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客:中共的政治模型背后

人气 769

【大纪元2023年03月06日讯】

一。两会,聊聊四套班子

党、人大、政府、政协,是所谓的中国四套班子, 体量不同,但都是从中央到县一级有牌子有地点有人员的实体,从上到下四个独立体系。这就怪不得中国某个县城的领导数量,能比日本东京都多。按中国这种官民比例,中国人活得累一点不奇怪。

因有的党员朋友思维易固化,得多说一句。提到四套班子,只是针对现实情况,不是要钻到中共那种脑袋有虫的云山雾罩里去探讨什么,那些是假的。不是中共说它是什么政治构想,它真就是什么,中共这骗子拿出来的东西,本身就有障眼法。看中国只能从实际论。四套班子字面简单,但背后水很深,戏很乱,现实更乱。

中共自己介绍大意是:政协给人大支招,人大监督政府。

监督政府,常给下面一些人搞误会了,认为共产党有在接受监督的机制,人大应该促使党怎么怎么样……这种想像的事儿压根不存在,人大监督的是四套班子里的政府,不是那套党班子。政府是政府,党是党,到中央一个是国务院,一个是政治局,不是一回事。

那党呢?谁在监管?没人管,也不让人管,这才是中共政治模式万变不离的核心。党管着那三个,而且党还能操纵那三套班子按需掐架。人民不听话,操纵政府(代表国家)制百姓;政府不听话,拿人大(代表人民)当棒子打政府。不服的声音多,让政协使劲喊拥护,压住反对的声音,让外人听不到挨整者在说啥……反正党没人管,党又在那三个里安插了很多自己力量,党在里面能玩的套路就多了去了。

但是古语:不依规矩不成方圆。党上下其手高度活跃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却是一个不受控的,从历史上看,这样的最后一定会成为乱源。能把中国乱到什么成度呢?举个例子吧。刘少奇是当年人大选的中国国家主席,而且当选了两届。毛xx不开心,于是就利用党的这套掀风作浪搞起全国运动,竟然能把国家主席从中南海的办公室里揪出来批斗,随之不断升级直到迫害死。中国的国家主席在中国地面都能说劫持就被劫持,说虐杀就被虐杀,全国稀里糊涂搭进去的人更是无数,用今天的词儿,那得叫碰上前所未有的黑恶势力了吧?这种黑恶势力不打掉,国家主席的命都是浮云,你老百姓还幻想什么国家命运民族命运的,谁还敢去闭眼做什么中国梦,万一死在这噩梦里呢?所以这四套班子里,哪怕你不去解决不干事的闲套,你起码必须把乱套的先解决了,这个国家才可能有希望。

人大、政协这两会已经越来越像和百姓无关了。人大代表已经主动到不需烦劳人民去装样子选选了,一到开会,遍地代表齐刷涌现,不知从哪来的,非常符合中共的地下党作派。至于政协,今天你在大陆加入个民主党派,有个手续环节是等待共产党的审批,很多人在申请书里要大篇幅歌颂中共,以顺利加入民主党派,感觉越来越像中共的编外支部,难不成也是中共地下党?

人大和政协现在像中共的大外套和小马甲,穿起来挡上一些不堪能体面点,但中共一旦恼羞成怒,体面一概不顾,裸奔一直是共产党的常事,所以两会的存在感一直很弱。

但是这次两会,正赶上了整个国家山雨欲来风满楼,尤其对立足企业界的来说,如果再刷不出存在感来,就怕下步连自己和自己家族企业都要一起被不存在了。

二。党为什么也需要政府

把四套班子简化简化,对人民有用的其实就一样: 政府。当然,对中共而言,去掉外套和马甲,它要两样:党和政府。

为什么党也要政府呢?共产党对政府这种东西,其实是又恨又爱的。就像黑帮抢到一个公司,占领后发现个问题,公司这东西和金库不一样,得靠经营才能出财富,你光靠棒子砸不好使。无论国家还是公司,如果你不是想抢了就跑,你就得会经营,不然不但发不了大财,还搞的你焦头烂额。所以黑帮抢了公司,折腾两天劲头一过,发现还是得找个管理团队才行。共产党在不犯浑时也明白这道理,政府这东西还是得有的,中共再想集权,也不好搞成党就是政府。

