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不灭:清代祝春海与前世之妻再结姻缘

作者:德惠
祝春海前世临死前,与真氏一起发誓“来生仍为夫妇”,结果今生与真氏竟真的跨越了年龄的差距再结姻缘。(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2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清朝时重庆有位祝春海孝廉。“孝廉”本是汉代任用官员时的一种考察科目,明清时期演变成了对举人的雅称。祝春海是个超级神童,出生时就能说话,八岁就学完了《诗经》、《孝经》等儒家十三部经典,九岁就读于官方举办的学校,十四岁竟考中举人。

父母想给他找门当户对的姑娘订婚,可祝春海竟坚决不同意。父母反复询问,祝春海才说出一个保守了十多年的秘密:他的前世是山东省荷泽人丁时芗,十八岁时因为刻苦攻读耗尽心力,竟吐血而死。他前世的妻子真氏,当时年仅十七岁,是当地的世家女子,不仅美丽而且贤惠。他前世临死时,俩人发誓“来生仍为夫妇”。他现在手臂上的朱砂痣,就是妻子真氏那时给做的标记。父母听完惊骇无比,震惊了好久,才说道:“如果真如你说的情况,真氏年龄已是你的两倍了,年龄相差太悬殊了,而且世家女子为了名节很难同意再嫁。”祝春海说:“请父母派人先去打探了再说,情况真有变则再议。”

父母见此情况,也不能在婚事上继续勉强他,只好暂时敷衍、拖延,听之任之,维持现状。第二年春天,祝春海入京参加礼部考试。趁此机会,他特意迂回经过山东拜见前世父母,说了前世的事情,所有事情说得完全符合,于是大家相认。然而前世妻子真氏却避而不见,只让一个婢女拿着一封书信出来,祝春海看后在书信封面上写了“愿矢来生仍为夫妇”这八个字作为回信,真氏一看这就是亡夫丁时芗去世时手书的誓言。真氏这才完全相信:祝春海就是亡夫丁时芗转世再来,顿时激动得大哭。祝春海就请媒人做媒,真氏也同意再婚了,婚后感情很好。真氏虽然三十多岁,可外貌就如二十多岁的女子。祝春海写有《两世缘传奇》以纪念此事。

这则故事不仅在清朝汤用中所著的《翼駉稗编》有记载,而且《清稗类钞》(第五册)中也有《祝春海再世夫妇》的记载,可见绝非孤证,可信度很高。此故事说明了生命不只是肉身,元神才是生命的根本;肉身会死,元神则会轮回转世,有神论才是生命的真相,无神论则是荒谬的假说。而且此事还说明了誓言的重要性,祝春海前世去世时有“来生仍为夫妇”的誓言,结果今生俩人竟真的跨越了年龄的差距再结姻缘。虽然从表面上看是祝春海主动努力的结果,然而从另一面讲也是誓言的力量使之兑现。

可见人发誓时真的会有神在记录,并监督誓言的兑现,即便人不主动努力兑现,神也会安排其在未来兑现。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资料来源:清朝汤用中《翼駉稗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76年2月15日这天,是元宵节的第二天,正是星期天休息,我回农村看望父母。大约上午10时左右母亲听到外面有嗡嗡的声音,这是由两个焊在一起的弯曲铁片发出的,颇有些韵味的声音,当地人叫这个是“嗡子”,是小贩拿来作声响广告的东西。
  • 颐和园长廊上的西游记彩绘。
    从古到今,长生不老可谓是人人向往,但连帝王都很难求寻,悟空又是如何得到菩提祖师真传得以长生的呢?
  • W是我的同事,贫农、复员军人,当年在政治上天生畅行无阻,上等草民。他在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中“上蹿下跳”颇红火,一直上蹿成了XX市驻省革委的代表,按当时的发展简直就是副省长级别了。
  • 这里要讲的几个故事,大都是我本人亲身经历或者听亲历者亲自讲述的,不是事后诸葛亮(就是说事情发生以后才杜撰自己的先见之明)。之所以用了“玄”,就是太奇妙,不可思议的,非常理的,不是现在的科学能够解释的。
  • 小仆一念善心,随手铺了一块旧木板方便他人,竟也被神灵记录下来,其功德竟抵消了一次水鬼索命之劫。
  • 清朝时,青阳当地有个读书人汪某,为了考取功名,多年来刻苦攻读,发奋图强,可是他考了整整十年都没有中举,渐渐地他开始失去信心了。某年春天他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他考中了那一年的第二十一名举人。
  • 杨延昭威震三关的故事,在当地可谓家喻户晓,那三关主要是位于现今河北至山西一代的高阳关、瓦桥关及益津关。然而,除了这几个地方之外,传说他与辽军征战的地方曾一度远至幽燕地区,他与杨家将士们在这儿也留下了许多动人的传说故事,其中他在鹿皮关长城附近的山崖上留有一道深深的刀痕,历千年后仍清晰可见,那便是杨六郎刀印的传说。
  • 王谦光这趟出海之旅,还碰到了一桩奇事。他说:他们曾飘到了一个岛上,那里有男女千人,全都是身躯肥短,且没有头,以两乳作眼;以脐作口,把食物放至脐前,吸吮而吃。他们发出啾啾的声音,很难辨读。有人认为,“他们是《山海经》所记载的刑天氏。上古时期被大禹诛杀,其尸不坏,能持盾和板斧挥舞。”
  • 沈括(1032年-1096年),北宋知名学者。他对磁力、光学、声学等都有其独到的见解,对小孔成像、凹面镜成像、凹凸镜的放大和缩小作用等,也作了通俗而又生动的论述。《宋史》评价他:“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通,皆有所论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