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扰台5大趋势 明年恐增匿踪战机刺探情报

图为共军歼-20匿踪战机。(中央社)
人气: 7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3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专题报导)台湾前空军副司令张延廷研判,明年起中共军机干扰台湾有5大关注重点,包括数量更多、距离更近、无人机增加、空中加油机常态演练,更重要的是还可能派遣匿踪战机来刺探情报。

美国国防部19日公布《中国(共)军力报告》(CMPR),内容提到,中共2022年一共出动1‚737架次军机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ADIZ),比起2021年的972架次,大幅增加79%,而且派出的军机类型也更加多样化,包括无人机也被派遣至台湾防空识别区中,占比约10%。

谈到共军不断强化对台的军事威胁力道,张延廷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表示,共军近年强调“战场在哪里、训场就在哪里”,目的是要将训场与战场合一,以应付未来实战发生。如今台海周边已成共机常态的活动范围,剑指台湾的意味非常明显。

他表示,共机扰台的数量正在逐年增加,去年有1‚737架次,今年至今已有将近3,000架次,今年底可能会突破3,000架次大关,而且未来数量只会越来越多。

张延廷细数今年扰台共机的机型,包括共军重型战斗机歼-11B、苏-27、苏-30、歼-16与轰-6轰炸机,“都已经常态扰台了”,而且包括无人机BZK-005、BZK-007、双尾蝎、翼龙、无侦-7扰台数量也在持续增加,还对台湾本岛进行顺时针、逆时针绕圈飞行。

共机今年首次进行空中加油

他接着说,中共“运油-20”今年也首次在巴士海峡进行空中加油,还有速度较慢的“歼轰-7”也在西南空域活动,共军这些动作,代表对台湾空域已经掌握的非常娴熟。他表示,从上述的情况来看,共机扰台不仅数量大幅增加,而且在军机的类型上、有人机与无人机的搭配上,也朝向多元组合。

不仅如此,共军也不断在压缩台湾的防空领域。张延廷表示,台湾空防的第一线原本是“海峡中线”,但近年中共片面改变现况,已经不承认台海中线的区隔,而且还派军机常态在台湾海峡空域执行所谓“战备警巡”,不断飞过海峡中线,使得海峡中线没有了。

他表示,台湾的第二线是“训练空域线”,原本台湾本岛领海基线以西24海里,都是国军的训练空域,但如今共机已经抵近到台湾的训练空域,如果连“空域线”都没有了,台湾将只剩12海里的“领空线”。

对于中共“战略压缩”台湾的防御空间,张延廷表示,国军目前有三个短板,首先是空军仅有300架主力战机,而且机龄老旧,空军战力过于薄弱;其次是后勤补给较为困难;第三则是缺乏飞行员,所以无法对扰台共机一对一拦截与警戒。

共军7种军机对台湾威胁最大

面对共军的步步进逼,张延廷表示,当前共军有7种军机对台湾“威胁最大”,分别是战斗机歼-10C、歼-11B、歼16、苏-27、苏-30、歼轰-7,以及空中加油机运-20,但这些机型国军“从来没有拦截过”。

张延廷透露,国军目前只能采取战略退让,以退让换取和平,因为国军紧急起飞的防空拦截机若不退让、硬要把解放军军机“挤出去”的话,双方可能会打起来。

他表示,24海里其实已经很接近台湾本岛,但国军空军不能飞到共机旁边去,要不然可能会擦枪走火,所以只能在24海里线与12海里领空之间,靠近台湾本岛这一边飞行,对中共军机进行戒备监控,但国军空军不能再退让了,因为目前空防只剩领空线这一线了。

共军扰台力度只会越来越大

张延廷警告,若照这样的趋势发展,共军的扰台力度只会越来越大,明年起有5大点重点必须关注:

第一,共机距离台湾本岛可能会越来越近;

第二,无人机的数量可能越来越多;

第三,中共可能会派遣匿踪战机来刺探情报;

第四,扰台军机的架次还会增加;

第五,共军空中加油机可能会在巴士海峡或海峡中线进行常态性演练。

他表示,目前台湾使用的是多卜勒雷达(Doppler radar),但这种电子脉冲式的雷达无法补捉到匿踪战机,若中共派遣大量匿踪战机,将对台湾空防造成巨大危害,建议国军应该尽快采购量子雷达(Quantum Radar)或米波雷达(Meter wave radar)来因应。

张延廷认为“中共情搜”是重点,他们的无人机全部没有挂武装,全部是侦察装备,电子光学相机、合成孔径雷达,也包括采收雷达频谱都收进去,完全即时传输,不用带回去再分析,直接就传输过去了,这就是做战场经营。

“我认为我们在这一方面,用兵上是不是要更积极一些”,张延廷表示,这样才能给国民在安全感上有更好的依托跟依赖。

至于该如何应对中共无人机?张延廷建议,目前台湾的锐鸢与腾云无人机,在性能发展上遇到一些困难,美国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台湾方面应该寻求美方的协助来取得先进技术,甚至与美国合作共同研发无人机,这样对台湾的战力与情报侦测能力都会有大幅提升。◇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