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校园为何盛行反犹主义 

人气 2984

【大纪元2023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号召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的行为必须受到谴责。没有含糊其辞,没有例外。为什么大学校长们这么难以说出口?”美国国会众议院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在X平台上发帖批评三位名校校长对反犹主义的模糊立场。

“由于‘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DEI),(美国)大学校园反犹太主义已变得系统化。”哈佛大学法学院荣休教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撰文说。

12月5日,美国三所常春藤名校——哈佛大学、宾州大学(UPenn)和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三位校长在众议院听证会上对大学校园里日益严重的反犹太人和反以色列问题闪烁其词的回应不仅引发舆论哗然,更引起美国两党和白宫的严厉批评。

在大金主威胁要撤销巨额捐助后,宾州大学校长和校董事会主席9日先后辞职。另外两所大学的校长也被国会议员呼吁立即下台。

这些大学校长们为什么对反犹主义持模糊立场?美国大学校园里又为何盛行反犹主义?

美国两党和白宫抨击三大名校校长对反犹主义的模糊立场

美国国会众议院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10月5日举行听证会,审查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以色列、以及随后以色列反击哈马斯之后,在大学校园里出现日益严重的反犹太主义问题。哈佛大学校长克劳丁‧盖伊(Claudine Gay)、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利兹‧马吉尔(Liz Magill)和麻省理工学院校长萨莉‧科恩布鲁斯(Sally Kornbluth)在两党立法者面前出席作证了五个小时。


2023年12月5日,在华盛顿特区的雷伯恩众议院办公大楼(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几名美国大学校长向美国众议院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作证。左一为哈佛大学校长克劳迪娜‧盖伊(Claudine Gay),左二为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利兹‧马吉尔(Liz Magill),右一为麻省理工学院校长莎莉‧科恩布鲁斯(Sally Kornbluth)。(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来自纽约州的众议员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质问这三位校长:号召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的学生是否违反了学校关于恐吓和骚扰的行为准则?

麻省理工的科恩布鲁斯表示,“如果骚扰普遍存在”,将会展开调查。

宾大的马吉尔回答说:“如果言论变成行为,就可能构成骚扰。”斯特凡尼克议员反问道:“‘行为’意味着实施种族灭绝行为吗?”

哈佛的盖伊表示,“根据具体情况”,“这可能”违反学校的规定。

这些回应在社群媒体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表示,他们对校长们闪烁其词、不直接表示“号召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就是骚扰”感到震惊。

众议院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6日在X平台(前称推特)上发帖批评这几位大学校长说:“号召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的行为必须受到谴责。没有含糊其辞,没有例外。为什么大学校长们这么难以说出口?”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在X平台上发布了互动视频表示,校长们的此类言论“或者结束,或者我们将取消他们的免税地位”。

黑利说:“号召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与号召对任何其他民族、种族或宗教团体进行种族灭绝没有什么不同。这些大学校长们的模糊性令人厌恶。”

白宫也加入了批评之声,发言人安德鲁‧贝茨(Andrew Bates)称校长们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

贝茨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需要这样说:对种族灭绝的号召是可怕的,与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所代表的一切背道而驰。任何主张系统性谋杀犹太人的言论都是危险和令人反感的——我们都应该坚决反对这些言论,并站在人类尊严和将我们作为美国人团结在一起的最基本价值观一边。”

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6日晚些时候表示,对种族灭绝的号召是“不可接受的”,而且是“卑鄙的”。她还补充说,如果在政府工作的人发表这样的评论,他们将被点名苛责。

她说:“鼓吹系统性谋杀犹太人的言论令人震惊,我们都应该反对他们。我不应该在讲台上说这些话。”

大金主要撤资 宾大校长和校董主席被迫辞职

由于马吉尔在5日听证会上对反犹主义的模糊言论,宾州大学可能一次性就会失去1亿美元的巨额捐款。

Stone Ridge资产管理公司(Stone Ridge Asset Management)创办人兼执行长罗斯‧史蒂文斯(Ross Stevens)的律师7日致信宾州大学高级副总裁温蒂‧怀特(Wendy White)表示,史蒂文斯将撤回他的捐赠,目前价值约1亿美元,原计划将用于资助宾大的史蒂文斯金融创新中心(Stevens Center for Innovation in Finance)。

史蒂文斯的律师指控宾大违反了与 Stone Ridge资产管理公司签订的有限合伙人协议的条款。

“史蒂文斯先生和 Stone Ridge对该大学就校园反犹太主义的立场感到震惊”,史蒂文斯的律师在信中写道,“这种对煽动针对犹太人的暴力的仇恨言论的纵容态度,以及对骚扰和歧视犹太学生的自由放任态度,将违反任何禁止基于宗教的骚扰和歧视的政策或规则,包括违反 Stone Ridge的政策或规则。”

