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红尘:夕阳无限好

作者:听泉
夕阳给大地万物披上一层金色的光辉,老人的脸庞也变成了金色,笑容灿烂、光明。相信他的未来也一定光明而美好。(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下午,我和林姐去一个公园散步。

正是金秋十月,天高云淡,阳光明媚。季节虽已过了寒露,但这几年的天气却是极其的反常,本该是秋风送爽、黄叶飘零如蝶飞舞的季节,气温却依旧徘徊在二十五、二十六度,树上的绿叶仍然青翠欲滴,丝毫没有深秋的味道。公园里丝棉木已是硕果累累,一簇簇红色的果实衬着碧绿的叶子,犹如秋之花,非常美丽、动人。

和林姐漫步在公园的香径上,边聊着修行中的心得,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致,心情十分地愉悦。

公园里除了玩牌、打麻将的和中心亭子里唱歌的老头老太太们这些常客,其他的游客并不多。

将走近公园南门时,一位眉发皆白的老者开着一辆电动轮椅缓缓地走近了我们。

“哇,这轮椅挺不错的!”林姐与老先生打着招呼。

老者停在我们面前,一脸的幸福、满足,兴致勃勃地向我们介绍起轮椅的功能。并自毫地说,这是儿子在他身体还没得脑血栓时给他买的。儿子很孝顺,经常开车带他与老伴出去游玩,怕他累着,就给他买了电动轮椅,下了汽车就坐轮椅。没想到现在得了脑血栓,轮椅派上用场了。老者很健谈,话匣子一打开,就与我们聊上了。

他今年八十二岁了,慈眉善目,白白的眉毛长过鬓角。

“你儿子真孝顺啊!不过过分孝顺也未必是好事,‘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道德经》),也许他不提前给你买这个轮椅,你还不会得脑血栓呢。”我半开玩笑地说。

老先生思维敏捷,对我的话立刻心领神会。他会意地笑着,乐呵呵地说自己的脑血栓已恢复得差不多了。他动了动腿脚证实给我们看,并说,他现在只是出门坐轮椅,在家还是拄着拐自己活动。

“对,还是适当锻练最为好。”我又说道:“老先生的眉毛好长啊,是福寿双全的长寿之相啊!”老爷子听了此话非常高兴,告诉我们退休前他是某电子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妻子退休前是中学的副校长,儿子、媳妇也事业有成并且非常孝顺,孙子初中毕业就考上了高校八年制的少年班,现在正在读大一。

“老人家您这么有福分,这都是你祖上积德,你前世修来的啊!”我说。

他非常赞同。接着我们从儿女的孝道谈起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忠、孝、仁、义、礼、智、信,又谈起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及当今世人的道德滑坡后的乱象,他极为认可。从闲聊中看的出老先生博览群书,知识渊博,思维也非常开阔,我们谈得也很投机。

我问他是否是中共党员,他摆了摆手,便说起他的历史。

他原是六一年毕业的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在校时是团委副书记。后来中共党组织想发展他入党,便去他老家调查他的家庭情况。

他爷爷生有三个儿子,他父亲排行老二。他爷爷及祖辈勤俭持家积攒了一些家底,拥有一百八十亩田地,雇有十几名长工,但爷爷由于辛劳过度,在五十九岁那年被累死了。爷爷生前本打算把家产分一下,三个儿子各分五十亩土地,老爷子自己留三十亩。谁知还没来的及分,就撒手人寰了,连遗嘱也没留下。这一来,家里所有的家产便由长子——他的大伯一人掌管。

大伯不是个过日子的主,不和任何人商量,擅自作主卖了一百五十亩土地,买了三杆大枪拉了一百多号人投奔共军去了。后由营长、团长、升到了旅长。他的父母亲也受大伯的影响积极为共产党做事。父亲在村里做了为中共筹粮、筹款的官,母亲也是中共党员,也做了村里的妇救会主任。为此他俩也得罪了不少村民。你想一想,自已辛苦劳作,舍不得吃、舍不得花、汗水摔八瓣积攒的钱粮又怎愿意白白送给别人?可是他的父母又必须完成共产党给指定的募捐的定额、指标,所以又不得不逼迫村民。这样一来,他的父母也得罪了很多村民,很多村民都恨他们。

很快共产党成了气候之后,就开始卸磨杀驴,进行土地改革,开始革曾经大力扶持了共产党的农村地主乡绅阶级的命了。

本来家里的土地被大伯卖后只剩下了三十亩,哥仨分,每人十亩,算不了什么了,但由于他们得罪的村民恨他们,非要将他父母置于死地不可,便将家里财产追溯到祖上三代——他们家曾经拥有过一百八十亩土地。这样他们家就被定为了地主成分,准备批斗他的父母。那时开批斗会不仅仅是批斗,真的是要把人活活打死的。有好心人偷偷地给他父母通风报了信,他父母便连夜跑到了他姥姥家避难。他的母亲是在娘家入的党,娘家村里人们都了解她,人缘还算好,都在保护她,就这样他父母才算躲过了这一劫。这件事情告诉了人们一个铁的事实:凡是跟着共产党跑,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的人,最终会被中共所害,成为中共的牺牲品。

