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医疗机构蒙骗 加州女孩以变性经历示警

人气 1166

【大纪元2023年0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捷、杨茜美国宾州亨廷顿谷报导)3月18日(星期六)下午,总部位于费城郊区的“教育不左转(No Left Turn in Education,NLTE)”组织举办了“围攻下的纯真”研讨会,讨论性别认同变性对儿童的伤害。

来自加州的18岁前变性人克洛伊‧科尔(Chloe Cole)应邀作见证,向与会者分享她变性后所经历的性别障碍和痛苦。

变性切除双乳 女孩悔痛终生

科尔在13岁时开始服用青春期阻滞剂和进行跨性别激素治疗,并在15岁时切除双乳。然而在17岁时,她决定取消变性。目前她身体所遭受的变性伤害尚在恢复中,有些是不可能逆转的。她非常后悔当初选择改变性别。她说:“我和我的父母都没有被充分告知进行这些治疗所带来的大多数潜在风险。”

科尔在研讨会后告诉《大纪元时报》:“我经历变性后感到最痛苦的就是失去乳房。我可能无法生孩子。但即便我能(生孩子),也无法用自己的身体哺乳孩子了。”

上个月,科尔起诉了她的外科医生、她的性别问题专家、给她做手术的医院,以及她的医疗服务提供者——凯撒医疗集团(Kaiser Permanente)。科尔认为,他们在她13-17岁期间将她推入医疗残害。

科尔说:“我希望在这场诉讼中,我们能提高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同时也能阻止其他医生和医院对孩子做这种事情。也为其他与我类似情况的人创造一个先例,让他们也能为自己讨回公道。”

科尔希望她的发言“能够阻止医生对儿童的操作,并希望对有性别障碍的病人有一个更好的护理模式。”

遭遇威胁 仍继续发声

科尔说,自从她开始公开发声后,就不断地遭到威胁,“有些是来自我当地的人,实际上是用暴力来伤害我的身体。在我上周主持集会之前,有激进者和安提法分子威胁我说要强奸和性侵犯,还用胡椒粉喷我的眼睛。”

而本次研讨会在举办的前一天也遭到威胁。“教育不左转”组织创办人兼主席埃拉娜·菲什宾(Elana Fishbein)告诉《大纪元时报》,该组织不得不在12小时内改变活动地点,因为之前作为会场的酒店收到了一些威胁。

菲什宾说,自从她于2020年8月创办“教育不左转”组织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什么威胁。因为这些人在大街上打砸抢什么都敢干。但她说她不会被吓倒,“我们非常坚定地与之斗争。我们非常坚定地站起来,保护我们自己的孩子,保护我们的社区和保护我们的国家。”

3月18日, 教育不左转(NLTE)创办人兼主席Elana Fishbein在研讨会上发言。(杨茜/大纪元)

菲什宾说,她的目标是让更多人了解“我们今天所处的状况有多严重,学校向我们的孩子过度灌输性知识。还不只是来自于学校,也来自于社会,无论去哪里都能碰到(这些性灌输)。”

菲什宾称赞科尔非常勇敢,用自己的遭遇警示人们,“她做了双乳切除手术,一年后她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她脱离了变性走回来。现在她18岁,到全国各地去现身说法。”

退休法医护士:未成年儿童尚无能力就变性做决定

来自宾州约克(York)县的退休法医护士塔米·哈特劳布(Tami Hartlaub)应邀在研讨会上演讲,介绍变性期儿童所经历的医疗问题。

哈特劳布表示,人类的大脑发育过程导致年幼的孩子尚无能力为自己做出类似变性这种类型的决定。父母需要负责任,为他们的孩子站出来,而不是任由医学界、精神病学界碾压孩子、让他们的孩子变性。

哈特劳布在护理领域有超过30年的经验,为性侵犯和人身侵犯的成人和儿童受害者提供法医检查鉴定。

3月18日,教育不左转(NLTE)举办研讨会,讨论性别认同和变性对儿童的伤害。退休法医护士Tami Hartlaub介绍变性期儿童所经历的医疗问题。(杨茜/大纪元)

在听完克洛伊·科尔的个人遭遇后,哈特劳布感到“令人心碎”。她告诉《大纪元时报》:“这本不该发生。”“克洛伊今天的证词很明显地指出,她受到了她所尊重和信任的医生的极端伤害,而这些医生应该为她提供最好的护理。”

