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金融海啸或再现

哪些原因导致硅谷银行旋风式倒闭?

人气 747

【大纪元2023年03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殷瑞娜综合报导)上周五(3月10日),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以引人注目的旋风式倒闭了,这是美国自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最大的银行倒闭事件,在金融界和科技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总部位于加州的硅谷银行,在1983年成立,倒闭前是美国第16大商业银行。截至2022年12月31日,该行拥有约2,090亿美元资产,旗下存款规模达1,754亿美元,也是硅谷本地存款最多的银行。

另一家银行,银门资本(Silvergate Capital Corp.),是一家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银行,拥有110亿美元的资产,它于3月8日宣布,将关闭业务并清算银行,理由则是“最近的行业监管发展态势”。

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签名银行(Signature Bank),在3月10日客户提取了超过100亿美元的存款后,突然倒闭,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三大银行倒闭事件。据曾在签名银行担任董事的前国会议员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称,储户们被硅谷银行发生的事情吓坏了。上周日(11日)晚上,联邦官员宣布,总部位于纽约的签名银行,也是纽约房东的主要贷款机构,已倒闭,并被查封。

尽管此前人们普遍担心,第一共和银行(First Republic)会成为下一家倒闭的银行,但该公司证实,在得到美联储和摩根大通的支持后,它可以获得超过700亿美元的未使用流动性资金。该银行股价在3月13日暴跌了60%以上,但第二天又反弹了50%之多。

本周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宣布,美联储将审查其对硅谷银行的监管,以了解问题出在哪里。该审查将由负责监督银行的美联储副主席迈克尔‧巴尔(Michael Barr)完成,并在5月1日发布。

很多金融专家和经济分析师以及政客,都在分析银行倒闭的原因。下面我们为大家盘点一下,有哪些原因。

观点一:美联储加息

分析师们表示,硅谷银行在长期债券上押下了巨额赌注,缺乏多样性的做法增加了风险。

正如硅谷银行的名字所暗示的那样,该银行的业务,主要集中在美国科技初创公司。 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间,随着科技行业在疫情期间大肆增长,硅谷银行的客户存入了数十亿美元,使该行的存款总额从2020年第一季度末的600亿美元,增加到两年后的近2,000亿美元。

随着热钱的涌入,硅谷银行将大部分现金投资于美国政府债券,传统上是最安全的投资类型之一。

硅谷银行的麻烦,始于美联储去年开始提高利率,以应对飙升的通胀,导致这些债券的价值下跌。

疫情后,科技行业的经济状况变得更加困难,硅谷银行的许多客户,开始撤回资金来维持生计。 由于出现现金短缺,硅谷银行被迫以巨额亏损出售其债券,造成18亿美元的损失,引发了客户对其财务状况的担忧。

2023年3月10日,加州的硅谷银行总部工作人员告诉客户们该银行已经关闭。(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在48小时内,惊慌失措的储户提取资金,导致银行倒闭。

观点二:社交媒体推波助澜

监管者、政策制定者和银行家们,正在研究数字信息和社交媒体可能在银行倒闭中发挥的作用,以及银行是否正在进入这样一个时代:银行挤兑背后的心理行为,储户对失去储蓄的恐惧,可能会被放大,并以病毒式的方式快速传播,而银行官员和监管者无法成功应对。

Open AI 首席执行官 Sam Altman 在推特上写的:“世界的速度已经改变,事情可以很快传播,人们说话很快,人们转移资金的速度很快。”

通过Twitter、Slack、电子邮件等,对失去储蓄的恐惧快速传播。

据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估计,硅谷银行客户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提取了 400 亿美元,这是硅谷银行存款的五分之一,促使该银行在中午 12 点之前关闭了该银行。

另外,硅谷银行挤兑是数字时代的第一次。很少有储户在分行排队, 相反,他们使用银行应用程序和电话,在几分钟内取款。这也是提款速度如此惊人的原因之一。

观点三:放松管制政策酿苦果

一些民主党人将硅谷银行的倒闭,归咎于川普政府放松了旨在确保金融机构能够承受严重经济冲击的规则。

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签署了 2010 年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该法律包括一项规定,如果一家银行的资产超过 500 亿美元,就会被理解为对整个系统构成风险,因此将被要求遵守更高的标准。 这些标准包括资本要求,这迫使银行以更多的股权为自己提供资金。还包括在情况不妙时,提供帮助的措施,包括对资产负债表进行压力测试,以及在失败情况下制定解决方案。

