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一天一个说法 谜团越滚越大

人气 11789

【大纪元2023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洪宁报导)随着胡鑫宇案更多细节曝光,谜团却越滚越大,真相扑朔迷离。陆媒提出的一个疑点是“为什么一天一个说法?”警方1月29日通报称,胡鑫宇的遗体在学校附近的树林中被发现;媒体30日的说法是,遗体是在储粮仓库发现的。而不明身份人员阻拦胡鑫宇的家属上山看其遗体,并称是接到命令封锁道路,任何人不准上山。

胡鑫宇两名亲属欲上山看其遗体 被阻拦

1月29日,江西省上饶市公安局通报称,在上绕铅山县河口镇金鸡山区域树林中发现胡鑫宇“缢吊尸体”并确认死者系已失踪106天的高中生胡鑫宇。胡鑫宇的家属要求尸检。

《华商报》30日报导,29日,记者赶到铅山县。在前往金鸡山的小路上,记者遇到了胡鑫宇的两位亲属,他们表示,想上山看看发现胡鑫宇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学校后山不知道被多少人搜了多少次”,“好蹊跷”。

对于胡鑫宇尸体被发现的地点在学校后山,胡鑫宇的亲属一直重复说着“不可思议”。然而,在前往学校后山的三岔路口,他们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阻拦,那些不明身份人员称是接到命令对道路进行封锁,任何人不准上山。

自媒体“银哥聊社会”30日的文章表示,这样引起社会公众关注的案子,官方应该主动公布发现过程,发现时的状态,发现的详细位置。如果是遮遮掩掩,还阻止家属查看,只能增加不信任。

文章还质疑,金鸡山这个地点如果有人上吊死亡,搜救犬和警方还有民众应该一天就能找到的,怎么会找了100多天没有找到?真是离奇的失踪,尸体又离奇出现。这明显就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是后期有人把尸体搬运过来制造假象。

胡鑫宇家人在现场看到遗体? 其母亲在哪里看到儿子遗体?

据红星新闻报导,1月30日上午,记者在胡鑫宇的外婆家见到了胡鑫宇的母亲李女士。李女士回忆说,1月28日晚上,家人告诉她有紧急的事情要去河口镇处理,但并没有告诉她具体是什么事。

报导说,29日早晨,李女士接到家人的电话,告诉她胡鑫宇找到了,在一个储粮仓库里,用鞋带“上吊”着,家人去现场看了遗体。

李女士称,她看到孩子时,遗体已经腐坏,几乎是“骸骨”,头颅形状勉强能看出是鑫宇。身上只穿着一件外套,看起来前后是反着穿的。

有其他家属称,发现遗体的附近,他们反复找过不止一两次,但仓库里面没有进去过。

上述报导与《华商报》的报导迥异,也未说明共有几名胡鑫宇的“家人”去现场看了遗体以及“家人”与胡鑫宇的具体关系,亦未说明李女士是在哪里看到胡鑫宇的遗体的。

“红星新闻”称,查阅卫星地图发现,在致远中学南侧有一片仓库建筑物。1月30日上午,在现场实地航拍发现,有几个大型仓库,看见警方疑似在侧边一个小仓库出入,但不能确定是否为事发地。

尸检完成 未公布结果

据陆媒报导,29日下午,胡鑫宇的家属在铅山县殡仪馆放鞭炮为其送行。有关部门人员对胡鑫宇衣物进行检查,衣物破旧,口袋内发现10元现金。现场一官方人士称,已完成尸检。

铅山县当地居民回忆发现胡鑫宇遗体的现场,“衣服烂了,人体组织有腐化”。在殡仪馆的官方人士表示,遗体已不是原来的样貌。

30日,“华声在线”报导,关于胡鑫宇案,随着案件细节曝光,越来越多的疑点萦绕在大众心中。

第一,为什么一天一个说法?昨天说在树林,今天说在仓库。

第二,一个中学生为什么能进得了看管相对严格的粮仓?据财新网报导,进入粮仓需要申请审批。

大量网民质疑,三个多月的地毯式搜寻,为什么遗漏了这个不算太远的山头仓库?地毯式搜寻到底是如何定义的?粮仓是否没有摄像头?为何没有巡逻人员,导致三个月的时间一点发现也没有?

校方不允许学生在外面谈胡鑫宇事件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报导,1月30日一早,记者来到铅山县城,实地探访胡鑫宇生前所在学校(上饶致远中学)。早上7点,陆陆续续有学生走进校门。学校门前有警车值守。在距离校门不远处,墙上还贴着此前寻找胡鑫宇的寻人启事,已经发黄斑驳。

在校门口,被问及此事时,多名学生不愿多说,仅称,“学校不允许学生在外面闲聊此事,不能接受采访。”不过有学生表示,胡鑫宇事件发生后,他们多次目睹警察在校园内抽化粪池和拉网式排查,印象深刻,但对结局十分惊讶。有学生表示,目前学校已经增设了多个摄像头,并在学校围墙上加装了防刺网。

另外,该媒体记者现场航拍的图片显示,胡鑫宇生前就读的学校和其尸体被发现的金鸡山确实很近,只有一墙之隔。而目前,去金鸡山的路已经被封了。

律师:背后有重大黑幕

自胡鑫宇失踪以来,他的下落一直牵动人心。虽然官方声称找到其遗体,但诸多的谜团等待破解。

福建省资深律师赵明(化名)1月30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到处都有监控,学校周围都有监控,当局说破不了案,他不相信当局的说法。

他认为,胡鑫宇的家属没有发声的渠道,估计当局把家属看得很紧。“过年前,重庆有位游律师去胡鑫宇家里了。过了一段时间,游律师发出了公开视频,说他退出这个案件。”

“他(游律师)公开表示退出了,可见当局为了逼退律师使了多大的压力,这是可以想像的。由此可以很容易地推断出来,胡鑫宇的家属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这些压力能让他们闭嘴。但到目前为止,家属还能发出声音来,但这个发声渠道被当局控制得很严。”

赵明说:“胡鑫宇的遗体、DNA检测、尸检、录音笔等等,这些要想造假太容易了。我们是不相信官方的一套说辞的。官方系统性地造假,基本程序都是错的,怎么还能相信它呢?”

赵明认为,首先官方处理案件的程序错了,怎么可能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应该首先回到基本的程序上,信息得公开,家属能自由地聘请律师,媒体能够自由地进入各种相关场合去采访报导。没有这些基本的程序,谈不上基本真相。

他说,当局害怕真相曝光,背后肯定有比较重大的黑幕。警方通报的胡鑫宇死亡现场,是布置出来的,怎么能布置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需要调动很多资源,还要把沿途的所有监控都黑掉,谁能指挥得了这些人干这些事呢?谁能做到这些?这些问题思考一下就很清楚了。在当局的严厉控制下,想挖到背后黑幕是很难的,但是案件细节逐步曝光的过程,对民众醒悟也能起到很好的启发作用。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英国华女:假警察说我在中共通缉犯名单上
安徽一餐馆因餐费起纠纷 顾客拔刀捅死老板
三退声明精选(2024/07/06)
洞庭湖决堤 民间三大质疑 专家指护堤错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