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彩绘玻璃的故事:起源、工艺与流变

文/米歇尔‧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 陈遇 译
佚名德国艺术家的作品《圣母玛利亚与五位站立的圣徒》(The Virgin Mary and Five Standing Saints above Predella Panels),1440—1446年。有色玻璃、白色玻璃、珐琅漆、银染;每扇窗皆为12英尺4 1/2英寸 x 2英尺4 1/4英寸。修道院艺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市。(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3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自古罗马以来,美丽的彩绘玻璃窗就一直深受大众喜爱。随着礼拜堂彩绘玻璃的出现,这种艺术形式在中世纪达到了巅峰,神圣明亮的故事激励着信徒。在之后的几个世纪,彩绘玻璃成了私人住宅常见的装饰,之后再度复兴,最终进入世界各地博物馆的收藏中。

用于彩绘的玻璃的制作,首先要将沙子和木灰混合并熔化成液体,冷却后就变成了玻璃。为了玻璃方便着色,需要在混合物处于熔融状态时加入特定的金属粉末。组装彩色玻璃面板时,将一块块彩绘玻璃片放置在事先画好设计稿的面板上,将玻璃片的边缘装进铅条中,然后焊接在一起以加固整扇窗户。

日耳曼

《巴黎圣日耳曼的愿景》(Vision of Saint Germain of Paris),佚名法国艺术家,1245─1247年。彩绘玻璃、珐琅漆;25 1/8英寸x 15 3/4 英寸。修道院艺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分馆),纽约。(公有领域)

在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Abbey of Saint-Germain-des-Prés)里有一幅中世纪的彩绘玻璃《巴黎圣日耳曼的愿景》(Vision of Saint Germain of Paris),这座本笃会修道院建于六世纪,后来改以圣日耳曼的名字命名。日耳曼出生于勃艮第(Burgundy),他前往巴黎并成了巴黎主教。他其中一个伟大的成就是说服墨洛温王朝的希尔德贝特一世国王(Merovingian King Childebert I)成为更加虔诚的基督徒。在日耳曼的引导下,希尔德贝特赞助建造了这座雄伟的修道院。

《巴黎圣日耳曼的愿景》这幅彩绘玻璃描绘了圣日耳曼去世后的奇迹,带着红色光环的日耳曼以异象的形式出现在一名修道士的梦中,警告诺曼人即将入侵修道院,同时要他放心日耳曼的遗体将完好无损。修道士惊魂未定地转身离开了。这扇玻璃的构图主要为两个人物和高度饱和的蓝色背景,与线条和大量的红色区块形成鲜明对比。场景的其余部分细节很少,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

圣人警示的入侵确实发生了,有幸的是修道院在战争中幸存了下来,在中世纪蓬勃发展,一直到法国大革命前都是法国一座富有且有影响力的修道院。

1791年,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的墨洛温王朝陵墓(包含希尔德贝特国王的王陵)遭到革命政权破坏。当时,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幸存下的宗教建筑多被用作政府办公室、监狱、军营、或出租给企业。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也被迫关闭,改建为制造硝石(火药中的一种爆炸性成分)的精炼厂。

戏剧性的是,1794年修道院仓库里的硝石发生爆炸,导致圣母礼拜堂的几扇窗户受损。目前尚不清楚这扇彩绘玻璃窗是在爆炸之前或之后拆除的,不论如何,它都保存了下来并移转到专门存放从宗教建筑拆下的艺术品仓库中。后来有部分彩绘玻璃重新回到其它教会使用,有些落入私人收藏或收录在博物馆里。《巴黎圣日耳曼的愿景》这幅彩绘玻璃现在收藏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之分馆修道院艺术博物馆的常态展览中,搭配哥德式窗框展出,让人更容易联想其原本的样貌。

文艺复兴时期的室内设计

佚名艺术家的作品《有着埃伯勒家徽的纹章面板》(Heraldic Panel Showing the Eberler Family Arms),约1490年。有色玻璃、闪光的无色玻璃、珐琅漆、银染、铅条;17 5/16 英寸x 12 3/16英寸。盖蒂中心,洛杉矶(J. Paul Getty Museum)。(公有领域)

