代以来,人类文明的发展表现为:在政治上从专制走向民主,从人治走向法治;在经济上从传统的自然经济占主体走向市场经济占主导(这种近代市场经济也可称为资本主义),从手工生产走向工业化;在文化上从君权神授、等级差别、奴役束缚的观念走向宣导天赋人权、生而平等、自由、博爱的理念。而这一切最终是通过宪政民主革命的胜利,通过建立近代政治文明来保障和实施,显而易见,近代人类文明的时代主题是民主革命与人权运动。

马克思歪曲了以上历史进程的正常走向,将近代时代主题错误地界定为共产革命与工人运动,鼓吹消灭私有制、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这些蛊惑的实质就是无限放大人类文明体系中存在的冲突和对立因素,将人类的一部文明史歪曲为阶级剥削、阶级斗争的历史,将社会问题的根源归结于私有产权制度,最后提出要用暴力消灭以私有制为核心的全部文明体系,建立所谓共产主义“人间天堂”。

2. 以消灭私有制名义 剥夺民众生存权

私有制是保障生存权的一项最基本制度,拥有私有财产是一个人获得生存的基本保障。西方文化中将私有财产赋予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中国传统文化中提出“有恒产者有恒心”,将私有财产看作是道德教化的前提;而马克思却提出要消灭私有制,这彰显了共产主义者对人类文明和人性的敌视。

消灭私有制是共产革命最具蛊惑性的口号,然而私有制显然是消灭不了的,消灭私有制违背普遍人性,也违背共产党员自身对私有财产强烈渴望的人性。事实上,共产党从来没有真的消灭过私有制,而是打着消灭私有制的名义收割社会财富,将原来属于地主、农民和企业家的财产转移到共产党自己手里,成为党的私有财产,最终让党的官员们成为最富有阶层。

以中国为例,早在2006年,据《中国青年报》报导,大陆某权威部门在报告中指出,“(中国)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同样是2006年,根据中国社科院等部门做的《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在中国资产超过一亿美元的大富豪中,中共官员家属就有9700多人,占富豪总数的86%。中国各级官员的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到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到85倍!

消灭私有制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底层民众的生存权被一步步压制,乃至被完全剥夺。苏联搞集体农庄,饿死约600万农民,中共搞人民公社饿死约3000万农民,这些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就是农民的最重要的私有财产——粮食被共产党剥夺。

3. 鼓吹阶级斗争 挑起战争 摧毁人类文明的实体

阶级斗争是马克思主义鼓吹共产革命的核心理论,该理论歪曲了辩证法中社会矛盾的对立统一关系,有意忽略矛盾的同一性(妥协合作的一面),片面强调和夸大矛盾的斗争性(对立冲突的一面),将斗争作为解决社会矛盾和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

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各种矛盾的爆发,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必然产生对立和冲突(矛盾的斗争性),但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恰恰表现为各利益集团通过妥协合作(矛盾的同一性)来解决对立冲突,缓和社会矛盾,从而推动人类文明的整体进步。

历史的事实也是如此,商人之间的商业关系,雇主与雇工之间的雇佣关系,君主和大臣之间的君臣关系,权贵和百姓之间的官民关系,家族成员之间的伦理关系,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等等,这些不同社会系统、不同利益主体、利益集团之间的稳定与繁荣发展,无不依赖于双方的妥协与合作。一个很显着的历史事例,开辟人类宪政制度先河的英国光荣革命就是妥协的产物。

历史上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也会发生战争,包括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这些战争的核心问题是民族矛盾,争夺的是土地、资源和市场,实质就是一个利益冲突问题。一旦战争停止,国家之间就会妥协合作,双方的利益会再度达成平衡,如二战后德国、日本、意大利都已经与其他西方国家在经济、政治和价值观上高度融合。

马克思主义否定妥协的作用,认为妥协是革命不彻底的表现,把斗争当作社会发展的动力,鼓吹阶级斗争和共产革命,目的是煽动仇恨,激化社会矛盾,挑起战争乃至世界大战。马克思主义鼓动战争,核心问题是意识形态冲突,目的在于摧毁资本主义文明,最终要消灭民族、国家、家庭等他们所认为的属于旧制度范畴的一切,将人类文明的实体一步步摧毁。

马克思主义否定妥协的作用,把斗争当作社会发展的动力,鼓吹阶级斗争和共产革命。图为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批斗大会。(公有领域)