哈特劳布建议家长们应更多地参与校董会。她认为家长是第一位的,他们有权利能够养育自己的孩子并为他们做出这些决定。哈特劳布想告诉家长们:“不能让自己在自由主义议程和学校的压力面前退缩。他们现在所推崇的就是自由主义议程。”

观众:应到美国每所公立高中去演讲

科尔的亲身经历打动了现场近百名观众。

费尼西亚·雷德曼(Fenicia Redman)告诉大纪元:“当克洛伊讲诉她的乳房被切掉,她将永远无法以母亲的身份给孩子喂奶时,我被感动得哭了。她已经18岁了。我是一个母亲,已经有一个18岁的男孩。我真的为她心碎。她失去了作为未来喂养孩子的能力。”

3月18日,教育不左转(NLTE)组织举办研讨会,讨论性别认同和变性对儿童的伤害。观众Fenicia Redman表示,克洛伊‧科尔应该到美国的每所公立高中去演讲。”(杨茜/大纪元)

雷德曼接着说:“我是一个妈妈,我被这个年轻的女孩的力量震撼了。她说出了医生对她犯下的错误。我认为这位年轻的女士应该到美国的每所公立高中去演讲。”

雷德曼一直致力于与其他家长一道,敦促她儿子的学校能去除其图书馆里毒害学生的淫秽出版物。

基督徒:一场正邪之战

观众佩吉·威尔士(Peggy Welsh)是一名律师助理,她发现这次活动“信息量很大”,“做得非常好”。

威尔士说:“他们几乎涵盖了这个问题的每个角度。从这个问题本身的广泛概述开始,然后进入医学方面,以及心理方面和药物方面,然后进入个人方面。个人证言强而有力。”

3月18日下午, 律师助理Peggy Welsh参加了教育不左转(NLTE)的研讨会。(肖捷/大纪元)

威尔士说,她通常不参加这类活动,她的姐姐参与了《国家公约》,并有一张额外的票邀请她来。她说:“我有一份非常繁忙的工作。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我认为这个问题影响不到我。但我是一个基督徒,而且我认为现在是一场正邪之战。”

威尔士感觉到很难提供帮助,“因为如果你说出来,你就会被贴上仇恨、偏执恐惧症等标签。我将用爱心说出真相,用善心说出真相。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药物干预,指责父母,吓唬父母,而父母需要得到的是信息,而不是恐惧。现在一切的根源就是恐惧。我们被恐惧所淹没。”

电台主持人:担心变性思想灌输给年幼儿童

金·肯尼迪(Kim Kennedy)在一个支持生命的组织工作,也是一名电台主持人。她很赞赏这次演讲的内容,特别是揭露残害儿童身体部位的行为,以及曝光那些药物的副作用。她觉得变性的话题需要更多的全国性讨论。

3月18日下午, 电台主持人金·肯尼迪(Kim Kennedy)参加了教育不左转(NLTE)举办的研讨会。(肖捷/大纪元)

“我感到很沉重。我非常担心一些变性思想被灌输给年幼的孩子。”肯尼迪说,“我刚刚了解到,这并不像一些媒体所说的那样简单明了,变性要复杂得多,水深得多。就变性所有的意图和目的而言,这些年轻人就像实验中的小白鼠,这将对他们的生活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

她说:“这不是我们良心上想要的东西。我们不希望我们的手上沾有这些年轻人的血。”

NLTE宾州分会负责人:努力让家长了解教育幕后情况

“教育不左转 ”是一个全国性组织,目前在全美27个州都有分会,宗旨是恢复父母在公共教育中的作用,并将家庭提升为社会的核心教学单位。

“教育不左转”组织宾州分会负责人查理·比蒂(Charlie Beatty)对这次研讨会收效感到满意。他说:“我们将继续努力,并让更多家长了解今天教育系统的幕后情况。”

3月18日下午,教育不左转(NLTE)举办研讨会,讨论性别认同和变性对儿童的伤害。宾州分会领导人查理·比蒂(Charlie Beatty)表示,会继续努力,让更多家长了解教育系统的幕后情况。(杨茜/大纪元)

责任编辑:良克霖#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医生的谎言如何造就性别产业(下)
【思想领袖】医生的谎言如何造就性别产业(上)
18岁少女变性后痛悔莫及 起诉凯撒医疗集团
温哥华父亲变身真人广告牌 抗议儿童变性疗法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