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华灯初上

文/兰馨
首尔汉江沿江夜景。(兰馨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43
【字号】    
   标签: tags: , ,

孩提时代,听到世事纷繁复杂这样的话,总是觉得大人们是在故弄玄虚,天真地认为人生不就是大人口中的“两点一线”嘛,小孩是从家到学校,大人是从单位到家。

然而越长大越迷失,在拚搏奋斗中,在觥筹交错中,在起起伏伏中,渐渐失去了心中的平和与安宁。

幸而来到韩国,生活又变得像童年一样简单,每天“两点一线”,从家到单位,从家到学校,一样的路,一样的风景,只是自疫情开始,看到了像走马灯一样换了又换的商铺,空了又空的落地窗。

一个周三的午后,一边手指飞舞的赶着报告书,一边惦记着晚上和朋友们的约会该迟到了。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不管了,走。

放下手中的事,什么也不想地出了门。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充满笑声,几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虽然意犹未尽,但夜幕已然低垂。

分别的时候,一位有车的朋友热心地提议顺路送大家一程。朋友们担心太麻烦他,挥手告别。

本打算和他们顺路一起走,继续刚才的话题,但见有车的朋友看起来有些遗憾与寂寞。我笑着对转身离去的朋友们告别,我去坐车了喔,转身向车走去。

朋友一边开心地启动了车子,一边接上刚刚讲了一半的故事,娓娓道来。

车开着开着,突然右转,穿过一串串红绿灯,一头扎进了漆黑的都市丛林,两边间或闪过一栋栋从未见过的高楼大厦,正想着这是哪儿呢,兀的出现一片灯火煇煌。静谧的灯光仿佛在江上跳舞的精灵,投下一簇簇火焰般轻轻跳跃的身影,在晶莹剔透的江面上划下五彩斑斓。

刹那间,心情豁然开朗,先前竟懵然未觉,原来首尔的夜竟是这样的温柔、美好,不似香港的夜景那般摩登,不比摩纳哥的夜景那样梦幻,也不如曼谷的夜景一览无遗,却是如此的云淡风轻,安宁得像一幅美丽的古画,透着丝丝月宫般的清冷澄澈,笼罩着点点万家灯火的暖意。

走出“两点一线”,原来,美,就在这不经意之间。

转身,即是美。
转身,遇到美。

2023年7月28日

首尔汉江沿江夜景。(兰馨提供)

责任编辑:文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老得 像一个影子
  • 刚开始,经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口水都会流出来。慢慢等他大一点,他会拉着我的手,自己走几步。再大起来,他就喊着广告词,变换着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着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们欣赏龙山路华灯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赏着我们这一对母子。
  • 朔风吹。1968年底,一辆“跃进”卡车把我们一批知青载到了南汇东海农场老九队的海边。 中港一带的护塘东堤脚泥滩上,已经扎起了两排芦席为墙,稻草复顶的草棚,一排十间, 每间五张上下铺的双人铁床,住八个人,另一空床,上铺堆放箱子行李,下铺放些面盆之类。
  • 儿时就经常老人们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时光已到了三九,北方的冬天也到了最冷的季节。儿时的记忆里这季节是滴水成冰,是我和小伙伴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到冰湖上快乐的去滑冰的季节。而现在的天气却出奇的暖和,反常的令人惊奇、咋舌。
  • 我的妈妈有10个兄姐,她是老幺,从小备受外婆与姐姐(4个姐姐)的疼爱。她的个性跟其他老太太不同,她本性是机灵古怪的,喜爱捉弄别人的小朋友,她最喜欢kitty猫,喜欢狗狗小动物。她早年从事美发业,可能是因为这样的熏陶,所以她对美感有着特殊的见解,服装打扮都走一点可爱风,又不失体面。
  • 蔡银妹与周雅川夫妇共同在这座岛屿建立家园,让外省军人与客家政治受难者家庭结为秦晋。她为周家撑起一生一世的生命奋斗过程,以及温柔、勇敢而独立的台湾女性精神,如同台湾百合的傲立绽开。蔡银妹的故事,不仅是后人面对未来横逆挑战最好的典范,也必然是大时代里台湾族群融合最浪漫的传奇。
  • 作者以修炼者的心态回忆起多年前父母因上访遭遇迫害后家庭的经历。
  • 谢谢你,台北世纪合唱团最资深与最忠实的粉丝。从此,你将永远在观众席上缺席了,可是我仍要继续为你歌唱,我的生命是你赋予的,人生是你造就的,你曾经把我摇在你的怀里,教导我怎么认识这个世界。我要以音乐颂赞你,你在我的身体里,在我的歌声里,在我的快乐与悲伤里。
  • 作文可以综合体现考生的写作能力,文学水平和心胸才智。过去的科举制度,最重要的环节就是作文。在现在的语文考试中,作文也是占据很大的分量。大家都很重视作文,可是有些同学的写作能力很强,却总是很难得到高分。现在作文的命题不再生僻冷门,作文的评审也不在于强调辞藻的华丽,使用平实准确的词语,也备受青睐。
  • 冬天,即使温暖的室内,在靠近窗子的地方,还是有丝丝的冷意,寒暖交锋,玻璃上,便会留下形态各异奇奇怪怪的花来。这些短时间内绽开的冰花,有的像奇峰怪石,有的像飞禽走兽,有的又像奔跑的巨人;有的则似菊非菊,似莲非莲,看似这个,又像那个……这些窗上的冰花,一身素白,笑对冬天的肃杀,一身傲然之气,它们简直就像冬天里的精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