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后 数百亿元方舱医院何去何从引关注

人气 6110

【大纪元2023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半岛电视台根据卫星图像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共取消COVID“清零政策”近4个月后,当局尚未拆除价值数百亿元的庞大的隔离设施。尽管中共说过将如何利用这些设施,但专家认为,那只是为了挽回面子,它们最终将被投入历史的垃圾堆。

半岛电视台说,对卫星图像的分析显示,中国三个省份的大规模隔离设施似乎完好无损,其结构没有明显变化,这引发了人们对中共政府对这些已停用设施做何计划的质疑。

中国的隔离设施已经成为“清零政策”成本的象征。去年11月底,该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大规模抗议,中共当局于12月解除防疫措施。

方舱医院耗资巨大 现在基本全部搁置

中共对这些现已停用的隔离中心有何计划,尚不得而知。广东、山东和四川省政府没有回复半岛电视台的置评请求。半岛电视台尚未成功联系到中国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NHC)。

然而,在去年12月,国家卫健委呼吁地方政府将隔离中心“升级”为具有包括重症监护设施的医院。国家卫健委说,地方政府在进行升级时应考虑到当地的需求,但没有说明应被升级设施的比例或数量。

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宣布了将这些中心作为其它用途的计划——从临时住房到老年人护理院。

半岛电视台Sanad调查组获得并分析的卫星图像涵盖了六个隔离中心:三个位于山东省,两个位于广东省,一个位于四川。

这些设施包括广州的可容纳80,000人的南沙健康驿站,该中心于去年11月才完工。

Sanad团队利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无人机镜头对隔离中心进行了地理定位,并分析了过去几天内拍摄的这些设施的卫星图像。所分析的隔离中心图像没有显示出任何结构变化,也没有表明当局对这些中心做了任何重大升级。

虽然中共政府尚未公布官方数据,但新闻报导和官方声明表明,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全国各地搭建了大量临时隔离设施,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方舱医院。

根据民生证券2022年5月的一份报告,中共去年可能在方舱医院上花费了254亿元人民币,再加上核酸检测点的总费用7393亿元,这比卢森堡202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要高。

根据今年1月发布的省级财政报告,仅广东省就在从2020年开始的过去三年里,共花费1468亿元人民币用于预防和控制COVID大流行。该省去年花费了711亿元(105亿美元)用于预防和控制,比2021年增加了57%。

2022年8月,国家卫健委的一项指令要求建立更多的储备隔离设施。当时中国各地的建设仍在继续,包括在广州,当局宣布计划在2022年11月之前建造36个设施,总容量为11万张床位。

新闻平台网易(163.com)上的一篇批评文章质疑谁会为山东拆除耗资230亿元人民币(33亿美元)建造的隔离营买单。该文章的内容已被删除,但其标题在网上仍然可见。

图为2022年11月22日,重庆市一处在建的大型方舱。(CNS/AFP)

方舱医院能被改作它用?专家:最好当废物回收

清零政策令地方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许多地方政府表示,他们计划在大流行之后出租这些设施,以创造收入并为债务提供资金。但专家质疑这些设施的用途。

俄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主任纪骏辉(Chi Chunhuei)告诉半岛电视台:“隔离医院的设计方式与急症医院截然不同,因为这些设施的主要目的是隔离,而不是治疗。”

在山东济南,一份官方声明说,一个有650个床位的隔离设施——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21.5万平方英尺)——被改造成“技术人才”的临时住房,以解决在附近科技园区工作的人的住房短缺问题。在山东,至少有一个检疫设施被指定为老年护理院。

俄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的纪主任说,虽然一些隔离设施可能会找到其它用途,但另一些则可能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特别是如果它们建在城市土地上。

“如果它们建在郊区,土地价值没有那么高,他们可能不会拆掉它们,他们可以把它们转为其它用途。但如果一些隔离医院建在高价值的城市土地上,他们很有可能会把它拆掉,或者把它们改造成商业建筑,因为他们迫切需要促进经济增长。”

商业情报网站和杂志《中国简报》(China Briefing)的编辑阿伦德‧霍尔德(Arendse Huld)告诉半岛电视台,如果将这些中心改造成其它用途,包括酒店、办公楼、店面、仓库、博览中心甚至停车场,当局可能会发现,很难在经济上可行。

“我认为,对这些设施长期使用的可行性以及它们是否真的能在未来产生收入持怀疑态度是合理的。”霍尔德说。

霍尔德还说,这些设施是为临时使用而建造,所以它们似乎不太可能真的有多长的寿命。这种看法在中国也有,可以从各种社交媒体帖子和网络文章中看到。

2022年4月11日,广州市一家方舱医院正在建设中。(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国家卫健委建议,一些隔离中心可以升级为医疗设施,但香港大学医学教授金冬雁质疑是否适合。

他说,这些设施通常处于不太理想的位置,远离城市中心,而建筑本身也不符合医疗标准。

“即使你从头开始建一个新医院,也可能没有人力来管理它。”金冬雁告诉半岛电视台。

根据《中国简报》汇编的数据,中国农村地区每1,000人中只有2.4名执业医师和2.6名注册护士,远远少于城市地区,后者的比率为3.7名执业医师和4.6名护士。

金冬雁说,当局可能试图通过重新利用这些中心来挽回面子,而不考虑其长期可行性或适用性。

“钱已经花完了,他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尝试回收废物。”他说。

对于一些中国人来说,这些中心提醒人们,严厉的“清零政策”颠覆了经济和他们的个人生活。

对于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广州当地人珍妮(Jenny)来说,看到核酸亭,她都会感到不安。

“它们只能让我想起痛苦的回忆,还能有什么呢?”珍妮告诉半岛电视台。

珍妮清楚地记得,在去年的反封控抗议活动中,警察部署警棍、水炮和催泪瓦斯来对付抗议者的画面。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张菁:孔乙己文学和俞敏洪润出受到祝福
财富榜中国富者越富 距“共同富裕”落差越大
受银行倒闭拖累 加州两家养老基金投资受损
北京知名艺术家严正学离世 病危期间仍被监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