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双重打击下 中国明星芯片公司陷危机

人气 7812

【大纪元2023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因受到美中芯片大战和市场降温的双重打击,主要的中国芯片公司陷入困境,正在推迟生产、暂停运营和裁员,一些在中国投资的海外半导体企业也受到冲击。

世界各地的芯片制造商都在警告今年开局不利,因为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和其它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降温,令整个行业的利润受到挑战,但中国芯片公司面临的危机更严峻。

中国半导体产业不仅面临着产品需求下降的局面,还因拜登政府的出口管制,这些中企采购必要设备和组件的难度越来越大。去年10月,拜登政府祭出范围广泛的出口管制规定,限制向中国公司出售芯片和芯片制造设备。

尽管北京投入巨资培育国内芯片产业,但中国制造工厂(称为晶圆厂)仍严重依赖外国制造的设备。

根据国际商业策略(IBS)统计,中国半导体自给率已从2015年的10%提高到2021年的24%,该机构去年曾预测到2030年可以突破50%,但在美国去年10月加强出口管制之后,如今预测2030年可能停滞在30%。

以下是遭到美国制裁的中共明星企业的现状。

中芯国际

中芯国际是中国最大的晶圆厂。该公司于2000年在上海市政府支持下成立。在2020年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名单,未经美国商务部特别许可,美国公司不得向实体名单上的公司出售产品。美国制裁有效地阻止了荷兰公司ASML Holding AS(阿斯麦)向中芯国际提供关键的极紫外光刻机,重创中共芯片自主野心。

迄今为止,中芯国际大部分销售都是使用过时的45纳米及以上工艺节点技术进行的。台积电和三星等顶级代工厂正在竞相生产5纳米及以下节点的更复杂芯片。

图为中芯国际深圳分部。(Liang Xiashun/VCG via Getty Images)

中芯国际在纯晶圆代工领域的全球市场份额保持在个位数,销售额和研发支出远低于台积电。

不久前,中芯国际承认,由于难以获得先进芯片制造设备,在北京的新工厂进度落后。

受制于全球消费电子疲软和美国制裁,2月9日,中芯国际公布的去年第四季度业绩显示,该季度业绩同比下降19.7%。中芯国际给出了一个较为暗淡的预期指引:该公司预计2023年全年营收同比降幅为低十位数,其中一季度营收或环比下降10%—12%至19%—21%之间。

长江存储

中国最大的存储芯片制造商长江存储在采购设备方面也面临问题。在位于武汉市中心以东约40公里的长江存储大型旗舰生产基地,不确定性是普遍存在的情绪。长江存储工程师和技术人员都不知道原定于2022年底启动的第二个工厂实际何时上线。

“电气设备之类的东西已经安装好了,但芯片制造设备的安装还没有开始。”该公司一名人士对《日经新闻》说。

长江存储成立于2016年,得到武汉市政府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支持。长江存储是全球NAND存储器市场中唯一的中国参与者,设计和制造芯片,并于2022年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

有专家表示,若拜登政府严格执行对华芯片出口禁令,中国顶尖芯片公司比如长江存储等也受到打击。图为芯片示意图。(Kim Jae-Hwan/AFP via Getty Images)

据悉,长江存储从去年10月初开始减少订单,这与美国祭出限制中国公司购买芯片和芯片制造设备的时间表相一致。去年12月,拜登政府将长江存储列入实体清单。

“我们部门在1月份开始裁员约10%的员工。”一名在长江存储工作了大约三年的工程师对《日经新闻》说,“他们还冻结了研究生的招聘。”

这名工程师说,公司气氛严峻,前途未卜。

《南华早报》援引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话报导,长江存储已将来自一家晶圆生产商的订单削减了70%。据报导,该公司还推迟了新芯片工厂的建设,并裁员10%。

长鑫存储

长鑫存储(ChangXin Memory Technologies)使用制裁涵盖的先进技术生产DRAM芯片,目前这个计划也受到制裁影响。

长鑫存储在合肥市公司总部附近为计划中的第二个工厂建造了一座新办公楼。但生产设施本身的建设正面临长期拖延。

长鑫存储新研发中心的建设也几乎没有进展。一名长鑫存储工程师表示,他们原本计划今年开始营运,但现在最快要等到明年或后年。

“研究生的招聘已经暂停。”这名工程师告诉《日经新闻》。此人补充说公司将裁员5%到7%,具体取决于部门。

华虹半导体有限公司

华虹半导体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二大晶圆厂,成立于1996年,专注于制造成熟节点技术,其大部分收入来自55纳米及以上工艺节点制造的芯片。

与中芯国际相比,该公司用于生产先进节点的资源更少。

和中芯国际相比,华虹半导体稍显乐观一些。该公司预计今年一季度营收约6.3亿美元左右,环比持平,但预计毛利率会较去年四季度的38.2%下滑至32%—34%之间。

美国正在联合日本、荷兰达成协议,针对浸润式光刻机的机台做出对华出口限制,这意味着中国只能买到ASML较旧的干式光刻机,用于55纳米、65纳米以上制程芯片的生产。预计对华虹的未来有所冲击。

美日荷联手限制芯片设备输中,令近日获中共国家集成电路大基金二期挹注的华虹半导体扩产计划恐受影响。图为江苏一家半导体厂。(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其它受影响公司

不仅是中企受到冲击,一些在中国投资的外企也受到影响。

2月11日,路透社援引三名知情人士的消息报导称,软银集团旗下芯片公司Arm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安谋中国(Arm China)裁员90—95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13%,以应对今年充满挑战的业务前景。

该公司的消息人士透露,裁员是由于市场前景不佳,以及对美中紧张局势可能会阻止该公司为中国客户提供服务。

Arm于1990年成立于英国剑桥,这家公司并不制造芯片,而是专注于开发低功耗的芯片IP并向芯片设计公司提供授权。

针对上述报导,安谋中国未回复对路透社置评。

据《南华早报》报导,由于缺乏“足够订单”,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封装商安靠科技(Amkor Technology)计划从2月27日起暂停上海工厂和办公室的运营长达一周。

总部位于亚利桑那州的安靠科技告诉《南华早报》,没有计划在中国转移业务或裁员。

尽管大多数芯片制造商预计销售额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恢复,但中国芯片制造商的未来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据报导,日本和荷兰这两个主要的芯片制造设备出口国在与美国谈判后,同意对向中国公司销售的产品实施类似美国的出口限制。◇

责任编辑:李寰宇 #

相关新闻
美众院对中共委员会成员访台 聚焦芯片业
中国去年数千芯片公司注销 分析:美制裁奏效
虽获600亿投资难脱困 万达再卖两座万达广场
大学生毕业即失业 知情人揭中共就业率造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