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AUKUS全球联盟不仅限於潜艇

人气 686

【大纪元2023年03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Gregory Copley撰文/原泉编译)2023年,“后中国”的全球战略架构将更加清晰。

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奥库斯”(AUKUS)协议在2023年3月将进一步明确,“奥库斯”不仅仅是为澳大利亚的新一级潜艇提供核动力推进技术,当然这将是其中的重要项目。

即使这三个国家的政治家——以及世界其它地方的政治家——认为“奥库斯”“都是关于潜艇的”,这也情有可原。事实上,正是澳大利亚近年来的潜艇采购危机开启了建立“奥库斯”联盟的进程,这可能是后冷战时代最重要的战略联盟。

“奥库斯”从一开始,显然就是要建成21世纪可能最重要的全球安全联盟,在世界所有海洋和极地地区,提供具有凝聚力的军事和战略能力。

“奥库斯”国家的三位元首,美国总统乔‧拜登、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和英国首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3月将在华盛顿会晤,预计将公布英美帮助澳大利亚建造核动力潜艇的计划。

事实上,澳大利亚的潜艇项目代表着该国的军事投射能力的重大增强,向前推进二十多年,进入下一个战略时代﹐这将填补美国和英国高度集中的威慑力之间的空白。然而,创立“奥库斯”并不是为了填补全球海上联系的潜艇部分,而是为了提供全面的安全协议,涵盖横跨空中、陆地、海洋和太空的政治和军事能力,利用可信赖的技术兼容。

但是,“奥库斯”的全球战略性质尚不明确﹐这一点很重要,“奥库斯”取代了区域组织,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尽管如此,白厅(英国政府)和华盛顿都不想放弃欧洲大陆的盟友,尽管旧的北约盟友坐视北约解体。

“放弃北约”的很多问题都涉及到这样一个现实,即老战士想要打最后一场战争,而不是下一场,而事实上,“老冷战战士”从未真正停止过“冷战”。

重申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2023年的北约不是1989年的北约。在冷战期间,北约发展了一系列军事实力来对抗苏联领导的“华沙条约组织”,这种联盟创造了无与伦比的效率,使北约的军力发展成为一支统一、装备充足、高度灵活的部队。

在1990-1991年苏联解体后,北约的这种军力也随之瓦解。老布什总统敦促实施放松政策,“花掉和平红利”。这样一来,北约的所有纪律和所有法律目的都烟消云散,再也没有被收回,尽管后来的权力寻租者试图利用“旧北约”的威望在政治舞台上夺回一席之地。

即便如此,在不让北约大西洋主义者失望的情况下,美国和英国仍肩负着创建“奥库斯”作为新兴全球联盟的特殊任务。“奥库斯”的任何一个成员国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欧洲日益加深的战略真空进一步恶化,但也没有任何一个“奥库斯”的成员国能够将欧盟从其日益自我挫败的政策中拯救出来,这些政策导致了今天明显的战略瘫痪。因此,正如美国华府智库“大西洋理事会”2月2日发布的一份新的重要非官方文件《实施北约对华战略构想》(Implementing NATO’s Strategic Concept on China)中所述,北约试图通过声称“区域外”任务来融入“奥库斯”世界。

华盛顿、堪培拉和白厅目前面临的关键挑战﹐是将北约的努力与“奥库斯”的努力整合起来,但既不能混淆两者,也不能剥夺任何一方的军力。“奥库斯”在目前是一个全新的起步,而北约是解体的废墟,必须清理干净,重新利用。澳大利亚虽然不是北约成员国,但长期以来一直拥有该组织的永久观察员地位,并派代表参加了北约政府首脑级别的重要会议。

那么“奥库斯”联盟将如何向前推进呢?

在澳大利亚王家海军的六艘“柯林斯级”常规潜艇(SSK)退役之后,新的核攻击潜艇(SSN)将在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内都不会出现在澳洲水域。因此,澳大利亚面临着另一个“潜艇缺口”,甚至比上世纪90年代老化的“奥伯龙级”潜艇退役时造成的短暂战力缺口更危险,当时“柯林斯级”还不能有效地覆盖全部澳洲海域。

澳大利亚王家海军“兰金”号潜艇。(Pois Yuri Ramsey/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via Getty Images)

澳大利亚新的“潜艇缺口”可能由重新部署或轮换部署英国王家海军“机敏”级核潜艇和美国海军“弗吉尼亚”级核潜艇到印度洋上的弗里曼特尔(Fremantle)附近的斯特林海军基地来填补。

