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中华民国法统 台湾的护国神器

人气 427

【大纪元2023年06月28日讯】在俄乌战争胜负接近分晓之际,全世界的目光再次投射到台湾海峡,这里将是全球下一个最可能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地区。美国正在积极做好台海战争的准备,美国在亚太的联盟,包括美日韩联盟、美日印澳联盟以及美菲联盟都在不同程度地得到加强,与乌克兰在战争爆发前的那种孤立无援相比,台湾所处的外部环境相对优良,各种外部支援正在被提前部署。但是无论台湾和美国以及美国的盟友们如何做好战争准备,都可能无法遏制中共对台湾发动战争的野心,对中共而言,消灭中华民国远远比收复香港、澳门以及追讨被俄罗斯掠夺走的领土更为重要,这是因为中华民国的存在是中共政权合法性的最大威胁。

在台海两岸,领土争议其实只是表面问题,核心问题是所谓“一个中国”的问题,就是法统争夺的问题。中共一直不放弃攻打台湾,目的并不是真的在乎台湾的领土,更不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而是不允许中华民国法统的延续。只要中华民国继续存在,中国大陆就具有被中华民国收复的可能性,只要中华民国政府不放弃“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的主权原则,中共的“一个中国”概念就时刻面临破灭的威胁,中共政权就永远无法获得中国合法法统的地位。反过来讲,中华民国法统也是台湾的护国神器,如果应用得当,也可能兵不血刃的战胜中共,为两岸人民赢得最大利益。

一个中国 两种选择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这句话无论从谁嘴里说出来,从这句话的逻辑本身来说,它都是一个真命题。无论从历史文化的角度来说,还是从当今现实的政治共识来说,“一个中国”都是一个无法否认的基本事实。而现实的难度在于,这句话虽然不是假命题,却是一道选择题,是一道应该选择“谁才是那个唯一中国”的外交和政治难题。

从中华民国宪法上来说,中华民国的主权包含了台湾地区和大陆地区,大陆也是属于中华民国,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而中共那边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份,应该归中共管辖。在美国那边,美国在与中共协商建交时在《上海公报》中宣称,美方认识到(acknowledge)海峡两岸所有的中国人都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not to challenge)。美国的意思大概是,既然你们两岸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那么,我们对于这一观点表示尊重,不去发表评论,至于一个中国是谁,你们中国人自己去解决吧。

基于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世界各国在选择与两岸发展外交关系时,一直都是二选一,或者选择与中华民国建交,不与中共发展外交关系,或者与中共建交,与中华民国断交。在1970年代以前,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选择中华民国,而1970年代开始,以联合国放弃中华民国以及美国和中共建交为标志,世界大部分国家选择了中共政权,而抛弃了中华民国政府,这相当于为中共在国际舞台上争夺霸权颁发了通行证,中共对当今美国和西方世界构成最严重威胁,也都是因为1970年代世界各国在“一个中国”这道选择题上选错了答案。

这道选择题的错选,也让台海问题成为当今的世界难题,因为联合国已经为中共的“一个中国”政策做了背书,台湾问题在联合国那里成为中共的所谓“内政”,如果中共武力攻台,联合国也无法做出相应的制裁决议,而只能在联合国之外依靠美国的印太联盟依据地缘政治关系而做出响应。

一个中国 谁是正统?

在中国历史上,合不合法始终是一个政权能否生存的最根本问题,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法统问题。夏朝建立之后,商汤伐桀灭夏和武王伐纣灭商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也是影响最深远的两次法统更替事件,但是这种改朝换代到底合不合法?商汤和周武是以下犯上、谋权篡位的乱臣贼子?还是解民于倒悬、替天行道的不世圣人?这是中国历史在随后三千年最重要的一个基本价值观问题。

大约在西周时期成书的《周易.革卦》彖辞中,说了一句“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对汤武的行为进行了正面解读,“革命”在这里的意思是顺应天意,变革天命,对旧政权进行改朝换代,“革命”一词从此成为改朝换代合法性的专有名词,“汤武革命”也成为后人对汤武改朝换代之合法性的最权威注释。

