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面临的最大危险是什么?

人气 14352

【大纪元2023年01月18日讯】在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的习近平,进入2023年之后,一个麻烦接着一个麻烦。那么,2023年习面临的最大危险是什么呢?

政变是一个威胁。

习上台十年,一直面临政变威胁。到2023年,在中共最高层,习最大的政敌,是江泽民死后成为中共江派第一号人物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习上台十年,与江、曾斗了十年,抓捕了江、曾提拔重用的一批党政军高官,包括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等六个“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野心家、阴谋家”,“孙力军政治团伙”中的“政法七虎”等,江派势力受重挫。

曾肯定不甘心成习手下败将。2023年,曾肯定会利用一切机会折腾习。

但是,第一,“枪杆子”(军权)不在曾手上;第二,“刀把子”(政法大权)也不在曾手上,曾本人处在习的“枪杆子”、“刀把子”的严密监控下。

曾通过发动政变把习赶下台难度很大。

下面官员的“软抵制”是一个威胁。

习现在大权独揽了,习派人马已占据中共高层的许多关键岗位,但习的决策、命令、指示,还得靠下面的人执行。

从2014-2018年习的老家——陕西省党政官员对他关于秦岭违建别墅的五次批示的“软抵制”,到近三年“清零”过程中下面官员对习的“阳奉阴违”来看,2023年,下面的官员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有令乱行,有禁乱止,盼习出事,“躺平”不作为等,都将成为习头痛的问题。

下面官员的这种“软抵制”会不会成为习致命的威胁呢?

我认为,暂时不会。因为自上世纪90年代江泽民以“贪腐治国”以来,整个中共官场早已变成权钱、权权、权色交易的大卖场。下面对习进行“软抵制”的官员,大多以自身利益为界限,并没有多少正气可言。

民变是一个巨大威胁。

习上台十年,老百姓不仅没有得到实惠,而且在习三年的“清零”行动中,实实在在体会到了被封控的各种痛苦。这种痛苦因去年12月习突然无预警解封带来的疫情大爆发而加深、加剧。

中共二十大前夕,有人在北京四通桥上挂出反对中共、反对习的横幅。紧接着,一个重庆小伙喊出了“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之后,发生郑州富士康工人大规模罢工、逃亡。到去年11月26日,全国出现风起云涌的“白纸运动”,上海抗议民众直接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的口号。到2023年元旦期间,不少地方出现“烟花抗议”。1月7日,重庆出现大规模工潮。

放眼中国,可谓民怨沸腾。正如北京一位女士在12345电话中所说的,“就差一把火了”。

民变可不可怕?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处置不当,真有可能翻船。

但是,我个人认为,普通老百姓,无论怎么抗议,要直接威胁到中共最高领导习近平的安全,还有一定难度。

那么,2023年,习面临的最大危险是什么呢?

就是目前正横扫全中国的大瘟疫

中国有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

习上台以来,千算万算,没有算到2020年一场大瘟疫突然从武汉大爆发,然后迅速蔓延全中国、全世界,数亿人感染,数百万人死亡。

2020至2022年,习搞了三年“清零”,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2022年岁末,大瘟疫会再次席卷全中国,20天内近2.5亿人感染。

中共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预测,中国新年期间全国感染率可能达到80%。这意味着中国将有超过11亿人染疫。

死亡人数更是迅速攀升。一批接一批中共高官、学者、专家倒下,医院爆满,火葬场人满为患。

2020-2022年,三年疫情,中国到底死了多少人?

1月16日,大纪元报道: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说,三年多来中共一直在掩盖疫情,中国的疫情已经死了4亿人,这波疫情结束的时候中国会死5亿人。

作为一个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已修炼28年的法轮功学员,对李洪志大师的说法,我深信不疑。

这个“信”,不是来自盲从,而是来自28年来我在顺境、困境、逆境、绝境中按照李洪志大师的要求,实实在在经历并体悟到:法轮功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

1995年5月16日,我修炼法轮功的第13天,成为中纪委监察部副处级官员。

修炼之后,我严格按照李洪志大师教导我的“真、善、忍”做好人。

我的工作深得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信任:曾经给中纪委副书记候宗宾、曹庆泽、徐青、夏赞忠,时任中纪委常委傅杰,时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武连元等写过讲话稿;执笔起草过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不再经商的通知;多次出席中纪委常委会;多次参加中纪委全会的文字工作;执笔撰写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中国纪检监察报》评论员文章,《求是》杂志特约专题文章,《党建研究》特约专题文章,中纪委办公厅通报等;是“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参加过中央检查组;参加过与美国监察代表团的会谈;参加过“九五”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的研究;撰写过《中国拒绝腐败》一书;最后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直到1999年4月16日,我还参与了尉健行在全国纪检监察法规工作会议上讲话的起草。