历史上,苏联曾经制造了世界上最庞大核武库,威胁整个人类文明的生存;毛泽东曾经鼓吹要牺牲中国一半人口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要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如今的中共承接前苏联的衣钵,正疯狂的发展核武器、生化武器、乃至人工智慧武器,其首要目标是消灭当今人类文明的守护者——美国。可以预料,如果美国衰败了,那么人类文明将面临实体毁灭的危险。

以文化马克思主义 摧毁美国

除了鼓吹阶级斗争以武力消灭资本主义文明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之外,共产党还有一套颠覆西方文明的B计划,就是不讲暴力革命,而是通过渗透、文化摧毁的方式来颠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将其演变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这种与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相区别的社会主义思想和派别,可以统称为文化马克思主义。

在马克思去世的半年后,1883年10月,一个文化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团体——费边社在英国伦敦成立,费边社的标记是一只裹着羊皮的狼,这意味着共产党B计划的主要手段是谎言和欺骗。

文化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团体——费边社,其的标记是一只裹着羊皮的狼(Wikimedia Commons)

费边社最著名的策略就是渗透,它鼓励其成员去做内阁大臣、高级行政官员、大工业家、大学校长、主教等重要人物的随从,或者直接加入其他团体,通过这些途径,把费边社的社会主义思想灌输给那些能影响政府决策的关键人物和能直接采取行动的社会团体。然后争取选票,取得议会多数,用和平的办法实行社会主义。

费边社建立后,对英国和美国的文化和公共政策施加了巨大影响,直接影响了英国工党的成立与发展,二战后来自英国工党的首相艾德礼就是费边社的成员。

美国的费边社衍生组织包括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学生争取民主社会组织”SDS,以及“地下气象员组织”WUO,这些组织一手策画了未来四十年美国经历的社会变革。在奥巴马时代,费边社的影响直接进入了白宫,SDS曾经的主席吉姆.沃利斯(Jim Wallis)神父在奥巴马入主白宫后,成为奥巴马的精神顾问。

在费边社执行渗透计划的同时,各种形式的文化马克思主义继续广泛流传,并在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形成气候,发展出对资本主义进行文化摧毁的系统理论。

根据马克思的预测,共产革命首先会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取得成功,但是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出现,反而是1917年在当时资本主义最落后的俄国,共产革命首先获得成功。马克思的预测为什么没有实现?这让马克思的徒子徒孙们费尽了脑汁。20世纪20年代末,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安东尼奥.葛兰西(Gramsci Antonio)认为他找到了答案。葛兰西认为资本主义国家不仅仅依靠政治和经济权力实施统治,也依赖意识形态,是资本主义的文化和基督教信仰帮助资本主义维持了现状。如果工人都去信仰上帝了,谁还会去搞革命、去杀人呢?葛兰西因而提出一个文化马克思主义最核心的一个理论:要摧毁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必须首先摧毁西方的文化。葛兰西起草了大部分从内部改变美国的策略,1930年代他起草了多达2000多页的大纲,逐条说明如何从内部瓦解美国的犹太-基督教文化。

葛兰西之后,从文化上摧毁西方文明从此成为共产党B计划的主要内容。美国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于1958年出版了《赤裸裸的共产党人》,这本书列出了在20世纪50年代共产党试图通过B计划颠覆美国的45个目标。其中包控制学校,弱化授课大纲,控制教师协会,把学校作为社会主义理念的传动带;渗透新闻媒体,控制广播、电视和影视界的重要职位;通过在书籍、杂志、影视里宣扬色情,毁掉文化道德标准;把同性恋、堕落和乱性视作正常、自然、健康;渗透教堂,以社会宗教替代天启宗教,让人们丧失对《圣经》的信念;以违反“政教分离”原则为由,取消学校祷告;鼓励乱性并使离婚容易实现,让人们失去对家庭制度的信任……等等。

60年后,美国学者惊讶的发现,共产党以上这些计划的绝大部分,已经基本实现了,这些来源于文化马克思主义的各种变异思想和观念,目前已成为美国主流媒体的价值观,被贴上“政治正确”的标签。

在政治领域,社会主义组织已经渗透和控制美国民主党,将原来中间偏左的民主党逐渐转变成一个与社会主义几乎完全合流的极左翼政党,将美国两党可妥协的政治分歧扩大为不可调和的政治分裂,改变了美国社会原来的两党共治的民主政治生态。