2018 年,时任总统川普,签署了撤销多德-弗兰克法案部分规定的立法,将该额度从 500 亿美元,提高到 2,500 亿美元。

虽然华盛顿特区的政客们根据党派路线提出指控,但经济学家普遍对 2018 年放松管制在硅谷银行崩溃中扮演的角色(如果有的话)更为谨慎。他们认为,现有的法规对拯救硅谷银行无济于事,在惊慌失措的客户开始撤回资金,以应对银行因出售美国政府债券而遭受巨额损失后,硅谷银行倒闭了。

观点四:过度监管 使银行管理层“不务正业”

传统上,美国民主党强调加强监管,而共和党则强调市场化。而这一次倒闭的两家银行,恰恰是当时立法放松监管的对象。所以,预计针对立法问题,可能会掀起新的党派斗争。

2023年3月10日,在加州圣克拉拉,一辆Brinks装甲车停在被关闭的硅谷银行(SVB)总部前,现场陆续有民众赶来、排队等待取钱。(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一些知名的共和党人断言,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件,是由过度监管,以及管理层专注于“多元化、公平和包容”(DEI)议程造成的。

佛罗里达州州长、共和党人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于3月12日对福克斯新闻说:“这家银行,他们如此关注DEI、政治等等各种东西,我认为这些真的转移了他们对其核心任务的关注。

“我们有一个庞大的联邦官僚机构,然而,当我们需要他们能够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时,他们似乎永远都无法站出来。”

美国经济研究所(AIER)的杰出研究员塞缪尔‧格雷格(Samuel Gregg)也认为,管理层专注于DEI和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等议程,而不专注于他们的核心职责,这一点,再加上市场发展、利率上升和错误的战略决策,导致了硅谷银行的崩溃。

格雷格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也许人们会开始意识到:当他们银行的一些首席风险评估师忙于推动DEI和其它此类举措时,这是一个清楚的指标:他们应该从该银行撤回他们的资本,而且要立即行动。”

观点五:拜登政府大撒币政策的必然

也有大量媒体文章指出,疫情之后美国大撒币,美元膨胀了25%,造成了一轮超级繁荣,科技公司纷纷扩张。快速加息后,科技泡沫破裂,科技公司收入下降、纷纷裁员、缩小规模,这不仅让硅谷银行的存款迅速缩水,还出现不少贷款烂账。

上周末,前总统川普,在其媒体“真相社交”(Truth Social)的一篇全用大写的帖文中,将这场混乱比作1929年,警告说,由于总统乔‧拜登的经济政策,银行已经开始破产。

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丹尼尔‧拉卡莱(Daniel Lacalle)博士撰文指出,监管再多也无济于事,正是监管条例和激励政策,促使硅谷银行增持“低风险”资产。硅谷银行是业内奉行循规蹈矩式业务管理的典型代表。该银行实行保守的政策,在存款飙升时增持最安全的资产——长期国债。硅谷银行是完全依照那些把2008~2009年金融危机归咎于“放松管制”人的建议去操作的。该银行的经营方式没有建设性而且保守,也就是将不断增加的存款,用于购买国债和MBS。

拉卡莱说,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科技公司的估值飙升,而“对冲”相关风险的最佳方式,就是持有国债和MBS。美联储(2022年前)每月购买上千亿美元的有价证券,不管是根据哪项法规,这些都是风险最低的资产,而且根据美联储和所有主流经济学家的说法,通货膨胀只是“暂时”的,是一个基数效应导致的现象。怎么可能出问题?因此,硅谷银行怎么会押注其它东西呢?2021年发生了什么?(硅谷银行)取得巨大成功,但很不幸,这也成了其崩塌的第一步。随着科技业蓬勃发展,该银行的存款额几乎翻番。谁都想从势不可当的新技术范式中分一杯羹。硅谷银行的资产也大幅增长、几乎翻番。

当美联储加息动作登场。硅谷银行受困,方方面面都遭受重大损失。债券和MBS高价不再、科技业的“新范式”高估值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恐慌。尽管硅谷银行的股价今年1月强劲回升,但还是发生了“经典”的挤兑。该银行按市价计算的未实现亏损额,高达150亿美元,几乎和其市值一样多,结果就是彻底垮塌。

观点六:美联储应承担责任

对最近银行倒闭的诊断,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将矛头指向美联储。

过去一年,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限,已从0.25%飙升至现在的4.75%。大多数分析人士预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再加息0.5个或0.75个百分点。

罗纳德‧里根总统的前经济顾问史蒂夫‧汉克(Steve Hanke),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说,是中央银行的紧缩政策,促成了当前的局面。