信中指出,史蒂文斯和Stone Ridge资产愿意进一步讨论此事,并将让宾大有机会“纠正”其涉嫌违反协议的行为。

史蒂文斯本人毕业于宾州大学,他有一个孩子最近刚从宾大毕业,另一个孩子是宾大三年级学生。

12月7日在给员工的一份说明中,史蒂文斯写道:“在不久的将来,如果宾州大学的领导层和价值观没有发生变化,我计划撤销宾州大学在 Stone Ridge的股份,以防止我们与宾州大学和利兹‧马吉尔的关系对 Stone Ridge造成任何进一步的声誉损害和其它损害。”

他还说道:“我爱宾大,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我们公司的原则更重要。”

图为2023年12月5日,在华盛顿特区的雷伯恩众议院办公大楼(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利兹‧马吉尔(Liz Magill)向美国众议院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作证。(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6日,马吉尔发布了一段视频试图澄清她的言论。她声称,在她看来,号召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会是骚扰或恐吓”。

“在(听证会)那一刻,我关注的是我们大学的长期政策,这些政策与美国宪法一致,该政策规定,仅言论是不会受到惩罚的”,马吉尔为自己辩护说,“我没有关注到,但我应该关注到,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即号召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就是号召人类可以实施一些最可怕的暴力。”

她还认为,宾州大学和其它学校应该审查和澄清他们的政策,并发誓要立即与教务长“召开一个程序”,以“认真而仔细”地审视大学的政策。

史蒂文斯的律师指出,马吉尔的这个社媒帖子是“直到她的国会证词被疯传,并且对她的辞职要求放大之后才迟迟承认的”。

7日早些时候,众议院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主席弗吉尼亚‧福克斯(Virginia Foxx)宣布对宾大、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进行调查。

在大金主的撤资压力和国会两党及白宫的批评声中,宾大校长马吉尔8日做出辞职的决定。这是她才刚刚上任宾大校长的第二年。

几个小时后,宾大董事会主席斯科特‧博克(Scott Bok)也宣布立即辞职。

图为2023年7月18日,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众议员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纽约州)在国会大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发表讲话。(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斯特凡尼克议员在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马吉尔的“被迫辞职”是“最低限度的要求”,并表示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也应该效仿。

“下台一个。还有两个也得走人。”斯特凡尼克说。她还补充道,“这只是解决普遍存在的反犹太主义的开始,反犹太主义已经摧毁了美国最‘有声望’的高等教育机构。”

宾州的一位民主党人、美国联邦参议员鲍伯‧凯西(Bob Casey)表示,马吉尔的辞职使宾州大学能够“制定解决校园反犹太主义问题的新课程”。

哈佛法学教授:DEI与特定身份政治让大学校园反犹主义急剧上升

哈佛大学法学院荣休教授艾伦‧德肖维茨12月4日在《国会山报》上发表专栏文章说:“由于‘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DEI),(美国)大学校园反犹太主义已变得系统化。”

宪法专家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资料照。(Senate Television via Getty Images)

德肖维茨教授认为,大学里对两种特定意识形态的宣传和推动促进了校园里反犹主义的急剧上升:一种意识形态是“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另一种意识形态是以特定身份划分人群,例如黑人、女人、同性恋、穆斯林、美洲原住民和犹太人。

“自从引入DEI以来,(美国)顶尖大学中犹太人的数量和比例都在下降。”德肖维茨教授说。他指出,DEI的“多样、公平和包容”仅限于针对肤色和身份政治,而不是针对大学教育中最重要的思想方面,其结果是“将犹太人边缘化”。

他引用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所指出的,大多数官僚机构中的DEI明确排斥犹太人。

德肖维茨强调表示,推动DEI和特定身份政治的官僚机构耗资数十亿美元,其“最终结果是在许多大学将反犹主义制度化”,而这种制度性和系统性的变化又“导致许多大学校园的反犹主义日益高涨”,除非做出改变,“否则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反犹主义在意识形态上与共产主义结盟 多数大学置之不理

自从哈马斯10月7日发动袭击,残酷杀害1,400名以色列人和23名美国人以来,美国许多著名大学举行的支持哈马斯的示威活动震惊了美国人。

11月12日,加州举行APEC峰会之际,支持巴勒斯坦的团体与左派组织团结一致,游街示威。(陈雷/新唐人)

“巴勒斯坦正义学生组织”(SJP)称哈马斯对以色列的袭击是“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历史性胜利”。SJP在美国的200个分会组织中的许多组织都赞扬哈马斯的恐怖袭击,并谴责以色列,号召摧毁以色列,以及抗议美国支持以色列。

SJP明尼苏达大学分会10月21日带领8,000名支持哈马斯的抗议者在州议会大厦前举行示威游行,加入其中的还有明尼苏达大学的“校园马克思主义者”(Campus Marxists)组织,又称“社会主义革命学生”(SSR)组织。

他们明确号召:“在这里开展共产主义运动……推翻美帝国主义。起义!直至胜利!”