根据纪录片《蚕食美国2》中所揭露的事实,现在,马克思主义者通过工会已经完全控制了民主党高层,美国2万名正式的共产党员控制了民主党的政策,这些政策控制着3亿美国人的生活。如果人们访问美国共产党的网站“人民世界”,或者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的网站“民主党左翼”,就会发现,这些共产主义者今天推动的每一项议程,明天都会成为美国民主党在议会推动立法的内容。

随着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的失利,在民主党政府的控制下,美国正在更迅速的滑向社会主义。在文化马克思主义控制下,美国面对的前景将不再是繁荣,而是逐渐走向衰败,这不仅体现在文化和政治生态上,也体现在经济领域。

目前对美国企业影响最大的意识形态是环保主义,过度的环境监管已经成为美国企业和社会的沉重负担,而环保主义正是由美国共产党在背后推动,成为民主党的首要经济议程。近年来美国石油产量超过沙特和俄罗斯排名全球第一,但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在环保主义的影响下,限制美国油气资源开发,导致美国出现能源危机以及40年来的最高通胀。此外,民主党搞的社会福利政策,边境开放政策,高税收政策,政府过度举债、超额开支政策,都在快速消耗美国经济资源、扼杀美国经济活力。如果美国经济出现严重问题,将直接削弱美国军力,而一旦美国军力衰退,美国也就暴露在中共的军事打击之下,面临全面沦陷。

目前对美国企业影响最大的意识形态是环保主义,过度的环境监管已经成为美国企业和社会的沉重负担。图为2017年2月21日,加州圣地亚哥一场反对气候变化的集会。(Sandy Huffaker / AFP)

社会主义导致的经济崩溃,委内瑞拉是美国的前车之鉴。委内瑞拉是世界石油储量最多的国家,上世纪70年代,一度是拉美最富有的国家,也是当时拉美仅有的三个民主国家,可谓前程似锦。

但是1999年查韦斯当选总统后,将委内瑞拉迅速转向社会主义,政治上搞独裁,经济上没收民营企业,在社会政策上搞超级福利,全面扼杀市场活力。2014年当国际油价大跌以后,社会主义的委内瑞拉石油红利耗尽,经济一蹶不振。2013年至2016年间,委内瑞拉国内生产总值下降27%,2016年委内瑞拉陷入饥荒,国内90%的人口生活于贫穷线以下,2019年,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已达到3000倍。专制统治和经济崩溃引发了委内瑞拉的逃亡潮,根据联合国难民署2019年的资料,从查韦斯执政之来,已有450多万委内瑞拉人逃往他国,相当于全国人口的20%。

据联合国难民署2019年的资料,从查韦斯执政后,450多万委内瑞拉人逃往他国。图为2022年10月5日,一名委内瑞拉移民在哥斯达黎加圣何塞乞讨以继续他前往美国。(Ezequiel Becerra / AFP)

中华文明被摧毁 敲响全人类警钟

在人类文明的四大体系中,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与西方文明相对应,成为人类历史上影响力最深远的两大文明体系。如果以人类文明的整体视野来看,东西文明在各自发展进程中,实际上是互相配合,各有侧重。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与西方文明相对应,成为人类历史上影响力最深远的两大文明体系。图为河北省金山岭一段长城的落日余晖。(Mark Ralston / AFP)

当古希腊的哲人群星闪耀之际,中国正在上演百家争鸣的大戏。当古罗马称霸地中海时,大汉王朝同时威震漠北、雄踞西域。当犹太──基督教文明在西方成为主流之际,儒释道文化相互辉映的格局也在中华成型。当西方出现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时,中国也正在进入一段民间文艺繁荣的时期,宋词、元曲、明代章回小说名家辈出。

欧洲在历史上文化和宗教冲突不断,民族迁徙、国家主权变更频繁,传承文明的载体——语言文字支系庞杂。因此,西方文明在承传上过程复杂,波折较多,文明的传承不能在一个国家和文化系统内连续进行,而是分阶段由不同国家、不同民族来接力。

