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一份秘令 处决一个政治局常委

人气 3341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中共史上,发生过一起离奇杀人案:没有经过公安局侦查,没有经过检察院起诉,也没有经过法院判决,一个政治局常委仅下一道手令,就把另一个前政治局常委处决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我们根据《党史纵横》2008年第10期上的文章《钩沉:1969年康生签署的一份秘密处决令》等资料,和大家说说这件往事。

秘密处决令

1969年11月的一天,中共公安部的几名官员神色匆匆地来到上海市公安局。当时,上海市公安局处于“市公检法军管会”的领导下,公安部官员向该局的军代表出示了一份秘密文件:康生亲笔签名的处决命令。

康生那时是中共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地位仅次于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他也是“文革”期间毛泽东清洗政敌最重要的“政治打手”。康生签署的处决令,针对的是被关押了18年、已经78岁高龄的卢福坦

上海市公安局负责人很疑惑:为什么要特意处决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但是,命令上康生的亲笔签名不容置疑,他们不敢怠慢,立刻安排布置。公安部官员还提出一个特别要求:在处死“犯人”前,希望采用封嘴的办法,不让他说话。

上海市公安局方面感觉为难,因为卢福坦年事已高,体弱不堪,没有反抗能力,应该不会生出很大的麻烦来,如果对这样的老人动粗,似乎不大合适。可是,他们又不敢违抗上级的命令。最后,他们采取一个折中办法,以吃饭为名,“请”犯人“喝酒”,把他灌醉之后再枪决。于是,卢福坦在酒足饭饱、迷迷糊糊之际,被军警一枪毙命。

卢福坦是谁?

卢福坦是什么背景呢?他1890年生于山东泰安,早年在山东淄川县鲁大公司当过工人;1926年,经中共创始人之一的王尽美介绍,加入中共。之后,卢福坦任过中共青岛市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顺直省委书记、河北省委书记、河南省委书记、上海总工会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等。当时的中共是苏共领导下的共产国际一个支部。中共高官的任免,路线、方针、政策的制定,全都是苏共说了算。

1928年6月,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苏共总书记斯大林认为,中共第一、第二任中央总书记陈独秀、瞿秋白,都是知识分子出身,都靠不住;领导中国革命,必须依靠工人阶级,要大力提拔工人出身的干部进入高层。

所以中共六大上,工人出身的向忠发,成为政治局主席,兼政治局常委会主席;工人出身的卢福坦,成为政治局候补委员。1931年1月召开的六届四中全会上,卢福坦“当选”中共政治局委员;同年9月,因为向忠发被捕叛变,政治局急需改选,卢福坦因此成为政治局常委。

不过,到1933年1月,事情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卢福坦在上海租界被捕,得知他是中共要员后,租界巡捕把他递解到上海警察局关押。为了保命,卢福坦也很快“叛变”。此后,他摇身一变,历任国民党中统局徐州特区行动股股长、上海区情报股股长、南京区行动股长、赣州调统室指导员等。

康生为何起杀心?

有这些经历的卢福坦,为什么几十年后让康生动了杀机呢?

康生是山东诸城人,1925年加入中共。1930年2月18日,他的同乡、共产主义思想在中囯的早期传播者、国民党二大中央候补委员王乐平遇刺身亡。这一事件引发在上海的山东籍各界人士的不满。

在上海公学就读的牟宜之和在上海搞地下工作的康生,与其他山东人一起,走上街头示威,抗议暗杀王乐平。结果,两人都被警察拘捕。牟宜之是国民党元老丁惟汾的外甥,经丁惟汾担保,当天就被放出来了。出来后,牟宜之请求丁惟汾保他的好友康生出狱。丁惟汾从中斡旋,康生被关押10天后,也获释出狱。但出狱前,狱方肯定要他履行一个“认罪、悔过、自首”之类的手续。这类材料在上海市警察局的档案中,应该可以查到。而这,就和卢福坦有关了。

卢福坦成为中统特工后,在中统工作18年,可能看过康生被捕后具体情况的相关材料。1949年中共夺权后,卢福坦没有去台湾,而是躲藏在西南地区。1951年5月24日,他在昆明被逮捕,后被押解到上海秘密关押。卢福坦在交代材料中,提到了30年代康生叛变的事。当时,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饶漱石看了卢福坦的材料后,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听完没有答复。

1960年代,公安部长谢富治奉命到上海市公安局,调阅饶漱石当年看到的卢福坦交代材料的原件,并做了记录。对此,康生并不知情,他甚至不知道卢福坦还活着。1966年“文革”爆发后,康生成为毛泽东最信任的人之一,被任命为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因为1940年代毛发动延安整风运动时,康生就是毛整人最得力的助手。1966年8月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康生被增补为中共政治局常委。

1967年1月,毛发动在全国范围内夺走资派权力的斗争。康生和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充当了夺权急先锋,他们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抓“叛徒”。

而就在康生、江青在全国上下抓“叛徒”、搞得热火朝天时,1968年,台湾情报机构抛出一份关于康生被捕叛变的资料。这份资料通过香港,传到北京,被当时的红卫兵头目蒯大富获悉,蒯大富立即上报了江青和康生。

康生看到资料后大吃一惊,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卢福坦交代了他30年代“叛变”之事。此事一旦被“坐实”,他可能就小命难保了。这样,卢福坦成了康生的心头大患。

康生下毒手

当时,康生死死拽住两个人:一是毛泽东,二是毛的妻子江青。毛想整谁,康生都不遗余力;甚至毛还没有开口,康生就主动惴摩他心意,献计献策,深得毛的欢心。

而江青30年代在上海被抓捕后也“叛变”过,这是江青最大的心病之一。康生了解江青的丑事,但他不说破,因为他要加以利用。

当蒯大富将得到的材料报给江青和康生后,康生立即向江青表示,他从来没有被捕过,还说:“如果我被捕了,我就成为烈士了,也活不到今天。”江青心虚,不想“节外生枝”,所以也替康生说话。

康生在靠紧毛泽东、江青这两棵大树后,就开始想办法除掉卢福坦。他是分管政法工作的政治局常委,于是他找公安部长谢富治,问:像卢福坦这样的叛徒,为什么从50年代一直留到今天?谢富治知道康生是毛泽东、江青身边的大红人。对康生的暗示,他不便反对,就说,要处决卢福坦,只要有康生的亲笔签字,就可立即执行。随后,谢富治让手下官员草拟一份处决命令,请康生签字。康生果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1969年11月,卢福坦被灭口。谢富治深知,枪决一个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不是小事,是要担责任的。当时,康生是他的顶头上司,有康生签名,这个责任主要就由康生承担了。拿到康生签名的处决令后,谢富治留了个心眼,偷偷留了一份影印件。

“文革”结束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被审查,同时,已死亡的康生、谢富治也被审查。谢富治保留的康生签名影印件,被中纪委副书记王鹤寿等人看到,有人准备据此定康生为叛徒。

但由于卢福坦已死,许多档案在“文革”中被销毁,有关人员大都下落不明或死亡,海外书刊材料也无法查证,康生的“叛徒”问题最终没有结论。但从他下令秘密处死卢福坦的反常做法看,或许,他真的是一个叛徒。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干净世界频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百年真相】新版中国地图 牵出卖国大案
【百年真相】如何成超级骗子?恒大发家内幕
【百年真相】多出两名乘客?桂林离奇空难
【百年真相】为何都好色?中共马列专家秘闻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