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将军系列之二十六

华盛顿将军系列:丈量山河 16岁的土地测量员

作者:宋闱闱
16岁的乔治‧华盛顿成为一名土地测量员。(Archive Photos/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气: 4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说回父亲过世带给乔治‧华盛顿的困境。因为父亲去世,他不能去宗主国留学,甚至不能在当地的学校完整地受教育,只能留在费里农场(Ferry Farm)的家,帮助母亲维持家庭的运转。

在家,他要照顾一群精力旺盛的弟弟妹妹,在外面,他要学着父亲的样子去管理种植园和干活的农奴们,家里的铁匠铺也因为这母子俩缺乏经验,不善经营,而岌岌可危。这段生活很是艰难,家里十分缺钱,日后的华盛顿回忆起这段困窘的日子,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老实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15岁时那么缺过钱。”(With much truth I can say, I never felt the want of money so sensibly since I was a boy of 15 years old.)

也是在15岁这一年,哥哥劳伦斯曾经帮小乔治谋得了一个进入英国海军参军的机会,但母亲玛丽没有放行让他去参军。玛丽作为一名有主见的妇女,当然有她的理由。她为此专门写信询问自己娘家一位哥哥的意见。那个哥哥回复说:殖民地的士兵,在君主国的眼里,坦白说,只是低阶士兵,也就是炮灰,君主国的军官对殖民地的士兵,“他们会像对待狗或者奴隶那样虐待他”(treat him worse than a slave or a dog),日后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晋升空间。就像乔治的哥哥劳伦斯一样,虽然曾经亲身上战场,为宗主国远征西印度群岛,瘟疫和战火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然而,战后归来,劳伦斯依然只是殖民地的一个民兵首领。同样,这也是一个意味深长的警示,因为日后的乔治‧华盛顿,他将有机会亲身体会军队里的这种不公平,而更远的未来,他将会与英国海军一次次直面交锋。

在1747年—1749年这个阶段,乔治在费尔法克斯家看到一本名为《全能测量师》(Compleat Surveyor)的书,这本来是一本17世纪的测量员教科书​​,大概是里面充满了比例、数字和绘图,引发了小乔治强烈的兴趣,被小乔治借回家来阅读。这本书从最基础的知识讲起:测量员如何使用圆规和直尺绘图,如何使用野外勘探工具,包括如何丈量不规则的土地、地形复杂的地段等等。乔治将这本实用的书,翻来覆去不厌其烦地苦学,每个知识点都学得透透的。

这本书对乔治的一生都在起作用,他用学到的知识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在日后的独立战争中,华盛顿一直用手绘战场地图。这本书没有再还回去,终身保存在他的图书馆,并且乔治以他一贯的严谨,在书的扉页上注明,这本书来自于费尔法克斯家族的图书馆。

16岁的乔治得到了一份报酬丰厚的工作。他被费尔法克斯家雇用,作为一名土地测量员,为费尔法克斯家测量清楚五万多英亩土地的具体位置和边界,这片名叫北颈(Northern Neck)的土地,位于两条河——波托马克河(Potomac River)​和拉帕汉诺克河(Rappahannock River)的上游地段。

华盛顿第一次在日记里记录他测量员工作的细节,是自1748年3月11日至4月13日,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在野外生活,每天都会骑马或者乘独木舟,在野外露天行走20~40英里。

最初的两天,这位出门远走的少年平实地这样记录:“3月13日,星期日,骑行约4英里,沿河而上,我们穿过了最美丽的糖树林(Groves of Sugar Tree);在欣赏树木中度过了一天最美好的时光;土地富饶。”

然而满目美景之后,是赶路后夜宿的困苦。华盛顿写下的日记里,记录了他们另一天借宿在农家的情形:睡的是没有床单的稻草堆,盖的是熊皮毯,肉眼可见的跳蚤和臭虫,让小乔治苦不堪言。引以为戒,他告诫自己夜晚宁可睡在露天的篝火边,也绝不睡在这样的房间里。

至于这一路的行程,除去记录土地面积和主人的内容,看起来更像一部旅行惊魂记——突然刮起的大风,直接卷走了勘测队的帐篷;从天而降的豪雨,飘走了他们的行李;围着篝火吃饭时,餐具是树杈修成的刀叉;还曾经因为无人照管火堆,取暖用的篝火堆烧得太旺,半夜里,火直接点燃了他们身下垫着的稻草。这样惊魂的经历也是野外生活的一部分。他们还遇到了用英文不能沟通的荷兰人的队伍、印地安人部落,这位少年得学会和这些人打交道,并且保障双方心情愉快,笑脸相对。