共产党闹事儿行、整事儿行,做事儿不行,这点中共嘴上不承认心里也知道。其实你看它往脸上贴金的那些事,很多只是政府实务,那些事就算没有共产党,政府那些人还是那么干。政府实务和主义无关,想干好你不必是党员,但你必须懂业务和有职业道德。以老百姓视角,房子不是向砖头讲主义建起来的;疾病不是喊政治口号治好的;搞农业,不是你政治鼓吹一下,就真能亩产过万斤、母猪赛大象的。所有这些,不论中共怎么吹上天,最后都得摔地下从新面对现实。面对现实就是遵从客观规律,就是顺着老天爷的要求来。老天爷安排你两只脚走路,你非要倒立你必然难受。

个体党员先进事迹也一样,不是党员做好点什么,就都能贴在共产党脸上的,你得符合逻辑,这对个体也是尊重。人同时有多重社会属性的,共产党员也会吃饭,那是因为是人,那不是他当党员才会的。人会吃饭,是老天爷给的;而搞阶级斗争,割资本主义尾巴,种出来吃的不让吃,去饿死,这种不因为共产党你决不会干的事,才真能说是党给的。

党不能代替政府,哪怕是政府同一伙人的双重身份也不行。因为一把党的身份放前面,就只能按照党的理论去做了,你假喊喊还好,你要是真把手伸到实务中去,一按照主义干那就是跑偏,因为问题的根就出在共产主义理论自身上。

共产主义是造反用的东西,不是过日子用的。就像军火,当强盗时觉的炸药好,打劫时能炸大门,可现在正常过日子做饭,你把炸药放菜里炒什么?炸掉的肯定不只是你的门牙!

共产主义理论属于破坏理论。这是客观讲。马克思琢磨共产主义那套时,性质很清楚是鼓动人造反,怎么推翻政府自然是避不开的。所以关于怎么砸烂一个世界,即使没全明说,暗中涉及的层面和角度也非常多。而对于怎么建设一个世界,只有画饼全无实务。不管是有人认为的马克思真没说,还是马克思根本就真不会,反正那整个部分在共产主义理论里是真没有。至于后面的地方级小教主,狗尾续貂搞的那些,根本上不到一个台面,甚至是拿别人东西乱凑而已。总之,咱们实话直说,哪怕是在党内,从客观角度讲,共产主义理论说白了只是造反用的,不是造反成功后过日子用的。实践也反复证明,用那个东西过日子,每次都是在对中国日子搞破坏。

这点,考虑一下历史情况你也能理解。马克思那时连造反还没成呢,哪来那兴致研究过日子?所以这些事你就别再难为他了,别老想从共产主义理论里找出什么发展来。跟着埋地雷的学摊鸡蛋,你这能不搞出个乱摊子来吗?

搞成党就是政府,中共不是没变相干过,当年政治挂帅搞的相当凶,各级政府都曾经被打倒,公检法都曾经被砸烂,连社会日常生活都被冲击。老相声里说的在照像馆照个像,你说话都得先喊政治口号,那是真事儿。埋葬了一代人的青春,制造了全国上下的惨痛,证明了此路不通。有人说那是毛搞的维护权力政治斗争,斗争有很多方式呀,为什么能想这样断子绝孙的阶级斗争?根本上不还是共产主义邪恶思想作祟吗?对毛这类共产党人分析,如果抛开共产主义这么明显的思想影响不论,那就偏离分析问题的主干了。毛思想的根是马列,不是传统,他做事基点根本就不在传统价值观上。他只是专门挑了些狡诈之术,统统武装到马列的阶级斗争上去了,就像给狼装上钢爪牙,使其害人更狠。但别忘了,害人的根本原因不是钢爪牙本身,而是因为马列是只狼!你给羊就算装上钢爪牙,羊也不会那样去害人的。

人活在客观世界中,不是活在幻想里。行行业业的实际工作,它只服从规律,它只听老天爷的,不听党的。党拿出政治派头来想怎样,现实证明是不好使的。党搞过大炼钢铁,最后把钢铁产业炼废了;党搞过大跃进,最后把中国跃趴窝了;党说过知识越多越反动,打倒过知识分子,最后发现没有知识干啥搞砸啥,国党双亡更反动!党的理论基础就是为破坏而生,如果把玩这个当成搞建设,那等于用搞强拆的机器盖房子,你干的越起劲,砸烂的就越快。

