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习近平河北之行凸显政局诡异

人气 12625

【大纪元2023年05月18日讯】5月10日至12日,习近平考察雄安、沧州、石家庄,并主持召开两场座谈会,主题分别为推进雄安新区建设与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被嘲讽为“烂尾工程”,习为什么异常高调地率三大常委前去撑场?北京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龙头,书记、市长缘何不出席座谈会?本文作三点讨论。

雄安新区千年大计”,习的政治豪赌?

习上台之初,就特别重视“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但在中共现行体制和利益格局中,几无解决可能。经过几年折冲,习理出了一个思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牛鼻子”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而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核心在于“两翼”——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区)和河北雄安新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主要承接区)。如此,一可解决北京“大城市病”,二可解决区域性生态环境问题,三可促进河北发展、缩小区域差距,四可打造新的增长极。

就思路而言,这不能说是错的。可关键是:(一)为什么选择雄安新区?事实上,雄安新区面临生态脆弱(资源环境承载力已接近自然的上限,主要限制因素是水资源短缺、地表水质污染、洪涝灾害风险)、产业基础不牢、开放区位不佳等等问题,并没有充分的学术研究作基础。有人委婉地说,“在一定意义上说,雄安新区的设立出乎很多学者的想像,也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与讨论。”比雄安新区条件更好的区域并不少。

(二)雄安新区有必要建为大城市吗?当局规划融合了卫星城、科学城、大城市新区的几种属性,起步区面积约100km2,中期发展区与远期控制区面积分别可达到约200 km2和2000 km2,这是不是好大喜功、脱离现实(官方称要斥资30万亿元“打造一座未来之城”)?2017年,雄安新区常住人口104.71万人。比较而言,著名的日本筑波科学城,总面积28,400公顷,拥有超过20,000名研究人员,大约20万居民,是一座高度发展、具有良好生活机能之都市。

更重要的是,雄安新区建设是个政治决策,从经济地理学的角度看,完全“逆势”。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大道认为,中国经济要素的宏观流向是“自西向东”,雄安新区倒着来,如何吸引大量经济要素特别是技术创新要素的集聚?

雄安新区2017年设立,经过5年多的规划和建设,现状如何呢?今年1月,网上热传一个视频:号称亚洲最大的雄安高铁站(占地66个足球场),长满野草。已启用两年,每天却只有一班火车到北京。万民嘲讽。

就雄安新区而言,习近平遭遇着相当大的政治压力。例如,2021年7月,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出台《河北雄安新区条例》,雄安新区“降级”之说一时盛行(从“国家大事”降为“省级新区”)。

不过,习是个强势的人,对此决不后退,而是强挺雄安。这次雄安之行,第一,罕见地带上李强、蔡奇、丁薛祥三位政治局常委,尤其总书记、总理同框,这是故意针对反对声浪。第二,习近平定调:雄安新区“从无到有”,“一座高水平现代化城市正在拔地而起,堪称奇迹。”“实践证明,党中央关于建设雄安新区的重大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各方面工作是扎实有效的。”

然而,习的强硬,并不足以让反对声音消失;相反,由于缺乏纠偏机制,雄安新区正变成一个漩涡:投入越多,越不会停止;而不停止,就需要越来越多的投入。中国经济大盘动摇,财政越来越紧张。雄安新区变成无底洞,对习的政治杀伤力将越来越大。

“疏解”成最大难题,习近平强动“我的奶酪”?

只要有钱投入,雄安新区建设不是问题(目前,累计完成投资超过4000亿元,参建劳动力稳定保持在10万人以上,高峰时期约有20万)。最大的问题是,北京没单位愿意“疏解”到雄安。

北京当局首先拿外来人口下手。北京外来人口三分之二集中在批发零售、制造、住宿餐饮、建筑4个行业,强制疏解这些行业,就“人随业走”了。这也是2017年蔡奇“刺刀见红”驱赶“低端人口”的大背景。2021年7月30日,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负责人接受新华社专访称:2014年以来,已有20多所北京市属学校、医院向京郊转移,疏解一般制造业企业累计约3000家,疏解提升区域性批发市场和物流中心累计约1000个,北京人口2017年来持续负增长。

