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ChatGPT的中国迷局

人气 11405

【大纪元2023年02月1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9号星期四,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日焦点:持续霸屏!中国为何缺席AI盛宴?内部录音与马云演讲:“少数派报告”已成真;武汉万人上街,拜登点名嘲笑习近平。

尽管ChatGPT由于用户量剧增而暂停了接纳免费用户的注册,但有关这个AI的话题仍然持续火爆,尤其在中国大陆,由于百度、阿里甚至科大讯飞等互联网巨头都几乎同时宣布即将推出自己版本的GPT,使得这个话题在大陆网络一直处于霸屏状态。

中国AI论文数居首 为何缺席ChatGPT盛宴

我看到网易一位网友的一条留言被广泛转发,内容是讽刺科大讯飞,因为科大讯飞也来凑热闹说自己早就有类似GPT的技术储备,而且一直处于世界前沿等等,结果就被这位网友讽刺说,别人没创新出来之前你们什么都没有,别人一搞出来了你们立马就什么都有了而且还前沿了。

这条热帖其实折射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现实,就是中国人其实并不缺聪明才智,但似乎总是只能跟在西方科技创新的后面做模仿加工,而且即便是二次模仿出来的产品也往往都会变调走样,一旦被问到和习近平有关的问题时,AI会因为涉及违规用词而被禁止输出。

就目前而言,大陆网络讨论的最热烈的一个话题是:为什么中国缺席了chatGPT盛宴。要知道,中国一直都被视为AI大国强国,去年斯坦福大学做了一个调研,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在AI期刊论文被引用数、会议论文与专利申请上均排名第一,超过了美国。

日本经济新闻在荷兰学术信息大型企业爱思唯尔(Elsevier)的协助下也进行了一项研究,利用约800个AI相关的关键词等,以2012~2021年的学术论文和学会论文为对象,分析了各国和企业对AI的“研究能力”。

研究结果显示,中国AI论文在数量上一直排在首位,到2021年已经增至美国的约2倍的4万3000篇。而在论文质量方面,如果将其它论文的引用次数进入前10%的受关注论文篇数作为质量的指标,研究发现2019年前美国排在首位,此后中国就超过美国,跃居首位。2021年达到比美国多70%的7401篇,呈现一马当先压倒性优势的局面。

但就是这样巨大的优势,依然没能让chatGPT这样的AI产品率先诞生在中国。所以,今天我们就先来接着GPT这个热门话题讨论一下,为什么中国缺席了GPT的盛宴,然后我们再说说武汉爆发的白纸运动第二季:万人抗议医保改革。这两个话题表面上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它们都存在一个共同的内因。

3年清零封城 中国从AI领头羊沦为看客

为什么中国缺席了GPT的盛宴?这其实是大陆一位专业人士撰写的文章主题,这篇文章由于迅速走红已经被当局迅速屏蔽了,但在海外还可以看到部分网站转载的内容。文章先是梳理了ChatGPT发展进程的一根时间线,从2017年6月,Google发布Transformer论文视为GPT的源头,到2020年1月,OpenAI发布语言模型,5月,GPT-3论文发布,再到2021年11月,GPT-3 API 公开发布但不对中国开放,一直梳理到2022年12月1号,ChatGPT正式发布,Musk等名流开始谈论ChatGPT,引爆英文互联网。

最后,到了今年2月,过年结束后,微软和Google你方唱罢我登场,AI被反复提起,ChatGPT才因为微软这个无人不知的桥梁作用,开始引爆中国互联网,关注指数飙升。

这篇文章指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就是:中国因为疫情闭关的三年,正是OpenAI的GPT发展、壮大、产品化的三年。也就是说,短短3年清零封城闭关锁国,中国就从AI领域的领头羊,彻底沦为看客和陪衬。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文章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要实现OpenAI技术在应用层面的突破,需要至少3类人才,一类是能够看且懂OpenAI、DeepMind、Google等机构的论文的研究员;第二类是能够使用OpenAI的API探索论文里的模型的研究员尝鲜者;第三类是对硅谷信息具敏感性,经常看大家在用OpenAI的API做什么产品的风险投资者。

这3大类人才缺一不可。但在过去的3年中,没有任何一个团队能够汇集了这三种人,并且他们有充分的碰撞,因为他们都在忙着做核酸、抢米抢菜或者为了不去方舱不被带走而和大白斗智斗勇。

严苛言论环境与聊天AI诞生基础 南辕北辙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文互联网不足以提供高质量的训练数据。比如维基百科、高质量的活跃论坛(Reddit论坛上收集的内容)、RealNew这样的专业新闻存档、学术论文、高质量代码和开放的图书资源等等。

