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铝是神经毒素 危害大脑 如何防铝中毒

文/Marina Zhang 赵孜济编译

铝,特别是商业止汗剂中的铝,也可能是乳腺癌普遍存在的一个重要因素。(Shutterstock)
人气: 26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你是否时常感到困惑、虚弱、或失去记忆力和注意力?如果是这样,那你可能患有铝中毒

铝是一种无处不在的金属,不仅存在于炊具中,还存在于蔬菜、水、肉类,甚至疫苗和药物中。但是铝进入人体后,会积聚在身体的器官中,尤其是大脑。

铝无处不在

铝是自然环境中第三大最普遍的元素,仅在氧和硅之后,也是地壳中最普遍的金属元素。

铝具有高反应性和可溶性。它可以存在于空气、土壤、水和吸收水分的植物中,包括普通蔬菜。因此,它也存在于吃植物的动物身体中。

菠菜、茶以及一些草药和香料等植物富含铝。

一些植物受益于铝。例如,茶树依靠铝作为生长的必需营养素。植物储存铝的部位也会影响我们所接触到的铝量。例如,菠菜和茶倾向于将铝储存在叶子中。

在人造产品中,铝也是无处不在。作为一种包装材料,它在制造业中特别受欢迎,因为它具有很强的延展性,对热和电具有导电性。

它存在于铝箔和平底锅等炊具中。由于铝更容易溶解在酸性溶液中,因此当铝箔与西红柿等酸性产品一起烹饪时,会导致食物中的铝含量更高。

铝通过一些植物、炊具、药物、疫苗、以及食品包装等进入我们的身体。(Shutterstock)

铝刺激免疫系统。它是有毒的,会刺激特定的免疫细胞,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因此,一些疫苗含有铝作为佐剂以提高有效性。含铝的疫苗包括甲型和乙型肝炎疫苗、含白喉破伤风疫苗、麻疹、腮腺炎、风疹、风疹、水痘、轮状病毒等。[1]

根据铝分子的不同,它可以诱导药物释放较慢,甚至可以中和酸性物质。因此,它也存在于常见的药品中,如阿司匹林、抗酸剂、磷酸盐粘合剂和透析液。[2]

在化妆品中,铝被添加于矿物防晒霜中,以防止钛的流失,而钛有助于皮肤阻挡阳光。铝也存在于许多知名品牌的化妆品中,作为止汗剂存在于除臭剂中,作为乳化剂被添加在面霜和体霜中。

铝络合物也广泛用于加工食品。它是小苏打中的膨松剂和许多加工奶酪中的乳化剂。

根据有毒物质和疾病登记处(the 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的说法,一个健康的人每公斤体重可以承受5-10毫克铝。

自2000年以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实施了一项规定,即静脉注射营养和含铝的药物,包括透析和疫苗接种,必须有一个警告标签,指出对于肾功能受损的人,如早产儿,“肠胃外铝浓度如果大于4至5微克/公斤/天,就会积累一定的水平的铝在体内,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和骨头中毒。”

疫苗中的铝含量通常不超过0.85毫克/剂。一些研究表明,身体可以清除大部分铝。其它产品通常也具有非常低的铝含量,而且生物利用度很低。[3]

然而,当你使用许多含铝的产品时,你接触到的量可能会超过身体的清除能力,然后铝会积聚,症状就会显现。

我们的人体无法利用铝,铝实际上会干扰和阻碍身体机制的自然运转。

铝与阿兹海默症

1965年,波兰的一项研究提出了“铝假说”。该假说认为铝可能与阿兹海默症有关:阿兹海默症是一种老年疾病。一个人年龄越大,接触铝的次数越多,铝的积累就越多。[4]

三位科学家发现,将铝注射到大鼠的大脑中会导致其神经元中的纤维降解,并形成缠结状结构,这在阿兹海默症患者中很常见。

1973年的另一项研究收集了死于阿兹海默症的人的大脑样本。该研究发现,这些大脑中铝的含量高于死于其它疾病的人。

然而,在更大的研究中,研究给出了矛盾的结果。

一项分析发现,每升饮用水的铝含量超过100微克,或职业接触中的铝,会使患阿兹海默症的风险增加71%。2011年的一项综述评估了13项关于饮用水中高铝含量的研究,发现其中9项研究证明了阿兹海默症和高铝含量之间的相关性。[5]

然而,一项大型分析发现,尽管铝暴露可能构成风险因素,但与其它因素(如缺乏身体活动、抑郁症和 2 型糖尿病)相比,它并不那么重要。

神经元之间的淀粉样斑块。(Shutterstock)

1988年7月,20吨硫酸铝被意外排放到供应英格兰卡梅尔福德镇(Camelford)的饮用水箱中。这一事件使当地饮用水中的铝浓度增加了500倍以上,2万人接触了这种饮用水。

英国政府多年来一直跟踪这批人,调查水污染对健康的影响。政府后来得出结论,没有证据表明1988年卡梅尔福德事故对这批人后来的健康有影响。

然而,几年后发表的几项研究描述了该镇一些人的认知和神经衰退。[6]

比如,一名49岁的男子在事故发生六年后开始失忆。五年后,他的记忆问题随着言语障碍、幻觉和抽搐而恶化。他去世时享年69岁。验尸分析显示,他患有很多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包括阿尔茨海默病,并且在大脑的后部区域也发现了高铝水平。

铝是一种神经毒素

铝主要以氢氧化铝和柠檬酸铝等化合物的形式存在,而不是纯金属。在这些化合物中,铝具有高反应性的三个正电荷,所以有高度氧化性和潜在的破坏性。[7]

