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美国靠得住 菲律宾弃共重新拥抱美国内幕

人气 6458

【大纪元2023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菲律宾不会将我们的一平方英寸领土交给任何外国势力。”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表示,他不会向共产中国屈服。

大约两周前,小马科斯在檀香山会见美国军方领导人时表示,随着中共对距离菲律宾海岸“越来越近”的环礁和浅滩表现出兴趣,南海局势“变得更加严峻”。

今年,中共和菲律宾船只在有争议海域的对峙加剧,由于与中共军队的实力相形见绌,菲律宾今年决定根据2014年的防御协议,允许美国扩大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

美国也一再警告北京,根据美菲1951年《共同防御条约》,如果菲律宾军队受到武装攻击,包括在南中国海,美国有义务保卫菲律宾。

然而回到2016年,菲律宾前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认为菲律宾可以抛掉老友美国,而进入与中共合作的新时代,他期待着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可以给菲律宾带来大量投资。

几年过去了,菲律宾的立场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这又是为什么?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中共对杜特尔特的影响力起作用了

菲律宾作为“第一岛链”的一部分,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太平洋防御战略的关键节点。

但随着2016年杜特尔特当选,美菲关系变得紧张。杜特尔特发起的缉毒行动导致数千名犯罪嫌疑人被法外处决,这项政策受到当时美国奥巴马政府的批评。杜特尔特也随之开始亲近中国。

2016年9月5日,美国白宫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右)用言语抨击奥巴马(左)后宣布取消在老挝的奥杜会谈。(Saul Loeb, Manman Dejeto/AFP/Getty Images)

2016年10月,杜特尔特访问北京,宣告中菲合作进入新时代。“美国已经输了”,他对一群中国企业高层说,“我在你们的思想意识潮流中已经重新调整了我自己。”然后,杜特尔特带着中共“一带一路”倡议下240亿美元的承诺返回马尼拉。

2018年11月,中共党魁习近平也访问了菲律宾,并在马尼拉受到杜特尔特的隆重国宴招待。中菲关系似乎更加紧密,菲律宾也在期待中国的大量投资流入。

另一方面,美菲关系的恶化在2020年初达到顶峰,美国取消了菲律宾参议员罗纳德‧“巴托”‧德拉罗萨(Ronald “Bato”dela Rosa)的签证,因为德拉罗萨在之前担任菲律宾国家警察局长时带头领导了杜特尔特的缉毒战争。

作为反制,在杜特尔特的命令下,菲律宾通知华盛顿其打算在180天内终止《菲律宾-美国访问部队协议》(VFA)。该协议于1999年获得批准,规定了允许数千名美军轮流进出菲律宾的规则。《访问部队协议》是执行美菲1951年《共同防御条约》的关键,该条约要求美国和菲律宾在太平洋地区遭受攻击时相互支持。

一名当时服役的菲律宾退休高级军官对路透社回忆说,美国官员当时“非常担心,他们认为一切都会像纸牌屋一样倒塌”。
这位官员说,美国人“看到了中国(中共)方面对杜特尔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菲律宾军方阻止住了杜特尔特

菲律宾于1946年独立,在二战前是美国殖民地,因此与美国的文化联系很密切。现有超过400万菲裔人口居住在美国,民调显示,菲律宾人对美国的信任度远高过对中国的信任。

杜特尔特曾在2017年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的士兵是亲美的,这一点我不能否认。”

也正是菲律宾军方不时阻挡住了杜特尔特亲中远美的努力。

两名菲律宾军方官员向路透社透露,杜特尔特在上任总统初期曾下令菲律宾海军停止在与中国有争议的海域巡逻,但菲律宾高级指挥官以国防为由忽视了这项指示。

2021年6月12日,菲律宾马尼拉都会区,中共驻马卡蒂(Makati)市大使馆外许多菲律宾民众抗议中共侵犯菲律宾海域,其中两位民众分别举着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左)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右)的海报。(Ezra Acayan/Getty Images)

