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广州民众持续抗议 要求返还医保金

人气 12815

【大纪元2023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洪宁采访报导)中共三年“清零”防控后,中国陷入财政危机,多个省市启动所谓“医保改革”。从去年12月起,广州市大幅降低退休人员医保待遇,引发民众抗争维权,抗争持续至今。日前,有民众接受大纪元采访,讲述内情。

医保卡资金不翼而飞 引发持续抗议

继2022年12月28日、30日的抗议之后,2023年1月11日,广州市大批民众再次聚集在社会保障局前维权,要求政府返还医保钱。

视频显示,在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人社局)前的广场上,聚集大批抗议市民。大批警察随后出现,抗议现场周边马路上停着多辆警车和公交车,疑似当局准备暴力镇压抗议者。现场有多位抗议民众在与一名官员模样的男子据理力争。

与此同时,网上流出的《广州市全体退休人员致市长的公开信》中提到,广州退休人员每月退休金只有1500~3000元(人民币,下同)。去年12月,广州市对医保做出“重大调整”,将原来的医保返还金从484元突然降到160元,让这些投保的老年人失去医疗保险保障,医保金被政府抢走。

退休人员:医保金突然少了三分之二

广州退休工人林先生日前告诉大纪元,从去年12月开始,医保金突然被扣掉三分之二。

林先生说:“(去年)11月份,广州市发给每个退休人员的医保费是484元(人民币,下同),之前每个月都是这么发的,但是,12月份一下扣掉320元,只发160块,相当于扣掉了三分之二。”

据林先生介绍,“我们这些退休职工是长期缴纳医保的,我是68年下乡的老三届,16岁那会儿(下乡),(当局)用的是童工,后来的工龄中,(因为下乡)二十多年给的是社保视同缴费。退休以后,是按照每个地方的社会平均工资,按一个比率来调整的。”

中共当局于2021年4月22日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称三年内在中国大陆推行。该文被各地政府称为中央“纲领性”文件,但文中并未提及民众将蒙受的损失。

林先生表示,当局侵占了退休人员的个人财产,违反了中国的法律。

他说:“文件规定是三年左右完成这个政策,广州市医保局2022年12月份就实行了,把我们这些广州市的退休工人的个人医保金砍掉了三分之二。

“因为这些医保金是我们没退休前低薪时买的医疗保险,国家应该是按照合约给的,这不是财政拨款。我们这些社保和医保全部都是企业和我们个人支出的,全部打进企业成本里的,现在从我们的医保账户里划走,这是违法的,也是违约的。

“现在的民法典第267条规定,个人私人财产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侵占,这是国家的法律,各地方财政和行政部门就不能用行政命令来处理个人财产。你(当局)有什么权利把我的私有财产划走,跟别人共济?这是政府违法。

“我们这些老人,很多都是拿着这点救命钱存在那里,去药店买点药,就不去医院了。现在的新政呢,就160元这一点点,连买口罩N95都不够了,还要跑去医院挂号,连挂号费都不够啊,全都要自己去付,现在还有好多人退休只有一二千元的工资。”

退休人员:站出来维权 当局恐慌

林先生告诉大纪元,最近他多次去相关部分维权。“我们去了(广东)省信访局,还有广州市的医保局,两次局长都不敢出来,出来一个副局长也是答非所问。我们去信访局,领导都不出来,只记录下来,也不上报,只是糊弄我们。”

林先生表示,当局对民众的持续抗争相当紧张,极力掩盖真相,粉饰太平。

他说:“网警维稳。现在网上在压制我们的言论,我上了一个帖子,就被删掉了,我就生气,直接骂他们违法。其实,这个事情如果推行到全国,每个家庭都有退休工人,(如果)惹怒了(我们)这些人,影响整个共产党的统治。”

退休人员:医保亏空 政府加紧搜刮百姓

林先生表示,当局财政紧张,因此克扣百姓医保填补亏空

他说:“政府没钱嘛,医保金不够了,政府要向社会公布医保金的使用情况,因为保险法是有规定的,要向我们享受医保的人公布统筹金是怎么使用的,法律上规定我们有知情权。

“医保有亏空,你(当局)不去改革医院,反而从退休工人身上去挖钱,这是违法的行为。这是全国性的行为,每年政府都要调整企退人员的退休工资,整天大张齐鼓地(声称)调高,从来不公布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的调整情况。

“从这点就可以证明,广州(当局)欺上瞒下,不公布就不知道真情,(就)没有对比。所以这么多年来,都有人提案公布官员的财产,但就是不给采纳,多少年了,就是怕人民监督嘛。搞这些维稳,那些警察吓唬我们这些老人,叫去派出所问话。传唤人是要有传唤书的,为什么传唤?