我们记忆里非常熟悉的一首美国民谣歌曲《乡村路带我回家》(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里头的歌词:“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s, Shenandoah River Life is old there, older than the trees。”是的,这里头的“蓝岭山脉”(blue ridge mountain),就是当初少年华盛顿策马走过的山路。

他是最初饱览过蓝岭山脉和雪兰多亚河原始风光的那个人。这样近乎天堂的风景里,这个最初的背包客,跋山涉水,记下丈量的数字。夜晚睡在篝火旁,舒张开在马背上颠沛了一天的身体,仰面苍穹,与满天星河相对。想像那样的情境吧,16岁的少年华盛顿躺在山巅上,其情其景,带给少年的心灵何等深远的影响。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乐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谁是乔治‧华盛顿?一位蓄黑奴的农场主?一个在战争中常常打败仗、不高明的指挥官,凭借偶然的机缘而登上历史舞台的幸运儿?一个在今天的“黑命贵”运动中,被推倒雕像的开国先父,美国总统,同时也是一名蓄奴的奴隶主?
  • 由于父亲的早逝,使得小乔治要负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作为母亲赖以依靠的长子,他要帮着妈妈照顾年幼的弟妹,同时管理铁匠铺、烟草地、农场等等,他也不可能像年长的哥哥那样去英国留学读书。他在当地的一所语法学校学习过,而最多的知识来源,则来自于他的自学。至今在弗农山庄(Mount Vernon)的博物馆里,还保留着他做的几何练习题,这些实用性的知识,将在他的一生中起到很大作用。
  • 令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是,寡言少语,个头还不及马背高的​​小乔治,跨上马,是一个顶级的弹无虚发的猎人!他稳当当地骑在马背上,跑起来风驰电掣,出没在草木山石之间,用猎枪准确地瞄准奔跑中的狐狸,弹无虚发,百发百中。
  • 没有任何托马斯·杰弗逊夫人的画像留下来,根据零星的据说,她是一位性情活泼,少女感十足的女性。托玛斯的妻子玛莎和他感情甚笃,玛莎歌声曼妙,艺术修养极好,身为主妇,她为托玛斯营造了一个温馨,美好的家庭氛围,常常在托玛斯拉琴的时候,她弹琴唱歌相和。
  •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这位人类历史上的智者,却在他亲自奠基创建,并且为之服务了一生的国家,逐渐地被塑造成一个伪君子,一个言行不一致的种族歧视者,一个具备两面性人格的复杂的伪君子。后世人还为他找出来一群黑皮肤的子孙后代,并且认为美国有一位黑皮肤的国母。
  • 司各特追溯历史的文学叙事架起了沟通理解的桥梁,他对南北民族的差异有着极大的慈悯包容,反对任何一方的血腥暴力,前车之鉴,发人深省。
  • 七年战争中的乔治华盛顿,身为英军司令的帐前助理,曾经在军队溃败中,带着战友逃出战场,长途奔徙中跑死了两匹马,追击者在他背后频频发射子弹,其中四颗子弹击穿了他的外套,战友和上司在途中死去,然而,他本人却安然无恙。
  • 对我们许多人来说,童年代表着一段充满梦想和希望的单纯时光。过去几个世纪中,许多艺术家都试图重现这种心境,但没有人能比浪漫派作曲家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1810—1856年)在《儿时情景》(作品15,Kinderszenen Op.15,又译:童年即景)中更好地捕捉到它,这是由13首勾起童年回忆的钢琴短曲组成的套曲。
  • 台湾民主自由
    蒋经国先生是中华民国第6、7任总统。他知人善任,启用一批优秀的官员,将台湾建设成一个经济起飞的国家,成为当时亚洲四小龙之首。同时他晚年也解除了种种的政治禁令,让台湾走向民主化。曾有民调统计,有超过半数的台湾人民认为他是最受到怀念,也是对台湾贡献最大的总统。
  • 而那位话都来不及说完,就被印地安人一斧头劈死的军官,曾对英军声称自己是信使。杀死外交信使,和杀一个战俘,是有本质差别的。这令华盛顿忧心忡忡,他在日记里写道:“我们可能会遭到相当大规模的攻击”(we might be attacked by considerable forces),他预感到大事不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