2018年底,中国与东南亚10国举行首次海上联合演习。其中一些演习在中国南部广东省沿海举行。据一位了解该事件的菲律宾高级军官表示,虽然其它国家派出了护卫舰和驱逐舰,但菲律宾海军只派出了一艘后勤支援船。

该官员表示,菲律宾向中国给出的官方解释是,菲律宾海军无法派出更大更多的船只,因为收到的演习提前通知时间不够。这位军官说,真正的原因是为了避免让菲律宾看起来像中共的军事盟友:“如果我们派出军舰,就不会向国际社会发出好消息。”另外两名了解情况的菲律宾官员也向路透社证实了这个说法。

另外,杜特尔特于2016年9月公开宣布将结束与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因为这是“中国(中共)不想要的”,但是菲律宾军方继续与美国进行联合演习。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菲律宾高级国防官员告诉路透社,他反驳了这个命令,并向杜特尔特强调了美国技术转移的好处,这样使得美菲演习继续进行。

不过,美国太平洋舰队前海上安全顾问布莱克‧赫辛格(Blake Herzinger)表示,为了避免杜特尔特的愤怒,美菲两支部队没有模拟战斗演习,而是专注于救灾应变,并修改了演习的名称。

菲律宾海军也成功挫败了中菲合资企业 (厦门)方志企业有限公司(Fong Zhi Enterprise Corporation)的计划,该计划旨在将菲律宾北部的富加岛(Fuga Island)改造成一座拥有高科技工业园区的“智慧城市”。这个距离马尼拉偏远的岛屿却离台湾不到400公里,还靠近连接菲律宾与亚洲其它地区的海底网路电缆。

杜特尔特在2019年访问北京期间原则上同意了这项价值20亿美元的协议。但在菲律宾军方官员公开担心中共可能利用这个计划作为间谍哨所的掩护或协助入侵台湾后,杜特尔特很快就改变了立场。

1990年,美国海军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右),库比岬海军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 Cubi Point,左)的鸟瞰图。(公有领域)

2019年,菲律宾政府高级官员还扼杀了中国公司收购苏比克湾(Subic Bay)一家造船厂的努力。苏比克湾曾是美国在菲律宾的海军基地,于1992年被关闭。

这是一个深水港,紧邻着面向台湾和南中国海的巴士海峡(Bashi Channel)。时任菲律宾外交部长小特奥多罗‧洛钦(Teodoro “Teddy” Locsin Jr)告诉路透社,鉴于该处的战略价值,他认为,美国会将菲律宾与中共的这笔交易视为“敌对行为”。

2022年,总部位于纽约的私募股权公司“博龙资产管理”(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斥资3亿美元收购了该造船厂,该公司投资了国防承包商和国家安全资产。

川普和杜特尔特建立起良好个人关系 缓和了美菲僵局

随着美国总统川普的当选和上任,美国政府开始给予菲律宾实质性的支持。

在川普正式上任之前,杜特尔特曾经透露,川普祝贺他缉毒成功。这与奥巴马的批评立场完全不同。

2017年11月12日,川普穿着菲律宾国服“巴隆他加禄”参加在菲律宾举行的庆祝东盟成立五十周年晚宴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川普于2017年11月在他的亚洲之行中访问了菲律宾,庆祝“东盟成立50周年”。在庆祝晚宴上,杜特尔特甚至还高兴地为川普一展歌喉。

一名菲律宾官员表示,川普和杜特尔特之间存在着“一个相互钦佩的成分”。这两位领导人之间的友好关系极大地冲淡了美菲之间的敌对因素。

此外,菲律宾现在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海许多岛屿、浅滩和珊瑚礁——其中一些存在与中国和其它国家的争议——是在1978年被菲律宾占领的。那是在1951年《共同防御协议》签署之后很久发生的,这使得美国是否会在这些地方遭受袭击时协防菲律宾产生了模糊性。

2019年,时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前往马尼拉向菲律宾官员保证,美国也将在这些地区保卫菲律宾,这消除了菲律宾的疑虑。

