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高山、湖泊和追随王室的梦(中)

文:林丽娟

人气 198

来到君王厅,突然“君权神授”四个字像电流般触动我心, 我领悟到城堡主人不只是众人所想像的童话国王的形象, 而是充满对上帝的信仰与谦卑,以及透过作品所传达的纯洁无瑕的灵性, 在君王厅,纯净的印象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第三幕 国王的梦

一路往南的森林探险之旅在富森(Füssen)结束。这座高于海平面808公尺巴伐利亚的高地古城,徒步就可抵达奥地利边界。摊开德国地图,可见南北向的罗曼蒂克大道(Romantic Road)和东西向的阿尔卑斯公路(German Alpine Road)两条公路在此地交汇,它是个中继站,亦是新天鹅堡的大本营,前往新天鹅堡的各国游客大部分都选在此地扎营。

探访新天鹅堡的时刻终于来临,像要会见心仪人物般的雀跃不已,我起了个大早、空着肚子,便赶到票务中心领取入场券。偌大的停车场空荡荡的,原来我们是第一组访客。手持票券,薄薄的一张,背后承载了多少年的记忆,加上一张飞机票和放胆驱车的勇气。

在新天鹅堡入口处,游客们依照上方萤幕显示的号码入内参观。(林丽娟/新纪元提供)

只是我万万没料到,要踏进新天鹅堡的城门是如此艰辛。它并不是平面的拼图影像,而是立在现实的山头上。前往新天鹅堡的交通,有三种方式供游客选择:公车、马车和步行,我们选择步行方式。

宁芬堡宫前的湖畔的天鹅,一侵略它的地盘,平时温柔优美的形象立即转换唯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样。(林丽娟/新纪元提供)

这段脚程约计20分钟,一路循着缓坡而上,沿途树林遮天,不见城堡,似乎考验着我的意志力,要想一揽胜景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我不禁想起宁芬堡宫湖畔的那一幕,当时为了与天鹅拍照,一靠近它身旁,它便张扬起翅膀,伸直S型的脖子,发出尖锐嘶吼声做驱逐状。路德维希曾在1864年写给他最敬爱的朋友华格纳:“城堡的地点是最美丽、最神圣以及难以接近的。”

进入城堡后,每位游客都会被分配一只语音导览,由一位人员在前头引导参观,我满怀好奇和兴奋之情。一道道房间大门开启,像逛大观园似的,在这儿,时间与空间都停驻冻结了。

第四幕 君权神授

来到君王厅(Throne Hall),听着语音导览介绍厅里的建筑设计,突然“君权神授”四个字像电流般触动我心,我领悟到城堡主人不只是众人所想像的童话国王的形象,而是充满对上帝的信仰与谦卑,以及透过作品所传达的纯洁无瑕的灵性。在君王厅,纯净的印象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置身君王厅内,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像似来到教堂,主要原因是穹窿圆顶、弯拱和沥金湿壁画的拜占庭式建筑,其设计灵感主要来自慕尼黑的宫廷教堂(All Saints Court Church)。

半球形拱顶的加冕殿台设计寓意教堂的祭坛,表示国王和上帝的连结;来自意大利的卡拉拉大理石阶梯引领至殿台上。殿台上方半圆顶的金色湿壁画,六位被封为圣徒的国王有序的围着弧形排列着,并由绘制于其上的耶稣、圣玛丽亚和圣约翰加冕。阶梯左右两侧的墙上则绘有“十二圣徒”,代表圣法的使者。

 

圣乔治(St. George)对抗巨龙象征着基督徒“善”与“恶”之间的对决,其中代表善的一方是圣乔治,而代表邪恶的一方则是巨龙。( Schoenitzer╱维基百科提供)

在阶梯的对面可以看到一幅画——〈圣乔治(St. George)对抗巨龙〉。这象征着基督徒正投身“善”、“恶”之间的对决,其中代表善的一方是圣乔治,而邪恶的代表则是巨龙。另外,有趣的一点是,在画幅中的左上角背景中有一座远山,其上立着一座城堡,第一眼看去,它和新天鹅堡极为相似。其实这是国王已经计划好要动工的第四座城堡,城堡的设计蓝图、道路和水管工程等均已完成,然而随着国王离奇死亡,所有的工程付诸东流。

君王厅本身超过15公尺高,20公尺长。精致的马赛克镶嵌地板画描绘陆地动、植物两大生物体系,象征着大地。宝蓝色的圆顶天花板,则有金色的太阳光芒和五角星星点缀其间,代表上天。由黄铜打造的王冠造型的巨大吊灯垂吊在天堂(天花板)和地球(马赛克地板)之间,象征国王处在上帝之下万人之上,扮演联系上帝和人民之间的中间角色。

