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扁鹊了愿在扁康》第一章

无声延伸的奇迹:误解与理解之间

扁康韩医院徐孝锡院长研制的扁康丸,有效增强人体肺功能、提高免疫力,迄今已造福于全球数十万异位性皮肤炎、鼻炎、哮喘、扁桃体炎等顽疾患者。(扁康服务中心/大纪元制图)
人气: 105
【字号】    

◎高手识高手

几年前我曾为一名年轻女性治过鼻炎。这位女性通过扁康丸根治了鼻炎,她又向有30 年鼻炎史的父亲推荐服用扁康丸。正巧这个父亲是位医生,是首尔大学的在职教授。听了扁康丸的详细说明以后,教授缓缓点头说:“如果是我可以相信的药,那我很愿意做临床试验的对象。”这是作为韩国最权威大学的教授和医生饱含自尊心的一句话。

几天之后,他来到安山我的韩医院。他没有在医院门口停车,而是在中途下车,他对司机说:“我要以轻快的心情走过去。”这是下定决心把鼻炎治疗委托给韩医师的最高的诚意。我仔细给教授说明了治疗鼻炎的过程。他默默听着我的说明,然后问我说:“首尔大学过敏疾病中心给的药物怎么办?”

“请停掉吧。”

在之后几个月里他亲身体验了扁康丸的药效,然后他又给患有鼻炎的妻弟和美国的女儿也寄去了药。这两人的病最后也都治好了。有一天我接到了教授的电话,他给我讲述了治病期间一件有趣的事。

◎放了毒品?

教师节那天年轻的教授们来到教授家里问安。边喝茶边聊天,教授说:“我这次吃韩方药把鼻炎治好了。”

听到这话,一个年轻教授吃惊地说:“院长,太危险了!有这种疗效一定是因为类固醇。含有类固醇的天然药材数不胜数。肯定是短期的效果。说不定还放了毒品。”

另一个年轻教师说:“教授,最近韩药也含有很多农药。”

后辈们坚持这样说,教授为了验证他们的话,就把扁康丸送到首尔大学药检中心进行成分检测。

“今天结果出来了。”

我笑着等他说下去。

“扁康丸检测结果……不含类固醇,不含农药,不含防腐剂、其它重金属、环境荷尔蒙、毒品等186种有害物质。一种也没检测出来。恭喜您。”于是我没花一分钱,却完成了扁康丸在权威大学研究所的成分检测。我直接去做检测的话,虽然不知道价格,不过应该是很贵的吧。教授立刻打电话给那些怀疑扁康丸成分的后辈们,在电话里他是这样说的:“你们这些人,韩药是这样随随便便说的吗?”

他听说我在写这本书,又补充了一句:“院长,请把我的话也转达给读者们,请放心服用。这是最权威的西医大夫亲自验证的韩药。”

韩国有句说“山高而谷自深”,扁康丸的治疗效果随着人们的传播,不仅在国内,还开始在国外受到关注。有人觉得很惊异,有人会给予鼓励,也有的人投来嫉妒或怀疑的目光。为了打开海外市场,也为了消除各种对药品安全性的质疑,我们决定委托美国FDA进行扁康丸的成分检测。虽然已经在首尔大学药检中心测定过了,不过那并不是我们院方正式申请的,所以在海外也缺乏说服力。

2006 年2 月1 日,焦急等待的结果出来了,FDA的官方检测机关Microback 公司负责人Aurea Yogarajah 正式签署了检测认可。其主要内容为“化学、生物分子学毒性测试的结果表明,扁康丸是安全制品”。(节选自徐孝锡《扁鹊了愿在扁康》一书,有删减。)

※※※※※※※※※※

肺纤维化 支气管扩张服用后咳血减少 明显好转

我是居住在台湾台北市的李女士,今年65岁。

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得过肺结核。2015年开始咳血,医生诊断为肺纤维化。2016年由于咳血做血管栓塞,发现是支气管扩张。服用扁康丸之前,经常感觉到呼吸困难、气短。每十天左右就会出现一次大量的咳血现象,每两、三个月就要去医院打止血针,同时,医生给开一些口服的止血药。平时咳嗽非常频繁,痰也很多,经常感冒。差不多每两、三个月就要去医院静脉注射,每次都要治疗一周的时间才会好,经常是在感冒之前会头痛、头晕,睡眠非常不好,搞得全家人都不得安宁,一天到晚为我的健康操心担忧。那时候,整个家庭的气氛也因为我的健康问题而变得沉重郁闷。家人想尽办法,虽然多方医治但都没有满意的效果。

2016 年我在大纪元报纸上看到了关于扁康丸的介绍,同家人商量之后,考虑再三决定试一下。于是,在2016年10 月开始服用扁康丸。自从服用扁康丸之后,发现感冒明显减少了,痰也比以前少了很多,也不像过去那样气喘了。咳血的频率明显减少,咳血量也少了很多,气色比以前好多了。去西医那里检查,显示肺出血的部位得到抑制,就连那位对传统医学治疗方式不太理解的医生也建议我继续吃扁康丸。

自2018 年以来,到目前为止只感冒了一次,现在呼吸困难的状况明显改善,气短的现象也少一些了,白天咳嗽比之前少了很多。我整个人的精神状况比以前有了本质的变化。扁康丸不仅给我带来健康和希望,也给我们全家人带来安心和快乐!

扁康丸全球服务中心

(国语/粤语 24小时专家咨询)
• 电话:800-210-5501
• 网址:www.pyunkang.us 

责任编辑:孙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