如果不是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我的学历、工作表现、与最高层领导的关系等,我现在很可能是省部级官员了。我的同事孟祥锋,现在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常务副主任,正部长级官员;我的同事孙立诚,现在是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副部长级官员,我的师兄于洪君当过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

修炼法轮功28年来,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我被从中共最高层打到中国社会的最底层(监狱),再从中国社会的最底层,来到世界之都——美国纽约。在这大起大落的人生大跨越中,我正是靠着对李洪志大师的“信”,对“真、善、忍”的“信”,从几乎没有路的绝境中走了过来。

在被非法监禁的五年里,我写了大量检举信、控告信,包括上诉状,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中共公、检、法、司的相关官员,直到江泽民,对此,无一人敢说一个“不”字!

修炼法轮功28年来,我和全世界千千万万法轮功真修者一样,从自己亲身的修炼实践中体会到:李洪志大师在《转法轮》中讲的话句句都是真实不虚的;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佛法。

为什么会发生瘟疫呢?

早在2020年瘟疫从武汉爆发不久,李洪志大师在《理性》一文中指出:“瘟疫本身是神安排的,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关于此次瘟疫,李大师开示:“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

对此,我的体会是,百年中共已经走到历史的尽头,到了最后被淘汰的时候了。

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我对中共的认识基本上属于中共体制内人士的认识,我从来没有反对过中共。

在迫害发生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一直按照中共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的讲话,按照中共自己制订的法律法规,跟中共最高层领导讲道理,但是,怎么讲也讲不通。中共最高层领导无一人相信毛、邓、江、胡讲过的话,无一人按中共自己制订的法律法规办事。

我曾给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写过很多信。但是,无论我给江写了多少封信,多长时间的信,措词多么尖锐的信,江全都视而不见、麻木不仁。当时,江留给我的最深印象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是流氓我怕谁。

直到2004年读了大纪元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我对中共的认识才发生根本转变。

但是,对于中共到底是不是像《九评共产党》说的那样,我还想再验证一下。于是,我选择了九个专题:(1)中共的指导思想;(2)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3)干部的选拨任用;(4)依法治国;(5)党内监督;(6)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7)反对极左极右;(8)台湾问题;(9)外交问题;再结合我个人的亲身经历,一一进行实证研究。

我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九评共产党》对中共的看法是完全正确的。但我不得不说,当时,我对中共的认识仍然是粗浅的。

2015年1月22日从北京飞抵美国之后,我开始系统研究百年中共史。

随着研究的深入,我才真正认识到,中共实在是太坏了,古今中外找不出一个比中共更坏的党了。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佛法的迫害,尤其是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继上世纪30年代纳粹屠杀犹太人以来最血腥、最残暴、最邪恶的暴行。

天不灭中共,就没有天理了。

2020年大瘟疫从中国大爆发,2022年大瘟疫再次从中国大爆发,就是“天灭中共”的具体体现。

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天意不可违

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就像当年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垮台谁也挡不住一样。

怎么办?

李洪志大师在《理性》一文中开示:“远离中共邪党,不为邪党站队,因为它背后是红色魔鬼,表面行为是流氓,而且无恶不作。神要开始铲除它了,为其站队的都会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

习之所以竭尽全力谋求在二十大上“三连任”,最关键的原因是,习上台十年查办了570多个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这些“老虎”及其背后的“老虎儿子”、“老虎孙子”、“老老虎”、“老虎王”等,个个对习恨之入骨;习认为他必须呆在台上,才可能保一家老小的性命。

习如何才能真正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呢?

靠保党是绝对不可能的。中国共产党已经烂透了。

习曾讲过一句话:“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不管现在人们怎么评价习,这句话没有错。

如果习真的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真的对神明“有敬畏之心”,就应该顺天而行,停止迫害法轮功,解体不信神、不敬畏神、欠下累累血债的中共。

这是习保一家老小性命唯一正确的选择。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江泽民之死与中共之将亡
王友群:赵乐际是瘟疫针对的“高危”对象
王友群:这个中共高官换的“许多器官”哪来的
王友群:曾庆红的人马又在行动了?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B-21发布新照片 轰20何时亮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