《纽约时报》刊文说,过去一年来,美联储以极快的度加息以抑制通胀,银行不得不为存款和其它债务支付更高利率,但它们的资产收益并没有增加,其中包括贷款和购买的国债。因此,硅谷银行关闭,是美联储抗通胀激进举动的恶果。

观点七:背后是中美贸易战

消息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硅谷银行中国业务的负责人陈青(Carolyn Chen),在硅谷银行被美国政府接管后已遭解雇。

二十多年来,硅谷银行一直在中国创业者与风险投资机构之间,扮演一种中间人的身份。大部分美元风险基金和它们投资的公司,都会首选硅谷银行作为自己在美国的主结算银行。

创业投资领域资深律师陈亚伟,告诉大陆“腾讯深网”说,他过去十年的客户基本都是拿了美元基金的创业者,“他们需要搭建VIE架构,整个过程中,硅谷银行几乎是创业者们唯一选择的银行”。

以中国外卖科技公司美团为例,CEO王兴在2011年完成了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后,曾公开在电脑上晾晒硅谷银行账户,账面显示余额为6,000万美元。

3月10日,当硅谷银行被美国政府接管的消息刚传出后不久,硅谷银行的中国客户纷纷急着把钱转出来。一个名为“SVB后续处理经验分享”的微信群,在成立后半个小时内就聚集起超过200人,三个小时后扩充至500人。

比较诡异的是,迄今没有一家中国科技或风险投资公司,公开承认因硅谷银行破产而蒙受损失。

“腾讯深网”报导说,中国创投圈在硅谷银行倒闭后的周末,出奇地安静,似乎硅谷银行倒闭与中国创投圈毫无关系,但这种安静只是表象,实则暗流涌动。

所有的中国富豪通通撇清说,在硅谷银行没有存钱,这些都是大家的过度关心。

台湾媒体人吕国祯,在《关键时刻》节目中讲:“很多中国公司或新创公司,都是靠这家银行取得美国的资金以及美国的科技,这是美国资本跟中国连动的资金脐带链。

“2012年因为他做得很好,所以上海的浦发银行就跟他合作,成立浦发硅谷银行,开始扶植更多的中国科技公司跟新创公司,来实践习近平一个梦想——弯道超车,在科技超越美国。所以中国有上千家,甚至有三千家新创公司,都跟他有关。

“中美对抗的结果是,很多(中国)公司的上市之路,被堵住了。华尔街跟中国开始在切割,所以(硅谷银行)收入就会变少,存款就越来越入不敷出。”

著名媒体人郭君,在新唐人《精英论坛》节目中说:“我怀疑硅谷银行出事,是美国开始阻断资金流入中国高科技的一个开始,它是中美高科技脱钩和资金脱钩的一个结果,尤其是中国现在拚命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想要取代美国,所以这个结果就是必然的。硅谷银行这次恐怕不只是经济事件那么简单。”

美联储救助银行计划 防止金融海啸再现

在硅谷银行和标志银行突然倒闭后,美联储推出了一个名为“银行定期融资计划”(Bank Term Funding Program)的紧急融资机制,以确保银行有足够的现金来满足储户的需求。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策略师,在周三(3月15日)的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美联储的银行定期融资计划的使用量,可能会非常大。”这些策略师指出,紧急贷款机制的最大用量接近2万亿美元。

美联储的新融资机制给银行提供了额外的安全保障,因为它允许银行以其证券作为抵押,按面值而不是按市场利率向美联储借款一年。

但一些专家警告说,美联储的紧急支持,可能会导致通货膨胀进一步恶化。财富咨询公司DeVere Group的首席执行官奈杰尔・格林(Nigel Green),在接受《福布斯》(Forbes)采访时表示:“针对SVB的救援计划,本质上就是一种新形式的量化宽松政策。”

历史会重复吗?

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历史总是押韵的。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是房地产价格下跌造成的,这次硅谷银行的清盘,反映的是高科技泡沫的破灭,是高科技金融模式目前遇到的瓶颈。

美国财经新闻CNBC报导说,一个共识已经出现,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他的央行同僚们,将希望发出信号,虽然他们对金融业的动荡有所关注,但重要的是继续为降低通货膨胀而努力。这可能会采取加息25个基点的形式。情况可能会改变,这取决于未来几天的市场行为,但有迹象表明,美联储将继续加息。

CNBC援引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的话说:“如果他们加息,那就是一个错误,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错误。届时,衰退风险将显着上升。”◇

责任编辑:王洪生#

相关新闻
学生游戏 引报警 警方警告仿真枪危险
打击有组织零售犯罪 加州3个多月逮捕近500人
油腻抹布导致大火 烧毁圣塔罗莎一住宅车库
4月1日以来 加州快餐店价格上涨约8%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