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台商入疆投资 四千万产业没了!

人气 2015

【大纪元2023年11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11月10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

今日焦点:台商新疆建厂,和中石油合作,被统战部盯上;陈情赖清德:四千万被消失,从处处优待到惨遭强拆,亲友逃离断联。

近日,台湾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参选总统,招致中共针对富士康及其旗下企业进行查税,外界广泛认为,其实,台商在大陆的环境,早就开始不稳定。

前联电董事长曹兴诚,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经济荣景已经过去,内部麻烦越来越多,以后只会走下坡路,他还说“中国共产党,是彻头彻尾的匪徒”。

叠加中共前总理李克强,骤然离世,外界关注,台商在大陆的生存环境,到底是否会继续恶化?

台商王翔(化名),曾指控中共“非法强拆”他在新疆的厂房,并要求中共赔偿他人民币4,962万元,但却不幸遭到中共国台办抹黑。他为什么要到大陆建厂?又为何选择新疆这个敏感的地方?一路走来,他都经历了怎样起伏的待遇?

今天,我们邀请到台商王翔,来详细说说他的故事。

【台商进新疆创业 统战部“非常重视”】

扶摇:王翔先生好,可以请您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王翔:各位好,我叫王翔。我毕业于高雄正修科技大学电子工程。我1984年退伍以后,我是第一批进入中国大陆的(台商)。那个时候中国大陆邓小平刚好在深圳推动经济改革,所以我们就进去了。

在中国那个时候的贫穷,到现在应该讲说发展迅速,这二十几年我一直都在中国大陆工作跟做生意。后来我会做生意是因为我认识我老婆以后,我才会想要出来自己做生意。因为我之前在中国大陆都是高管,都在电子公司里面当高管。

因为在中国这边我看到他们经济发展迅速,所以我就萌生了想要自己创业。刚好新疆那一个区块,是一个还没有开发的地方,所以就让我想要在新疆创业。这个就是我想创业的经历。

扶摇:谢谢。我们看到您是2018年在新疆建厂,当时是为什么选择在新疆建厂呢?前后的故事怎么样?那个时候,中共对台商进驻的态度怎么样?

王翔:互信互利,所以他们也需要。那个时候的大陆一无所有,到现在波浪型。

应该讲说他们现在的政策已经没像以前那样,因为那个时候你也知道,当时那个时候发生新疆事件,然后那边就开始对新疆加以管理,那个时候就你要去哪都要有关卡,所以就比较不大方便。

因为我刚才讲过新疆那边是一个未开发的地方,比较少的企业会去那边。我那个时候去新疆,成立公司以后,克拉玛依市他们那边统战部也非常重视,也有请我去参加他们的新年联谊活动。然后那个时候对于我们去的台商都比较友好一点。对于台商来讲,会比较有所鼓励,是比较好,因为在新疆那个区块,台商进去的非常少。

我那时候去参加的话,他们统战部跟我讲只有两家公司,我就是其中的一家。

【与国企中石油合作 需要背景门路】

扶摇:您觉得那时候,他们对您的态度很好,是因为您是台商吗?还是其它原因?

王翔:我老婆她父母是高干,她是高干子女,不管是她姐姐也好,或者她姐夫也好,也是属于高干。我去的话,因为我老婆本身是中石油的员工,那你也知道新疆那边就是产石油的地方。

就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所以我才在新疆开立的公司是做环保科技的公司,就是针对于石油方面的一些环保科技设施、设备的东西。那拓展业务来讲会比较方便,是因为那个地区他们的那些干部,基本上是我老婆她父母年代底下的干部,所以说起话来会比较容易一点,拓展业务来讲会比较方便。

我们台湾公司跟台湾部门来讲,都没有像在大陆那边,做生意需要去疏通很多的部门你才可以一帆风顺。

因为中石油是属于国企,它非常大,那(克拉玛依)独山子区那边又是全中国第二大的原油储备地方,所以它的一些设施来讲,它比较希望通过高科技来减少环境的污染跟人员的一些损耗,所以在我那个时候,我就引进一些高科技来替它解决人力或者环境的一些问题。

可能刚刚跟中石油做生意,他们是国企,有很多事情的话就是牵扯到国家方面的一些政策,所以包含采购方面都要由国企总公司那边去评估,这样才能做。

那后期来讲,你也知道后面的一些国企贪污的问题,所以会造成我们私企要进入国企的困难度是,它会去做一些考核的一个动作,看你的规模是否达到他们要的等级,所以才可以跟他们做生意这样。

扶摇:您提到是和中石油、国企做生意,您的产品是和石油相关的环保类产品。在和国企做生意的时候,您有什么发现?