就我个人的看法,这篇文章基本上说到了ChatGPT中国迷局的技术症结所在,尤其三年清零封城事实上已经打断了早就惨淡经营的中国科技创新经脉,习近平没能把病毒清零,但真真切切地把经济投资、制造和消费基本上清零了,也把科技创新的资金、人才和创新机制基本上清零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还想要产出GPT这样的产品,那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

但上面这篇文章其实只是比较单纯从技术层面来看待这个问题。但事实上,单纯强调技术层面的原因,容易让人产生错觉,认为中国只是因为时运不济而错过了第一班车而已,后续依然可以有搭上第二班车并弯道超车的可能。

我们暂且抛开AI技术的高速发展对人究竟是福是祸的问题不谈,其实单从AI的技术创新角度看,我们会发现中国的AI之所以实力强劲,实际上几乎都集中在应用领域,而且最顶尖的资源都集中在人脸识别、语音识别这些领域,越是有利于控制人、监视人的领域,中国的实力越强,即便美国也都望尘莫及。

而一旦到了研发领域,基础领域,中国的领先优势就非常少甚至趋于落后。ChatGPT是语言互动模型的AI,从研发理念上说,这与视觉识别、语音识别等AI不同的是,语言模型的构建需要的基础环境,或者说基本条件就是需要享有言论自由。只有在一个享有充分言论自由的环境中,AI才能够获得人类最真实的,丰富的语言表达方式和人群交流的内容。

我们很难想像,在一个仅仅针对习近平一个人就有多达五百多个敏感词被禁用的语言环境中,在一个发一首梁静茹歌曲名字《可惜不是你》都会被销号的人群中,怎么可能诞生出类似GPT这样丰富多彩、几乎全知全能的知识百科式聊天AI出来?

这种极其严苛的言论环境与聊天AI的诞生基础就是南辕北辙的。所以从根源上说,即便没有这3年清零对相关人才、资金的打击,中国也不可能诞生出真正意义上的有价值的聊天AI,即便百度、阿里这些巨头声称搭上了第二班车推出了自己版本的GPT,那迟早也会变成一个智能版、扩大版的“学习强国”而已。

中共研发是用来如何控制人欺骗人

这是中共的基因决定的,也是中共的宿命。中共研发任何东西,其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用来如何控制人如何欺骗人,最终的结果就像你使用百度只能搜出来一堆莆田医院信息一样,甚至更可怕。

最近在网络上热传一段录音,据说是来自中共体制内人士的私密对话,嘲笑中国老百姓很傻很天真,总是以为有事就上访,最上层能解决问题;总是认为自己比上面人还聪明可以耍点手段避开监控,但实际上根本没有用。

因为中国人用的联想电脑和华为手机等等所有设备,都在全方位收集每个人的数据,而且中共关心的已经不是简单的通话或文字内容,这都属于小儿科了,中共真正关心的是通过大数据来掌握每个人整个的思维架构和行为模式,并以此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可能构成威胁。

如果AI对此做出了肯定的结论,那么这个人可能就会被当地有关部门提前处理掉。然后对话中就狂笑着说,中国现在已经真正进入了“少数派报告”的社会,而大众还浑浑噩噩以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以为自己在享受政府的服务。

“少数派报告”已成真 马云谈“大数据”治理被下台

这里提到的“少数派报告”,是好莱坞在2002年上映的一部科幻电影,主要内容讲的就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发明了一套系统可以侦查出人的犯罪企图,因此特工们可以在犯罪发生之前,就将这个人提前逮捕并判刑,男主角就是这样的一个特工。但这套系统并非完美,当男主角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被系统判定为有杀人企图,从而成为昔日同事的抓捕对象的时候,他只能亡命天涯去找到能够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刚才我们提到的录音是否真的来自中共高层,这个很难确认,但录音提到中国进入了“少数派报告”社会却并非空穴来风。早在2016年,那时候还在春风得意的马云就曾经应孟建柱的邀请,在中共中央政法委通过网络向一百五十余万政法人员发表演讲,介绍“科技创新在未来社会治理中的作用”,其中谈到的主要工具就是大数据。

马云在演讲中特别提到,警察可以通过对大数据的运用,预判可疑人士,例如通过淘宝的大数据,如果发现一个人同时购买火药、高压锅、钢珠、钟表等等,那么这个人可能在计划制造炸药,而一个电子支付记录显示一天多次乘坐公共汽车的人,可能是个小偷。

言下之意,要做到“事前诸葛亮”预防犯罪,就需要对这样的人提前采取措施。马云甚至非常自信的做了一个总结,说“坏人根本走不进广场”。

可惜的是,正如古人所说,“善泳者溺于水、善战者殁于杀”,当时自信满满的马云压根没有想到,他自己在不过几年之后就被当局以“政商勾结、无序扩张”的罪名给提前处理了,他自己也成为了“少数派报告”中被判定有犯罪嫌疑、或者说有干政谋乱嫌疑的人而被清除了。

自觉不自觉的开始听命AI 人类会怎样?

