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宁夏治沙人孙国友的惊天一跪

人气 2251

【大纪元2023年04月03日讯】3月28日,一则视频引爆网络:宁夏灵武马家滩村林场主孙国友,跪地磕头,哭诉治沙21年,却因附近煤矿没能按约供水面临断水,“万亩林场没有水喝”,“煤矿把水源给我断掉”,“不给我供水从哪里说理”。

根据媒体报道,事情经过基本是这样的。2003年,孙国友在马家滩镇承包万亩荒沙滩,植树治沙;2008年后,当地开建大型煤矿,破坏了孙国友林场的水源。双方曾打官司,法院判煤矿赔偿700多万元。今年煤矿下属的水务公司提出可以接水,孙国友提前栽种了20万植株树苗,但突然水务公司暂不同意接水,导致他情绪崩溃跪地。

29日,在强大舆论压力下,涉事煤矿就供水事宜与孙国友协商,但仍未恢复供水,也没有得出解决办法。而马家滩镇政府表示,市、镇有关领导正在林场协调处理此事。同日,央媒介入,央视网直接点评此事,要求“供水和调查必须马上到位”。

30日,官方通报来了,非常有意思。第一,宁夏自治区党委、政府要求灵武(县级市)党委政府“主动担当”。潜台词是什么呢?涉事煤矿来头太大,我也搞不定,但目前在舆论风头上,你们宁武官方先把担子扛起来,缓和事态。第二,灵武当局根据自治区的要求,采取有效保护措施:一是对孙国友近期栽种的890棵丝棉木,镇政府已安排水车进行浇灌;对尚未栽种的1000余棵丝棉木,采取了有效保护措施,努力避免供水纠纷处置期间因缺水导致苗木死亡的情况。二是由自然资源部门和马家滩镇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目前尚未栽植的沙柳橛子(沙柳树枝)采取了技术保护措施。

这显示从宁夏区、灵武市到马家滩镇,都在息事宁人,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奇怪的是,涉事煤矿背景强大,难道孙国友也有来头吗?

网络上早就把孙国友趴了个底朝天。孙国友竟是一个纯纯粹粹的草根。1959年出生于四川南部县“鸟不拉屎的大山深处”,穷苦人家。21岁来到宁夏吴忠市,剪头发,当裁缝,开出租车,后来又做起包工头,带着三四百号人到处赶工程,还娶了个当地媳妇,到2003年已有千万家财。这年,孙国友在马家滩所在的毛乌素沙漠最南端修公路,在路基下发现了水,经检测,“水可以正常饮用”,他决计将这片荒漠承包下来,“我们四川人,人均不到一亩地,这个地方这么大,为什么不种树?”

从此,孙国友历经千辛万苦,千万身家都投了进去。为了全力支持孙国友,妻子让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住到了林场。“我的岳父岳母最终都死在了林场。”孙国友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而他的工人,则是跟着他做公路、桥梁工程的工友,每年的三四月份,他们汇集在林场植树,其余的时间,则去做路桥工程。女儿大学毕业后,入职到山东一家全国500强的公司,但没多久就被孙国友叫了回去,“我老了,你要来农场接我的班。”今年24岁的女儿受到了他父亲的感染,在网上自称“沙二代”,后改为“沙洲木兰”, 希望替自己的父亲去圆梦。

不过, 2008年一个央企闯入了这个故事。马家滩镇一带地下是个巨大煤田,宁夏煤业集团在这里开建了个特大型矿井——双马煤矿。这个来头可大去了。宁夏煤业集团是宁夏煤炭企业2002年12月第一次重组的产物,先是地方国企。2006年,宁夏煤业集团与神华集团合资合作,战略重组为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成为央企的一部分。2017年11月,神华集团和中国国电集团重组为国家能源集团;因此,2019年4月,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变更为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国家能源集团,可是中央直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2022年世界500强排名第85位。而根据公开资料,双马煤矿年产能400万吨,矿产储量5.94亿吨,可开采约百年,是中国最有价值的煤矿之一。2017年,双马煤矿还创造了神华宁煤集团“全员工效最高、生产成本最低、人均利润最多、用工人数最少”四个第一。这样一个煤矿,其强势可想而知。

双马煤矿给孙国友带来了无尽的麻烦,不仅占用了孙国友的1817亩林地,而且还污染水源。双马煤矿为确保安全,降低了地下水水位,同时,地下水侵泡煤层后就成废水,浇花花死浇树树死。孙国友找双马煤矿评理。2011年双马煤矿和他签订了一份供水协议,但未能兑现。2014年,央视新闻曾以《宁夏神华宁煤双马煤矿排污 千亩沙林被毁》为题报道过孙国友林场水源被破坏一事。记者发现,双马煤矿竟然是一个“未批先建”的非法煤矿,加班加点非法开采,而宁夏区政府部门竟无能为力,只是罚款,直到煤矿办下相关手续为止。双马煤矿还因“废水污染”,被环保部点名。2017年,记者查阅近年来神华宁煤集团的环境监管记录发现,其违规记录多达十几条。

期间,孙国友还与双马煤矿对簿公堂。银川市中院(2016)宁01民初535号判决,“被告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因占用孙国友林地而造成的经济损失727.54万元”。大皖新闻记者还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该案的二审民事判决书,判决时间是2017年9月26日。判决书显示,孙国友基于《荒沙地承包合同》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符合法律规定,受法律保护。神华宁煤集团就双马一矿建设项目在未依法取得相关部门的审核、批准手续及未就土地补偿问题与孙国友达成一致并进行补偿的情况下,先行开工建设并导致孙国友承包的林地部分毁损,依据《土地管理法》及《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神华宁煤集团的行为属于违法占用土地并构成侵权,依法应当对孙国友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由此可见,孙国友与双马煤矿之间的交涉,事实清楚、是非分明。

对于财大气粗的双马煤矿及其背后的国家能源集团,解决供水问题就这么困难吗?恐怕非不能也,是不为也。网友质问:难道孙国友“惊天地,泣鬼神”的下跪,还惊不醒一个利益集团的良知吗?

是的,迄今没有惊醒国家能源集团这个央企的良知。在中共眼里,央企所代表的公有制经济是其统治的物质基础,要“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这就直接导致了央企的无法无天。

孙国友的惊天一跪,又一次印证了央企在中国的霸道和骄横,以及地方政府的无能,中共体制的糜烂和不可救药。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投书】一个治沙家庭的林权遭遇
熊飞骏:“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唐付民:“中国模式”罪恶逻辑
宁夏万亩林场水源被断 涉事煤矿背景被起底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军报暗示李尚福罪名? 中共元老逼宫习近平
【晚间新闻】朋友圈不干净 中共军报揭党官落马原因
【全球新闻】有图有真相 美国驻日大使再打脸中共
【时事金扫描】杭州亚运会来一群“叫花子”?
【环球直击】美中成立经济金融工作组 将定期会面
【探索时分】东风导弹能否摧毁关岛美军基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