王翔:有啊,中国石油里面就有党支部的部门,所以他们在独山子区那边的几个厂都有设一些老总还有厂长这些部门,里面都有所谓的、应该讲说一般类似党书记的一些部门来运作。

要打入国企都基本上要靠关系你才可以进去,就是要有这层关系你进去以后,才不会有很多的麻烦出来。譬如它要去考核你的公司是否有他们所谓的对外的“敌对”的这种公司来。

所以说我们会比较好,因为我是以我老婆的名义注册的公司,因为这样的话会比较在……不管是我们以前到现在,基本上台商到中国大陆都是用在地人的名字去做公司的负责人,会比较好一点。如果是以我们台湾本身自己的人去弄,它有很多的不一样的规定。譬如注册金额要达到五百万人民币以上,甚至到一千万以上的你才可以去开这个公司。那你如果说用在地的名字,讲不好听的,你一万也可以设立公司,是这样的。

扶摇:他们的党支部,在具体工作业务上,是如何运作的?

王翔:它这个部门,党支部来讲它比较没有参与在业务上的运作,可是他们内部有没有我就不清楚。因为我基本上都是直接对口的就是他们业务的厂长,然后去做业务的往来。譬如我这个产品要进入你中石油,我会开一个产品发布会,然后会请厂长跟技术人员或相关部门的干部来聆听我的产品,然后他们如果OK,他们自己内部会去开会,然后(决定)是否来用我的产品这样。

中石油它有很多的分厂,中石油是延伸了很多的产品出来,所以,它需求的环保的概念跟环保的机器,现在的要求越来越严,所以说它需要这种科技进入它的公司,来替它改善所谓的环境污染这样的问题。

中石油的原油是从白俄罗斯那边进来的原油,直接输送到新疆里面来,因为它的原油有很多的水分跟一些污垢,它需要用我的产品去把水跟污垢给它分离出来,使这个油品会比较变成非常好的东西,那相对也不会直接把这个油排到下水管道,不会造成二次污染。

【从被优待到遭强拆 台商在大陆处境恶化】

扶摇:中共国企知道您是台湾人吗?

王翔:慢慢地知道,因为我们在做之前就会介绍,而且我那时候在新疆在运作,基本上都是拿着台湾台胞证,所以他们一看到就是知道我是台湾人,包含他们统战部都知道我是台商。

扶摇:您观察,他们在知道您是台湾人的身份后,态度有变化吗?他们对台商的态度究竟如何?

王翔:那当然有啊,因为在新疆,我刚才讲很少台商进入新疆,所以他们物以稀为贵,所以他们都会比较尊重台商。就像以前的深圳一样。

就是只要有台商,当地的政府都非常地乐意去接待台商在他们这里来设公司,然后促进它地区的利益跟经济发展。有利益就是可以提高他们当地的就业机会,促进他们地区的经济发展,这个是他们所要的东西。不管是从1984年邓小平时代到现在目前的习近平时代,基本上都是这样。深圳那时候,它会给台商很多的免税的优惠条件,降税,还会提供必要的厂房设施。

扶摇:您回忆是在什么时候,这个环境出现了变化?当时是怎样的一个经过?

王翔:我们回来的时候刚好是疫情前,我带着我老婆跟小孩回台湾来就读小孩的学校。回来没多久,新疆那边的员工就说,新疆那边的人去强拆我们的厂房,我老婆第一时间就通知她当地认识的公安单位,帮我们去了解情况。结果公安单位去也是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强拆我们的厂房,因为我们有跟他讲说我们的厂房是正规的,不是属于违法的厂房,可是他们不听,所以就把它强拆掉。

我刚才讲过,我们是跟中石油有做那些环保科技的设备都在厂房里,他们没有给我们时间,他们又有说他们有下达通知书给我们,可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收到,这个是他们推卸责任的说法。

