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婴儿器官移植”掀中共惊天黑幕

人气 7015

【大纪元2023年03月07日讯】2023年2月27日,中共上海市委旗下的《新民晚报》报导了一条新闻,引起了外界关注,并引发舆论哗然。该报导高调炫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与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联合研究成果登上权威杂志”,而民众细看这项研究的内容,竟是摘取幼小婴儿的肾脏,并将其移植给成年人。

《新民晚报》极力标榜这项中共“技术”,称婴儿器官移植如何困难,并吹嘘仁济医院已经“成功实施了”22例新生儿肾移植。然而,这家中共党媒对于器官的来源却含糊其辞。

令人细思极恐的“婴儿器官移植

由上海交大附属仁济医院医生主导的“婴儿器官移植”,于今年年初发表在了《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文章的题目是“供肾者最低体重和年龄:体重小于1.2公斤的早产新生儿肾整块移植给成年受者”(The minimum weight and age of kidney donors: en bloc kidney transplantation from preterm neonatal donors weighing less than 1.2 kg to adult recipients)。

这篇论文报告了两个移植案例,都是使用新生婴儿的肾脏移植给晚期肾衰病人。

第一例是早产女婴,出生时胎龄29周,体重1.07公斤,她那只有鹌鹑蛋大小的双肾,被移植给了一名身患尿毒症、体重75公斤的34岁女性。

该移植手术历时近10个小时,由仁济医院泌尿科副主任、肾移植亚专业负责人张明主任医师主刀,而张明也是这篇论文的主要通讯作者,器官移植发生在2021年8月。

第二例也是一名早产女婴,出生时胎龄29周零5天,体重1.17公斤,双肾总重量只有27克,被移植到了一名患有终末期肾病、体重46公斤的25岁女性。该手术也是由仁济医院的移植团队主导完成,器官移植时间为2022年1月。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论文宣称,第一例和第二例移植案例中的女婴,其父母分别在她们出生后的第2天、第3天便同意捐献肾脏。然而,一个基本的医学常识是,肾脏在体外保留最长时间为24至48小时。

这也就意味着,张明的团队必须在婴儿出生后的3—5天之内,完成移植配型以及肾脏移植手术。而党国这个反常的“超高效率”背后却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信息。

婴儿器官早在娘胎里就被觊觎?

据大纪元记者江枫报导,2023年3月4日,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外科、医学影像学、生理科学和生物医学工程副教授哈尔佩(Zain Khalpey)告诉大纪元,器官移植通常需要1周到14周的时间来交叉匹配患者。

哈尔佩教授说:“你必须进行一系列的测试,以确定供体和受体是否匹配。这些测试包括血液和组织分型,以及交叉配型,以确保兼容性,尤其是与肾脏的兼容性。”

哈尔佩教授还表示:“完成(移植前配型)步骤所需的时间长短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器官的可用性,测试的复杂性和紧迫性。所以一般来说,新生儿肾脏移植配型的过程可能需要几周到几个月的时间。”

此外,美国巴恩斯犹太医院网站以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健康网站显示,对器官捐赠者的评估,包括供体配型,可能需要1到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完成。

而且,尚未出生的婴儿不可能在中共官方所谓的“器官捐献系统”中登记注册。

然而,张明团队却在两名新生儿出生1天和3天后就摘取了她们的肾脏,并成功移植到了两个成年人身上。

哈尔佩教授推测,早在婴儿还在娘胎里时,医生就已经瞄上了她们,并通过抽取羊水完成了配型。

而对于仁济医院移植团队已经摘取了22例新生儿的肾脏,并“成功移植”,哈尔佩教授感到担心,“令人怀疑他们在将新生儿作为用于生产器官的机器”。

哈尔佩教授说,“如果婴儿或新生儿的肾脏被移植,它会(在受体内)持续很多年。这就是(中国医生)使用新生儿器官的吸引力所在,因为在他们的肾脏上导致排斥反应的抗体数量不多。”

《美国移植杂志》的计算分析凸显出“中共活摘器官”

2022年4月,《美国移植杂志》对1980年至2015年间在中国学术期刊上发表的2,838篇移植论文进行大规模计算文本分析,发现中共移植外科医生违反了国际公认的“死亡供体”规则,很多“捐献者”在被宣布为“脑死亡”之前,中共医生就摘取了他们包括心脏和肺在内的器官。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3月,《广州日报》的记者报导了对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采访,黄说:“我2012年做的肝移植手术有500多例,11月到广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术,是按照中国标准公民自愿捐献的首例肝移植手术。”

有民众听到后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这说明,2012年11月之前,黄洁夫主刀的所有肝移植手术,供体肝都不是自愿捐献的。

而2013年5月,黄洁夫对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麦克唐纳(Stephen McDonell)说,他已有两年没有从死刑犯身上移植任何器官了。

也就是说,从2011年5月开始,黄洁夫就没有使用死刑犯器官。

那么,2012年,黄洁夫在11月前做的近500例肝移植手术,使用的肝脏,既不是自愿捐献的,也不是死刑犯的,那么,这些器官究竟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2017年2月6日,《科学》杂志在其网站发表记者署名文章,报导国际肝病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的官方期刊——《国际肝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撤销了浙大附院郑树森的论文,并终身禁止他投稿,原因是担心“其肝移植安全性数据研究所涉及的器官来自中国死囚”。

