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元霸主难撼动 人民币挑战是认知战

人气 2610

【大纪元2023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不但成为政治的转折点,金融市场也成为战场,中俄一直都想摆脱美元。媒体在讨论去美元化、人民币取代美元的说法。

但专家们表示,这种新闻可能是被制造出来的,人民币现不存在任何挑战美元的条件,可能只是对美元不满的一种表达,大内宣、大外宣成分都有。

“人民币国际化”属于自我推销

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2021年报中,称“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包括推动“人民币国际货币”(投融资、储备、计价)和“人民币跨境使用”(跨境货物贸易与投资、离岸人民币市场、人民币国际化基础设施)。

中共二十大报告中提到“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中共央行官员经常声称“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是以“以市场驱动、企业自主选择为基础”。

台湾国立东华大学新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松兴(陈松兴授权)

不过,台湾国立东华大学新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松兴对大纪元表示,“其它货币的国际化,主要还是需求方用来做支付、贸易结算、投资标的、储备货币,基本上是有需求而酝酿出来的。人民币是倒着来的,基本上是由供给端,也就是说中国(中共)政府主动地基于地缘政治战略考虑,希望能够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一般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全球贸易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如石油、天然气、澳洲矿砂、非洲特殊金属、巴西的矿砂、农作物等。第二个层次是作为一个投资货币,人民币是否能够避险,能不能维持乐观的一种汇率。第三个层次是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

大陆专家认为,“货币国际化的三个功能:支付、计价和投资的功能,最根本的还是投资的功能,原因在于非居民有信心、有能力、有可能持有人民币资产、货币,这样的人民币国际化才是可持续的。如果只是因为做交易用一下人民币,这种人民币国际化不太稳定。”

按照大陆政策专家的看法,人民币国际化的最高层次,是使人民币成为其它国家的储备货币。这样人民币可以利用这个地位,通过开借条取得外国的实际资源。

陈松兴认为,在全球市场里面,更多的是以市场为导向,不管是基于交易、投资的需要,还是作为储备的需要,这是勉强不了的。贸易用人民币计价、结算,这个可以做到,但一种国际货币最大的需求在于债券市场。

“我拿了中国方面给付的人民币之后,对机构、政府来讲,其实是一种比较短期的利用,我能不能投资在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这个情况就比较麻烦了。因为中国的债券市场目前受到控制,虽然规模很大,但是流动性不好。”陈松兴说。

加拿大约克大学教授沈荣钦(Jung-Chin Shen)对大纪元表示,“它(中共)推动国际贸易,一方面促进用人民币的交易,另外一方面是在很多交易市场内,可以用人民币来购买债券,或用人民币来投资。的确在很多国际市场上让人民币变成国际货币的一种选择,但人民币因为本身就受到高度管制,不是可以自由交换的货币,在这种情况之下,人民币还是没有办法真正达到国际化。”

陈松兴表示,“以人民银行的态度,绝对不可能让人民币可以完全自由转换,符合国际定义里面的convertibility(互换)。它利用香港作为离岸市场,本币市场则完全管制。因此,国际社会尽管认定中国在全球经济里面的重要性,可是要以人民币作为投资的标的,或作为储备货币应该还是有保留。”

“尤其是中国经济不管是跟美国脱钩,供应链重组,或者欧盟主席冯德莱恩所讲的去风险,其实是同一件事情,那么基本上都会影响到对人民币的需求。”陈松兴说。

根据IMF官方数据,目前人民币作为(全球)外汇储备的实际占比,在2022年第一季度达到最高值,之后不断下降。2022第四季度的最新数据是2.69%,比最高点跌去7%左右。

大陆行业人士也对人民币国际化前景感到悲观,要成为一个国际化货币所需的三个条件,第一,有一个比较强大的经济,但开放度要非常高;第二,得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开放的、有流动性的、有很多丰富金融产品的市场;第三,得具有一个相当完备的法律、金融等制度体系。人民币目前可能只达到半个条件。

