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五地公投脱俄 普京后院不安宁

人气 867

【大纪元2023年03月28日讯】据外媒报道,习近平访俄期间在与普京交谈中,普京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有分析指,这凸显了普京的压力山大。的确,普京面临的外部环境很糟糕:俄乌战场久拖不决、战事不利,美欧强力制裁,国际上遭孤立,自己又被国际法院定为“战争罪犯”。虽然习近平送来了“温暖”,但协议背后的交易普京恐怕也难言。

在面临恶劣的外部环境的同时,普京在国内也接连遭遇挑战。就在3月8日,俄罗斯加里宁格勒、英格里亚、乌拉尔、西伯利亚和库班五个地区联合在网上举行了一次在线公投,公投的目的就是“我们要不要脱离俄罗斯”,并声称如果能脱离,后续将不参与俄乌战争,也不承担战争责任。

五地的代表呼吁民众道:“所谓的俄罗斯,只是一个封建帝国,我们宣布不再支持这个体制。他们霸占了我们的土地,还把我们当炮灰送上前线,成为杀人工具,现在是时候宣布独立了,因为我们有权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

五个地区大约有560万人参加了公投。让普京没想到的是,加里宁格勒有72.1%的人同意脱离俄罗斯成立独立的国家,英格里亚有66.2%的人同意,乌拉尔地区大约有68.2%的人要脱俄,西伯利亚有63.9%同意,库班地区稍微少一点,也有55.7%,人数过半。

在上述五个地区中,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的飞地,与俄本土并不接壤,它南邻波兰,东北部和东部与立陶宛接壤,2004年,波兰和立陶宛加入欧盟后,该地区完全被欧盟包围。它与圣彼得堡是俄罗斯在波罗的海仅有的两个不冻港,每年处理至少800万吨货柜。此外,它还有造纸、燃料、机械制造、食品、轻工业、造船业和琥珀开采加工业。琥珀生产储量占世界储量的百分之九十,每年生产琥珀多达四百多吨,产品多数出口到日本、波兰、立陶宛和德国。不过,加里宁格勒因为自然资源缺乏,其工厂所需要的原材料主要靠铁路和汽车从俄本土运进,其80%的电能也都来自俄罗斯本土。

英格里亚是指涅瓦河流域中被芬兰湾、纳尔瓦河、楚德湖、拉多加湖所围起的一个地区,中心城市是圣彼得堡。对俄罗斯来说,这一地区是俄通往波罗的海和西欧的出口,因此在历史上俄罗斯多次和瑞典争夺此地。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第二大城市,被称为俄“北方首都”,是仅次于莫斯科的全俄经济、商业、科技、文教、交通中心。有700多家大中型工业企业,主要工业部门有电机、造船、汽车制造、化工、机械、纺织、食品等。圣市的科技实力约占全俄11%。

乌拉尔州包括了今日的彼尔姆边疆区、秋明州、库尔干州、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和车里雅宾斯克州,面积1,659,000平方公里,人口638万人。首府是叶卡捷琳堡。乌拉尔经济区工业以钢铁、有色冶金、机械、化工、电力为主,同时兼顾森林、木材和农畜产品加工等。该地区农牧业较发达,主产麦类及饲料作物。

新西伯利亚州,主要位于鄂毕河和额尔齐斯河之间,西南部与哈萨克斯坦接壤,面积17.8万平方公里,人口280万。其自然资源丰富,矿物资源以黏土、煤炭、大理石、石油、天然气为主,是西伯利亚重要工业区之一。

库班州隶属高加索总督区,面积94万平方公里,首府克拉斯诺达尔。库班河流域是肥沃的黑土地带,为俄罗斯主要产粮地之一。

显然,这五个地区应该属于俄罗斯比较发达的地区,而他们要脱离的直接理由是俄发起的侵乌战争。普京后院不宁,自然难让普京心情舒畅。对于这样的民意,普京也无法采取强力阻止。

事实上,自战争爆发以来,俄内部反对的声音就不断出现。去年大陆媒体援引总部设于拉脱维亚的俄罗斯独立新闻媒体《内幕》(The Insider)网9月10日的报导称,莫斯科罗蒙诺索夫斯基区杜马全票通过提议,要求普京辞职。据报,几位重量级的知名议员参与了此次提议。提议的主要内容包括:普京在第一和部分第二个任期内,进行了良好的改革,但之后的一切,都出了差错。俄罗斯的GDP没有翻一倍,最低工资没有增长到宣布的指标,聪明人正在集体离开俄罗斯。长期以来,普京和其下属使用的言论,一直充斥着不容忍和侵略,最终使俄罗斯回到了冷战时代,并再次用核武器威胁整个世界,俄罗斯人再次陷入恐惧和憎恨中。要求普京辞职,是因为普京的观点和管理模式都已经无可救药地过时了,并阻碍了俄罗斯的发展。

而就在此不久前,圣彼得堡市的斯莫尔宁斯基区杜马7名议员,也曾提出要对普京追责。另外有自媒体披露最新消息,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18个区的议员联合签署了要求普京辞职的声明,称“普京总统的行为不利于俄罗斯及其公民的未来”。

虽然议员们的反对声音最终被普京弹压下去,此前反对普京发动战争的几名俄罗斯富翁也都相继莫名其妙死亡,高度被怀疑是灭口,但从五地民众的公投看,持续一年多的俄乌战争的恶果,已经让不少俄国人厌倦,他们不想成为炮灰,不想成为杀人工具,想通过走向自治摆脱这样的命运。而这样的民意在俄罗斯民间还有多少呢?

对于这样的民意,普京很难压制,当反对的人数越来越多,普京能够将他们全部关到监狱或者封口吗?其结果反而可能会引起更多人的反感和反对。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体面地结束俄乌战争,但普京愿意从乌克兰撤军,将吞并的四个地区还给乌克兰吗?如果不愿意,俄乌又如何达成和平协议?战争将持续到何时?战争持续得越久,对普京的内外压力越大,如果俄罗斯最终战败,不排除俄再次出现分裂局面。

去年9月,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暨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办了一次内部视频研讨会。中共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在发言中表示,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的态势日益被动和不利,已经显露败象。他认为“战事每拖延一天对俄都是沉重的负担”,“俄不仅在战场上处境被动,在其它领域都已经打输了。这就决定了俄最终被打败只是时间问题”,“俄已失去了战略主导和主动权”。

高玉生还认为,俄乌战争后,俄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将会受到明显的削弱、孤立和惩罚。俄国力将更加衰弱,可能被逐出一些重要的国际组织,国际地位显着降低。而乌克兰则成为西方的一员,其它前苏国家可能出现新的不同程度的去俄化趋势,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将大力推动联合国和其它重要国际组织的实质性改革,如改革受阻,也可能另起炉灶。两者都可能以民主自由的意识形态划线,排斥俄等一些国家。

高玉生的观点无疑代表了中共党内一部分人的担忧,而这无疑与习近平力挺俄的立场背道而驰。习近平此次访俄,公开向世界昭告将联俄抗美。然而,天象、国际大势都在预示着中俄下场并不妙,而俄在未来被国际社会排斥的可能性,焉知不会发生在中共身上?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大批役龄男子逃离俄罗斯 芬兰关闭边境
王友群:俄乌战争一周年 中共收获了什么?
习普会 分析:世界两大阵营对抗加剧
习近平返国 习普会五大看点一文看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