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古罗马兴衰史带给现移民政策启示

人气 482

【大纪元2023年11月0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佚名编译)在公元五世纪后期的罗马帝国,几乎没有几个罗马人会庆祝他们新发现的“多样化”——掠夺性的哥特族、奥斯罗哥特族、西哥特族、匈奴和汪达尔人。这些部落大量越过不设防的莱茵河和多瑙河边界,在罗马境内收割他们的战利品。他们的目标是摧毁他们所占领的文明,而不是和平地融入并延续罗马帝国。

讽刺的是,罗马先前的伟大得益于将公民身份扩展到欧洲、北非和亚洲各地的各种不同的人群。数百万人被同化、融合或与罗马人通婚,他们的数量超越了早期罗马共和国的原始意大利人。

不过,这种充满争议的“多样性”人群在“罗马”这一概念下团结了起来。新的公民学会了享受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复杂的道路、水渠和公共建筑等优势,以及由强大的罗马军团提供的安全。各种各样的人民融合成一个单一的文化,这使罗马强大起来。

相反,后来成千上万的游牧民族涌入罗马,导致其分裂,最终使其走向灭亡。

为了应对一个多种族社会的挑战,实现不同种族和民族背景人群组成的文明稳定的唯一可行途径就是建立一个共同的文化。

一些国家可以像日本或瑞士那样作为单个种族取得集体性的成功。更为艰难的是,各国也可以在“异质人群”中繁荣——但这只有在一个包容文化的背景下才能实现,正如美国曾经证明过的那样。

然而,第三个悲惨的选择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多样化的,但常常无法同化的和相互竞争的“部落”的社会。这在历史上一直让是一个国家集体自杀的“处方”。

在美国,我们正开始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因为它放弃了之前移民“熔炉”效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融合、互相对抗的“沙拉碗”式的移民政策

美国现在正在经历因宗教或种族动机而引发的暴力仇恨犯罪不断上升的阶段。边境根本就不存在。数百万非法移民公然以非法入境的方式嘲笑他们的东道主。他们几乎没有获得如何成为美国人的民权教育。但他们知道通过未同化的部落主义会赢得影响力和利益。

相比之下,美国曾是一个罕见的历史例子,一个多元种族、单一文化的民主国家,获得了成功。几代美国人都保持振奋,为的是与那些决心在自由社会中寻求成功的勤劳移民保持同样的步伐。

其它大国也尝试过类似的民主多元化实验——最著名的是巴西和印度。但两者仍然受到部落冲突和连续暴力的困扰。

对于缔结多元种族宪法国家,有一些曾经对美国起作用但现在已被遗忘的至关重要的一些基本准则,这让美国得以成功,同时又慷慨接纳移民。

一方面,美国文化表面因移民带来的食物、时尚、艺术、音乐和文学而得到丰富。但倘若这种多样性扩展到其文明的核心区域,则会破坏美国文化。

例如没有人希望用中东的标准来规范同性恋或解放女性。没有人想要墨西哥司法体系取代我们的法院。也没有人希望委内瑞拉的独裁统治或中国共产党的极权主义。人们用脚投票移民到美国。他们逃离自己的本土文化和政府,在美国享受这些文化的“对立面”。

但要记住——没有一个理智的移民希望将那些迫使自己逃离的母国的文化和规范植入自己的新家。如果他们这样做,那么新家就会变得像他们逃离的地方一样不吸引人。

要记住部落主义会毁掉一个国家。只需比较卢旺达、前南斯拉夫或伊拉克发生的事情即可。

每当一个种族、民族或宗教群体在一个多元化社会中,拒绝一个“共同的身份”,而用自己单独的身份来获得自我认同感,那么其它“部落”就会出于自身的生存需要做同样的事情。即用“外表”来定义自己,而不是用一个共同的文化来定义自己,这种做法就成为必然而非偶然的存在了。

就像核扩散导致邻国拥有核武器后,其它国家也会想要拥有核武器一样,一个团体的部落主义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其它团体的更多部落主义。结果是无休止的冲突。因此,必须对移民进行管理,以便新来的移民能够顺利融入并被接纳,而不是形成互为竞争对手的部落派系。

同时,移民必须通过合法渠道获得。否则,公民的概念就贬值了,合法的申请者就成了傻瓜。移民政策也必须实行功利主义原则,这样移民才能带着英语能力和技能来到这里,而不给主人带来负担。

最后,必须真正的多元化,而不是让某些移民群体“独大”。只有这样才能让世界各地的所有人都能平等享有美国梦的机会。多样化的移民也确保没有任何特定的族裔或政治部落利用移民进一步分裂这个国家。总而言之,过去的移民曾经使美国富饶,但现在的新版本正在摧毁它。

作者简介:

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是美国知名的保守派评论家、古典学家和军事历史学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古典学荣誉教授、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古典学和军事历史资深研究员、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研究员、美国伟大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杰出研究员。汉森教授著有《没有梦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 1997)、《西方战争之道》(The Western Way of War, 2009)、《川普特例》(The Case for Trump, 2019)和《垂死的公民》(The Dying Citizen, 2021)等17部著作。

原文:Premodern Diversity Versus Civilizational Uni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朱涵如#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非法移民潮证明美国有种族主义吗
【名家专栏】移民能解决美国劳动力短缺吗
【名家专栏】新法案将向非法移民支付百亿美元
【名家专栏】遣送非法移民到玛莎葡萄园不值庆祝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护 Apple AirTag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