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19飞机藏中共野心 但被“双心”卡脖子

人气 20097
标签: ,

【大纪元2023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中共当局不计成本、大力支持C919大飞机计划,采取从技术合作到间谍活动等各种手段,企图获取外国先进飞机制造技术。尽管如此,飞机的核心技术仍牢牢握在美欧公司手中,像涡轮叶片、复合材料和完整的集成系统等最先进产品的技术,中共无法仿制。

专家表示,中共C919发展的首要战略野心,是要透过军民融合技术同步提升国防能力与经济产能,同时中共需要一套供应链系统,可以摆脱西方的制裁,为长期斗争的国际环境进行准备。但因为被“双心”(芯片和发动机机芯)卡脖子,中共飞机制造难以追赶欧美脚步。

从技术合作到间谍活动

一些小粉红吹嘘“C919大飞机是中国科技集大成者”“C919所用材料均为世界先进水平,甚至全球领先”“91%的国产配件和技术”。但真实情况是:C919超过70%的机组零件依赖美国与欧洲的厂商,国产不超过20%,即使是这20%,也是通过与外国的技术合作而取得的。

中外合资是中共取得飞机技术的一个来源。“如果你想把东西卖给中国的13亿人,就得给你们产品的图纸,或和我们建立一个合资企业,培训我们的工程师。”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解释中共的战略时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强制技术转让’。”

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资料照。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比如,C919飞机供应商合同规定,所有C919飞机的国外系统供应商,必须与中国企业合作在中国成立合资生产基地。

“中国企业一旦从国外合作伙伴手里获得了所需技术,通常就会以合作方提供的技术或产品不符合中国(中共)政府法规为借口,抛弃他们的国外合作方。这再次证明了其产业政策的目标,是使用一切手段获取技术提升中国国内产业的竞争优势。”兰德2014年报告中的一位航空业受访者说。

中国通过提供波音737的零部件、为空客整机组装A320,学到了很多制造单通道飞机的知识和经验。

“通过与空客在A320系列飞机上20多年的合作,西安飞机公司已经完全掌握了A320机翼设计的整套制造技术,从部件制造、组装、总装到综合交付。”西安飞机公司副总经理韩小军2022年说。

空客已将用于制造空客320大型客机整个复合材料机翼的技术,转移至其在哈尔滨的合资复合材料制造中心。

因此,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中国商飞研发出C919,与天津正在生产的空客A320在外形上几乎一模一样,以至于中共央视在播放C919画面时,误将一架A320植入。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一逵(杨一逵提供)

尽管如此,中国公司仍然未能掌握飞机的核心技术,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一逵对大纪元表示,“西方公司透过合资方式,换取中方的市场进入已行之有年,空客和波音的关键技术,是否因为合资而流入中方手中,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比如,美国GE航空和法国赛峰集团的合资企业CFM曾提议在中国为C919组装发动机Leap 1C,但由于中共当局要求提供更多关于设计的技术信息,这个交易被取消了。

兰德2014年报告说,涡轮叶片、复合材料和完整的集成系统等最先进产品的技术,都牢牢地握在开发此类产品的公司手中,大部分都在海外制造或进口到中国进行最后组装。

这迫使中共又采取一贯的手段:间谍活动。从2017年开始,美国司法部曝光了一个针对美国航空技术的复杂计划,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揭示了北京间谍活动的一个主要重点:C919的组件。

美国司法部2018年发布了一系列中共窃取飞机关键技术的起诉书,CFM公司开发的LEAP-1A发动机复合材料制造的风扇叶片系统,成为中共间谍觊觎的对象。

GE专家表示,复合材料制造的风扇叶片系统是GE航空的独家技术,这项技术使GE能生产更轻的发动机,这可以转化为更好的燃油率;还可以生产更大的发动机,这意味着可以配备更大的飞机,携带更多的货物、更多乘客。

台湾朝阳科技大学航空机械系助理教授何明辉(何明辉提供)

台湾朝阳科技大学航空机械系助理教授何明辉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国产发动机)效能低一点,耗油大一点,如果说导入民用市场,这些效能达不到的话,肯定在经济成本上就不能跟人家做竞争。如果民航市场的销路打不开的话,赔钱的话,就做不下去。”

在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中,一名中共情报人员徐延军使用化名、幌子公司和虚假文件,并通过密集的黑客行动来获取GE公司机密,目标是一位专门从事喷气发动机设计的通用电气航空工程师。后来事情败漏,徐延军被引渡到美国受审,并被以间谍罪被判处20年监禁。

杨一逵认为,“在目前美中高度竞争的国际结构下,中国(中共)又采取勇于斗争,与过于侵略式的外交手段,高举中共的意识形态,中方想要透过商业合作取得关键引擎技术的机会,变得十分渺茫。”

飞机核心技术无法仿制 “双心”卡中共脖子

专家表示,飞机发动机本身无秘密可言,一家中国机身公司与一家外国发动机公司合作组装飞机时,中国公司可以拆解和检查任何进口的商业用途动力装置,比如空客A350上最新的劳斯莱斯发动机Trent XWB,但核心技术无法仿制。

何明辉表示,“有些关键材料需要承受高温、高压、高转速,只有在高压高温的情况下,发动机才能产生比较高的推进效率,一般机械不可能制造做出来,还有机械配合度方面,如果配合度不好的话,根本压不到那么大的气压,没办法产生很高效率的推力。”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中央社)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对大纪元表示,发动机最重要的是在材料部分,发动机设计理论大家不会差距太远,最关键的就是发动机叶片,要承受极高温度还有旋转速度,这部分中共还是无法突破。

“中共是逆向工程的高手,可是关键技术拷贝不来,画猫画虎就是画不了心,所以这双心,一个是芯片,一个是发动机的机心,这两个心中共目前短期内都很难克服的,中国的网友说中共的飞机都有心脏病也蛮传神的。”他说。