斯特林是王家海军的主要潜艇基地,附近有潜艇维修设施、训练设施等,最近还有核潜艇访问。澳大利亚海军人员已经在英国王家海军“机敏”级和美国海军“弗吉尼亚”级核潜艇上出海。

澳大利亚不会根据自己的需求购买这两种类型的核潜艇,也不会在获得授权后建造,而是必须在2045年或2050年获得最先进的潜艇,因此必须是全新的设计。重要的是,澳洲需要一艘攻击型核潜艇(SSN),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对现有常规动力(SSK)潜艇舰队的妥协,因为尺寸较小,潜艇可以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穿越东南亚浅海海峡。

这意味着这艘潜艇将比英国的“机敏”级还要小。英国王家海军目前正在发展下一代攻击型核潜艇。美国继续建造“弗吉尼亚”级的改进型,也在考虑下一代核潜艇。然而,美国的舰艇对于澳海军和印太地区水域来说太大了,美国海军已经依赖澳海军的浅水能力执行特定任务。此外,澳海军在人力方面面临着美国和英国所没有的挑战,因此小型机组人员是澳海军考虑的一部分。“机敏”级潜艇上有98名船员,而“弗吉尼亚”级上有130名船员,澳王家海军“柯林斯”级上只有58名船员。

在这个价值1,000亿澳元(700亿美元)的项目中,澳海军寻求一种具有全球巡逻范围和显著进攻能力的巡逻潜艇,但不一定具有“弗吉尼亚”级的有效载荷和垂直发射导弹(它将使用管发射导弹和鱼雷)能力。这种能力将使澳大利亚在处理远洋和亚洲水域方面拥有无与伦比的战力,这是澳大利亚目前缺乏的战略影响力。

这种战力很可能是在来自共产中国的威胁达到顶峰并可能消失之后引入的,因此这种能力可能会将美国带入一个“后中国”时代,在印太(特别是波斯湾和红海地区)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能力平衡方面,这是一个重要的、尚未探索的问题。印度已经拥有攻击型核潜艇战力,但还没有为英、美、澳正在考虑的下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做好准备。

“奥库斯”提出了美国向澳大利亚转让核推进技术的问题。然而,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共享潜艇技术和能力(除了推进系统)。在许多方面,这与三国参与“五眼联盟”情报交换条约一样敏感和重要,并导致在澳洲建造的“柯林斯”级核潜艇的重大改进。

(注:“五眼联盟”是由五个英语国家所组成的情报共享联盟,成员国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在“奥库斯”预算中占主导地位的攻击型核潜艇项目,只是成员国所面临的威胁范围中的一个小部分。网络、太空、高超音速和基础设施领域的综合威胁,与中共深厚的政治和非常规军事作战能力相匹配(三个AUKUS大国仍然没有充分解决这一问题)。

就目前有关潜艇的话题而言,底线是:新的澳洲海军攻击型核潜艇,从2021年9月组建“奥库斯”联盟所取得的初步共识中不断发展,很可能是一个独特的型号,与后“机敏”级和后“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具有相当大的兼容性。

所有国家都可能从建立一个更紧凑的攻击型核潜艇能力中受益。现在下结论可能还为时过早,但当更新换代的时间来临时,澳王家海军可能会考虑拥有一支比目前的“机敏”级核潜艇更灵活、可能也更便宜的核潜艇舰队。

作者简介:

格雷戈里‧科普利(Gregory Copley)是设在华盛顿的国际战略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Association)的主席。科普利出生于澳大利亚,是澳大利亚勋章获得者、企业家、作家、政府顾问和国防出版物编辑。他的最新著作是《21世纪的新全面战争和恐惧大流行的诱因》(The New Total War of the 21st Century and the Trigger of the Fear Pandemic)。

原文:The AUKUS Global Alliance Is Not Just About Submarine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澳拟设AUKUS签证 招揽英美国防专业人才
澳总理预计下月访美 公布AUKUS核潜艇首选方案
反击中共指责 澳外长:AUKUS促印太和平
AUKUS潜艇计划公布在即 英宣布增加国防开支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瓦格纳处决华人 战狼吴京在哪里
【新唐人大视野】密谋阻习连任?前上将传判死缓
【十字路口】抖音四大风险 台积电护国大解密
【财商天下】德勤遭重罚 中共过河拆桥?
【新唐人大视野】百度AI是老外?爱国秀出美国旗
【马克时空】美陆战队坦克兵谈M1A1(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