到了战国时代,这一问题依然被齐宣王拿来问孟子。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孟子对曰:“于传有之”。曰:“臣弑其君可乎”?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的回答大意是,桀纣虽然位居人君之位,但是他们贼仁害义、失去民心而成为危害百姓的民贼独夫,不再具有做君主的资格了,故汤武推翻他们不是弑君,也不是犯上作乱,而是“顺乎天而应乎人”的合法革命。

汉朝取代秦朝后,汤武革命的故事再次被提到朝堂上讨论,《史记》记载了辕固生与黄生之间发生的一场辩论。信奉道家无为而治学说的黄生认为,汤武革命并不是受命于天,而是以下犯上的弑君行为,原因是大臣应该规劝天子改正错误,而不应该把他们诛杀。辕固生则认为,桀纣暴虐使天下人心归于汤武,汤武顺应民意而诛杀桀纣,迫不得已才自立为天子,这怎么能不是受命于天呢?辕固生还反驳说,如果汤武革命是错误的,那么当年我们的高祖刘邦起兵反秦不也错误的吗?对当时的汉景帝来说,这是个两难的问题,如果承认汤武革命的合法性,刘邦推翻秦朝自然也具有合法性,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别人也可以合法的推翻大汉政权;而如果否定汤武革命,则汉朝的建立也不合法。当时的汉景帝无法在理论层面解决这个难题,于是以一句读书人不谈汤武革命也不算愚笨而打住了这个话题。

汤武革命的合法性问题到了汉武帝时代才被董仲舒在法理上彻底解决,董仲舒提出了“君权神授”的概念,认为君主的权力来自天命神授,君主必须按照天道去施行仁义,才能获得执政合法性,如果君主严重偏离天道,施行暴政,残害百姓,那么君主就会失去天命,就丧失了执政合法性,就可以被推翻。董仲舒的“君权神授”实质上是在道义层面上将君主权力和君主应该履行的仁政义务统一起来,有点类似现代宪政的原则。按照董仲舒的君权神授理论,汉朝的建立虽然符合天命,但是不意味着汉朝江山可以千秋万代永存永固,如果汉朝君主偏离天道,同样会被替天行道者合法地推翻。董仲舒的理论并非独创,这种天命观其实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源远流长,一直可以追溯到五帝时代。

无论如何,从汉武帝时代开始,从董仲舒再次以“君权神授”的概念重新阐释天命观之后,改朝换代的合法性问题便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判定标准,那就是儒家的道德标准“仁义礼智信”。每当改朝换代时,人们关注两个问题,一是前朝的统治是否残暴无道,让百姓民不聊生到应该被推翻?二是新朝是否施行仁政,让百姓休养生息、安居乐业?

如果以此标准来判定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权合法性问题,可以很清晰地看出,1912年中华民国取代腐朽而落后时代潮流的清朝统治既是一次顺乎天应乎民的合法革命,也是基于现代法治概念而进行的一次和平合法的政权移交(这一点就是在大陆的历史书中都毫无异议)。而1949年中共武装推翻依据宪政原则建立的中华民国民选政府则既是一次破坏现代法治的非法颠覆行为,也是违背儒家天命观的以下犯上的谋逆行为。

从建立政权后的统治效果来看,中华民国的建立使中国从近代走向现代,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层面上全面开创了新气象,取得了丰硕的社会转型成果。而中共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是中国历史上最邪恶、最血腥残暴的政权,中共建政后不仅屠杀了8000万中华儿女,还抢劫了中国人的所有土地和企业,让中国人民失去私有财产,更为邪恶的是,中共以马列主义邪教对中国人强制洗脑,改变信仰,毁灭了中华民族传承5000年的传统文化,使中国在历史上第一次处于文化亡国的状态。

从文化上来看,中共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属于中华,而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文化殖民地;从政治上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既不属于人民,也不是一个共和国,而是马列邪教控制下的一个政教合一的专制独裁国家。反观中华民国,则承继了5000年的中华传统文化与现代的宪政法治文明,既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也是一个真正的共和国。

在世界历史上,与美英法盟军在二战中并肩作战一起战胜法西斯维护世界和平的是中华民国,联合国的四大创始会员国是中华民国,也就是说,付出巨大生命代价参与创造20世纪全球文明体系的那个中国是中华民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在有关“一个中国”的问题上,世界也绝不应该选择共产中国而抛弃中华民国。联合国在1971通过的2758号决议中说“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这项决议不是基于法理依据做出的,而是中共操作联合国会员颠覆联合国宗旨的结果,从历史角度来看,这项决议违反历史事实和基本常识,未来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中华民国法统是台湾的护国神器

