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我们并肩作战》(7)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书封(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国律师的悲哀

口述/高智晟 文/易帆、郭若

我当律师打的第一起官司就是免费官司,之后每年三分之一的精力是给穷人免费打官司,七年来我始终坚持这一点。到了北京,当我有了一点积累,不再有温饱之忧之后,我又把更多的精力投向那些比较大、比较宽广的领域——社会群体的不公平和制度层面上的不公平。

律师处理每一个案件,直接追求的无疑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在每一个案件当中,我都希望社会文明的价值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和关注。可以说,我们是跳出了个案利益的局限。

对于孩子医疗事故的法律援助,我们一方面考虑的是残疾孩子的命运,另一方面则是社会道义和这种医疗事故处理案件的法律技术问题;接手国营企业买卖案,是因为企业改制出售是中国经济改革的一种尝试,不能让错误的司法判决去否定这个尝试的实践;对于民房强拆案的介入,是因为我们国家虽然早在一九五四年就把私有房产纳入《宪法》的保护范畴,但一九五六年起社会主义改造就对私有财产和私有财产主进行灭绝性的伤害,而这种伤害一直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除了打官司,我还陆陆续续发表过一些文章,使得这些年来在某些领域我的声音不少,包括去年多次撰文批判利用国家暴力对公民私有财产的残害,至少在强制拆迁领域纠正了对所谓“钉子户”的侮辱。也是因为这些文章,这两年国内媒体开始限制我的言论。

今天有关部门对我讲,对公民血淋淋的残暴不是中央的意思,我说:“对,我也从来不认为中央会作出一个决定,要求各级官员残暴对待公民,但是,中央控制不了。放任,甚至是有意的放任,这就是中央的责任。”

他们对我说,国家三令五申地制止地方权力对公民的伤害行为。我说,“三令五申”是什么东西?它在《宪法》之上还是《宪法》之下?堂堂一部国家《宪法》尚且一文不名、软弱无力,三令五申又当如何?

他们说,中国人素质低,如果让中国人游行示威,社会必乱。我问:那你们为什么要把“游行、示威的自由”作为公民的权利写入《宪法》?是为了欺骗世人还是为了给老百姓设陷?你完全可以把这些权利从《宪法》中取消掉。这么做虽然很无耻,但那是真实的无耻,或者说是无耻的真实,证明这部《宪法》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假的。

中国的黑暗太多太多了,尤其一些制度对公民的伤害,但这远不是悲哀的全部。我们的悲哀还在于当你和所有国家工作人员在正式、非正式场合沟通的时候,发现他们竟然都能完全认同政府的做法,这足以让你意识到你的力量是多么微不足道,同时你能看出这部机器在对人们洗脑的功能和能量上应该说是极具魔力。

比如“六四”问题完全可以通过非暴力的方式解决,但当局选择了子弹和坦克,人们也就觉得政府有开枪杀人且无须认错的权力。

北京居民叶国柱三代三个家庭在强制拆迁中失去了全部的房屋和财产,申请游行却被冠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判刑,人们也就不假思索地接受一个概念:政府的拆迁是正当的、依法的,叶国柱的要求是无理的。

我和很多国家工作人员在谈到我接待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他们几乎规律性的都会问“你看那些人的眼睛直得厉不厉害?”他们不是问那些人的眼睛直不直,而是直接问“直得厉不厉害?”

在他们的心目中都认定了法轮功学员不是正常的人。问题在于这不是他们通过和法轮功学员打交道获得的认识,而是这部机器对他们成功的灌输。

※ ※ ※

回想当年自己步入律师领域时可以说连血都是沸腾的,以为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国家肯定是支持的,但在相当一个时间阶段以来,我对此目标已经彻底悲观,改变社会价值的愿望可以说成了一种恶梦。实际上这几年我是理性地(或者说现实地)把我的行为价值做了很大的调整。

