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沙伊复交 习当局绑上“中东火药桶”?

人气 4709

【大纪元2023年03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骆亚采访报导)就在习近平连任中共国家主席的当天(3月10日),北京高调宣称,在中共斡旋下,沙特和伊朗最近在北京达成一个和平协议。专家表示,这只是在北京做一场政治秀。

在外交被西方盟友孤立的情况下,北京急于实现外交突破,拾取了美国抛弃的中东包袱,被视为绑上“中东火药桶”,从长远来看,会给习当局带来很大的负担。而所谓和平协议被中共鼓吹为“对话与和平的胜利”,其实通篇是空洞无物的概念性描述,因缺乏具体路径图而很难实施。

中共捡现成的便宜 在北京做一场政治秀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中东安全和外交的主要调解人,北京在不久前宣布调解沙伊成功。但这并非中共的“功劳”,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柯比(John Kirby)强调说:“帮助把伊朗带回谈判桌前的,是他们的国内外压力,不仅仅是中国(中共)的谈判邀请”。

实际上过去三年来,沙特阿拉伯与伊朗一直在寻求缓和双边关系。两个国家都意识到,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赢得胜利,而且互相竞争的成本太高。

对沙特阿拉伯而言,如果没有美国背后的无条件支持,他们无法独立应付伊朗。正常化意味着伊朗承诺停止对沙特的石油基础设施进行攻击,并减少对也门胡塞武装的支持。

对伊朗来说,他们也亟需外交和经济的一些喘息空间。伊朗国内生活成本激增、通货膨胀猖獗、民众抗议不断。伊朗为俄罗斯提供武装无人机,在欧洲引发了反对伊朗的声浪。

路透社报导说,去年9月,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对双边会谈的缓慢步伐失去了耐心,召集他的团队讨论如何加快这一进程,这导致了中共的参与。

去年12月访问利雅得的时候,习近平主动表示希望促成沙伊对话,沙特表示欢迎,并承诺向中方发送一份前几轮对话总结和会谈计划。今年2月,伊朗总统莱希访问北京时,中方传达了利雅得的建议,伊朗接受了这些建议。

台湾淡江大学外交学系主任郑钦模对大纪元表示,“沙特阿拉伯跟伊朗在也门内战中,已经相当疲惫,都不想再继续互斗了。中共只是捡现成的便宜,在北京做一场政治秀。”

郑钦模说,“基本上中共为了习近平所谓的两会之后,故意渲染这样的一个和平成果,它比起之前川普时代订立的《亚伯拉罕协议》,那是真的促进中东和平的,中国(中共)恐怕是一个比较吹嘘的外交成果。”

2022年9月21日,在年轻女子阿米尼死于警察拘留期间几天后,德黑兰爆发的抗议活动在一夜之间蔓延到伊朗全国15个城市,警方使用武力镇压抗议活动并逮捕抗议者。(AFP)

美国有意减轻在中东的安全和责任

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努力,耗费了大量的军事和外交资源,该地区依旧是一个火药桶,美国一直在寻求减轻中东的安全和外交责任,以便腾出更多的资源集中应对中共。

沙特对伊朗态度的转变源于两个事件。一是2019年9月伊朗支持的胡塞叛军袭击了沙特的石油设施,由于美国长期以来使用武力保卫中东石油资源的政策,沙特人预计美国将会打击伊朗,但当时川普总统没有兴趣为沙特冒战争的风险。

这对沙特人来说是一个分水岭时刻,他们意识到不能再躲在美国军事力量背后,与伊朗的直接外交突然变得更有吸引力。第二年,伊拉克就开始在两国间进行斡旋,最终促成了两国官员在伊拉克和阿曼的六次面对面会谈。

2021年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再次强化了美国撤离中东的信号,即使依然保留了一些部队和基地,美国也已经失去了在中东作战的意愿。

分析人士认为,把该协议看成美国外交的损失为时尚早,美国撤离中东避免了在冷战期间对苏联犯下在全球各地陷入泥潭的错误,美国必须有选择地遏制中共。

考虑到沙特与美国几十年来强有力的军事伙伴关系,沙特的整个防御系统基于美国的武器和部件,沙特也是排名第一的美国武器进口国。因此沙特阿拉伯不太可能为了与北京建立更紧密的关系,而破坏与华盛顿的关系。负责中东地区的美国中央司令部空军司令亚历克萨斯·格林克维奇(Alexus Grynkewich)中将在今年2月份的简报会上说:“我可以报告的一个非常积极的消息是,(沙特)政治层面上的关系扰动,几乎从未连带到军事层面。”

