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彼得扎诺:奠定巴洛克风格的“平凡”画家

(JAMES BARESEL撰文/吴约翰编译)
西蒙‧彼得扎诺(Simone Peterzano)的作品《安吉莉卡和麦多罗》(Angelica和Medoro),约1560─1596年创作。油彩、布面。私人收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是在为后来的伟大艺术家奠定基础,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西蒙‧彼得扎诺的作品《彼得扎诺的自画像》,1589年创作。(公有领域)

彼得扎诺出生于1535年左右。当他开始在威尼斯接受画家培训时,当时的威尼斯俨然是欧洲最伟大的艺术生活重镇。提香(Titian )、丁托列托(Tintoretto)正处于职业生涯巅峰,不久委罗内塞(Veronese)也加入他们的行列并称“三杰”。长久以来,佛罗伦斯一直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首都,然而,随着艺术家纷纷殒落,尤其是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1475─1564年)的离世,佛罗伦斯的地位大不如前。罗马也曾是如此,来自佛罗伦斯的艺术家早在几十年前就来到罗马发展。

彼得扎诺一辈子都在强调他和威尼斯的关联,还有自己是提香的学生。几个世纪以来,如此行销自己的方式,让许多人质疑两位艺术家彼此关系的真实性。

最近在意大利贝加莫(Bergamo)卡拉拉学院(Accademia Carrara)举办的2020年展览,主题是“彼得扎诺与提香、卡拉瓦乔”(Titian and Caravaggio in Peterzano)。展览证据显示,彼得扎诺确实在提香手下完成学徒生涯。然而,也有可能是彼得扎诺偶尔在提香的工作室担任助理,亦或是其它一些非正式关系让他将提香视为自己的老师。

展览中的其它证据也显示,彼得扎诺在成为学徒之前曾在威尼斯住过一段时间。又或甚者威尼斯才是他的家乡,而不是传统上认定的贝加莫。尽管没有细节证实,但整体上看来很明确,就像彼得扎诺自述那般,他虽师承许多伟大的威尼斯画派大师,但却只是位名不见经传的平凡画家。

西蒙‧彼得扎诺(Simone Peterzano)的作品《安吉莉卡和麦多罗》(Angelica和Medoro),约1560─1596年创作。油彩、布面。私人收藏。(公有领域)

道德劝世风格

随着艺术重心转移,意大利的审美观也开始转变。佛罗伦斯艺术强调理想化和象征主义;另一方面,威尼斯画家则偏好更大的现实主义,这是因为天主教为了复兴在1545─1563年间召开特伦托大公会议(Council of Trent ),在新耶稣会命令的推动下促成的。耶稣会会士超越教会以往长期的影响力而成为主要的艺术买家。在彼得扎诺时代以前,教会的影响力主要集中在题材上,而不是风格。而在特伦托会议颁布的命令和耶稣会会士道德观的影响下,神职人员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积极地在艺术风格上下指导棋。

文艺复兴全盛时期之后约25年,特伦托大公会议开始走下坡。会议中有许多主教来自社会上最有文化涵养的阶层,而且耶稣会会士也受过完整的古典教育。虽然当时一般人可能比今天许多人具备更高的艺术涵养,但大多数人仍然缺乏必要的艺术教育,不理解象征主义的复杂细节,尤其是文艺复兴全盛时期的艺术作品。只有受过教育的上层社会人士能充分体会古典绘画中复杂而隐蔽的象征意义。

于是,特伦托的主教们下令,尔后教会艺术(ecclesial art )要不言自明,甚至是以道德劝世为主,并且要尽力让这样的美学臻至完美。耶稣会会士极富想像力的冥想方式巩固了这样的转变,将一些宗教场景形象化,如同亲临现场一般。在这样一种新的艺术氛围里,叙述性和戏剧性的场景开始取代原本在世俗或宗教艺术中需经理智判断才能获得的象征意义或隐喻。

西蒙‧彼得扎诺的作品《花园里的基督》(“Christ in the Garden”),约1580─1590年创作,油彩、布面。意大利米兰教区博物馆。(公有领域)

巴洛克艺术的基础

圣嘉禄‧鲍荣茂(St. Charles Borromeo)是道德劝世艺术美学最热忱的支持者。他在1564年到1584年担任米兰的大主教(Archbishop)。期间彼得扎诺于1572年搬到米兰,正好靠近卡拉瓦乔童年居住的小镇。鲍荣茂集高雅文化和宗教热情于一身。母亲出生于美第奇家族,可说是文艺复兴时期最大的艺术买家。鲍荣茂深受耶稣会士影响,将主教宫殿当成修道院管理。此外,他还写了一本关于宗教艺术的书,积极指导当地艺术家的作品。

鲍荣茂在世期间,活跃在米兰的艺术家中没有任何一位取得历史上的重要地位。然而,他们共同接受宗教复兴所要求的艺术重点:以叙事和戏剧场景为主,而这也成为巴洛克艺术的基础。他们的作品出现在各地区的教堂里,肯定也促成卡拉瓦乔日后对艺术的兴趣或专业的选择。

尽管受认可的艺术领域有限,但彼得扎诺的作品却受到很多人的喜爱,他因而绘制了数十幅大型作品。在这些最好的作品中,我们甚至“预见”卡拉瓦乔的“暗色调主义”(Tenebrism)。这种画法主要是为了突显重要人物的特征,透过暗黑色调的背景与物体形成对比。如果不了解卡拉瓦乔在他的作品中完善的美学基础,例如《大卫与歌利亚》(David and Goliath)或《纳西斯》(Narcissus),就很难看懂《花园里的基督》( Christ in the Garden)、《鞭笞基督》( Flagellation)或《安吉莉卡和麦多罗》(Angelica and Medoro)等作品所要呈现的美。

卡拉瓦乔作品《大卫与歌利亚》,1600年创作。油彩、布面。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The Prado Museum, Spain)。(公有领域)

当然,两者的相似性并不代表卡拉瓦乔只是将彼得扎诺的美学原则巧妙地付诸实践。像卡拉瓦乔这样的天才艺术家,绝对足以精湛掌握美学理论和高超技术。还有一点也是肯定的,彼得扎诺为卡拉瓦乔提供基础架构,使他能够完善自己的理解。毫无疑问,彼得扎诺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他的一生也证明,即使扮演平凡画家,也能在伟大的艺术史上发挥重要作用。

原文:Simone Peterzano: The First Great Baroque Pain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詹姆斯‧巴雷塞尔(James Baresel)是一位自由撰稿人,替多家期刊撰写文章,包括:美术鉴赏家(Fine Art Connoisseur)、军事史(Military History)、克莱蒙特书评(Claremont Review of Books)和新东欧(New Eastern Europe)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 弗立克美术馆起居室的三幅古典人物画作总令我流连忘返,不仅是画的技巧,更因为历史人物的内涵与张力——弗立克将两位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公案人物,挂在起居室一左一右彼此互望,摩尔线条坚毅严正,克威尔表情隐晦没有生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