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觉醒病毒重创加州 8方案挽救

人气 2002

【大纪元2023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Christian Milord撰文/唐云舒编译)众所周知,迁出曾经的“黄金州”(Golden State)——加州的人数现在超过迁入的人数。对一些人来说,加州一如既往的美好:气候宜人、观光景点众多、就业机会无限。

然而,加州也有干旱、地震和火灾频发等亟待解决的问题。此外,一些城市的犯罪率飙升、无家可归者暴增,州内公共教育弱化、基础设施老旧,首府沙加缅度(Sacramento)“觉醒病毒”(woke virus)流行。

那么,如何才能扭转加州的现状,使其重回自由、遵守法律和秩序、繁荣的轨道?如果只是列举加州面临的种种挑战,而不提出常识性的解决方案,就没什么讨论意义了。

八大解决方案

首先,选民要醒悟、认清形势。民主党人几乎完全掌控了沙加缅度的权力。人们本来希望这样的影响力能够给全州带来实实在在的投资回报,但事实并非如此。选民们不应该自甘堕落,应该选出有常识的保守派和中间派人士来分享权力,进而改变现状、集中精力解决关系到我们长远未来的重大问题。

其次,一旦加强了权力共享机制,就要立刻着手取消地方政府及州政府对企业和建筑行业施加的繁琐监管规定。此举将激励经济增长、就业和创新,并增加税收收入,从而使得州政府能够(更好地)提供社会服务、优先处理本州所需的事项。这样的话,州政府可以避免耗尽盈余、造成巨额赤字的浪费性支出,从而得以平衡预算,无须动用应急资金。此外,此举也会降低通货膨胀、刺激增长。

第三,恢复重罪现金保释要求、执行明文规定的法律,而不是“削减警费”(defund the police)、奖励犯罪行为。选出会保护犯罪活动受害者并惩罚犯罪分子的地区检察官。利用“破窗政策”(broken windows policy)来应对犯罪活动,该政策和比尔‧布拉顿(Bill Bratton)领导洛杉矶和纽约执法部门时采用的有效执法工具(“零容忍”政策)相似。

[注:“破窗理论”是由美国社会科学家乔治‧凯林(George Lee Kelling)和美国犯罪学家詹姆斯‧威尔森(James Quinn Wilson)于1982年提出的。他们通过研究发现,犯罪会使社会失序、人口锐减,这本是无可避免的结果,就好比一扇窗户被打破了,如果任由它搁置一边,很快会有更多窗户被打破,就像流行性传染病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布拉顿和纽约警察从打击在墙上乱涂乱写、地铁逃票、乱砸窗户这些微小的犯罪活动开始,制止了“第一扇窗户被打破”,从而也减少了严重犯罪活动的发生。这就是著名的“零容忍”政策。]

第四,停止烧钱应对无家可归危机。需要启用更多像大卫‧卡特(David O. Carter)这样的地方法官,他的判决对于(安置无家可归者、)清除街道上[包括几年前在圣安娜河(Santa Ana River)两岸]安扎的帐篷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些无家可归者妨害了自行车手、徒步旅行者和跑步者的权益。

此外,加州应该终止设置“安全”注射场所的政策,因为该政策使得无家可归者毒品成瘾,并引发更多的违法犯罪行为。在应对无家可归危机的政策方面,需要“严厉的爱”(tough love),强制无家可归者接受帮助,立即停止吸毒、以克服毒瘾。为无家可归者提供过渡性住房时,必须提出保持清洁、寻求就业,或者参加职业培训课程的要求。

第五,在公共教育领域鼓励竞争。家长应该有权选择让孩子上什么学校,如特许学校、家庭学校、私立学校,或者公立学校,而不是受邮政号码所限、就近入学。家长也应该获得教育券,让孩子能够上想上的学校。此外,要消除公立学校狂热的考试风气,代之以更深入的学习和批判性思维培养。讽刺的是,这种方法实际上会提高全州核心科目的考试成绩。

公立学校应该让学生明白控制欲望的重要性,并传授全面的健康和科学知识,而不是给(7~12年级的)学生发放避孕套。实际上,这项由民主党乱搞出来的政策,本应该充分征求家长的意见。此外,要摒弃马克思主义性质的“批判性种族理论”,因为它歪曲了历史,持各种政治立场的历史学家都对其进行了驳斥。

第六,与其花冤枉钱,还不如废止像无底洞一样耗资巨大而且没什么用的高铁项目,用州政府的资金来建造水渠、水库及其它储水设施,并改善桥梁和道路设施,增加消防资源。为加强电网建设,应当鼓励人们使用各种能源,如化石燃料、水电、氢电、核能,以及太阳能电池板。此外,在过去的40年间,抗污染设备已经极大地净化了空气。

第七,沙加缅度(即州政府)要停止把加州人当孩子看。大多数人通过尝试和犯错误学会了如何管理自己,因而不需要居高临下的政客来插手他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州长应该停止在民主问题上耍嘴皮子,让民主(自由)发展。停止实施只是让少数精英受益、却惩罚广大中产阶级和小企业的政策。缩减或取消多余的政府项目,让人们能够多存一点辛苦赚来的钱。

第八,独霸沙加缅度政权的民主党人必须停止向那些刻薄、以贬低自由和宗教为乐的无政府主义者献媚,因为他们无视客观真理,青睐多变的“道德相对主义”。民主党人,请开始关心支付账单、并信守优良价值观的大多数人。听取关心政治和社会议题、善于思考的市民的意见,或许有助于民主党人抛开私利、转而为加州的最大利益服务。

最后,如果这些解决方案得到采纳,加州扭转局势、重回守法和繁荣轨道的可能性将增加。我们都可以发挥作用、提出真正有效的方案,以解决加州的棘手问题。

作者简介:

克里斯蒂安‧米洛德(Christian Milord)是加州橙县的一名教育工作者、美国海岸警卫队退伍军人和作家。他于1977年毕业于温尼伯大学,1988年在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CSUF)获得教育管理硕士学位。他目前在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做学生顾问,并参与图书馆的文化素养培养计划。

原文:How to Reverse Course in Californi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加州社区学校推社会主义教育
【名家专栏】《加州逐渐消失的梦想》影评
【名家专栏】全球经济衰退与惨淡加州经济
【名家专栏】埃隆‧马斯克是加州的“宝藏”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经典鳄鱼Polo衫 6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