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问题系列报导

成功阻止女儿变性 父亲呼吁远离传染源

人气 1028

【大纪元2023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旧金山记者李莹莹采访、专题部记者易凡联合报导)父亲阿伯特万万没想到,处在青春期的女儿在结交了跨性别者朋友后,在一两个月内观看了上千个有关变性的影片。自那以后,女儿试图给自己变性。阿伯特和妻子经过无数倍的努力,才最终把她女儿从歧路上拉了回来。

阿伯特近日与大纪元分享了这段痛苦经历以及自己对当今社会的思考。他希望自己的故事能给其它家庭带来警醒和帮助。

住在美国加州的阿伯特是一家初创公司的行政总裁,他的妻子是一名老师。俩人只有一个女儿,今年15岁。

大约一年前,女儿汉娜在参加一个在家教育课程(homeschool programme)时,结识了一名变性者朋友。她深受影响,并开始接触这种性别意识形态。

在那之后的一两个月内,汉娜在YouTube上观看了上千个关于变性的影片。“有一次我发现,她竟然在一天内点击了700多个这方面的影片。孩子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看到这么多变性的内容,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阿伯特感叹道。

当时,夫妻二人果断阻止了女儿上网,但是想不到汉娜不久之后竟然选择了自杀。

经过抢救,汉娜的生命得以挽回,但是因为心理健康问题,又被送往了精神卫生机构。她被治疗一周后回到家时,向父母表示,她认为自己是个男孩,想要变性。

阿伯特和妻子非常惊讶,他们之前听说过这种事,但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夫妻二人开始寻求解决办法。他们很快就发现,变性像是一种社会传染病,女儿的变性想法就是从那个变性朋友和网络上“传染”来的。

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家米里亚姆‧格罗斯曼(Miriam Grossman)博士曾指出,社会传染是指一种感觉或行为现象在同龄人群体中传播,通常是在青少年中传播,尤其是女孩中。在精神病学中,曾有许多社会传染的例子,如自杀、自残和饮食失调。她说,“这就难怪有成群的女孩,她们在学校或网络上结交朋友,并一起前往计划生育联盟或性别诊所注射睾丸激素。”

帮孩子远离传染源

为了帮助女儿,阿伯特和妻子把问题分门别类进行处理。

比如,汉娜有自杀倾向,该怎么做呢?阿伯特表示,为了稳定她的情绪,先给她服用抗抑郁药,并且马上让她从那个在家教育课程退学,切断她和变性者朋友的联系。

然后,把她送进了一所私立基督教学校,进入一个不推崇变性意识形态的学校环境。“很庆幸那里没有其他变性者,汉娜结交到了一些新朋友,一切都很顺利。”阿伯特欣慰地说。

他们还积极与老师沟通,要求学校保留并称呼汉娜原本的性别代词以及出生时的姓名。

同时,为了让女儿远离有毒害的网络环境,阿伯特夫妇每天只允许汉娜上网15分钟,并监控她所有的搜索引擎。他们也会非常小心地选择女儿观看的电视节目。

带孩子做积极的事情

夫妇二人尽可能多地与汉娜沟通,并尽可能多地带她做积极的事情。

“我们买了一套射箭工具,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玩射箭。我们还为她买了鸭子,这样她就能照顾鸭子了。”此外,阿伯特帮汉娜找了份工作,她用赚到的钱买了去阿拉斯加的机票,全家一起去旅行。

“所有这些都是非常积极的事情,我认为这一切真的改善了她的心理健康。”阿伯特说。

寻找可靠的治疗师

阿伯特认为,由于社会的变异,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在帮助孩子远离变性的这条路上是非常孤独,因为没有人可以信任。

他说:“当今的医疗界几乎完全被性别意识形态所控制,心理医生会建议孩子做性别确认护理,建议孩子去性别诊所注射睾丸激素。”当治疗师在接受培训时会被告知,如果有人来咨询性别方面的问题,最好的做法就是肯定他们的跨性别

阿伯特在为女儿选择治疗师时,非常小心谨慎。“所幸我们找到了一位与众不同的治疗师,她可以倾听我们的心声,并且帮助了我们的孩子。”汉娜和治疗师建立了非常紧密的联系,也接受了适当的治疗,只不过治疗费用昂贵,一年约需花费1.2万美元。