美国国防分析研究所专家马尔科夫(David R. Markov)对美国《空军杂志》(Air & Space Forces Magazine)表示,飞机发动机技术不是一个烧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中国的许多科学家、工程师、设计师和产品产品经理只有20多岁和30岁出头,缺乏几十年的专业经验。

马尔科夫解释说现代航空发动机,特别是超巡航战斗机发动机,对工人技艺的要求要多于科学,发动机的许多现象,仅仅靠计算无法理解,劳斯莱斯、普惠和通用电气等生产商的发动机工人拥有中国人缺乏的“隐性知识”(tacit knowledge),他们可以通过经验,让发动机达到某种效果,中国(中共)还不具备这种能力。

另外,C919缺乏的另一项能力是系统整合。兰德2014年报告说,中国商飞一直困扰于C919设计的系统整合,中国商飞的设计团队缺乏复杂系统与飞机整合方面的经验。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航空太空工程学系副教授赖盈志(国立成功大学官网)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航空太空工程学系副教授赖盈志对大纪元表示,“民用飞机最难处应该说它是一个很大的系统,要经过很多不同的零组件或者程序,才有办法把很多复杂的东西整合在一起,国际上其实也没有几个国家做得到。”

杨一逵表示,“C919最大的技术问题就是中国(中共)对客机制造与产业链技术的不成熟,从机体、机载电子、动力系统,到零组件,C919的组成几乎完全依赖美欧供应商的供给。高精密的飞航机械不是简单的把零组件,设备组装在一起就可以了。这当中需要成熟的技术性人力、工程师,经验与该产业链各种环境、设备与人力的配搭。”

杨一逵举例说,即便台积电的厂房与机台落入中共手中,若没有西方供应商持续的供应零组件与维修,没有高阶的工程师,没有经验与知识,空有台积电的厂房与机台,并不能产出与台积电相同效能与级数的产品。

中共国有企业普遍的分级管理方式也是存在的问题之一。兰德报告说,这阻碍了实现复杂项目及时全面推进所需的交互通信和决策权下放。航空业分析师Richard Aboulafia认为:“中国拥有巨大的资源和大量的人才,但政府主导的技术复制体系却为此带来了灾难。”

中共利用军民融合 发展C919为军用技术铺路

中共商用航空业由中共空军中发展而来,从来没有完全私有化或从军事母体完全分开。当2008年中国商飞公司成立时,其成员多有军方的航天和导弹行业背景,具有运载火箭设计背景的张庆伟,被任命为首任中国商飞公司董事长。

兰德报告指出,当时之所以将中国商飞从中航工业中分离出来,原因之一是为了方便外国企业为中国商飞的两大商用飞机项目——ARJ-21翔凤客机和C919客机提供飞机组件。中共政府当时希望或相信,如果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看到外国公司的贸易对象不是中航工业或其下属单位,而是一家商用航空专业生产商,会放松技术出口方面的限制。

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的分析人员认为,中共航空制造企业正在把从与西方伙伴商业合作中学习到的创新理念、质量控制和先进的管理方法,转移到军用产品的制造中。

2016年4月15日,美国GE航空和法国赛峰集团的合资企业CFM开发的LEAP-1A发动机。复合材料制造的发动机风扇叶片系统是GE的竞争优势所在。(REMY GABALDA/AFP via Getty Images)

对于商用客机的发动机技术是否也能转化为中共军用飞机这个问题,亚太航空专家白广原(Bradley Perrett)认为:在高涵道涡扇发动机(high-bypass turbofan)方面学到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进入中国(中共)的军用发动机项目,实际上也可以用于民用,但需要有专利。

杨一逵表示 ,“中国(中共)全力支持C919发展的首要战略目的,是要透过军民融合技术同步提升国防能力与经济产能。C919的发展可带动中国的航空产业,航空机械产业链与供应链。这对中国(中共)国防实力的提升极为重要的。同样可以运用在C919的技术,也可转为国防军用的技术。换言之,中共强军计划已镶嵌于新兴科技与经济发展之中,致力深化军用及民用技术的双向流动及对接,利用民间商用的经济动能与跨国合作,协同推进中共的军事能力。”

美国在2021年1月将中国商飞列入限制出口的“实体清单”后,在同年6月又将其移除,尽管中国商飞的母公司与部队的联系而将其列入黑名单,美国始终未对C919商用飞机业务实施打击。

当时,五角大楼在关于中国商飞的声明中说,它决心强调和反击中共“军民融合发展战略”,该战略通过私营公司和大学,获得先进技术和专业知识来支持中共军队的现代化。

美国航空业资深顾问斯坦利·赵(Stanley Chao)表示,中国商飞与军方的关系在业内“众所周知”,经过多年从外国合作伙伴和供应商那里吸收知识,中共国有企业“现在有了基本的基础和知识,可以自己制造 ”。

杨一逵表示,中共发展C919还有另外两个战略目的,一是想要改变波音公司(Boeing)与空中巴士(Airbus)主导国际客机市场,达成三分天下的目标。虽然目前其能力与技术有限,尚有一大段距离。

二是倘若未来中共单边以武力破坏印太的区域安全稳定,西方、印太与理念相同的国家集体对中共进行经济与供应链制裁时,中共需要一套可以脱离西方制裁的供应链。因此,中共C919的发展是这深层战略目的中的一个环节。简言之,中共正在为一种长期斗争的环境进行准备。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C919获型号合格证 商飞和民航局却默不作声
美中航空业之争 美有杀手锏 C919何去何从
分析:习当局军工大跃进是走钢丝 或成烂尾
价格下跌股价重挫 贵州茅台面临恐慌性抛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