我们是合法取得土地使用权50年,所以我里面的设备跟厂房加起来,现阶段折合人民币差不多在2,000万左右。因为我刚才跟你讲,土地还有30年的使用权,所以我是把我后面30年我公司的一些损失一起加进去,所以才会有(要求赔偿)4,962万的金额出来。

他给我的理由是说我的厂房是违法的,就是类似违建,可是我们有佐证,是由区政府跟国土局核发的,然后有经过他们部门签证的,所以就是说我的土地取得跟我的建设都是合法的,不像他讲的是违建。

【申诉无门 国台办装傻“已读不回”】

扶摇:是,那片土地的使用权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您是怎么承租下来的?中共那边说您在新疆的土地未按照协议从事种植、养殖,并违规用于出租,所以才进行拆除作业?

王翔:因为我老婆当时承租的土地是因应当地政府经济改革,刚刚去承租的时候确实是用养殖。你也知道到了一定的经济发展起来以后,养殖在当地已经没有经济效益。后来我们才会去土地变更,(变成)所谓盖厂房的东西。

你刚才讲过承租,承租就没有什么所谓承租。因为我跟我老婆那个时候确定关系以后,我就以我的名义,收购我老婆现在所拥有承租的土地的所有使用权,所以才会来盖厂房,来做环保公司的仓库跟公司运营的地方。

扶摇:这些承租的文件,都还在吗?

王翔:有啊,我有佐证资料。我刚才跟你讲说国土局跟区政府单位所签发的,包含当时确实是来做养殖,后来在什么时候来变更成盖厂房的时间,这些通通都有。

佐证资料的话是疫情缓解以后,今年我老婆是通过她家里的姐夫把她的佐证资料寄到厦门,她还不敢回新疆,她一直怕说回去新疆到时候人不见,所以就请她姐夫帮忙寄到厦门,她才从厦门拿回来。

扶摇:您之前提到,您的妻子出生在中共高级干部家庭,父母都是共产党党员,甚至是位阶很高的干部,也有手足任职中纪委,远亲还担任过副市长,整个家族有一定的权势与社会影响力。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他们有出手帮忙吗?

王翔:没有办法,因为可能是国台办那边的施压,因为她姐姐是新疆那边的纪委的,算是专门在查这些贪官污吏的。后来她姐退休以后,她儿子刚好也是接任这个工作。自从发生这个事情以后,她姐姐就带着她妈妈远走现在居住的地方去避风头。

她们家所有人都可能有上面高层的施压,明知道我们是有这些佐证资料是正确的,都不敢去做伸张正义的这种动作出来。只有选择逃避,跟我们切割这样。因为我老婆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她家里人有跟我老婆联系说:为什么要把事情搞那么大。所以就说后来我们才一直不敢回新疆,就是这样。

因为我老婆她父母是处级干部,所以退休的待遇相对会比一般老百姓好。相对来讲他们的责任也会比较大,虽然他对中国共产党有什么不满,因为他本身也是中国共产党员,所以有一些可能敢怒不敢言,所以不敢去说什么。就像我刚才讲的,我们的工厂被拆,他们亲戚都有被有关单位警告过,所以才会造成为什么要急于跟我们切割,就是这样。

扶摇:是,我们看到报导,后来,在2021年12月5日,您把这个案子向赖清德副总统陈情,得到的回复是什么?

王翔:我刚才讲过,就是因为我拿到佐证资料,所以我今年再一次申诉这个问题。

我老婆(2021年)到厦门的酒店,她就直接在那边拿(姐夫寄来的资料),拿了以后就回台湾,回来以后第一时间就是跟经济部、海基会,还有陆委会再去重新申诉一遍,就说我们有佐证资料。

当下赖(清德)副总统有跟我讲,他会通过陆委会、经济部跟海基会三方面去帮我处理这个事情,他们也有帮我去做。到现在中国国台办除了我那时候在赖清德副总统陈情以后,第一时间发表以后,就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回应。

因为现在两岸的关系已经弄到谷底了,他们都是已读不回,所以一直都没有回应。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赔偿我们的损失就好。因为你也知道,我们台商最主要在那边创业,就是希望我们日子可以过好一点。现在把我所有东西强拆完,我回到台湾什么都没有,因为我所有的经济都是放在中国大陆新疆。