俄乌战后 中共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背后的企图

俄乌战争后欧美冻结了俄罗斯央行的外汇储备,北京与俄罗斯、沙特、巴西等国达成协议,双边交易中去美元化。尤其是俄罗斯,人民币已取代美元成为交易量最大的货币。

巴西政府3月底宣布,已与北京达成协议,不再使用美元作为中间货币,而是以本币进行贸易结算。沙特阿拉伯3月初表示,对以美元之外的货币结算石油出口持开放态度。


加拿大约克大学教授沈荣钦(Jung-Chin Shen)(沈荣钦授权)

沈荣钦表示,“中国开始去天然气用人民币结算的交易,或是在很多离岸国家开始设置人民币交易所,或者是说跟巴西这些国家签订用人民币来作为交易的条件,背后动机不完全是经济性的,很大一部分是看到俄罗斯在俄乌战争后,在金融市场上被美国严重制裁,非常担心美国把美元武器化。”

北京也正在致力于使其外汇储备多样化,创建数字人民币,鼓励更多的人民币交易,并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来改革全球货币体系,进一步支持了俄罗斯的战略。

中共外管局近日发布数据显示,从2019年9月到2022年10月之间,中国的黄金储备量一直保持不变。但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3月底的5个月中,中国储备黄金规模连续扩大,累计增加386万盎司(约合120吨)。

陈松兴说,“有没有可能是在国际组织之下去协调一个新货币,比如说在IMF底下要求各个国家拿出黄金作为储备,以黄金作为储备来认定说你在SDR里面占的份额,然后再以SDR虚拟,虚拟之后就是国际货币的一个概念,这个已经有讨论了。所以也可以看得出来,为什么中国(中共)政府在这两三年加大力道在全球市场间买进黄金,显然是有这方面战略的考虑。”

沈荣钦表示,“中国(中共)在做这些事情,很大一部分其实在降低美元的风险,它担心未来比如入侵台湾的时候,美国会不会把美元武器化用来制裁中国(中共),这才是它担心的事情。”

陈松兴表示,“中国是一个对外贸易依赖度很高的经济体,如果要维持对外贸易,必须要有替代货币,而欧美是盟邦,不可能依赖欧元,也不可能依赖英镑。”

“如果人民币的结算体系、支付体系没有建立的话,一旦有热战,美国以制裁俄罗斯的方式制裁中国(中共)的时候,中国经济就会陷入一个困境,虽然不会使经济停滞,但可以让中国(中共)没有办法打了太久。” 陈松兴说。

2022年2月26日,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集会上,一名抗议者举着标语牌,呼吁禁止俄罗斯使用SWIFT系统。(Yann Schreiber / AFP)

人民币对美元不构成挑战 专家:或是认知战

专家们表示,从理论上讲,有四种方式可以取代美元:私人货币(如比特币);商品货币(如黄金);全球法定货币(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或另一种国家货币,包括人民币。

第一种情况是不可想像的:目前所有加密货币的市场价值为2万亿美元,仅占世界外汇储备的16%,而直接用加密货币进行交易繁琐到不可能。黄金可以成为一种储备资产,但在进行交易时却毫无希望。也没有机会就一种具有足够分量的全球货币达成一致,甚至可以取代储备,更不用说成为全球交易工具。一些人着眼于人民币。

沈荣钦表示,“以现在来讲,美元的强势地位也许会下降,可是美元并没有真的受到挑战,因为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个可以取代美元的货币,而且即使要取代最接近的也是欧元,也绝对不会是人民币。”

“人民币基本上是不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去取代美元,任何人民币会取代美元霸权的说法,都完全不切实际。另外一个原因在于,一个货币要变成国际通用的货币,必须是低度管制的,必须可以自由兑换,人民币在高度管制的情况之下,它是不可能变成一个国际货币的。” 沈荣钦说。

分析人士指出,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在充满活力的美国市场和无可比拟的美国军事力量支持下,没有其他货币,包括欧元和人民币能抢夺美元的王者地位。美元是世界上最广泛持有的储备货币,国际贸易中的主要开票货币,也是全球金融机构的主要货币。主导着全球股票市场、商品市场、发展融资、银行存款和全球企业借贷。在危机时期,世界各地的人们将美元作为他们首选的避险货币。