由于这家庭的背景,他入党一事也就彻底泡了汤。好在他聪明好学,学习特好,是学校的高材生,老师们也都特别器重他。有位老师经常带他去拜访一些中共元老级的人物。曾经有一位元老是毛泽东的恩人,他在湖南创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并邀请了毛泽东去演讲。从此开启了毛泽东的政治生涯。后来毛泽东主掌中国后邀他进了北京。

这位元老语重心长地告诫他:“做人莫做官”“吃亏是福”(讲到此时,有旁人过来倾听我们的聊天,暂时打断了他讲的内容,我也忘了问这位中共元老的姓名)。

也许这是那位元老穷尽一生得来的人生教训吧。他记住了长者的教诲:只专心研究学问,不再过问政治。他一直在大学待了七年,直到文革结束才离开。

文革期间,大学也成了文化浩劫的重灾区,“文批武斗,造反有理”。学生们也分成了两派,打斗时,常有打死人的事件发生。当时有位文化名人的儿子是他的同班同学,因为受父亲的牵连而被无辜判了十几年的徒刑。

他看清了时局的黑暗,远离政治,避难赴乡下老家,才躲过了文革的浩劫。

文革结束后他被分到了某省的一个电子研究所工作,也是埋头科研,只做学问,不问政治。善良做人,吃亏忍让。单位分房子时,因为妻子和儿子在各自单位各分了一套房子,他就把自己应分的那套房子让给了他没房子的徒弟。

他的品行让我由衷地赞叹:“老先生这一生是积了大德了,所以你今生儿子、媳妇孝顺,孙子有才,这都是上天因为你今生积德带来的福报啊。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也正是我的师父教我们要做到的啊!”于是我便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并讲了共产党逆天叛道,将要遭天谴的事实,也讲到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并劝他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不为中共邪党陪葬。他欣然同意。

不知不觉间,我们谈了近一个多小时,天已近黄昏,太阳将要落山了,红彤彤的夕阳从楼宇间的缝隙照射过来,给大地万物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夕阳中老人的脸庞也变成了金色,笑容灿烂、光明。我相信他的未来也一定像这阳光般光明而美好。

因为天佑善良!@*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春把浓密的心思包藏在花草树木中,一路芬芳,它把所有的惊喜都放在朵朵花蕾里,看着你开心,微笑。阳光愈发热烈,迷茫已经消弭,心中坚定而执著。
  • 说不清从哪年开始,我对吃粥的兴味有增无减。提起吃粥,首先想起的是一家饺子店。饺子店在闵行区离莘庄不远处的永辉超市旁,与超市同在地面以下一层,进出有自动扶梯,紧靠超市的小吃店与小商店约有近10家。
  • 他是我奶奶家西北角的邻居。他家的门前有三棵高大的绒花树。夏天,每当绒花盛开的时候,空气里满是那特有的清香,淡粉色的花苞像圆圆的小绒球,开展了又像一把精美的折扇,娇艳美丽,而又素雅清淡。纤细似羽的叶子日落而合,日出而开,甚是灵性,人们叫它合欢树。
  • 夜幕渐渐降临了,金色的月牙儿挂在碧兰的夜空,空气中弥漫着油桐花的浓郁芬芳。 漫步在楼下的小花园里,悠远的记忆在思绪的天空中漫无边际的飞翔。 十几年前的一件往事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永远也不能忘怀。
  • 曾听过这样一首歌:“风起的日子笑看落花,雪舞的时节举杯向月”,喜欢这份浪漫,更喜欢这份心境。
  • 槐花的味道是夏天的味道,槐花一开,夏天就到了。 春天,百花还在争艳的时候,槐树却像个沉思的智者,神态安详,它对周围热闹的花事似乎视而不见,无动于衷,自己则安静地伫立一方,静静地积蓄力量。
  • 夏天的一个黄昏,在楼下的林荫道的半空中,忽然发现飞舞着一群小精灵,仔细一看却是一群红蜻蜓,足有二、三十只。我惊讶极了,已是好多年都不见了的,本以为已经灭绝了小生灵却忽然又出现在眼前,令人惊喜不已。
  • 红尘如梦,人生无常。一切的 “美好”也都如这春之花,瞬间而逝。什么才是生命中最永恒、最值得珍惜的呢?
  • 蔷薇是初夏的灵魂,它使整个夏天都蓊郁,充满了倾心和欢快的笑容。 当春花正是烂漫的时节,蔷薇却显得若无其事,它只顾恣意地生长。几天功夫,枝条就将一面砖墙或者杖篱装扮的异常动人。我这才意识到,人们何以爱在墙边儿、院脚儿,或者大门两侧栽上它呢。
  • 二十四年过去了,作为师父的弟子,我见证了邪党的流氓残暴;也见证了大法弟子反迫害的波澜壮阔,坚韧和克制;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和伟大;也见证了邪恶政权的丑陋表演和迅速崩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