蓬佩奥对路透社表示,他希望“明确地”表明,美国致力于提供“必要的威慑支持,以阻止中国共产党在南海和其它地方不断增加的足迹”。蓬佩奥说,这是“那次访问的唯一目的”。

他还向菲律宾赠送了无人机,用于打击在菲律宾南部活动的伊斯兰武装分子。而前总统奥巴马停止了向菲律宾出售部分武器。

在川普政府的友好支持下,杜特尔特不断延长终止《访问部队协议》(VFA)的最后期限。在幕后,该协议的更新也在不断继续。

美国疫苗外交巩固了美菲军事协议

2020年12月,杜特尔特向美国开价:为保持VFA协议,需要2,000万剂COVID-19疫苗。

2021年7月15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郊区曼达卢永市(Mandaluyong),一间疫苗接种中心外,排队等候的民众。 (Ted Aljibe/AFP via Getty Images)

当时拥有约1.1亿人口的菲律宾受到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严重打击,这个国家几乎没有资源来对抗疫情。一位直接了解情况的菲律宾高级官员表示,美国的疫苗外交对于维持VFA的生存至关重要。

拜登2021年上任总统后的首次东南亚行之前,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首先访问菲律宾并会见了杜特尔特。上面提到的菲律宾官员告诉路透社,他提前建议奥斯汀团队的一名成员,奥斯汀部长应随身携带疫苗承诺,以确保VFA的持续。

与此同时,菲律宾驻美国大使贝比‧罗穆阿尔德斯(Jose Manuel“Babe”Romualdez)也在做着杜特尔特的工作。他告诉路透社,他敦促总统杜特尔特允许继续执行VFA,因为这将“符合我们的利益”来应对这场大瘟疫。

2021年7月30日,即奥斯汀和杜特尔特在马尼拉会面后的第二天,白宫宣布将再向菲律宾提供300万剂莫德纳(Moderna)的COVID-19疫苗,这使美国的疫苗援助总数达到600万剂,这也是来自单一国家的最大疫苗捐赠。同一天,杜特尔特公开表示,他将全面恢复VFA。

一名美国大使馆官员告诉路透社,“展示我们与菲律宾在对抗新冠病毒方面的合作关系”有助于影响杜特尔特的决定。

小马科斯当选菲律宾总统 拜登抓住机会重建美菲关系

2022年5月,小费迪南德‧“邦邦”‧马科斯(Ferdinand “Bongbong” Marcos Jr)赢得菲律宾总统职位后不久接到的第一个外国国家元首的祝贺电话是来自美国总统拜登。

2023年5月1日,美国总统拜登和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在白宫会面。(Alex Wong/Getty Images)

小马科斯的妹夫格雷戈里奥‧玛丽亚‧阿拉内塔三世(Gregorio Maria Araneta III)告诉路透社,拜登如此迅速地祝福小马科斯当选,这让小马科斯非常高兴。几天后,小马科斯在午餐时骄傲地向家人讲述了这通电话,这“让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美国驻马尼拉大使馆证实拜登是第一个打电话给小马科斯的人。随后,小马科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两次访问美国,拜登政府高级官员也访问了菲律宾,包括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奥斯汀。

随着亚太地区与共产中国的紧张局势加剧,美国需要菲律宾完全加入抗共阵营。

军事分析家表示,如果中共发动武力攻击台湾,距离台湾最近的菲律宾将成为美军协防台湾不可或缺的中转站。

在习近平主政下,中共对南中国海海域提出了不断扩大的主权要求,并决心让共产中国成为亚洲无可争议的军事强国。这种转变将对美国的影响力、区域安全和全球贸易产生深远的影响。每年世界上超过五分之一的航运经过南海。菲律宾和台湾周围的狭窄海峡里也布满了海底网路电缆,那里也是美国海军在该地区巡航的重要通道。