这些好“疏解”的都“疏解”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2021年,习当局决策部署,以在京部委所属高校、医院和央企总部为重点,分期分批推动相关非首都功能向雄安新区疏解。而“在京部委所属高校、医院和央企总部”都是体制内的权势者,在北京日子过得滋润,谁愿意离开?现有央企98家,谁该走谁该留?“疏解”实质就是现行利益格局的强行撕破、重组,是一场血肉拼杀。

即使政治高压,目前也才有首批3家疏解央企(中国星网、中国中化、中国华能)总部开工,中国矿产资源集团选址落位;首批疏解的4所高校、2家医院“正稳步推进各项工作”。用官方话语说,就是已“进入中央单位和相关地区协同发力关键期”。

习近平这次雄安行,一大目的就是亲自发动员令,宣布“已进入大规模建设与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并重阶段”,“疏解”必须加速:要扎实推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各项任务落实,接续谋划第二批启动疏解的在京央企总部及二、三级子公司或创新业务板块等,着手谋划金融机构、科研院所、事业单位的疏解转移。

习近平自己是从县委副书记一步步爬上来的,对中共体制和既得利益集团实情当然清楚,他也自然了解“疏解”是一场大搏杀。现在的北京,可谓激流滚滚。习的“铁腕”,将进一步把自己变成众矢之的。

丁薛祥、尹力、殷勇迎接“疏解”考验?

这次河北行,习近平主持召开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奇怪的是,北京市委书记尹力、市长殷勇都未参加。“京津冀协同发展”被视为中共三大国家级战略,习亲自决策、亲自部署,而且北京又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龙头,尹力、殷勇应如河北天津一样,双双出席。反过来说,给他俩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来。居然没来,说明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他两脱不开身,不参加应得到习的首肯。

对尹力、殷勇来说,有什么事比参加习主持的座谈会更重要呢?或曰上月18日长峰医院火灾(亡29人)。这虽令北京市领导层震惊,但尚不至于此。笔者猜测,原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原中办主任丁薛祥现都跟在习近平的身边,而尹力、殷勇才主政北京不久,如果也都同时离京,那么北京一时就无可靠之人坐镇了,习在安全方面是非常谨慎的,不会无端冒险。从另一方面讲,北京局势并不平静,习的不安全感很强。

习这次河北行,重点是推进雄安新区建设和北京“疏解”。总理李强领了总任务,在国务院层面具体抓的应是丁薛祥,北京层面则是尹力、殷勇负责。习近平签发了军令状,就看丁薛祥、尹力、殷勇三人能否完成了。当然,这个活极端难干,若做好了,对三人未来五年再升一级大有帮助。

这对丁薛祥尤为重要。丁1962年生人,是本届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轻者,上届中央书记处排名第二,这届调作第一副总理,应是当潜在接班人培养。但是,蹊跷的是,4月21日的二十届中央深改委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继续当主任,副主任为总理李强、全国政协主席王沪宁、中央办公厅主任蔡奇,没有丁薛祥的份。如果说王沪宁续任副主任是因为没人能替代他的话,那么中央深改委增加一个副主任并不是多大的问题,完全可以安排丁薛祥也当副主任。结果没有。

而且,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组长,前两任先后是时任常务副总理张高丽、韩正,目前也没公开宣布丁薛祥接下这个位置。这些都暗示,习对丁还在考察之中。

习已经70岁了,即使再忌讳接班人的话题,但也不得不有所安排。习家军内部对此是暗斗激烈,党内其它派系也不会甘心。风暴还在后面呢!

结语

在中共意识形态的影响下,习近平受一些“国师”蛊惑,相信“政府有为”;虽然也说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这里的市场是受国家“引导”的,是所谓“有效市场”。这大概就是习要开辟的所谓“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新境界”。作为产物之一的雄安新区,先天就有致命缺陷。这是当前雄安新区陷入“烂尾”困境的深层原因。

习对此没有明察,调整建设方案,反而政治豪赌,强行推进。这不仅在政治上使自己越发被动,而且在习家军内部诱发分裂,加剧了党内派系之间的暗斗,使中共政局更加波诡云谲,难以预测。但是,只要是雷,就一定要爆的;只要是坑,就一定会掉进去的。末路狂奔的表现就是如此。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雄安新区陷烂尾非议 20大前官方为何再提
习开京津冀会议 李强再现身 北京书记罕有缺席
分析:习访雄安释三信息 大秀权力藏危机
【新唐人大视野】习河北行现三大异常 引猜测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莫斯科让俄特种部队沦为炮灰
【马克时空】B-21发布新照片 轰20何时亮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