今年4月2日,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在访问大陆与湖南大学师生交流时,突然引用中华民国宪法对两岸关系做出说明,马英九说,“我们国家在1997年前后修改了宪法,在我们的定义里面,我们的国家分两个部分,一个叫台湾地区,一个叫大陆地区,都是我们中华民国,都是中国,只是两个部分。在我们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二条有定义,什么叫做台湾地区,什么叫做大陆地区,台湾地区就是台、澎、金、马,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大陆地区就是台澎金马以外我们的领土,所以不论是在台湾,还是在大陆,在宪法上都是属于一个中国之下的。我们是台湾地区,你们是大陆地区。”马英九还说,“我知道在大陆1983宪法前言里面有讲,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这个事实很清楚。”马英九的这番言论在大陆被全部封杀,在海外则引起了热议。

台湾国民党人赞扬马英九是在大陆宣示中华民国主权(包括大陆与台湾)的第一人,并再次提出中华民国和中华民国宪法是台湾人民的最大公约数,是两岸关系的定海神针。而民进党则批评马英九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相混淆,引用大陆宪法去谈“一个中国”原则,是对中华民国宪法的真正背叛。

不过对于民进党政府所谓“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的提法,国民党也提出疑问,认为民进党的这个提法概念模糊,互不隶属到底是指治权还是主权,如果是指主权,则违反中华民国宪法,国民党也一直指责民进党以治权互不隶属,取代了主权的隶属关系,违反宪法,制造了“两国论”。

从历史上来看,台湾的主权隶属关系其实并不复杂。1683年,统治台湾的郑成功后人投降清政府,台湾被纳入大清版图,1684年,清政府正式设立台湾府,归福建省管辖。在随后的200多年时间里,台湾隶属于清政府,1895年在甲午战争后被割让给日本,二战结束后的1945年10月25日,中华民国收复台湾,台湾再次回归中国,直到目前依然掌控在中华民国政府的管辖之下。

晚清重要大臣沈葆桢于1874年于台南海滨所建之“二鲲鯓炮台”(亿载金城)。(Rybloo/维基共享资源)

虽然中华民国的治权在当前只限于台、澎、金、马,但是宪法规定的主权,不但涵盖中国大陆,也包括了外蒙古。试想想一个场景,如果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图摆在中国大陆人民面前,让大陆人民可以自由选择一个中国,估计绝大部分大陆人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不仅仅是台湾人民的现实,也是中国大陆人民的向往,不仅是台湾人民的最大公约数,也是台海两岸人民的最大公约数。在未来的国际关系中,中华民国也应该是世界各国在“一个中国”问题上的最大公约数。在世界上不喜欢中华民国的,意欲置中华民国于死地的唯有中共而已。

如果台湾朝野、大陆民间和国际社会重新扬起中华民国这面大旗,如果台湾朝野能摈弃内部政治分歧,对外一致地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宣誓对大陆的主权,国际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重新承认中华民国的主权国家地位,在联合国恢复中华民国的合法席位,并在舆论上支持中国大陆民间兴起的中华民国复国热潮,那么,中共政权将从法理上彻底丧失合法性,在当前这种内忧外患的政治环境以及内部经济陷入严重衰退的多重打击下,中共将很可能迅速走向灭亡。这将是一条针对中共的不战而胜之正道,而这条道路其实一直摆在世人面前,等着被富有远见的政治家们去重新选择。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惠虎宇:从六四到白纸运动 消失的政治博弈
惠虎宇:胡鑫宇案 中国的切尔诺贝利事件
惠虎宇:抗共保台 美国须直面中国法统问题
惠虎宇:俄乌鏖战 欧洲地缘板块的百年剧变
纪元商城
亚马逊8款热卖居家好物 可享受圣诞节折扣
亚马逊好物推荐 冬天必备超暖羽绒被
每日更新:亚马逊2023岁末商品促销
让节日更闪亮 亚马逊精选节庆好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