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一带一路再遇挫 意大利或退出

人气 1140

【大纪元2023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唐云舒编译)在意大利开始讨论退出之前,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倡议就已经困难重重;一旦失去罗马,这个工程将遭受特别重大的打击。与此同时,拜登政府和印度已经宣布计划,要建设一个包含铁路和海上航线,连通亚洲、中东和欧洲的“贸易走廊”,换句话说,这就是一项替代“一带一路”的工程。

北京旨在通过“一带一路”扩大其在全球经济和外交事务上的影响力,不久前,习近平还把该倡议称为“世纪工程”。然而,其实际推进情况和中共野心目标相比,似乎相距甚远。

罗马尚未做出最终决定。近期在印度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期间,意大利总理乔治娅‧梅洛尼(Giorgia Meloni)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意大利政府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该国如果要退出,必须在今年12月前正式提出要求,否则意、中双方2019年签订的协议将在明年自动续期五年。如果意大利真的退出(看起来很可能),“一带一路”项目将失去唯一的七国集团(G7)成员国。

外交圈猜测,华盛顿曾向意大利人施压、要求他们退出“一带一路”。意国可能确实受到一些压力,毕竟,该国明年将担任七国集团轮值主席国。不过,华盛顿是不是施压,美、意双方都没有承认。意大利只是说,加入“一带一路”没有获得应有的经济效果,除此以外,该国决心与中方保持良好的贸易和外交关系。

在20国集团会议期间,梅洛尼和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强共同表达了“巩固和深化罗马与北京之间对话”的意愿。华盛顿则认为,(意大利)退出“一带一路”后(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会鼓励其它国家切断和该倡议的关系。

“一带一路”面临的麻烦,不仅仅是意大利退出问题,许多其它成员国都认为相关项目给它们带来沉重负担。从创建之初,“一带一路”倡议就给人一种黑手党的感觉。中共政府(主动)接触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中东的穷国,以及发展程度较低的欧洲国家,向它们提供贷款,用来建设港口、铁路、水坝、公路等重要基础设施。

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共国有银行将负责项目的融资安排,中国承包商将承担项目建设,并在项目完工后进行管理;如果东道国还不上贷款,项目将归中方所有。不管怎样安排,中共政府都会对参与国拥有重大影响力和控制力。自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中共已向约150个国家提供了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的此类贷款,使得中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政府债权人。

2019年11月8日,斯里兰卡可伦坡(Colombo)的一个建筑工地。(Ishara S. Kodikara/AFP via Getty Images)

随着时间推移,许多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都已经意识到这种一边倒安排的本质是什么。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一带一路”项目选择更多地是出于政治和外交考量,而非经济因素。许多项目安排从经济角度来讲是很值得怀疑的。现在大家都很清楚了,这些项目赚的钱还不够还贷。以斯里兰卡(Sri Lanka)为例来说,即使是在COVID-19大流行病导致贸易停滞前,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建设的港口运输量也从未达到还贷所需水平,相关贷款也都成了坏帐。尽管中共国有银行不吱声,但(斯国的)其它贷款也是这样,(很多)都成了坏帐。

其它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也都是类似的情况。该倡议最大参与国之一的巴基斯坦(Pakistan)已经远不能履行还贷义务,被迫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救。非洲国家的贷款更是摇摇欲坠。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经济学家估计,现在“一带一路”中约60%的贷款都贷给了陷入经济危机的国家。

很长时间以来,北京都拒不承认这里边存在金融问题。中国银行业人士早就警告中共政府,“一带一路”项目安排存在金融及经济可行性方面的问题。有的人非常担忧,坚持要求北京将几笔贷款列入“政策制定”范畴,以明确贷款决定是政府作出的,不牵扯银行管理层。中共官员向银行业施压,要求其避提“坏帐”、“贷款违约”等词。同时,他们鼓励银行业延长贷款期、为借款人续命,用中国银行业的行话来说就是“展期和自欺”(extend and pretend)。

北京拒绝和西方合作、通过二十国集团的“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就问题贷款重新协商。毫无疑问,中共领导人不想承认“一带一路”贷款出现问题,以免让自己尴尬;但中共拒绝合作的话,一旦债务国爆发财政危机,在还贷安排上,中方将排在最后一个。

(注:“巴黎俱乐部”是一个成立于1956年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目前由全球最富裕的22个国家的人员组成,专门为负债国和债权国提供债务安排,例如债务重组、债务宽减,甚至债务撤销。)

鉴于目前中国国有银行也面临国内房地产开发商(如恒大集团)大规模违约的问题,北京已经意识到,中国和向它借款的债务国一样无法承受“一带一路”这一重负。过去,在中国经济发展时期,北京还可能有资源来应对债务国违约问题,现在已经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因此,北京在债务重组谈判方面的态度已经变得更开放,中方和乍得(Chad)、埃塞俄比亚(Ethiopia)和赞比亚(Zambia)之间的谈判已经开始。实际上,中共当局已经与“巴黎俱乐部”等国际组织合作、制定了所谓的“共同框架”(common framework),来处理这类主权贷款问题,无论其是不是“一带一路”中的贷款。当然,习近平的说辞也变了,他现在称“一带一路”的情况“日益复杂”,需要加强风险控制与合作,口气已大不如前了。

意大利退出对“一带一路”的影响,不仅仅在于该国作为发达经济体的地位,其撤出将让该倡议大大失色,同时也凸显出中国(中共)及其债务国在相关项目上面临的种种困境。无论是北京还是其它国家,肯定不会再把该倡议视为“世纪工程”。尽管出于政治和外交方面的需要,“一带一路”还会“活”一阵子,但规模肯定要缩水了。对此,中国银行业人士和中共财政部无疑会高兴,但习近平不会。

作者简介:

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 Ezrati)是《国家利益》杂志(隶属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人力资本研究中心)特约编辑,总部位于纽约的通信公司Vested首席经济学家。曾担任Lord, Abbett & Co.公司的首席市场策略师和经济学家。经常为《城市杂志》撰写文章,并定期为《福布斯》撰写博客。他的最新著作是《即将到来的三十年:未来三个十年中全球化、人口和我们的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China’s Belt and Road Suffers Another Setback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疫情随中共一带一路传至全球
【名家专栏】一带一路 中共万亿美元的大错
【名家专栏】中共一带一路走向穷途末路
【名家专栏】“一带一路”沿线的恐怖主义活动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Gucci 飘香 折扣高达5折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