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难以为继 中共忧演变为全国危机

人气 4799

【大纪元2023年1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报导)中国巨额隐性债务问题已到了危险关头,恐迅速演变成一场全国性金融危机过去10年来,中共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一直是“拖”,但现在这个问题已不可回避。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今年前11个月,中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总计约9.14万亿元,地方政府发债首次突破9万亿元,远远超过2022年全年发债规模7.4万亿元。其中,新增债券4.55万亿元,占比同比下降约4%,再融资债券(借新还旧)为4.59亿元,同比增幅82%。

这些数据代表什么?这只是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

《华尔街日报》说,无人知道中国隐性债务的实际规模有多庞大,但过去一年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已难以为继。

经过多年无节制的借贷和支出,各省市积累了巨额隐性债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美国投行估计,中国尚未偿还的表外政府债务总额高达50万亿78.6万亿元。其中包括数千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公司债券(地方债),所筹资金用于修建道路、桥梁和其它基础设施,或为其它支出提供资金。

这在一定程度上跟中共的财政体系制度有关。因为大部分税收归中央政府,而省和市级政府又被要求承担除国防以外的大部分支出。

所以,地方政府一直严重依赖房地产市场的土地出让收入。在经济大萧条背景下,房地产和土地出让不可能快速恢复,后者约占地方政府收入的四分之一,而且后续还可能导致地方政府预算出现永久性缺口。

业内人士:一旦地方债违约 情况很容易失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的政府债务危机也是2018年中共整顿影子银行行动的后遗症。银行、债券以及影子银行是地方政府的三大融资来源。

受房地产行业的拖累,影子银行接连爆雷。两周前,一家主要影子银行中植企业集团对外宣布自己“资不抵债”。随后,中共官方表示调查该企业。

周二(12月5日)的最新消息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之一万向集团下的万向信托公司爆雷。《21世纪经济报道》说,万向信托的政信215”项目已经停息几个月,投资人现在更是接到客户经理的电话通知说,将以84%的折扣兑付。

根据该项目当时的推介资料,政信215”为固定收益类低风险项目,该项目交易对手为贵州清水江城投集团有限公司,标的为都匀经济开发区11号道路西段工程。该项目属于贵州省都匀县的政府债。

中国独立信用研究公司YY评级(YY Rating)创始人姚煜告诉华日说:一旦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违约,情况会很容易失控。

当个体储户和企业储户开始担心持有大量地方政府债券的银行的金融稳定性,那么可能会迅速演变成一场全国性金融危机

根据万得数据,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券占中国国内公司债券市场的近一半,如果许多投资者和债券购买者退却,违约可能会扼杀其他借款人的融资。

地方平台的大部分债券是由中国商业银行持有,同时他们的贷款也是从中国商业银行获得的。瑞银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22年年底,中国国内银行面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总敞口约相当于49万亿元,约占中国银行业总资产的13%

老办法拆弹悬 经济底子已千疮百孔

“北京正试图拆除一颗可能会严重破坏其银行系统的金融定时炸弹。”华日说,中共当局正试图防止地方政府债务违约潮出现,破坏金融业稳定。

经济学家估计,存在特别严重问题,违约风险很高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在2.9万亿到逾5.7万亿元。

在意识到中国金融稳定和整体经济增长面临的风险已经严重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后,中共正试图重复走老路——使用2015-2018年之间为地方置换债务的措施。

但中国经济在经历三年的严苛清零政策后已经千疮百孔,任何一个小的地方债违约潮都可能会连带撂倒更多“病号”——相关薄弱实体

此外,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同时在对抗通缩压力,一旦经济陷入通缩区间,地方政府将更加难以继续支付债务利息和本金。

今年稍早,北京为了遏止地方过度发行债券而采取措施,决定对12个债务风险最高的省准备上马的新项目进行审查和控制。相关文件规定,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增长幅度不能超过该省的企业贷款平均增速。

但后来,在经济恶化的巨大压力下,中共中央政府也不得不同意增发1万亿元的国债,帮助地方政府减缓债务压力,又同时警告地方政府今后要更小心举债。

增发1万亿元国债对地方政府债是杯水车薪。中共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已经是无底洞。

目前,大多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都依赖于地方政府补贴、注资及外部融资。瑞银高级经济学家张宁团队对近3,000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财务报表分析后表示,大多数公司通过运营获得的现金连支付利息都不够。

根据万得数据,在刺激经济增长的压力下,地方政府又开启了新一轮大规模举债,到11月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未偿还债务总额已激增至2018年的两倍多。

地方政府有发行再融资专项债券的迫切需要,用来置换部分表外债务。由于房地产市场急剧下滑,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减少,一些省市出现财政紧张。此前三年用于COVID疫情清零政策的巨额开支也耗尽了地方政府资金。

10月以来,有超过20个省市通过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筹集了约1.3万多亿元资金,偿还政府存量债务。这波举债融资主要集中在高杠杆地区,其中包括贵州省、天津市以及云南省。而去年总共才发行2000亿元的同类债务。◇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大陆债务率高企 地方债与卖地收入捆绑
中国个人债务危机潮到来 “老赖”人数激增
董明珠称年轻人不能为挣钱而活 引热议
股价暴跌70% 隆基绿能老板套现192亿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