如古希腊文明在马其顿帝国灭亡后,由后来的罗马共和国和罗马帝国继承;西罗马灭亡后,罗马文明由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等后续国家继承;17世纪和18世纪后,主导近代宪政革命和工业革命的英国成为西方文明的领跑者;19世纪末20世纪初,承继英国宪政,融合法国启蒙思想、古希腊古罗马政治文明精华的美国,跃升经济和军事全球霸主,成为当代西方文明的新旗手。

与西方文明传承的复杂性相比,中华文明的传承则是文化主线清晰,主体民族(汉民族,秦汉之前叫华夏族)兴盛不衰,语言文字相对稳定,地理疆域保持完整,以汉民族内部不同王朝之间接力的方式将中华文明延续五千年,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承传五千年的古老文明。从五帝到夏商周三代,再到秦汉魏晋隋唐宋元明清,到中华民国,在中共篡权之前,中华文明稳定承传,薪火旺盛,从未中断。

从公元前841年开始,中国进入信史时代,中国历史有了准确的纪年。中国有成熟的史官制度,将几千年的历史忠实的记载下来,除了官修的正史,还有各地方志,大量的野史。中华文明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历史记载,这在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在当今推崇大资料的时代,这也意味着中华文明创造了历史上最大型的人类文明资料库。

进入近代后,按照历史正常的剧本,东西方文明应该是相互融合,优势互补,共同缔造出一个繁荣持久的现代多元文明。古老的中国应该在经济层面融合工业文明和市场经济,在政治层面应该融合宪政民主制度,而在文化上依然保持儒释道的传统,用儒家的伦理维系人和人之间的正常关系,用佛道的修炼文化规范天人关系和对神的信仰。晚清时期的洋务运动、戊戌变法、大清立宪,以及后来辛亥革命建立的中华民国,正是走在这条正常的文明发展轨道上。而苏联输出的共产革命却毁灭了中华文明走向现代化的一切成果。

美国的黑船没有摧毁日本文明,而是打开了日本走向现代文明的大门,同样英国远征舰队的目的也不是摧毁中华文明,而是在冰与火的冲撞中,要求愚昧而傲慢的满清政府打开国门进行平等的国际贸易,寻求与中华文明建立互相协调和通信的协议。而马克思主义来到中国的目标却是摧毁古老的中华文明,并且它们已经获得了成功。如今的中国,那个传承五千年,礼乐鼎盛、文明璀璨的衣冠上国、礼仪之邦已经不复存在,那座人类文明史最大型的资料库已经被毁坏和篡改,这是对人类文明犯下的最大罪恶。

如今的中国,那个传承五千年,礼乐鼎盛、文明璀璨的衣冠上国、礼仪之邦已经不复存在,那座人类文明史最大型的资料库已经被毁坏和篡改。图为中共武警行经北京紫禁城。(Nicolas Asfouri / AFP)

冷战结束30年后,马克思主义并没随着苏东共产阵营的解体而溃散,而是继续像瘟疫一样不断繁殖变种,蔓延全球,控制着当今世界的重要国家。无论是以实体形式存在的中共政权,还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以意识形态存在的文化马克思主义,它们对人类文明的毁灭性恶果正在不断呈现给世人。

特朗普总统曾经在一次集会中发表演说,对社会主义进行精辟的总结:

“社会主义承诺给你繁荣,实际给你的却是贫困;社会主义承诺要团结,实际给你的却是分裂和仇恨;社会主义承诺更美好的未来,但总是回到最黑暗的过去;社会主义就是人类的悲哀,臭名昭著的意识形态,不问历史,不讲人性,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最终导致暴政。事实也是如此。

社会主义宣传热爱多样性,事实上他们要的是绝对的服从;社会主义不讲公平和正义,也不是为了解救贫困,社会主义只关心一件事,统治阶级的权威,他们获得的权力越多,就越渴望得到更多的权力;他们控制医保、交通、金融、能源、教育,他们要控制任何和所有的东西;他们用权力来决定谁输谁赢,谁上谁下,谁真谁假,甚至叫谁生,叫谁死。”

笔者用一句话总结特朗普总统的这段发言,那就是:社会主义是现代文明死亡之路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惠虎宇:疫情文革 二十大前习近平的政治布局
惠虎宇:习近平新时代 新极权构建的新谎言
惠虎宇:江泽民假开放之名祸乱全球
惠虎宇:从阿根廷世界杯夺冠看善恶有报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经典鳄鱼Polo衫 6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