对美国来说,巩固亚太地区的联盟对于遏制中共威胁同样至关重要。美国对小马科斯的支持是该计划的关键。

小马科斯从亲中转向亲美

小马科斯的父亲、已故的菲律宾前总统老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Sr)曾是美国的坚定盟友。他在1986年被指控策划拘留和杀害数千名政敌,并非法从国库中挪用数十亿美元,因此而被政变废黜。1989年,老马科斯在夏威夷流亡期间去世。他去世后,他的家人返回菲律宾,继续成为菲律宾的一个政治力量。

但是小马科斯并不像他的父亲那样坚定亲美。小马科斯童年时曾随母亲去北京会见过毛泽东和其他中共最高层领导人。根据维基解密公布的2007年美国外交电报,小马科斯年轻时经常访问中国“招揽生意”。在总统竞选期间,一名记者问他是否会寻求美国的帮助来应对中共在有争议水域的侵略行为,他的回答是:“如果你让美国进来,你就会让中国(中共)成为你的敌人。”

另一方面,小马科斯对美国也有一个“心结”。他的妹夫阿拉内塔告诉路透社说,马科斯家族长期以来一直感到华盛顿“背叛”了老马科斯,导致他被赶下台。不过,阿拉内塔也表示,小马科斯是一位实用主义者,他在当选总统前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如何让美国人回来”,以维护菲律宾的经济和安全。

2022年9月22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和菲律宾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小马科斯)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晤。(Mandel Ngan/AFP)

小马科斯当选菲律宾总统后,拜登政府不失时机地试图重建美菲关系。拜登在致电祝贺小马科斯当选后,又向他发出了白宫邀请。2022年9月,两人在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会面了。

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拜登“让他放心,向他保证并向他解释,他(拜登)希望加强两国关系”。

阿拉内塔透露,小马科斯回来后告诉家人,拜登在联合国会议期间问他:“我能给你什么?”他轻松地回答说,他会接受美国所能提供的“一切”。

小马科斯于2021年8月曾告诉菲律宾记者安东尼‧塔伯纳(Anthony Taberna),他已经十多年没有访问过美国了,因为1995年夏威夷美国地方法院针对他提起的集体民事诉讼中的一项判决导致他面临被捕的风险。

去年在马尼拉,时任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澄清说,小马科斯现在可以进入美国,因为他作为总统享有外交豁免权。

小马科斯对美国投桃报李

自从小马可斯2022年6月30日上任总统以来,菲律宾已接收了美军的多艘巡逻艇和一架侦察机。美国承诺在未来五到十年内交付海岸和防空系统、雷达、军用运输机和无人机给菲律宾。

图为美国军舰在菲律宾海附近巡航。(Lt. Steve Smith/U.S. Navy via Getty Images)

小马科斯也做出了回报。他让美国军队可以进入菲律宾的基地和战略地点的数量从五个增加到九个。美国国防部今年4月表示,计划在本财年结束前拨款超过1亿美元,用于这九个地点的基础建设投资。

马尼拉和华盛顿在公开场合将这些协议描述为是向易受台风影响的国家提供救灾援助。

五名现任和前任菲律宾官员私下承认,这些基地很可能成为任何围绕台湾冲突的集结地。三名官员表示,这些地点将存放预先部署的设备和燃料。其中三个新地点位于菲律宾主岛吕宋岛(Luzon)北部,靠近台湾。美国也正在谈判在距台湾不到200公里的战略性巴丹群岛(Batanes)建立港口。

中共谴责美国扩大对菲律宾地点的军事访问。

美国国务院告诉路透社,新站点将使美菲两国能够“更频繁地合作并增强能力”。

菲律宾前外交部长洛钦——现任驻英国大使及总统驻北京特使——称赞小马科斯从前任的错误中学到了教训。他说,杜特尔特与中国结盟的努力没有带来他所希望的财富,也没有带来安全。

洛钦说,小马科斯“不会重复这种经历。那么,唯一的答案是什么?转向美国并告诉他们生产(菲律宾所需要的)。”◇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麦康奈尔将辞参院领袖 拜登回应
美最高院同意就川普豁免权案作出裁决
中国富豪组团移民新加坡 红衫沈南鹏获永居权
澳情报局长称有政客向外国间谍组织出卖国家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