教会的彩绘玻璃在文艺复兴时期继续在欧洲盛行。公元1400年代末期,玻璃的价格逐渐下降,玻璃窗也更常出现在私人住宅,彩绘玻璃成为当时流行的装潢附属品。这些彩绘玻璃以其色彩、光线,甚至幽默主题而闻名。常见的主题包括十二星座、宗教主题、肖像和家族徽章。

源自15世纪末瑞士的《有着埃伯勒家徽的纹章面板》(Heraldic Panel Showing the Eberler Family Arms),现收藏于盖蒂中心(J. Paul Getty Museum),当初很可能就是为私人住宅制作的。这幅精致的彩绘玻璃在玻璃制作过程、银染和珐琅漆等步骤都采用了非常复杂的技术。这种特殊的珐琅涂料是一种有着玻璃颗粒的液体黏合剂,在烧制过程中会熔化并和玻璃面板融合。

彩绘玻璃上面有着原主人的家徽和一位佩着短剑的美丽少女。她穿着有花纹的蓝色洋装,戴着长手套,系着金腰带,还穿戴了项链、戒指和华丽的头饰,头饰还接着一条长长的白纱。和《巴黎圣日耳曼的愿景》一样,这幅彩绘玻璃的构图也是一个人物背对着另一个人物的组成。不过,在这幅作品中这样的构图是由一位少女和一头凶猛的红野猪所组成,红野猪是来自巴塞尔(Basel)埃伯勒家族的纹章图案。在两位主要角色的背后则有着锦缎图案的背景,比中世纪的圣日耳曼彩绘玻璃所用的极简风格背景更加细致。

在面板下方的家族徽章是一个带有象征野猪的图样的金色盾牌,上面放着一顶头盔,背后还有浓密卷曲的红色和金色植物装饰。面板上半部的带状装饰描述着一群年轻男女进行放鹰狩猎的场景,放鹰狩猎是一种使用猎鹰进行狩猎的活动,是宫廷年轻男女的一种交际活动。在彩绘玻璃的两侧则有美丽的鸟类图样,将面板上所有的场景串联在一起。

维多利亚时期的哥特式复兴

爱德华‧伯恩–琼斯爵士(Sir Edward Burne-Jones)的作品,《圣女则济利亚》(Saint Cecilia),约1900年,彩绘玻璃;84 1/16英寸x 29 3/4英寸。Princeton University Art Museum。(公有领域)

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们重新开始对中世纪建筑和艺术感兴趣,这场哥特式建筑的复兴风潮同时也重新兴盛了彩绘玻璃产业。这个期间最著名的彩绘玻璃设计师就是爱德华‧伯恩–琼斯爵士(Sir Edward Burne-Jones),他是前拉斐尔运动的成员之一,也是一名优秀的宗教、神话与文学绘画的画家。

前拉斐尔派创作者的灵感来自于拉斐尔以前的艺术家,尤其是中世纪的工匠以及他们对自然的想像。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是英国艺术与工艺运动的主导人之一,他将这些构想应用到装饰艺术上,与在牛津的友人伯恩–琼斯一同创立了一间公司,生产彩绘玻璃、挂毯、壁纸和其它物品。

伯恩–琼斯在他的生涯中约创作了750多件彩绘玻璃设计。他和莫里斯的传奇合作缔造了《圣女则济利亚》(St. Cecilia)这件享负盛名的作品,多年来这项设计重复用于制作近30扇窗户上。现在收藏于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的版本(约1900年),最初可能安装于私人餐厅或者游乐园之中。

这件彩绘玻璃的主角圣女则济利亚是音乐的守护神,总是和管风琴有着连带关系,所以在设计上也是带有曲调悠扬的风格。圣女则济利亚是早期罗马的基督教殉道者,伯恩–琼斯描绘她正在演奏一架15世纪可携式管风琴的景象。在博物馆的导览手册中解释道,“平面、抽象、线性的风格和超乎想像高大、优雅的女子,略微憔悴的姿态,让人联想到波提切利(Botticelli)的画⋯⋯如挂毯般铺张开的石榴树和果实、锦缎细致的皱折让人想起意大利哥特艺术晚期的风格。”这幅彩绘玻璃和《有着埃伯勒家徽的纹章面板》一样使用了鲜艳的色彩、丰富的质感纹理与植物图案,让人眼花撩乱。伯恩–琼斯精巧地重现了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早期彩绘玻璃的特色,同时又开创出自己独特的风格。