她(太太)到台湾来算是OK,因为我老婆她妈妈也是高龄九十几岁,所以她一直不敢跟她妈妈说她想回去看她,因为怕到时候回新疆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妈妈,所以我老婆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已经得了抑郁症。

台湾的竞争力蛮大的,相对利润来讲也是非常少,因为包含物价的上涨,所以会造成你的利润变小。相对新疆的物价来讲没有台湾那么高,我说真的。相对它的利润来承担我的成本,算是比台湾这边来得OK,所以我才会选择在新疆开立我的环保科技公司。

【王翔:在新疆怕“被消失” 中共承诺不可信】

扶摇:是。另外新疆确实是一个很敏感的地方,前两年被曝光出来新疆“再教育营”事件,这被国际上认为是严重侵犯人权。您在那边有这方面的见闻吗?

王翔:我时常也是有经过你刚才讲过劳改营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非常高,所以我没办法去看到里面,可是我在那边待了时间久,给我的感受就是说,那边比其它中国一线城市还比较落后,而且可能比以前那种……(像)中国还没有开放的年代,就是在新疆那个感觉,处处都要很小心,你只要讲错话,可能有的时候你人就不知道去哪里。

因为我是在新疆那边有听我老婆说过,说有的一些少数民族可能他今天在这里卖那个馕(发酵面饼),隔天可能就因为某一些事,好像人就不知道去哪里了。非常震惊啊,所以我才处处很小心啊,所以我就做什么事情,我就不敢像在台湾那么自由言论,不敢去讲了不好听的,就不敢去骂中共,或者不敢……对他们有的不满,不敢在那里说出来,免得到时候连我一样可能会进去吧。

新疆你只要这个区到那个区,基本上都有关口,而且它会把你设了关口,就是你只要进入这个区,你都要检查,下车检查,然后刷你的通行证,来看一下你是不是异议分子,然后让我觉得好像回到以前未开放的那个年代,所以我那时候当然会怕。

那相对来讲,台湾会比较自由,都不会像新疆那样的模式。像在台湾你想去哪你就去哪,就没有人会管你,也没有人会去查你这样。因为新疆已经越来越让人家可怕,因为有的时候它想封就把你封了,就像我的厂房一样,它想拆它就去拆,它不管你是合法不合法。

所以我才会在疫情之前,就是会选择带小孩跟老婆回到台湾,就是你刚刚讲过这些环境对于小孩以后的成长会有所影响,所以我才二话不说,就帮他申请回台湾来就读这样。

扶摇:您想对还在和中国大陆来往的台商,说些什么?

王翔:中共那边都在讲两岸一家亲,那我们台商所发生的事情,我相信如果真的是两岸一家亲,它一定要去解决这个问题,才会觉得你所说的真的是两岸一家亲。

为什么台湾这边很多人都对中国大陆、中共不满,因为它会说一套做一套,就像香港一样,香港要回归到中国的时候,香港人民都一直在反对,结果它给香港人民承诺50年不变,结果还没有到达50年,你看是不是变了,现在在香港它自由吗?香港人都不大自由,什么人都怕,你也不能去示威,你也不能去讲一些对中(共)国不满的话,现在香港已经变成不是很自由的地区了。

就像前一阵子郭台铭讲了一句话,他鸿海的就被中共那边去查税,或者去做审查的一些动作。所以这个怎么讲,在中国大陆那边做生意也有一定的风险,毕竟它们那边是共产党主义,我们这边是民主主义,所以比较好的是我们这边比较民主自由,在那边的话可能民主自由会少很多。

扶摇:好的,谢谢王翔先生和我们分享您的经历,也希望您的案件可以得到应有的关注和进展,家人安好,再次感谢!也谢谢大家的收看,更多的热点话题,我们之后接着聊,再会。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欢迎订阅干净世界频道:https://www.ganjingworld.com/channel/1eiqjdnq7go5grer6fQLmhsYe1g60c

新唐人《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亲友爆料:8月底李克强就失联了
【新闻大家谈】以哈战背后美中较量 印度得利?
【新闻大家谈】李克强被害证据?中南海沉默
【新闻大家谈】李克强被赐死?习面临两大劫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