所以,政府的事儿,党真的不会干。不是这里的人必然不会干,是他一蒙上红色眼布就没法再遵照规律走了。猴不长尾巴还怎么算猴,党不按主义走怎么算党啊?可是一按主义走就必然是往偏了干、往砸了干。心智正常的贼都是上台后抓紧从良,洗白自己回归正常,可中共里有的人心态就像当贼当惯瘾了,劳动赚钱不香,非得像原来那样去偷去抢才香。就算有了亿万家当,还是腰里别个破刀片子,站公司桌子上嚎两嗓子吓唬吓唬人才觉的舒坦,甚至总忍不住想抢哪个员工五十一百的,却忘了万一刮破那件上衣,都得损失上千。讲初心不改那得看是啥,流氓初心不改那不成了死不学好嘛。这脑袋!马克思可能都没料到未来竟有中共这种又臭又硬的犟种。所以中共这伙,它折腾死自己时,你最大的同情也只能是向身边人说:看看吧,没文化多可怕!当然,大概率你得到回答是:报应!

当年因为胡来,中共撞难墙撞的差点死过去,可现在看中共的架式,这个记吃不记打的东西,好像又有点忘疼了。中共忘了疼,可笑;如果中国人民忘了疼,可悲!

三。共产党政治模型中的基因病

正常国度,国家政府代表国家,党派是国家政体的组成部分,从结构与权力论,任何一个党派再大也大不过国家,就算极端彻底的一党制,政府所有岗位全是某一党派的人了,也顶多是党和政府一般大,这就大到头了。

这不是权力问题,这是逻辑问题。就像人体某个器官,再大你不能比整个人大,如果大到人体之外去了,不受控反而还控制人,那就大的很不对劲、很不科学了。那就不是人的一部分,而是成了外面的东西,就像在人体背后另外趴着的一个东西,中共就是这种怪胎。不是中共说它是什么它真就是什么,蚊子从西边飞来说它是你主人,你就真拿它当主人吗?那你成啥了?真承认这个,那有病的可就不只是它了。

中国共产党,名字乍听很像中国的一个党,其实从来没是过,它选择这种结构就决定了它一直是中国之外的党。它不属于中国,它的关系框架是中国属于它,它属于共产国际。共产党是一个国际极端组织,这种模型相当于共产党占领一个国家后的监控模型,如果不是共产主义在世界走到山穷水尽,即使把中国搞死了,中共也不会太在乎的。这种对立关系,决定了共产党与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利益永远不会一致,这是中共体制下责、权、利始终错位的更深一层原因,是中国一切改革最终注定失败的根子,除非放弃共产党或共产党自灭,否则是不可调和的。

一个党置身政府之外操控一个国家,这是共产党的扩张模型。这一特点也许可以作为一种判据,任何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如果处于这种模型,就像没有灭活的病毒一样,一方面仍存在与其他国家共产党合并成为大苏联的接口,另一方面,意味着保留了随时准备扩张传染用的基因突刺。

中共看来没变。习上台后有一次中共阅兵,俄罗斯投其所好,把据说当年苏联红场阅兵的血旗转交给了中共。因为基因的冲动,中共可能一直很想扛起共产国际倒下的那杆破旗,所以一直在世界上搞红色输出,那不是为了中国,那也不是中国要的,那是共产党要的,共产党做的事只为了共产党。像当年苏联扶植中共一样,总喊星星之火可燎原的中共,对在世界各国扶植起的小火苗,会觉的比中国人民要亲的多,那是像它当年一样共产党的乖孙子,又一些背叛各自祖国的红色小家贼。

共产党占领世界的目标没变,今天中共无论中央会议还是基层党组会议,仍在唱着要把旧世界打的落花流水,仍要实现它的那个英特那雄奈尔。这凝固着血腥的声音,此刻就在大陆或此或彼的某一个地方,仍在响起。

中共这种扩张模型,意味着共产主义最后的枪口没有放下。可能某个人自以为是在玩权力游戏,但不要忘了共产党一再被证明是极易失控、经常失控的,共产党每一个玩火的当权者,最后都没控制得了局势的演变,他们扮演的不过是打开潘多拉盒子的权力馋虫而已。看上去像某个人利用共产党在维护权力,实际这种权力的诱惑,正是给权力馋虫下的诱饵,是共产党在利用那个人,再次打开红色潘多拉盒子。

对世界而言,即使是一个意识不清的糊涂虫,举着一杆上膛的枪,枪口对着全世界,对世界同样是危险的。方方面面都可能随时触动他勾动扳机的念头,而那比让普京动核弹容易的多。

