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调查:租客年薪10万亦面临被驱逐

数据显示,2022年有近四分之一的被驱逐租客年收入在7万元或以上,2023年迄今被驱逐者中这一比例跃升至40%。(iStock)
人气: 1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3年1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清清加拿大温哥华编译报导)“我失去了一切。”克里斯汀瑟伯(Kristin Thurber)本认为自己的生活相当不错。她就职于电影业,时薪 41元,曾在本拿比的一栋出租屋住了5年,和邻居们一起种植花卉和蔬菜。

大温慈善机构第一联合社区事工协会(First United)在20226月至20239月期间对卑诗省698名租房者进行了调查,发现较高的收入并不能使租房者免于被驱逐的命运。在被驱逐的受访者中,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年薪超过7万元,其中就98名受访者的年收入超过10万元。

据温哥华太阳报报导, 20227月,瑟伯收到了一份驱逐通知,她说房东没有给出任何正当理由。在疫情期间,电影制作停顿,失去了工作,把积蓄都花光了,成为一名无家可归者。我租不起任何地方,所以我只能靠朋友的接济度日。”瑟伯有时会为外出旅行的人照顾猫,“实在不行,我就住在车里。”说到这,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瑟伯曾因长达数月的编剧和演员罢工而无法工作,她希望在劳资纠纷得到解决后,能在电影制作恢复时找到一份新工作。不过,被赶出家门的经历让她明白,即使重新拿到一份不错的工资,也不能保证她能租到负担得起的可靠住房。

租房负担能力和被驱逐的恐惧一直是大温哥华地区低收入家庭苦苦挣扎的问题,在过去的十年中,大温哥华地区的生活成本飙涨。瑟伯说:“我是一个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正直公民,却找不到一个负担得起的住处。这真是令人痛苦不堪。”  

 数据显示,无论收入如何,许多驱逐行为会带来可怕的后果。40%年收入在2万至3万之间的租户被驱逐后无家可归。年薪89万、年薪910万之间的租客被驱逐后无法在短期内找到新住处,这一比列分别为20%18%。一些人说,他们被迫住在汽车或拖车里。

报告的撰写者者、第一联合协会变革与法律部主任萨拉马斯登(Sarah Marsden)说, 许多被驱逐的租房者被迫搬到其他城市寻找新的住所,他们往往会面临孩子教育、通勤和网络支持等问题。不过,城市租户搬到大温哥华以外的地方不一定能找到负担得起的选择,根据报告中的“驱逐地图”,从纳奈莫Nanaimo)到坎卢普斯(Kamloops)再到乔治王子城(Prince George),各地都出现了房租大幅上涨的情况。

在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中,他们被驱逐的原因是“业主使用”,即业主因个人原因需要租户的住房而要求租户搬迁。

倡导者担心,这是房东用来赶走长期租户,以便向新租户收取更高租金的最终手段。但是,一个代表房东的组织否认了这些说法,并指出如果房东被发现将这些空出的单元出租给家庭以外的人,将会受到严厉的经济处罚。

调查还发现,因未支付房租而被驱逐的比例不到10%。报告称,高收入者被驱逐的普遍现象表明,这些租户被要求搬走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因素。

驱逐与收入无关

数据显示,2022年有近四分之一的被驱逐者年收入在7万元或以上,2023年迄今被驱逐者中这一比例跃升至40%。安德烈娅雷默(Andrea Reimer)有切身体会,高薪工作并不能保证不被驱逐。

在她担任温哥华市议员的 10 年间,她面临了不下4次的驱逐。在她任职市政厅的十年间,议员们的薪水各不相同,但她在担任副市长期间的收入高达11.8万元。

雷默说:“即使在我担任议员并有钱进入市场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搬家,能找到的最便宜的房子也要相当于我议员收入的一半。”

现任卑诗大学(UBC)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兼职教授的雷默说,在大温哥华租房感觉就像在玩“音乐椅”游戏,“当音乐停止时,是否能获得一张空椅子往往取决于你拥有的金钱和机会。”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