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人民币欧元等无法撼动美元王者地位

人气 6273

【大纪元2023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最近发生的几起地缘政治事件引发一个持久的问题,即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王者地位是否面临风险。彭博社刊文说,美元霸主地位没有丝毫风险。如果有的话,事态发展只是为了进一步强调为什么王者美元(King Dollar)会一直坐在宝座上。

文章表示,最近的挑战者是一种假定的南美通用货币,暂定名称为Sur(南)。这是一个自1980年代以来一直存在的想法,如果这种货币成为现实,它将被用来促进巴西和阿根廷之间的贸易(尽管它们会保留各自的货币)。如果它成功地平息流动性差、当地货币的波动问题,其它南美国家可能会被吸引加入。但是目前已经有一种货币可以做到这一点——那就是美元。

美元仍然是全球货币,2万亿美元的纸币中有一半在美国境外流通。在许多国家,日常零售使用美元取代当地货币。世界上大约40%的债务是以美元发行的。这种情况为美国提供了过分的特权,也赋予美元巨大的控制权。

这也意味着美国充当全球最后贷款人。全球近60%的货币储备是美元,欧元以占据20%位居第二。接近90%的外汇交易涉及美元。美联储与友好央行之间的大量货币互换为全球疫情大流行刺激措施提供了支持。

彭博社文章说,尽管美元贸易加权实力最近下滑,但美元在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走强并非巧合。最近的加密货币崩盘凸显了与王者美元较量的难度。美国经济及其债券和股票,已成为全球投资者在经济低迷和繁荣时期的首选避风港,这种现象被称为美元微笑(Dollar Smile)。

“美元微笑理论”由前摩根士丹利货币策略分析师Stephen Jen提出,即美元在经济不景气和繁荣时都会走强。一种情境是,美国经济繁荣推动美元升值。例如2014年前后,美国经济强劲,美元便逐渐展露微笑。另一种情境是,避险情绪推动美元升值。例如2022年全球经济遭遇俄乌冲突这一意外冲击时。

文章说,另一个说法是中国和沙特阿拉伯以非美元交易烃(Hydrocarbon,又称碳氢化合物)的举动构成对美元地位的更大威胁。沙特已取代俄罗斯成为北京最大的原油来源。仅在去年12月,中国就购买了3.5亿桶原油,其中15%来自沙特。

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结算和数字人民币一直是中共力推的、扩大全球影响力的工具,“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已被写进中共二十大文件之中。北京去美元化举措,不仅是由中央政府实施,一些举措也由地方政府和地方金融机构来实施。在习近平访问沙特期间,他的一个目的是想达成“石油人民币”协议,但未能如愿。

以美元定价石油可以追溯到1974年,作为对美国的军事和政治保护以及购买其石油的回报,沙特同意以美元为石油定价,并以国债的形式持有部分储备,其它石油出口国也纷纷效仿。

彭博社文章说,古老的易货贸易适用于中国与俄罗斯,甚至伊朗的贸易。但沙特不太可能对中国产品或人民币有太大提振用处,因为它向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出口的原油每年价值相当于500亿美元。以欧元开具发票可能会解决部分问题,但也存在局限性。沙特需要收回其持有的货币;美国国债不仅收益率高于中国或欧洲主权债券,而且还受益于可能是地球上流动性最强的证券。

如果竞争对手的石油货币出现,美国的货币主导地位将被削弱。但是,全球绝大多数碳氢化合物贸易都以美元计价,并将继续如此,这是有充分理由的。石油输出国组织(现在俄罗斯部分加入)无法控制原油价格或供应,它没有建立竞争货币的能力。

专家们也指出,沙特使用人民币并不能促使对中国的石油出口增加,使用美元也不会让石油出口减少。是中国需要沙特石油进口,而不是沙特阿拉伯需要人民币。

彭博社文章说,货币拥有明显优势体现在熟悉度和规模上。其中规模很重要:大约40%的全球贸易以美元计价,是美国在全球贸易中所占份额的四倍。美元占SWIFT网络银行间交易量的42%,人民币的份额为2%。欧元占36%,虽然令人印象深刻,但这主要是欧盟20个成员国之间的欧元区内部业务。欧元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较为温和,为16%。在各自的国内影响区之外,美元的任何替代品根本没有吸引力。

除非印度、中国、日本和韩国等亚洲主要大国决定创造一种新货币,否则美元仍将是世界的首选货币。

责任编辑:叶紫微 #

相关新闻
从蓝领转向专业类 今年最有前景的三种副业
欧盟官员:将与美一起 禁止北京获最高端芯片
纳指标普创新高 经济学家:美股仍有三大风险
美联储会议纪要:或需等更久才降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