美国在中东广泛的军事存在,是包括石油在内的全球贸易安全的主要保障者,长期以来,中共一直搭美国这班免费便车。在可预见的未来,在中东地区安全问题上美国依然是主导,中共仍将是一个小角色。

沙特石油设施2019年9月14日遭攻击,引发估计油价飙涨。图为受攻击后,石油设施着火所冒出的浓烟。(AFP)

中共绑上“中东火药桶”

专家们表示,沙特和伊朗是否能真正落实三边声明中的承诺,还有待观察。人们也对中共的外交姿态是否成功持高度怀疑态度。

该协议可能会缓解紧张局势,但不会为伊朗和沙特关系带来任何深刻转变,两国整个历史基本上是对立的,有几次短暂改善关系的努力都没有成功。

中共扩大影响力的尝试,可能会招致反弹,从长远来看,会给习近平带来很大的负担。中共是这项协议的担保人,如果伊朗不遵守,中共也会被指责。

台湾政大外交系教授卢业中对大纪元表示,“中东国家也都各自有自己的盘算,沙特王储跟美国的关系比较差,他故意先跟中国走得近一点,等于在外交上面买一个保险,但是这种(和中共的)‘假结婚’是不是能够持久?”

前美国国务院办中国政策首席顾问、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余茂春(Miles Yu)告诉美联社,“中国(中共)的外交举措一直基于一件事:金钱。”

余茂春说,“他们在非洲和亚洲交了朋友,但主要是金钱交易,这些交易性的往来,并不能形成长久的友谊。”

郑钦模表示,“在非洲、拉丁美洲,这些国家民主化的程度还有待提升,在这些半民主甚至威权的体制里面,中共比较容易上下其手。不过中共这种邪恶的方式、贿赂式的援助,无法改善这些国家人民的生活,反而制造更多的反中的情绪,很快大家就会看到有反效果不断地在出现。”

图为沙特王储。(Nicolas Asfouri – Pool/Getty Images)

中共提出的协议止于言辞 没有手段可实践

过去,中共领导人一直回避在阿拉伯国家、伊朗和以色列的安全或政治争端中扮演任何角色,但最近的举措表明,北京可能正朝着更大的政治参与迈进。

北京在谈判达成协议方面没有太长的历史,中共2017年提出的关于缅甸和平建议,从来没有得到支持。最近为结束俄乌战争而提出的蓝图,也被西方政府纷纷驳回。

郑钦模表示,“中共吹嘘所谓的和平成果,基本上就是中共的内宣外宣,现在主要就是极力吹捧习近平在外交上的成就,来掩饰国内层出不穷的问题。”

王毅将沙伊协议描述为“对话与和平的胜利”,但中共提出的所谓协议和倡议,普遍都是空洞无物的概念性描述,缺乏具体路径。

比如,2021年5月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提出了以巴冲突的四点建议,但这四点本身完全是泛泛而谈,劝说对话,结束 “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以及其它和平进程方面的空洞言辞。

此次三国联合声明,没有说明签署方将如何应对违约或其他偏离的行为,当沙特和伊朗再次出现紧张关系时,中共是否能够在不被更深地拉入该地区复杂政治的情况下实施其外交突破?

2023年2月18日,中共最高外交官王毅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演说。(Odd Andersen/AFP)

卢业中表示,“它(中共)有一个全球地位的想法,但没有手段可以实践,现在丢出来的都是一些概念,包括这个协议跟‘全球安全倡议’,基本上比较多的是概念性的描述,没有一个路径图,我们很难知道它怎么样达成。”

卢业中说,“俄乌战争中共提出所谓和平政治解决方案,大部分也都是原则性的宣示,并没有说现阶段鼓励先达成停火,然后再停火协议,然后再和平条约等等,里面并没有做这些论述。”

“每一个和平方案要成功的话,必须具备很多条件,中文说法就是因缘俱足。中共的方案不像美国,美国也有很多方案不成功,但美国的这些和平方案有一个路径图的。就是说A、B冲突双方,A要做什么,B要做什么,美国基本上是会有这个路径图在。而中共方面到目前为止,它的和平方案基本上都是各退一步,或是我们要尊重主权跟领土完整,或者是我们要停火,但是它都没有说好,就是它没有这个路径图在。”卢业中说。

回溯历史,2000年代初,中共发起旨在削减朝鲜核武器计划以换取援助的六方会谈,2008年朝鲜退出后,六方会谈以失败告终。而朝鲜严重依赖北京的经济支持。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共挖台湾友邦洪都拉斯 专家指有三目的
布林肯、秦刚分别与乌克兰外长通话
习近平是个好领导吗?中国AI机器人不敢答
芬兰称习可让普京停火 专家:中共需要这场战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