比方说,我现在每天要接待三四批上访户,很多人认为这毫无意义。我当然也不傻啊!我也认为没有多少意义,但这些人都是满怀着绝望和愤怒来北京申诉、上访,到了北京他们得到的是更加绝望和愤怒,在这种心态下他们要见我,我不能在电话里就拒人于门外。每一次见面,我都对他们说:我未必能对你的问题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我愿意听听你的遭遇,和你共同商讨在当前这种社会情形下怎么去解决。我现在只能做这些。

这个制度不需要律师,但社会上许许多多的弱势群体、个体又迫切需求法律的帮助,这就是我们律师每天面对的现实。

国家运作没有规则或滥用规则;弱势群体的权益不断受到侵害;政府官员贪婪、无耻;执法人员违法乱纪;独立司法判断制度的完全缺位;社会整体的不诚信和不道德……执业七年,可以说我们每天都被这种氛围包围。

“法治”是一个目标,这个目标需要具体的机制、步骤和真实追求的心态去实现的。在形式上做足了一个文明社会的姿态,在实践当中却一刻也忘不掉、永远舍不去流氓行为;一边坚持党权大于一切、行政权力远在法律之上,一边高喊“依法治国”。

这说得好听是空谈,说得不好听是欺骗。

我曾经有段时间踌躇滿志地要为我们党搞一部《惩治其貌不扬法》,对长相难看的人抓住就收拾。都怪家里的镜子老揭我的短,身边的人也总唠叨,说我生于一九六四年,看上去像个“四六年的老头”。唉,怨自己长得不争气,哪天这个法真执行起来,首先遭殃的怕是我自己。这很令人沮丧。◇ @

选自《神与我们并肩作战》/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二○○三年以来,不断发生类似太石村及陕北油田事件般官员虐民的冷血事件,受到残暴伤害的公民规律性地状告无门,和平的抗争必遭野蛮报复,中国的出路何在?中国人的出路何在?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对中国公民而言,尤其对具有法轮功修炼者身份的中国公民而言,他们的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实际上是处在一种完全不能确定的、恐怖的风险状态中,当当局感到有任何的“不安全”——有时根本就是一些官吏偶然的臆症发作——灾难即会降临。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由于完全不受监督和制约,公权力的专横与任性已完全发展成了一种日常性的政治生态。一些政府部门奉自我利益为圭臬,非法、野蛮劫夺公民的法律利益,成了一些政府部门的首要政治任务。以至在现实生活中制造出一起起按中国现行法律规则来衡量为荒诞不经的事件。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从七月十二日始,针对尽早结束陕西省榆林市及靖边县三级地方政府非法、野蛮关押国内外著名维权律师“朱久虎”及其他“十一名涉油经营者”的局面,我及许志勇博士、滕彪博士、李和平律师一同抵陕北靖边县。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上个月,我参加了几十家媒体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的一个涉“圆明园防渗工程问题”的研讨会,会后一记者问我此时想对政府说点什么,“当今的政府不做事,是对中国公民的最大善举。”我如是回答。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长久以来,被人们视作安全的学校,现在也存在危险——危至夺人性命,且非偶然发生的意外。我在两年时间内接下的、造成鲜活生命死亡的沉重事件即不下十起,这足应引起我们的警惕。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被中外艺术界誉为媲美法国艺术家聚居地“蒙马特高地”的广州“小谷围艺术村”已被广州市及广东省两级人民政府的恶行摧毁。但,还未彻底摧毁。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而祖祖辈辈居住、生活的房产,被那些与黑帮暴力无二致的官商合体者野蛮拆毁后,照旧的规律是,嚎啕依旧、状告无门依旧。黄老汉一年来的遭遇完全印证之。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邹伟毅案”是我律师生涯中一起刻骨铭心的案子,当时我的感情投入也是很深的,我们在给孩子打官司过程中的付出,今天讲起来我自己都感动,但社会给我的更多。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我的一些案件但凡有一点意思的,或者说从新闻的角度看“有些新闻亮点”的,都是为弱势群体打的一些免费官司,给受害儿童提供了一些无偿的法律帮助,其余都是经济官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