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

文:高智晟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书封(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92
【字号】    
   标签: tags: , ,

今日起身维权抗暴,是为了明日自由中国。
这是一场战争!
“使用的武器不是枪支和刀棍,而是道德。”高智晟说。

自序
高智晟

“我们不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已经历和见证了世间任何民族都不堪经历和见证的苦难!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将经历和见证世间最伟大民族的结束苦难历史的过程!”

这是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面对几十名上访同胞时的一段热泪滚面演讲中的结束语。

我本非习文之人,如此,则更与著书无缘,尤以我们生活这样一个沉闷的时代。

在这个“避席畏谈文字狱,著书都为稻梁谋”的时代,在这个大部分同胞已习惯了,甚至是适应了黑暗及虚假的时代。我的文字不仅为专喜黑暗的专制独裁者所恐惧及仇视,部分文字中的那些带激情、带锋芒及血性,尤以文字间剥露专制政权令人发指的罪恶的真实锋芒,这些锋芒有时刺破包围着我们同胞的厚厚黑暗时,已长久适应了或者被迫适应了黑暗的那部分同胞,对这种穿透浓密黑暗而照在自己脸上的光束,一时还极不习惯,这也决定了我的文字在中国大陆“水土不服”。

这个时代我们承受的也并不完全都是失去。在这样的时代里我们也有许多的特别获得。对于一个只有三年初中“受教育”经历者而言,能写出有一些人喜看的文字,甚至是被著成书的文字,这无论如何也能算得上是一种获得。

实在不是我本人喜好沉重,但谈到我的文字却离不开要谈沉重,沉重让我思考,沉重让我行动之余拿起了笔,用笔去书写沉重,同时期冀通过书写沉重来渐释中国的沉重。

严格意义上,我应算是个行动者,而非思想者,更非什么体系的建立者。酣畅淋漓,直抒心声,许多文字大多是应景即兴之作,文字间多有逻辑及文字本身的技术缺陷!对此我的心里常有些不安!在一些记述真相的文字中滚动着惨烈、血腥、苦难人民的沉痛以及那些自由信仰者高贵的人格和坚贞不屈的人性。但任何激越的文字,都无以展示今日中国专制独裁者的阴暗、凶蛮及对人类文明戕害的惨烈,尽管我力图使我的文字具有了这样的功能,但当你掀开黑暗中国的一角时,你会惊叹于文字功能本身的苍白及柔弱!

非文明力量横行无羁的今日中国,丑化美、美化丑的文字大行其道!病态的中国社会不能接受我这样的文字,我期待着能接受这样文字的中国。

我们更加殷切期望不再需要用这种文字记述的中国社会,早日到来。◇ @

选自《神与我们并肩作战》/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邹伟毅案”是我律师生涯中一起刻骨铭心的案子,当时我的感情投入也是很深的,我们在给孩子打官司过程中的付出,今天讲起来我自己都感动,但社会给我的更多。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我的一些案件但凡有一点意思的,或者说从新闻的角度看“有些新闻亮点”的,都是为弱势群体打的一些免费官司,给受害儿童提供了一些无偿的法律帮助,其余都是经济官司。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我曾写一篇题目为“政府不做事是对人民的最大善举”的文章,事实上,它们不去做事也是对它们自身的一种善举。它们不做事则已,做即全做愚蠢事,这也符合规律,即一群无理性、无道德、完全无自重意识者,亦仅能若此!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律师使命”有两种存在状态,即“理论”方面的律师使命,和“现实”中的律师使命。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适者生存”不仅仅是一种自然法则,我有时候向周围一些好友谈及我的孤独及痛苦时,多有朋友建议我超然些。一些朋友告诉我,在当今中国社会,麻木即是一种超然,超然至麻木是一种境界,否则你只能独享痛苦。而“麻木”本身并不单单可以减少痛苦,最主要的是,麻木者基本能保障安全。麻木至不仁时,你就可以有源源不断的获得。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我当律师打的第一起官司就是免费官司,之后每年三分之一的精力是给穷人免费打官司,七年来我始终坚持这一点。到了北京,当我有了一点积累,不再有温饱之忧之后,我又把更多的精力投向那些比较大、比较宽广的领域——社会群体的不公平和制度层面上的不公平。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它真实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远不知道应从哪个环节去改变它。实际上当你有改变它的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很危险了。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十几年前心和心相会的那一瞬间仿佛成了定格,永远留在了耿和的记忆里。抑止不住幸福和满足的耿和说:“就因为他当年的那句话,我跟他一直到现在。婚后高智晟很少在家、很少管我和孩子,甚至经常忙得顾不上理我们,但我们都能感觉他对这个家所承担的责任。”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迄今为止,我印象中最为刻骨铭心的过年是父亲去逝后的第一个新年,直至今天,我一生的任何时候都能理解在那样的年月对过大年屈指、期盼心情的急切!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二○○五年的第一天,当北京的高智晟律师回顾他身后四十年的岁月时,充满感触地说“上天待我不薄。对此我常常心存感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