上下两排的圆柱由石灰泥大理石制成,下排模仿着斑岩材质,上排则是人工的青金石。上层左右两边的壁画至底部,描绘的是基督教创立前的立法者,如希伯来人的立法者摩西(Moses)、古希腊七贤之一梭伦(Solon)和罗马帝国的开国君主奥古斯都(Augustus)等。

君王厅的设计,融合了宗教和政治理念,这儿所有的绘画,都在告诉我们路德维希如何把上帝赐予的“君权”,看做是“神圣的使命”。国王受命于天,须按照上天的旨意行事,以德治天下。在耳闻(耳机导览)目睹(视觉设计细节)下,我感受到这位国王的心意,以及他与众不同的艺术品味,禁不住的赞叹致敬。

第五幕 圣星期五

歌手厅(Singers’ Hall)是参观动线的最后一站,占据第四层整个楼层面积,除了君王厅之外,这里是最重要的一厅,新天鹅堡内的所有房间大都围绕此厅来设计,拿绘画构图来比喻,歌手厅是主,其他的厅则是副。建造这厅的主要目的是用来献给华格纳,以便将来华格纳的歌剧能够在此上演。然而如同君王厅的命运一样,这儿从未举办过大型的宴会或音乐表演。

墙上的壁画描绘的是华格纳歌剧《帕西法尔》里的场景,其故事与中世纪的圣杯传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故事大意是说男主角帕西法尔通过种种考验最终成圣的过程,其主题传达了“慈悲”、“同理心”等普世价值。在了解故事背后的内涵后,实不难推测国王的心意。

路德维希从小在中古世纪骑士传说的耳濡目染下,心中已种下对骑士仰慕的根,他崇敬的是骑士的高贵和忠诚精神,于是新天鹅堡的室内设计和一幅幅壁画,成就了他内心世界的精神体现。而唐怀瑟(Tannhäuser)、帕西法尔(Parzival)和罗恩格林(Lohengrin)这三位骑士就成了国王内心理想人物的投射。

随着导览介绍最后一幅舞台上的壁画,新天鹅堡之旅也接近尾声。舞台是由两两成对的柱子搭起的回廊,背景描绘的是一幅美丽的森林,实际上它取材自新天鹅堡外面真实的景致。由围绕在舞台四周有关帕西法尔的壁画来推测,森林意指包围着圣杯城堡的神圣森林。

《帕西法尔》第三幕著名的段落——“圣星期五(Good Friday)的奇迹”:“当古内曼兹发现帕西法尔真的就是神谕中的纯洁愚者,他决定替帕西法尔受洗,加冕他为圣杯之王。施洗后,帕西法尔睁开眼睛,看到美丽的春日原野,便赞叹这清晨。

古内曼兹告诉他,这是圣星期五的魔力。帕西法尔想到今日便是耶稣受苦的日子,不禁感到悲伤。古内曼兹说,不是这样的,你所看到的,是至高的牺牲与救赎的喜悦,耶稣的慈悲使小草也蒙恩,那草上的露珠,便是他们欢喜感激的眼泪。”

若是领悟其中滋味,帕西法尔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美景,就像此刻放眼望向窗外,施万高(Schwangau)的绝妙好景尽在当下。面对造物者的伟大杰作,人们会油然心生感恩与赞叹。歌手厅像是举行圣餐仪式的宫殿,人们从这儿离开后,就像那圣杯骑士们从中接受祝福,心灵获得甘霖滋润。

路德维希的建筑艺术语言,处处蕴藏着启示。

房间是反映内心的镜子,室内设计是人们内心想法的具体体现,是他内心追求高贵、美好、善的灵性。短短三十分钟的参观过程犹如一场艺术洗礼,巧合的是,造访新天鹅堡这天是星期五,我眼前所见是路德维希用的艺术天赋创造的“圣星期五”的奇迹。正如他所言:“我们的作品将愉悦后世之人,人们的内心将为这天赐的、永恒的艺术所倾倒。”

现代人都在寻找桃花源,然而真正的桃花源存在于每人心中的净土里,就像《帕西法尔》的故事里:“只有被圣杯选择的纯洁之人,才能发现通往圣杯城堡的道路。”(待续)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王堇

相关新闻
新天鹅堡:国王的中世纪梦想与童话般的城堡
童话般的博尔特城堡 见证一段凄美爱情故事
森林高山、湖泊和追随王室的梦(上)
纽约市最小的私人土地 大小与披萨差不多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文革一代掌权 习深陷两面人困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