“整个大的形势,疫情这三年,中央肯定是没钱嘛,很多企业都倒闭了,下面没钱,上面怎么会有钱呢?广州就是搞出大事来给中央看,我们这里民怨这么大,上面还不拨钱来?现在就是这个局面。”

林先生表示,不仅退休人员,在职人员的医保金也在降低。“在职的人(医保金)也给砍掉了,政府它这样说,你个人账户里的钱多,这叫存积,说这是违法的。(但)我是累积起来备用的,这是我个人的钱嘛,让我们拿出来共济,这样的文件都能拿出来发布,真是法盲了,这就是违法的,当官的没有法律意识。”

退休人员:抢夺救命钱 共产党不讲理

广州退休工人李先生日前告诉大纪元,中共当局克扣的是老百姓的救命钱。

他说:“医保卡里的医保钱,原来是480元左右,现在给减了320元,只有160元了,减了三分之二。我们都有意见。从12月开始减的。他们说的是,你们很多人医保卡里积的钱都没用啊,你们都不需要就减!这(种说法)是无理的。

“我们退休是按照合同约定的,你为什么突然间给减少了呢?政府说我们是存积(医保金)在那里,你们钱多,不用给那么多。那有些人的工资用不完,放到银行里,那也是存积啊?那就不用给工资了?中国(中共当局)是不讲法律的,不讲理。

“在职的时候,我们是企业给出八成,私人出两成,交医保和养老金的,没有单位的就全部自己交,这个本来就是我们自己应得的钱,在职的时候,规定一个月交多少,退休后可以拿多少,这是规定好的,不可能退休后突然间又给减了。

“假如有大病的话,几十万块就花光了嘛,按以前给的484元算,一年也就五千多元,十年也就五万多元,按政府这样减,那我要是有了大病需要住院,需要花钱谁给啊?政府都不讲理、不讲法。共产党是在千刀万剐老百姓。”

退休人员:每周两次去政府抗议

广州合金钢厂退休工人刘先生日前对大纪元表示,1月11日,有上千名市民去广州医保局维权抗议。

他说:“我们上千人去广州市医保局找,原来是四百八十多元,现在扣得只剩160元,那是我们的救命钱,这些医保钱都是我们自己出钱按规定缴纳买的保险,退休后应该返还的属于我们的那部分钱。

“我十几年的工龄,只给我算七年六个月,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的。我们单位45岁就退休,但是单位拖到了50岁才让我们退休,还得让我们自己(先)交上十几万元(社保和医保),退休后才给我们钱。(政府)就是抢我们弱势群体的钱,抢低保户的钱,我们一周二次到政府去信访,他们(中共当局)就是坑你,这种方法都不是人做的(事)。

“(当初)非要我们买医保、买社保,不买不行,就不给办理退休,交了十多万元买了。开始退休的时候,一个月退休金只有一千多(元),现在是二千多,还要扣我们的医保钱。”

社保局:一本糊涂账 解释权在当局

大纪元记者1月24日致电广州市医保局、社保局办公电话,均无法接通。

随后,记者又致电广州市社保局的咨询热线,询问相关情况。对方一名男子接听了电话。

记者:医保个人账户扣掉320元,依据是什么?
男子:这个是按照广东省的政策文件,广州市出了一个新的通知文件《广州市社会医疗保险规定》,广州市人民政府令第193号(点击看详情),涉及到12月医保调整的政策,包括退休人员的调整。个人账户的部分调整是根据粤府办2021 56号文(点击看详情)。

记者:中央有个“钢性”文件,3年左右的过渡期,广州现在一刀切?
男子:省里2021年已经出了,我们2022年底才出的,省里应该是按照中央的文件出文的,但是我们广州市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们只是按照省里的文件,一级级这样出的文件。

记者:医保账户里的钱是不是个人的?
男子:是属于个人账户的钱。

记者:政府有权利直接扣掉私人的财产吗?
男子:不是扣掉,这些文件都是政府各部门通过的。

记者:没有经过本人同意,就动用个人账户的钱,是不是违法?
男子:不是扣掉,只是说,12月开始,降低了每个月划拨到个人账户里的比例,门诊等相应的报销比例有所提高。

记者:不经过本人同意,也没有告知本人就扣钱,是不是侵占个人财产?
男子:退休人员如有诉求,我可以登记,反馈给有关部门进行处理。

记者:大家都去信访维权?
男子:信访就超出我这里的工作范围了。提供下当事人的身份证。

记者:没经本人同意,政府就把个人账户的钱拿出来共济?
男子:个人医保账户是职工医保基金的一部分,由参保人按照规定使用,在职的时候,医保的钱已经返还给您了,退休后,是由医保基金提供的嘛。

记者:医保基金的钱是从哪来的?
男子:我解答不了这个问题,医保基金是由国家拨付了。

公开资料显示,医疗保险基金是由医疗保险经办机构向单位和个人筹集,用于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专项基金。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中共清零防疫 “不得外锁门隔离”说辞挨轰
清零防疫阻碍物流 阿里巴巴双11销售受拖累
清零防疫折腾 在沪台湾人急售房产求去
习未满隔离期即见外宾 专家析清零防疫实质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十字路口】摆平大案 中共精致维稳反露马脚
【秦鹏观察】中共气球炸响美国 川普等吁打下来
【财商天下】中国新年消费复苏 最糟时刻过去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