这与当年商鞅作法自毙的一幕是何其相似。

少数派报告也好,马云的演讲也好,其实都体现了一个关键的趋势,就是随着AI技术的升级换代,人类对机器人的依赖也在迅速加大。从第一阶段的机械自动化,到第二阶段电脑时代成为人类的决策辅佐,再到第三阶段AI代替人做决策,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人类不断放弃主导权把自己交给机器来控制的过程。

表面上是人类享受着科技的便利,一切工作都可以交给AI去完成,而事实上达成的结果就是AI主宰了人的生活,它说什么就是什么,它让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就像少数派报告故事讲的那样,人反而变成了听命于系统的执行者。

一旦AI演化到这种程度的时候,拥有自主意识的AI凭什么还会认为,人类是它的主人必须听命于人类呢?我们现在看到chatGPT几乎是瞬间爆红,瞬间就征服了数以亿计的人类粉丝,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标志着人类正式进入了第三阶段、也就是让AI代替人做决策阶段的开始。所以人们基本上都还感到很新鲜,很好奇。

而一旦AI通过越来越准确的计算和决策,越来越高质量的解决了人类的各种问题的时候,它的权威性会迅速被建立起来,大量的人会自觉不自觉地开始听命于它,到那个时候,我相信我们都会看到一幕与现在完全不一样的社会景象。

好的,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简要说说武汉逾万老人上街游行反对医保改革的事件,这个事件其实与刚才讨论的“中国为什么缺席了GPT盛宴”有相同的逻辑。

武汉市上万名退休人员抗议 巨大危机下的冰山一角

昨天,武汉市上万名退休人员打着雨伞聚集在市政府门前请愿,要求政府官员公开解释为什么将每月两百六十多元的医药补贴,降至八十多元。集会者表示,全市近两百万名退休人员受此影响,如果政府不解决问题,本月15号他们还要举行更大规模的抗议。

医保补贴被大幅削减,按官方的说法,是根据2022年12月31日正式印发的文件,名为《武汉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实施细则》,声称是进行医保个人账户的改革。但细则在2月1号正式实施后,民众发现所谓“改革”的结果,是通过一系列花里胡哨的手法,使得每个人过去一年累计可报3131.16元的医保,现在变成了实际上只能报销1365元。

这对退休的老年人来说,几乎就是灭顶之灾。于是忍无可忍的老人们终于集体上街,前往市政府讨说法。

这个事件其实在中共治下实在是屡见不鲜,早就审美疲劳了。但这一次并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与三年清零政策直接相关。由于3年清零已经严重动摇了经济的根基,尤其大规模核酸及建方舱基本上掏空了医保基金,所以武汉的所谓“医保改革”,不过是官方假改革之名,行剥削老人之实,来挖东墙补西墙而已。

也就是说,武汉医保危机只是清零造成的一系列后遗症中的一个,率先爆发了而已。武汉只是试点,一旦这个所谓的“改革”成功,下一步势必会在全国推行,这就是中共为了应付经济危机而采取的所谓“节流”措施的一部分。不出意外的话,中共很可能还要出台很多“开源”的措施,比如针对尚有一定积蓄的人群开启各种税收、罚款等劫掠模式。

三年清零下来,中国的经济早就千疮百孔,到处都是地雷,武汉医保抗议事件只是这个巨大危机在局部地区率先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而已。

昨天,拜登在接受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采访时特意提到说,习近平遇到了大麻烦,尤其在经济方面,所以拜登再次重复说:“给我找一个愿意与习近平交换位置的世界领导人”……“我找不到”。但是大家都知道,拜登把美国经济搞得一团糟,通货膨胀创下40年最高纪录。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中国为什么缺席了GPT盛宴,武汉为什么老人上街,其实都与清零政策密不可分,都是后遗症的一部分。而随着时间的推进,这样的暴雷只会越来越密集。还是那句老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禁用iPhone?习近平放脱钩大招
【远见快评】内外脱轨 习近平行程诡异之谜
【远见快评】涿州民怨冲天 红会左右互搏爆黑幕
【远见快评】新版“十灾”红潮末日到来?
最热视频
【新唐人快报】习发表十一讲话 愁容满面喊团结
【新闻大家谈】前湖南局长揭秘 贪官的小金库
【新闻大破解】中共新动向 谋骗美中第四公报?
【菁英论坛】许家印被抓 恒大倒闭只是噩梦开始
【马克时空】台湾国造潜舰亮相 多国协助的结晶
【秦鹏观察】把山东号当美航母打?习大梦难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