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从封控中觉醒 像做了一场噩梦

人气 7814

【大纪元2023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骆亚采访报导)“老百姓就是蝼蚁,随便踩踏,碾压,一切都在它的掌控当中。”大陆企业孟军回想这些年的经历感慨道,“现在想起来都是梦,一场噩梦。”

孟军曾是一家生产橡胶产品公司老板,拥有一百多名员工。其公司产品出口至东南亚,最高年产值达3亿元(人民币,下同)。

一场瘟疫,让这一切化为乌有。

孟军4月26日告诉大纪元记者,中共的疫情封控政策导致自己破产。认清这一切后,他立即决定离开中国。去年新年后,孟军把公司彻底关掉、遣散百余名员工,从广州逃至美国。

“我想好了,我也不会再回国了。”孟军说,“这个共产党不倒台,我是不会回去的。一定要看到共产党倒台,我才能回去。”

中国企业家孟军。(受访者提供)

封控让公司生不如死 企业家想尽办法逃跑

孟军的橡胶公司位于中国西南边陲——广西南宁。他说,因为中共的封控政策,公司所在的工业园区90%企业基本上都倒闭了,无论是做包装、还是做木材生意的公司,“彻底不行了,撑不住了”。

“没有人管我们。”他说,“补助、救济、福利没有,全都没有,(费用)全部是企业自己负责⋯⋯他们(政府)不管,他们只管收钱。”

中共发布封城通知,民营公司就不能开工生产。孟军说,尤其是2021年7月以后,中共文件一来,所有员工都不能再上班;公司只要有一例阳性,所有员工都被拉走隔离。可是公司要付厂房租金、员工最低生活保障费,同时还要应付中共的核酸检测要求。

孟军提及中共核酸检测黑幕。

他说,疫情初期,公司需要处理一批原材料,必须得有员工上班,因此不得不每月向官方支付5000元的员工核酸费用。一开始,检测人员还会给橡胶原材料做检测,后来不做检测了,但公司需要贿赂检测人员,比如请吃饭、送红包、送烟、送酒等。

“(贿赂了)他就给你盖(通过的)印章”,孟军说,否则检测人员会称材料检测阳性,“这批材料就要封存,损失就大了”。

“其实他们就是走一个形式”,他气愤道,“就是来收这个钱”,“不是真正的为防疫”,“出来以后才知道,这几年的疫情就是一场人造灾难。”

“办事员他就靠着这个赚钱”,孟军说,公司所在的公共园区每一家企业都需要给检测人员红包,送好吃好喝的东西,包括好烟好酒。

孟军说,然而,当地一家中共政府入股的企业——海王制药可以正常生产。

他感慨道:“在中国做企业太难太难了,真的不出来不知道,你一比较就知道了。”

2020年、2021年两年,孟军为公司投入将近800多万元,因为封控,“这个钱打水漂了”。不过,孟军迅速作出行动,于2022年新年后关闭公司,同年4月疫情严重之际,“最恐怖的日子”之下从中国逃至美国。他说,自己现在已负债,“欠了很多的钱”。

“我是从广州偷偷跑出来的”,拥有美国签证的孟军说,通过托朋友、找关系、花钱等方式打通了获取核酸检测报告、进机场等关键环节。

“我逃出来还是比较幸运的。但是现在我太太还在国内,她没有出来。”孟军遗憾道。

孟军说,现在回头看,这一切就是共产党搞的一出闹剧,“共产党用疫情来控制老百姓的一切生活。”

“我一个朋友自杀了”

不只孟军一人碰到如此不堪的局面。他告诉大纪元记者,一位生产胶合板(俗称三合板)的朋友陈力(化名),公司做得比自己的还要大,但因为封控造成经济损失、承受不住压力,于2022年中国新年前自杀了,年仅57岁。

孟军介绍,朋友陈力2019年为了扩大生产已在银行贷了款,赶上疫情封控,不仅欠员工工资、原料商资金,还欠工厂租金,总款项大概600万元。2021年元旦至中国新年期间,不少人找陈力要债、逼债。

陈力因此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孟军说,“就是压力太大了”,本身又有心脏病,最后陈力“从他们(家)的塔楼上跳楼了”。

“我听了以后我都觉得很震惊。”孟军说,“他身体挺好的,我们还在一起喝茶⋯⋯怎么会走了⋯⋯很惨啊。”

他表示,陈力从事相关行业已经20多年,从小企业做起,一步步到如今这番大规模。“很可惜,非常可惜,连命都搭进去了。”他说,庆幸自己没有走到那个地步。

不相信中共能恢复经济

2020年起,孟军开始翻墙,看到国内看不到的报导,才越来越觉得国内疫情形势存在问题。

“欧美都放开了,别人经济已经开始逐步的恢复了。”他说,但中共的封控却越来越严重,越来越离奇古怪。

2022年白纸运动后,在未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中共又突然全面放开,导致大量人员死亡。孟军岳父也在此期间去世。

“没有什么言论自由,我举个纸也不行,连白纸两个字都不能出在微信上面,多可怕呀。”孟军说。

他清醒地意识到,是中共导致疫情大流行,不追查它天理不容。

当下,中共又宣称要恢复经济、打造顶级的制造业。孟军表示,自己和朋友都不相信这一点。“就是白日梦,是骗国内人的伎俩。”他说。

“人心(指民心)都没有了,像我这种,我肯定不去再干了⋯⋯”他说,“因为你不知道下面还要发生什么,你投入的每一分钱,在疫情这三年如同打水漂。”

“我是亲身经历,做一个厂,做一个企业,辛苦这么多年,积累了一点财富,结果一夜之间就因这个疫情(封控)毁于一旦了。搞得我现在是负债累累。”孟军补充道。

他透露,认识的几位同行朋友也不相信中共,都已用卖房子等方式处理个人资产,准备搬到国外。中国的经济环境太差了,商品无法出口,重新再建立内销,但老百姓不消费,消费率下降得多可怕。

孟军认为,四十年的发展,现在一夜之间给打没了,想用几个月、一两年把经济恢复起来,是不可能的。

他补充说,中共是想干嘛干嘛,无法无天,从来不管老百姓死活,从来不管你是谁,因为它就是最大。

“今天出一个政策,明天出一个政策,都是乱的”,孟军说,“你给人一个嘴巴子,再给人一个甜枣,人家又不傻。觉得这就是闹剧。”

责任编辑:方晓◇

相关新闻
【菁英论坛】贵州大火 烧出一个鬼魅末世
证监会新主席吴清密集动作 传易会满出事
【新闻大破解】美渐翻转1979撤军政策 重返台湾
中国经济差就业难 部分农民工时薪降1/3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