在11月1日的一篇帖子中,SJP明尼苏达大学分会还鼓吹说:“当战犯乔‧拜登访问该州时,超过4,000人在市中心举行了游行。”他们把支持以色列的美国总统拜登当作“战犯”看待。

尽管SJP明尼苏达大学分会明确宣扬暴力和推翻美国政府,但是美国政府或明州政府并没有取缔它。

哈佛大学的“巴勒斯坦团结团体”(PSG)组织蒙面学生示威,高喊“起义!起义!起义!”

斯坦福大学SJP分会带领学生高喊:“二、四、六、八!粉碎犹太复国主义定居者国家!”他们指的是“粉碎以色列”。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SJP分会宣称:“定居者是侵略者、士兵和占领者。”

纽约市立大学法学院的SJP分会说:“如果你支持巴勒斯坦,就请理解有必要支持我们可以任何必要手段保卫自己和解放家园的权利。”

面对SJP在大学校园内对犹太学生的恐吓,以及号召摧毁以色列,甚至和共产主义结盟威胁要推翻美国政府,对SJP采取适当行动的大学却寥寥无几。

10月24日,在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州长的指示下,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系统(State University System of Florida,缩写为SUS或SUSF)校长以SJP“对恐怖组织的有害支持”为由,取消了佛罗里达州所有公立大学里的SJP分会。11月6日,布兰代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禁止了SJP布兰代斯分会在其校园内活动,因为该分会号召对犹太人实施暴力并鼓吹毁灭以色列。11月9日,哥伦比亚大学禁止SJP进入校园。

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长期以来一直禁止SJP在其校园内运作。

学者:高等教育出问题,反犹主义的判断标准没有价值观

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战争在美国大学校园里造成严重分裂,人们看到纵容恐怖主义、宣扬反犹主义,或号召对犹太人使用暴力或毁灭以色列的呼声高涨,这引发了美国主流人群对这些大学领导人的愤怒浪潮,也引发一些学者对美国高等教育的反思。

为了呼吁解救被哈马斯绑架的人质,并声援以色列和加拿大犹太人社区的安全,以色列和犹太事务中心(The Centre for Israel and Jewish Affairs, CIJA)发起国会山大型集会。12月4日下午,约3000人到5000人参加了当天的集会。(任侨生/大纪元)

美国图罗大学(Touro University)校长艾伦‧卡迪什(Alan Kadish)认为,要想解决大学校园里的反犹主义问题,需要找到其根本原因。

他认为,反犹主义者的判断标准是没有价值取向的。“以交叉性评判标准或道德相对主义为借口——每一次重大冲突中都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而被压迫者应该永远得到支持——这让大学校园成为反犹主义抬头的沃土。”卡迪什校长分析说,“这些论点可能会产生危险的叙述——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人是压迫者或殖民主义者,而巴勒斯坦人则是被压迫者。”

这种理论造成的后果是,卡迪什说:“当教授或大学生们拥护(对以色列的)仇恨态度甚至拥护暴力和恐怖主义时,这就越界了,以至于学生们——无论他们是犹太人、巴勒斯坦人还是任何其他宗教或种族的人——都会认为他们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卡迪什校长建议说:“高等教育机构必须回归其最初的目的:教学,致力于将完整的背景、合理的讨论和道德清晰带入课堂。”

他还强调说,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必须“就人类的基本价值达成一致,否则我们就无法为学生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独立女性论坛”(Independent Women’s Forum)的客座研究员伊莉莎白‧葛蕾丝‧马修(Elizabeth Grace Matthew)认为,反犹主义在美国高校中的盛行就像是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在向真理发动战争”。

她指出一个现实是,美国“一流的教育机构中的许多人现在都受制于一种从根本上反教育的哲学”。

“高等教育部门失去了坚持科学真理的知识方面和教育方面的制高点。他们本能地与表面上被边缘化的人站在一起,没有停下来考虑这些边缘化群体的主张是否符合现实,他们只是随着潮流行事。”

她希望美国的父母们能够帮助自己的孩子不要“受到把情感化的、乌托邦式的‘受害者论’进行武器化的影响”,而是要明确“事实、观点和感受之间的差异”。

马修女士说:“巴勒斯坦被主流媒体视为明确的受害者,而以色列则被主流媒体视为明确的施害者。”

作为一名温和的民主党人,她质疑道:“在可疑的‘去殖民化’旗帜下,强奸和谋杀(以色列的)女孩和女人、屠杀(以色列的)祖父母和斩首(以色列的)婴儿成为合理的。什么样的人能够接受甚至支持这种明显的邪恶呢?”◇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加拿大国会山数千人集会 谴责反犹恐怖主义
哈佛等3校长就校园反犹事件接受国会质询
新州简讯 担忧罗大对反犹事件的处理 夫妻校友停止捐款
反犹太主义听证后 美国名校宾大校长辞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