尽管彩绘玻璃这种素材有相当多局限,伯恩–琼斯却能精巧地在作品中传达出丰富情感和人物个性,因而受到高度赞誉。《圣女则济利亚》展现了莫里斯的著名观点,他强调艺术家应在所有彩绘玻璃设计中使用明亮颜色。就如这件作品,他认为彩绘玻璃的人物构图应该要简单,以便远距离也能观赏,在此充分反映了艺术家对于彩绘玻璃整体美感的看法。

这三件彩绘玻璃代表着不同时期的彩绘玻璃工艺,是彩绘玻璃艺术的典范。深入挖掘玻璃帷幕背后的历史,在它们缤纷的色彩和表现形式之外,还与宗教信仰、科学技术与创新,以及艺术运动的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彩绘玻璃是照亮历史的窗口,她的美与故事性至今持续惊艳着无数观众。

原文Stained Glass Works and the Stories They Tel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米歇尔‧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是一位艺术顾问,居住在纽约。她撰写的文章涵盖艺术史、艺术市场、博物馆、艺术博览会和特别展览等一系列主题。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俄西俄斯罗卡斯修道院(Hosios Loukas Monastery)位在赫利孔山(Mount Helicon)西坡,靠近希腊中部古城斯泰里斯卫城(Acropolis of Steiris)。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群可说是十一世纪拜占庭建筑的瑰宝,公认是希腊拜占庭艺术第二个黄金时代(或称中世纪拜占庭建筑风格)最引人注目的典范。
  • 罗森堡城堡(Rosenborg Castle ,又译玫瑰宫)位于丹麦哥本哈根市中心,是为了休憩而建造的文艺复兴风格宫殿。这座城堡不但拥有精致的建筑特色,其悠久的历史长达400年,还一度是丹麦王室的住所。
  • 《岁朝图》是在新年元日赏玩的图画。它契合时节,又喜庆风雅,从宋代开始深受众家士子喜爱,就此一代一代流行开来。历代都留下许多精品的“岁朝图”“岁朝清供图”。立意清朗,内蕴高雅,为一年最重要的民俗节日——过年增添无限韵味和祥瑞象征!
  • 白厅宫(the Whitehall Palace)在1698年不幸遭祝融焚毁,唯一幸免于难的是建筑群里最具艺术与代表性的建筑──“国宴厅”(the Whitehall Banqueting House)。国宴厅于1622年完工时,白厅宫作为英格兰的主要王室住所已近一世纪之久,白厅宫有一千五百多个房间,是英格兰规模最大的世俗建筑群。
  • 哥伦布剧院(the Colón Theatre)以其卓越的声学设计(acoustics),公认是世界上音响效果极优的歌剧院之一。剧院以探险家克里斯多福‧哥伦布(西班牙文是Cristóbal Colón)命名,具有不拘一格的建筑元素与令人叹为观止的装饰。
  • 哥本哈根的阿马林堡宫(Amalienborg)建筑群腹地广阔,18世纪以来一直是丹麦王室的官邸,让人们得以深入了解丹麦王室丰富的历史和生活方式。
  • 埃克塞特主教座堂(Exeter Cathedral)傲然伫立于英格兰德文郡(Devon)西南的埃克塞特市中心。这座大教堂的历史悠久,自罗马时代延续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精致优雅的哥特式建筑吸引着人们想深入了解中世纪的英国。直到今天,英国哥特式风格的埃克塞特大教堂,依旧是公认的装饰性哥特式建筑(the Decorated Gothic architectural style)(1280─1380年)最佳典范。
  • 建于18世纪的兹温格宫(The Zwinger Palace)建筑群最初是为了宫廷节庆活动而设计,现今设有三座博物馆。这座优雅的建筑群是历史、艺术与文化中心,也是德国巴洛克建筑最佳典范,兴建于前波兰国王暨萨克森选帝侯(elector of Saxony)奥古斯特二世(Augustus II)统治时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