麻省理工学院的高级研究员Stephanie Seneff说,人体对不同的铝化物的吸收度也不同。元素铝在肠道中的吸收非常差,但柠檬酸铝很容易穿过肠道进入大脑。

在中枢神经系统中,铝可以激活基因,减少神经能量和活动,增加炎症,促进神经功能障碍甚至死亡。

铝还会减缓神经生长,并可以加速阿尔茨海默病中常见的tau蛋白的形成。

铝可能会与细胞膜中的脂质反应,导致脂质降解。细胞膜被破坏,细胞就会受激、发炎,并可能死亡。这一点已经在大鼠和人类脑细胞的研究中得到证实。

另一项研究发现,铝还可能损害人类的“能源工厂”。在实验室研究中,神经元暴露于铝的时间越长,毒性就越大。在神经元暴露于铝中48小时后,神经元不再具有任何线粒体活性。身体及细胞所需的90%以上的能量是由线粒体产生的。[8]

铝还会改变人类DNA,使细胞易患癌症。

此外,研究证明,铝会杀死和激活星形胶质细胞,从而引起神经炎症。这细胞是清理碎片和死亡神经元的“大脑的清洁工”。然而,当过度激活时,它们就会破坏神经元。

所以,毫不奇怪,铝暴露与记忆力减退和认知能力下降有关。

铝与痴呆和脑炎(神经炎症)密切相关,这是肾功能受损患者透析铝中毒的结果。

许多研究还将铝暴露与其它神经退行性疾病(如帕金森病和肌萎缩侧索硬化症)联系起来,尽管研究结果一直存在矛盾。

“早期痴呆”的症状包括健忘,发脾气,意识不到身体有问题,同时不愿意就医。(Shutterstock)

环境毒理学家阿尔伯特·唐奈(Albert Donnay)在给《大纪元时报》的信中说,他认为这种相关性是存在的。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杀死了我的兄弟罗伯特·J·唐内,和许多其他参加朝鲜战争的人。”唐奈写道。

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数据显示,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或朝鲜战争的退伍军人患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的发病率最高,但尚未确定原因。

“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原因是士兵们大量暴露于烹饪锅、饭盒,以及他们吃的罐头食品中的铝,”唐奈写道,罐头食品中的番茄产品会渗出大量的铝。

铝中毒的诊断和症状

铝中毒的常见神经系统症状包括意识模糊、癫痫发作、肌肉无力和言语问题。在儿童中,症状也包括生长缓慢。

在极端情况下,中年人会有脑雾和类似痴呆的症状,但这在该年龄组的人中比较罕见。

然而,这些症状在许多疾病中是共有的。内科和中西医结合医生安娜·米哈尔西亚(Ana Mihalcea)博士告诉《大纪元时报》,医生可能很难做出诊断。

“重金属的问题之一是它们具有协同作用、毒性作用,” 米哈尔西亚说,“我们不仅暴露在铝中,还暴露在铅、砷、镉和其它各种东西中。”

“在体内的量越大,毒性就越大。”

米哈尔西亚说,她的许多患者都有某种形式的金属毒性,他们的血液中有毒金属含量很高。

事实上,砷和铅等有毒金属在土壤和水中仍然相当普遍。美国使用的一些水管仍然由铅制成,1970年代之前建造的房屋也可能使用含铅涂料。

由于铅和铝都是神经毒素,这两种有毒金属可以协同作用,加剧彼此的影响。

去除铝的方法:螯合法

铝毒性的常见治疗选择是螯合法(chelation)。

通过药片或静脉注射,患者摄入某类药物,这些药物可以与有毒金属结合,结合后的金属则可以通过尿液排出体外。

螯合法有一些副作用,比如注射部位可能会灼热、恶心、头痛和发烧。

由于螯合法也可以用来去除达到毒性水平的必需矿物质,所以螯合疗法也会导致有益矿物质的减少。

饮食中的一些食物可能是天然螯合剂,包括含有硫磺的蔬菜,如西兰花和大蒜。姜黄也含有天然螯合特性。

不溶性膳食纤维,如麦麸、蔬菜和全谷物,也可以去除有毒金属。研究表明,摄入的不溶性膳食纤维水平越高,血液中有毒金属的水平就越低。

饮用富含二氧化硅的矿泉水也是从体内清除铝的另一种方法。

马尾等植物中的二氧化硅对去除铝非常有帮助。(Shutterstock)

虽然人很难避免铝和其它许多有毒金属,但人们可以选择不含铝的产品来减少整体暴露。

服用维生素 A、C 和 D 等补充剂来支持肠道微生物群也可能有所帮助。

肠道是抵御含有许多有毒金属产品的食物和饮料的第一道防线,因此保持肠道健康可以帮助清除人体摄入的有毒金属。

本文资料来源:

[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541479/

[2]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4583063/

[3] https://pubs.rsc.org/en/content/articlehtml/2013/em/c3em00374d

[4] https://academic.oup.com/jnen/article-abstract/24/2/187/2612245?redirectedFrom=fulltext&login=false

[5]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6592479/

[6] https://www.mdpi.com/1660-4601/16/12/2129

[7]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6922890/#:~:text=Aluminium’s%20free%20metal%20cation%2C%20Alaq,non%2Dessential%20and%20essentially%20toxic.

[8] https://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doi/10.1098/rspb.2019.1466

英文报导请见《大纪元时报》网站:“Aluminum: The Brain Toxin Found Everywhere, Ways to Remove”。◇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责任编辑:李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