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中国屡爆抗争运动 民意觉醒

人气 3653

【大纪元2023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洪宁采访报导)近来中国大规模群体抗议此起彼伏。大纪元了解到,在武汉2·15抗议前,中共曾大面积上门骚扰所谓的“维稳对象”,但未能阻止抗议发生。分析认为,从“白纸革命”到“白发运动”,中国民意已经觉醒,中共暴力“维稳”失灵了。

知情人:中共警方上门骚扰 未能阻止“白发运动”

2月19日,大纪元记者从武汉退休人员刘先生处了解到,他参与了2月8日的武汉抗议后遭到警察上门骚扰。他感叹:“中国老百姓每天都生活在白色恐怖下,要反抗暴政真的很难。”

武汉退休人员李先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中共曾大面积骚扰当地维权人士,但未能阻止“2·15抗议”发生。

李先生说:“在(2月)15日集会发生的前几天,相关方面(当局)全部没有休息,所有参与8日散步(抗议)的人员和他们(当局)认为必须稳控的人士,都被警方上门维稳。之后当局在中山公园到首义广场附近2公里范围内加装视频监控摄像头。

“在2月15日当天,警方几乎倾巢而动,还紧急从各个派出所留守人员中调派人员赶往现场,事后按照人脸识别技术一个个上门(骚扰)。

“前天(18日),有朋友被国保、派出所、维稳人员(全部穿便衣)像抓间谍一样从小区里拉上车,把他的头按在面包车底部,拖到派出所审问了几个小时。其家人在武汉和北京同时报警,并在某国使馆介入下,人才放出来。武汉人脸识别(找人)与便衣现场拍摄、秋后算账还在继续进行。

“武汉这次重点抓捕了现场围观的年轻人,抓了多少人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被抓的年轻人到现在一个都没放出来,怎么处理现在都在等当局决定,目前没给被抓年轻人的家属任何法律手续。现场也有白发老人被抓。”

上海青年路过“白纸革命”现场被抓捕 面对打压不妥协

近期中国接连爆发“白纸”和“白发革命”。去年11月爆发的“白纸革命”遭到中共镇压,许多参与和平抗议的年轻人事后被当局上门秘密抓捕,至今未获释放。然而,中共的暴力打压未能阻止中国民众的持续抗争,如今武汉的白发族又站出来维护群体合法权益,发起比“白纸革命”规模更大的“白发革命”。

上海“90后”青年小林曾因在白纸革命现场拍摄视频被警方抓捕,他近日向大纪元讲述了自己被非法抓捕的细节以及他拒绝向当局妥协的心路历程。

他说:“2022年11月27日约凌晨时分,我翻墙看到互联网上发布了很多位于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乌鲁木齐中路、五原路以及附近的照片和视频,现场有大量人员聚集,警察在路边站成一排组成人墙。有民众喊:‘不要封控要自由’‘打倒共产党’‘习近平下台’等口号,不久后警察就开始清场和抓人。我觉得我有必要去现场看一下实际情况。”

小林说,自己亲眼看到有“白纸”抗议者被警察抓上警车。“(当天)早晨,我骑着自行车经过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附近乌鲁木齐中路路口,看到有一个男子被4个人推搡着上了一辆警车。我刚拿出手机,打开录像还不到1秒钟,就有2个人气势汹汹地用手指着我说‘禁止录像’,我迅速按下停止键并将手机放回口袋中。”

后来,他因在抗议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就被多名警察暴力抓捕。小林说,“突然有5、6个警察从身后围了上来,拉住自行车不让我走。其中一个便衣还质问:‘我刚才就看到你在拍,怎么还在这里?’他直接推我,自行车顺势倒下,我也差点摔倒。”

小林说,他的包被警察抢走,几名警察抓捕他,“一路上,我一直在挣扎,没有直接上警车。快到车门口时,我双手用力抓住车门,一男一女2个警察使劲掰我的手,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此时路边有人在向我拍摄,我尽力给他们争取时间,希望能够记录下这一刻并在网络上流传。”

“男警把我抱起塞进警车,还殴打我的头部。警察在车上问我的手机密码,想看我拍摄了哪些内容,因为这属于我的个人隐私,我拒绝了。警察发现我的手机是用指纹解锁的,就拿着我的手指一个接一个按下,最后(手机)被打开了。”

小林在派出所看到了其他被抓捕的抗议者。“我看到里面还有4个与我同龄的人。在派出所里,他们给我戴上手铐,手都被铐得出血了。之后,我还听看守警察跟保安说,从11月26日晚至27日凌晨,有很多人被抓捕,辖区湖南路派出所容纳不了,被捕者要转运到徐汇区的各个派出所。”