还有一点也许不该这么早忘记,共产主义本来就是西方的产物,曾一度遍布世界,做过癌变切除手术的地方,未必零散的癌细胞已全部干净。也许当中共有所异动的时候,它已经取得了世界同伙的暗中呼应。

四。非典型的政教合一

像中共这样,处在政府之外来无形操控政府的,从世界政治看真的挺怪。历史上与此形似的,唯有宗教国家。

历史上的宗教国家,也不以宗教代替政府的,正常时国王是国王,主教是主教,当然国王也是教民,很多臣民也是教民。这和在中共控制下,政府官员甚至基层公务员绝大多数都是党员很像;教派与政府、国民的关系,和共产党与政府、国民的关系也高度相似。

这就引起一个更深的思考,共产党到底是个党还是个教呢?为什么它会采用宗教国家的模式?

如果是个政党,因为政府是治国的,政党参与治国,正常就在政府这个政治领域内发挥作用好了,但中共有些地方与政党的特点真的很不一样。

没有哪个政党会像共产党这样,把自己世间的政治主张称作信仰,这就像吃饭做菜过日子不能被称作信仰一样。政治是国家过日子。而信仰有个仰字,有个向上向善,是超出世间的。共产党只不过是世间的东西,一个世间的东西假扮神灵就等于装神弄鬼,那就是个邪教了。这也就理解中国建国以来,为何一再苦难深重,邪教国家从来都是灾难重重的。

共产党强调无神论,这也是超出政治范畴的。即使在被共产党视作敌对的资本主义政府里,也一样有信神的和不信神的人,这是个人与社会信仰层面的东西,和政治完全无关。把这个搅入政治基础,甚至以破四旧等名义为此搞政治清洗,这没任何道理,除非它实际不是个党而是个教,而且还是个骨子里反神在先的邪教,是打着社会幌子做诱饵,在欺骗信徒跟着做坏事。

还有政党是研究社会实务而不是研究空洞精神的。美国作为世界第一的先进国家,也没听说搞过特朗普精神。而共产党一天天就为研究精神而存在,党务活动是单向精神灌输,假大空的话代代编、代代吹,领导吹出点什么就要发往全国由全党膜拜,高呼赞颂,以学习为名的精神控制繁琐成度作为教派都是空前的。在共产党的伪装下,人们普遍误以为连灵魂都不信的共产党是很物质的,视精神为虚无的。但自相矛盾的是,共产党一直都极度重视精神控制,甚至可以说就是靠精神控制起家的。从战争时期就把党支部建在连队,打仗也要开会学精神,开会学精神学语录的现象贯穿中共整个生命期。一个如此重视精神,完全靠精神控制起家和维持的组织,却告诉别人精神是虚无不存在的,这不奇怪吗?实际越是让你不设防的地方,它才越好钻空子。

中共现在的维系是靠连哄带吓唬。和好多党员聊过,觉的这么没意思就退党呗,都说不敢,说那还得了。或者谁对领导有意见,说不能说,说了那还得了。人们呆在中共这个教里是因为害怕,因为恐惧,那这里岂不成了黑帮?人家和尚不想出家了还可以还俗;道士不想修炼了也可以自己下山,就连过去江湖上,还有个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说法呢。可中共让人发誓终身献给党,永不叛党,最黑的黑帮莫过于此。

所以,从结构模式和精神控制来看,共产党的确并非是一种政党,而是一种邪教。在中国还多了个特色,是靠恐怖维系的黑帮。其实好多年前早就听大德高人讲过,中共实质上是“流氓帮派加邪教”。

中共以国家政治名义,搞着非典型的政教合一,这使得这种邪教状态,很难被识别与形容。反倒是共产党自己给过一个清楚的描绘:“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这确实是共产党的真实写照。把这么一个鬼怪的称谓放到共产党宣言这种国际性纲领性文件中去,让全天下人看,让后代看,并且沿用至今,这不是一时的集体臆症,这是共产党人绞尽脑汁,觉得最趁心如意的描绘;当然,也就成了这个邪教霉暗心理的真实写照。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古懿:中共和ISIS--政教合一的奥秘
分析:中共陷多事之秋 习近平新班底只能死撑
楚一丁:从“两会”运作看中共特色假民主
钟原:中共两会开幕现四大尴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