《国际肝杂志》是国际权威学术期刊,覆盖全球4,400多家机构,该期刊的主编称:“撤稿原因并非论文数据造假,而是缺少563例肝移植器官来源的伦理证明。”“除非我们得到了详细的、透彻的、无争议的证据,证明‘所有’器官均来自DCD(脑死亡器官捐赠)志愿者。”

相较于《国际肝杂志》对郑树森的论文撤稿,哈尔佩教授对于《美国移植杂志》接收并发表上海仁济医院张明等人的论文感到惊讶。

哈尔佩认为,杂志编辑应该向论文作者提出几个问题,包括:婴儿的父母是否有知情和同意?婴儿的父母是否是良心犯和弱势群体?

值得国人警惕的“民间大规模基因筛查”

胡鑫宇离奇失踪死亡案,让全国亿万民众进一步看清了“人矿”是怎么回事。而事实上,中共不仅仅是盯上了青少年的器官,正如哈尔佩教授所推测的那样,早在婴儿还未出生时,中共就瞄准了他/她们的器官了。

事实上,早在10年前,中共已经系统化地给孕妇测定基因,掌握婴儿的基因图谱。而这其实与器官移植所需要进行的血型、遗传病学等诸多配型准备工作有直接关系。

根据中共媒体报导,江西省多个地方,包括胡鑫宇所在的上饶市,就是产前基因筛查的重点地区。

这不免让人想到,中共很可能早就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建立数据库,以便从中国人还是胎儿/婴儿起,就早早地了解他/她们的器官配型。

《人民日报》四川分社社长林治波曾在网上写过这么一段话:“价格高昂的器官移植生意将兴隆起来,原因是绝大多数国人的基因数据被资本掌控了。他们会在海量的基因数据中轻易找到与移植对象配型的人,然后这个人就失踪了。这是可怕的态势。”

也就是说,中共很可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掌握了国人的基因数据,它清楚在中国巨大的人群中,特定类型的一个个肝脏、一个个心脏、一页页肺脏生长在哪一个胎儿、婴儿、幼儿身上,当需要进行器官移植的受体出现后,就可以像到饲养场里提货一样,直接去收割这个婴、幼儿的器官。

众所周知,中共宁愿对非洲大撒币,也不愿为中国贫困地区的孩子多花一分钱,更不愿对农村人的医疗有所投入,可为何中共却劳民伤财、对给孕妇大规模测定基因如此起劲?

中共这诡异的操作,不得不让人警惕其背后的真实动机,而这也同时让人想到中共在监狱和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体检”。

监狱和劳教所里的特殊“体检”

据明慧网报导,大约在2003年的上半年,上海女子监狱警察突然通知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要进行全身体检。当时看到有四辆大巴停在监区的大门口,里面都是很先进的各种医疗设备。

每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挨个排队,一个一个地上车去检查,要上下四辆车,检查人体各部位。从头到脚都要检查,眼科、身高、验血、验尿、妇科、B超、心、肝、肾脏都要检查。

中共警察还称,只有法轮功学员有这个“待遇”。

诡异的是,中共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等地方普遍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甚至剥夺他们的基本生存权,根本都不当人对待。

然而,中共同时又普遍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例行、系统的验血及器官检查”,包括超音波、验尿,而其他犯人却都没有。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经过体检程序的法轮功学员,有些陆续被大巴士运走,从此再无音信。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早已在国际范围内被广泛曝光。

2019年6月17日,“独立人民法庭”在英国伦敦举行终审判决,判定中共对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进行大规模器官摘取,无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类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认定,中共是一个犯罪政权。国际二十多家大媒体对此进行了报导。

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将适用于世界各国、各地区政府、乃至国际法庭,在追究大陆参与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组织或个人罪行的时候,都可直接采纳“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无需再做调查取证。

结语

2006年,当大纪元首次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时,很多人对活摘罪恶感到难以置信,这倒不是他们都很冷漠,而恰恰是很多人的善良局限了他们的想像力,人们无法想像这个世界上会有活摘人体器官的恶魔存在。而中共活摘被自由社会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十六七年过去了,从数以百计的武汉大学生陆续离奇消失,到胡鑫宇们的离奇死亡,人们无奈又痛苦地发现,原来法轮功学员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中共已经将活摘器官的黑手,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延伸到了新疆人身上,延伸到了农民工身上,延伸到了大学生身上,延伸到了中小学生身上,如今又延伸到了刚出生的婴儿身上……

正如《九评共产党》所揭示的,中共是一个十恶俱全的邪教,其背后是撒旦邪灵,它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是追随中共为其陪葬,还是远离中共、远离灾殃,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横河:为什么抵赖活摘要靠境外势力
粟沂州:中共喉舌的抵赖与涉案疑犯的自供
川人:中国共产党定将亡于“活摘”暴行
【翻墙必看】中共两会登场 即现几大尴尬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