“然后,到了采集室,(他们给我)拍了正面、左侧共3张照片,让我在扫描仪的面板上按了指纹以及掌纹,还拿着一个采集器对着我的眼睛采集虹膜,因出故障虹膜没采成,还要采血,但我坚决不配合。他们让我签字,我也没配合,他们让我读一段话,说要防止电话诈骗,我也没配合。”

小林说,“在派出所里,他们还把我的头往水泥墙上撞,当时我的头很晕、很痛,一个警察将鞋都踢飞了,他们还强按着我双手在后背压着,非常痛,还把我绑在老虎凳子上,我不敢动,手和脚都很痛。我当时就跟他们说‘我对这种不能自由表达想法的行为表示抗议’。28日凌晨才让我回家。

“派出所把我们的手机扣下了,还很蛮横,过后才让我们去取回来。我质问其中一个打我的警察‘为什么打我’,警察还说,‘谁能证明我打你了?’”

“当局恐惧民意,抓捕理由荒唐”

小林还说:“我询问警察抓我的理由,他说我是寻衅滋事,被口头传唤。我据理力争,如果对于一个骑自行车路过的普通人,只是短暂停留拍了几张附近建筑物、街景照片和视频,也会以这种理由、方式抓捕,对人民如此恐惧,那么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我多次要求出具口头传唤我到派出所的书面文件,并要求把警察给我造成的人身伤害记录在笔录的补充内容里,我会把此事向大众公开。他(警察)说,只有书面传唤才能开具,对于警察执法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如有异议,可以提出行政复议。

“后来得知,警察在通知我家人的时候说我是扰乱公共秩序,这与给我做笔录时告诉我的理由完全不同、前后矛盾,荒唐至极。”

“每个人勇敢地站出来,就能加速中共垮台”

小林表示,“不确定事后至今我是否仍然被公安监控,大陆到处都是监控,但是这不能阻止我追求民主自由的决心,我觉得,每个人都要勇敢地站出来,大家共同营造一个好的氛围,(这样)就能加速中共的垮台。”

小林表示,作为一名“90后”,他热爱民主、自由,虽然为此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我对中国的政治、司法制度以及自由程度深感绝望”。

他说:“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可能很难想像我在派出所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哪怕是(在派出所)再多待上几秒,我的精神就会崩溃。自从我被捕以后,晚上睡觉经常会被噩梦惊醒,有时额头和后背会出汗,睡衣也湿了。

“听家人说,我做梦时还会发出叫声,面部表情看上去很紧张。其实我真的很担心哪一天会再被秋后算账、警察或国安把我从家中带走。现在每当我听到警笛声或看到警车的警灯闪烁光,都会勾起我被捕的回忆。我的内心充满着焦虑。”

小林表示,如果有机会,希望“尽快逃离中国”。

“白纸革命之所以会发生,跟过去三年的疫情有紧密的关系。”小林认为,“大陆的疫情防控是一刀切的,一个行政区里只要有一个人感染,整个区就被封了,导致很多人道灾难,在上海找工作的外地人经济无法维持下去,还有的店铺不能继续经营下去,就被逼上了绝路。”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再加上当时发生的新疆乌鲁木齐火灾事件,也是因为极端封控导致很多人被封在家里,施救不及时,死了很多人,就激发了很多人内心积蓄已久的怒火。”

评论:暴政之下 民意觉醒

时事评论员岳山2月20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先后爆发的白纸革命、白发革命其实是一脉相承的,就是在中共暴政之下中国民意的觉醒。

他说:“虽然初时只是一部分人,但这是一个扩展的过程。我在国内的朋友就说,自己是一个反对极权的启蒙者。”

岳山认为,民众的抗议不会停止。“白纸革命并未过去,因为还有许多人被抓捕,有打压就有抗争,现在白发革命再上来,可能还有下一个运动还会上来。”

“这些运动极大地鼓舞了人心,人们看到原来被指洗脑严重的大学生群体中有抗共的精英,人们还看到老年人无惧强权站出来维权,并且他们中许多人已看清了中共的流氓本质,这一点决定了抗争不会因为打压而消失,只会继续延展、叠加,成为埋葬中共的一份力量。”◇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华盛顿州居民为武汉抗疫捐献医用物品
浙江广西医疗团队紧急重返武汉抗疫一线
武汉抗疫护士长晕倒昏迷至今 未被定工伤
武汉抗疫护士及丈夫看慰问演出意外身亡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