分析人士指出,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在充满活力的美国市场和无可比拟的美国军事力量支持下,没有其他货币,包括欧元和人民币能抢夺美元的王者地位。美元是世界上最广泛持有的储备货币,国际贸易中的主要开票货币,也是全球金融机构的主要货币。主导着全球股票市场、商品市场、发展融资、银行存款和全球企业借贷。在危机时期,世界各地的人们将美元作为他们首选的避险货币。

沈荣钦表示,“在经济越不景气的时候,经济风险越高的时候,大家反而去买美元,为什么?因为大家对美元有很大信心,可能仅次于黄金等贵重金属,就是说相信美国政府不会倒,或是相信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确可以实现他对美元的承诺。”

沈荣钦说,尽管中国(中共)就说要降低美债、卖美元,希望能够降低美元霸权,可是卖了这么久,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是持有美债第二高的国家。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说它虽然努力去排除,可是美元带里的经济利益还是很大,你现在卖了美元资产,你要买哪一个货币的资产,会比美元资产更可靠?就算中国(中共)卖美债的时候,日本或其他国家可能就接手了,就说美债在债券市场上不是这么不受欢迎的。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黄大卫授权)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对大纪元表示,“人民币替代美元是完全不切合实际的一个假说。起码在中短线来看,5年、10年之内可能性是非常低的。首要原因美元代表的是国家实力,软硬实力叠加在一起,货币代表了承兑责任的联邦政府能力。中国要取代美元,或者中国(中共)要改变世界格局,目前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大的变化。”

媒体上另外有一种说法是,北京也在和莫斯科联手,推动摆脱以美元结算石油,并试图在“金砖国家”中发行一种新的储备货币,这可能会对美元霸权地位构成威胁。

但由于美国及其盟国共占全球货币储备的90%以上,占全球投资的80%左右,占世界贸易和世界经济产出的60%。即使每个拒绝制裁俄罗斯的国家,都支持金砖国家反美元联盟,也很难动摇美元的主导地位。

而且印度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加入金砖国家的去美元化联盟,而是倾向于采取更温和的方法,如增加IMF的SDR。印度与中共的对立,也阻止了印度支持中共取代美元的企图,意味着印度不会支持金砖国家明确动员起来推翻美元的地位。

沈荣钦表示,“如果巴西要进行国际贸易,最后还是会回到美元去进行国际贸易。当然中国(中共)可能说,我们金砖五国这几个国家,规定说用人民币当成交易货币的一种,比如说中国商品我们是可以用人民币交易的,可是简而言之,当这些国家要跟世界进行投资或者是国际贸易的时候,他们最后有很大一部分还是会回到美元。在这种情况之下,表面上看起来的确会增加人民币的一些占比,减少美元的一些占比,可是对整个局势的影响,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专家们认为,人民币取代美元的说法,可能只是对美元不满的一种表达,是制造出来的新闻,大内宣大外宣成分都有。

陈松兴表示,“中国(中共)一方面是对外的认知作战,全球的广泛宣传,藉以让更多国家相信我们应该这样做。另外一个是大内宣,也是有必要的让大家解释,人民币还是很强的,不用怕美国,大内宣大外宣成分都有。”

专家们认为,人民币取代美元的说法,可能只是对美元不满的一种表达,是制造出来的新闻,大内宣大外宣成分都有。(STR/AFP/Getty Images)

沈荣钦表示,“人民币现在不存在任何挑战美元的条件,这个新闻是被制造出来的,不是说真有这个趋势。什么人民币挑战美元,这个新闻根本就不应该是个新闻,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搞得大家紧张兮兮,其实完全不存在事实,我也非常惊讶,觉得这是宣传。”

“但它可能也反映出有些国家,对于美国在美元霸权上获得过多利益,内心有些不满,看到美国制裁俄罗斯这么严重,会担心美国把美元武器化,当然背后有一些动机,可是这是动机它跟事实是两回事。”他说。◇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房市低迷伤及中国消费者:要勒紧裤腰带
【名家专栏】人民币无法取代美元
PG&E宣布2023年利润增长近25% 至$2.2B美元
利率暂走高 房价年内或续涨 销售增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