阿伯特找到这个治疗师实际上非常难,他最初接触的治疗师基本都是对LGBTQ(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英文缩写)友善型的、是肯定跨性别的,他们的网站上甚至挂着彩虹旗。而阿伯特最后选择的这个治疗师,恰恰在网站上没说什么。聪明的阿伯特意识到,“没说什么比说了什么,更能说明治疗师的想法。”

阅读帮助成长

从那以后,汉娜的情绪不那么低落和抑郁。她更加投入到生活,不那么纠结于性别问题,现在她还会关注艺术等感兴趣的事情。

随着她的心理健康得到改善,阿伯特开始推荐女儿阅读书籍,帮助她成长。“我们帮助她了解历史,把这些知识和性别意识形态联系起来,期待在某个时候,她能自己得出结论,看到这种(变性)思想有多糟糕。”

阿伯特认为,到目前为止,女儿还没有完全走出困境,因为有的时候她还会穿得像个男孩。“我们会继续为她营造合适的环境,希望通过治疗、积极的生活体验,帮助她最终走出困境。”

孩子变性 父母承压

整个过程,给阿伯特夫妇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负担。

“我们压力极大,会焦虑、抑郁、愤怒,还有孤独。所以我每天都依赖冥想和专注的实践练习来稳定自己的情绪,同时服用精神类药物。”

阿伯特不敢把这些事情发布到社交媒体,担心可能会影响工作。“虽然我对此(变性问题)有很多了解,但我不会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谈论,因为会丢掉工作。”

“即使换了一家新公司,他们也会查看我的社交媒体。一旦发现我对性别意识形态的痛斥后,会把我贴上‘偏执狂’和‘跨性别恐惧症’的标签。不管我的技能有多高超,他们也不会聘用我。”

阿伯特称,当今的情况糟糕得令人难以置信,这就是现在许多西方国家的现实。

阿伯特的忠告

在受访过程中,阿伯特总结经验教训,他想为其他父母提供建议,并带给人们治愈的工具。他表示,家长越是肯定孩子变性者的身份,孩子就越难走出来。“我们从家长群里了解到,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使用新的性别代词或者新的姓名来称呼孩子。”所以阿伯特和妻子一直坚持称呼汉娜的女性代词和出生姓名。

此外,当今社会变性思想无处不在,不要让你的孩子和跨性别者混在一起,因为它会在孩子之间传播。而且,有毒的网络正在产生巨大影响。“汉娜只需要花一两个月的时间看些影片就会深陷其中,但我们要花多少个月或多少年才能把她拉回来,这是一种疯狂的不对称。”阿伯特说。

“不要假设你的孩子不脆弱。你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尽快切断他们与互联网的联系,让他们远离跨性别者,将他们与传染源隔离。”

从心理学角度上,阿伯特分析说,处在青春期的孩子非常容易受到影响。汉娜正值青春期,再加上和男朋友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和童年遭遇的心灵创伤,因此对自己的身体感到不舒服。

在这时,她受到了朋友和网络的影响,被告知如果变成一个男孩,就会解决所有的问题。“我觉得所有这些因素汇聚在一起,让她开始思考变性。”

所以,家长为青春期的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非常有帮助。同时还要尽力解决他们的社交焦虑,帮助他们治愈过去的心灵创伤。

阿伯特指出,这是社会的一场危机,是目前世界上几乎每个西方国家都面临的危机,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文明层面的挑战之一!所以家长在为孩子选择治疗师时,一定要小心,不能盲目相信任何专业人士。

他愤怒地说道:“现在很难找到愿意提供帮助的心理学家和治疗师,而你的孩子正走在通往医疗化(指变性)的传送带上,在那里他们将面临终生的挑战:一个完全健康的青少年身体,会被切除生殖器官、切除乳房、注射激素,而这一切都不会受到阻止。”

在帮助女儿的整个过程中,阿伯特也同样看到了积极的一面,看到了亮点,“有些人开始大声疾呼,家长们正团结起来,试图拯救他们的孩子。”

“我爱我的女儿,我相信她有潜力成长为一位真正了不起的女性,会具有丰富的洞察力和智慧。”阿伯特说,“如果整个社会都得到治愈,大家就可以发现人类的潜力,发现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美丽。我们可以在社会中找到爱。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以开始步入正轨。”

(为了保护当事人的私隐,本文中的名字都是化名。)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捍卫生命 美国妈妈拯救想变性的中国领养女儿
社会环境促青少年变性 美华裔母亲急求助
女儿变性 家庭破裂 母亲:人类走向何处?
超高智商少年欲变性 母亲力挽狂澜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