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对中共机构改革方案的三点评论

人气 1124

【大纪元2023年03月17日讯】3月16日,中共当局公布《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本文以“深化党中央机构改革”这部分为重点,试作三点评论。

第一,调整党政权力配置,强化“以党治国”,并集权于党魁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共一度提出“党政分开”,尝试政治改革,但“六四”之后就停滞和逆转了。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喊的最响亮的口号是“全面加强党的领导”。2017年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直说“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2018年2月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上,习近平就党和国家机构改革问题说,“处理好党政关系,首先要坚持党的领导,在这个大前提下才是各有分工,而且无论怎么分工,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

习的具体做法之一,就是通过机构改革,“强党(党中央)弱政(国务院)”。这次改革,党中央新组建了5个机构,包括两个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中央金融委员会和中央科技委员会)、一个中央职能部门(中央社会工作部)、一个中央办事机构(中央港澳工作办公室)、一个中央派出机关(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

同时,消减国务院的机构,不再保留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及其办事机构(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职责划入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不再保留单设的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而且,明确党中央的机构对国务院相应机构的领导。例如,中央科技委员会办事机构职责由重组后的科学技术部整体承担;中央社会工作部统一领导国家信访局,划入民政部的指导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拟订社会工作政策等职责,统筹推进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和基层政权建设。

需要指出的是,习十八大上台后,在中央层面组建了不少的“小组”抓权;“十九大”后,重心转向了组建新的 “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过去也有中央议事协调机构,但习作了两点改进:第一,名称中加上“决策”两字,这个机构就有决策实权了;第二,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在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领导下开展工作(二十届政治局几乎清一色的习家军),其它方面的议事协调机构都要与之相衔接,保证令行禁止和工作高效,也就是从机制上确保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

第二,机构改革方案凸显中共外忧内患

这次机构改革有两大重点。一是金融体制改革,在党这块组建中央金融委员会、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而国务院13项改革措施中与金融监管直接相关的就有6项,包括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深化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体制等等。这放映的是什么呢?中国的金融风险高和金融腐败严重。金融随时可能暴雷,当局日益提心吊胆。举个例子。中共什么大话都说,敢说全民脱贫、建成小康社会,敢说抗疫胜利,可就是不敢说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取得决定性胜利。

另一个是科技体制改革。近年来一些关键领域频频出现的“卡脖子”问题。中共科技软肋暴露在全世界面前。习近平上台后,一直在说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要求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为此,掏出大量真金白银。例如,2014年官方筹资1390亿元成立了“中国集成电路投资基金”(俗称“大基金”),用于发展半导体产业;2019 年 10 月正式成立二期,规模是一期的两倍左右。但实际效果呢?中国芯片业骗局迭出,一地鸡毛,还被美国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习近平震怒。2022年下半年掀起芯片业反腐高潮。这可当作大力度科技体制改革的一个注脚。而与美科技战、与西方科技脱钩才刚开始呢。

此外,这次组建中央社会工作部,也反映了当局对基层不稳、民怨沸腾的恐惧。中央社会工作部统一领导国家信访局,划入民政部的指导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拟订社会工作政策等职责,统筹推进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和基层政权建设。这样做的意图,一是缓和民怨,将信访这个社会泄压阀修理修理,起点作用;二是通过“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常态化”、整顿基层组织等等,收买民心。中共一直讲“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且不管能不能夯实基础,至少做点面子活出来给人看。

第三,机构改革方案的内斗底色

内斗是中共与生俱来的。这次机构改革有着深厚的内斗背景。举两个例子来说明。第一个例子,关于组建中央港澳工作办公室。1978年中共成立中央港澳小组,并在国务院设立港澳办公室作为其办事机构。因应香港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立法,2003年中共成立由十八个部门组成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习近平在曾庆红之后当过一段时间组长,深知其中的厉害关系。因应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2020年2月中共改设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并派夏宝龙、骆惠宁分别出任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的主任。可习仍不放心。例如,2022年香港行政府上台,习出访香港时间缩短到一天半,并不在香港过夜、出席晚宴。这次机构改革,中央直接领导港澳事务,是习排除其它势力,把香港完全控制起来。

第二个例子,关于组建中央金融委员会、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和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深化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等等。为什么力度这么大呢?一个主要原因是习要完全掌控金融。2015年的股灾深深刺激了习。抓吴小晖、肖建华,敲打马云、滴滴,这些相对来说都还算外围战,对付的是“粉红财团”。习真正费心处理的是“红色财团”,即那些被中共权贵、各派势力掌控的国有金融机构、央企。2021年快杀华融前董事长、曾庆红马仔赖小民,就已放出信号。这次“两会”前夕,中纪委重磅发声:16次点名金融,8次提及央企,要破除“金融精英论”等错误思想,整治享乐主义云云。绝对是有的放矢。可以想见,今后一段时间中国金融界将会风起云涌。

结语

习近平打破前例开启第三任期,打破“派系共治”政治局清一色习家军,国务院新领导班子都是新人。可以说,习个人权力达到顶峰,个人权威却跌倒谷底。而《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又磨刀霍霍,这就更使中国政局充满了变数。2023年中国将会如何?且拭目以待吧。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陈独秀等10位中共党魁的最后结局
习近平为何此时加速打压中企 专家析两原因
中共走向一人专制 台立委:台海安全将走向战略清晰
王赫:中共新常委名单与习近平的用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