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北京龙气散尽 改朝换代就在眼前

人气 9134

【大纪元2023年08月12日讯】北京作为六朝古都,曾经是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然而,近日一场狂风暴雨却掀开了红朝大国徒有虚名的外表,就连象征皇权的紫禁城也打破了“600年不淹水记录”,惊现“九龙吐水”奇观。

尽管如此,却有人发帖称:“北京连降暴雨引巨龙出关,国运大开,华夏将再现500年盛世”。但也有风水师将此视为凶兆,认为京城作为王权的象征,淹水预示着王朝的不稳。确实,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早就气数已尽,目前正处于历史巨变的前夜。

千年古都北京的风水龙脉暗藏哪些玄机?

中国古代风水认为:“王者择天下之中而立国,择国之中而立宫,择宫之中而立庙。”

如果把都城和皇宫修建在气场强大的龙脉之上,便可以千秋万代永葆社稷;而一旦龙气消散殆尽,则会出现改朝换代的现象。其实,现代物理学也已经发现了物质之间有一种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联系——在量子物理中叫做“量子纠缠”。

大家知道,大地与人体一样,也是一个生命体,也有中医所讲的经络和穴位。因此在风水学上把大地上的脉络叫做“龙脉”,穴位叫“龙穴”。据说中华大地上有南、中、北三大龙脉,均发源于昆仑山。并从这里延伸到世界各地,而且全球的水也都跟这里发生着联系。所以昆仑山自古被称作“万山之祖,龙脉之源。”

中国古代风水大师郭璞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这里的“气”通“炁”,是指先天无形的龙脉之气,即存在于宇宙天地间生生不息且无限循环的能量流。“界水则止”,是指龙气会在两水交汇的地方逐渐落脉形成巨大的能量场。

中华三大龙脉之一的东北艮龙,行进到太行山和燕山山脉的夹角处,恰好遇到两大水系——永定河水系和潮白河水系阻断、转而向辽东延伸。而在两水交汇的空隙,山势逐渐落脉成广阔的华北平原。龙脉之气便从西北乾卦方位而来,于两水之间穿过,最终汇聚到物华天宝的燕赵大地。

忽必烈入主中原后,便命精通天文历法的刘秉忠寻找龙脉。他们遵循“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自古建邦立国,先取地理之形势,先王脉络,以成大业”的自然法则,最终认定燕山山脉乃龙潜之地,玉泉山乃为大都祖山。只须通过“明”、“暗”两条线,把玉泉山之水引向京城和皇宫,使其王气凝结,乾坤自可安定。他们还堪定太液池为正穴,即龙穴,并在此建造大明殿,以压住神龙,保住王气。现北京故宫慈宁宫东侧就是元朝大内的大明殿遗址。近期这里连续两次出现大范围积水,表明残留的龙气已外泄散尽。

而到了明朝燕王朱棣选定北京为都城的时候,继续沿用了这条“龙脉”。

但他既要运用此地理之龙气,又要废除元代剩余的王气。于是乎,当时的风水师利用相生相克的原理,巧妙地把明朝宫殿的中轴东移了一小段,使元大都宫殿的中轴落在明朝宫殿的西面,处于风水上的“白虎”位置,从而加以克煞前朝残余王气。明朝还凿掉原中轴线上的御道盘龙石,废掉周桥,新建人工景山。于是,明朝以主山(景山)–宫穴(紫禁城)–朝案山(永定门外的大台山“燕墩”)的风水格局便正式形成了。并一直延续到清末。

这样,北京作为一块龙气聚集的风水宝地,已经拥有三千年建城史、八百七十年建都史。先后有辽、金、元、明、清五个朝代在此定都。中共建政后也将此设为首都,人称红朝。

战天斗地的中共是如何破坏北京的风水格局的?

“欲亡其国,必亡其史。”如果一个民族要复兴,你就不能没有历史的参照,从而走向传统回归之路。而中共邪灵在另外空间乃是一条红色恶龙,它专门为毁灭中华传统文化而来。大家知道,尽管毛泽东将北京设为首都,但他并非真龙天子,德不配位,因此他一辈子都不敢踏入紫禁城半步。

正因为如此,中共窃国之初,便不顾历史建筑大师梁思成的坚决反对,经毛泽东同意,由刘少奇亲自下令,开始拆除北京古城墙,直到1958年全部拆光。

紧接着,由邓小平提议,吴晗和郭沫若等五文人联名,经毛首肯,周批示,中共又开始挖掘明皇陵。挖人祖坟,暴尸荒野,致使大量珍贵明代文物毁于一旦。

文革“破四旧”,中共又发动红卫兵砸庙毁寺,将不计其数的历史文物典籍付之一炬。就连侵华日军都奉为神明的孔庙也难逃一劫。

为摧毁神传文化留下的历史见证,西来幽灵中共又建立了三座现代建筑——“停尸房”毛泽东纪念堂、“大坟包”国家大剧院、“大裤衩”央视大楼。

极其狂妄的中共,还唱着大跃进歌谣,“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先后在京畿要塞修建了官厅水库、密云水库、怀柔水库、落坡岭水库和十三陵水库等8座大中型水库以及24座小型水库。

这些所谓水利工程实质是水害工程,不但人为地破坏了天造地设的自然环境,也打破了造物主的有序安排。到头来,不但没有起到防洪防涝的效果,反而使耕地减少,土地沙漠化和石漠化,照样是雨季大涝,旱季大旱。即便是发电、灌溉所获得的收益也是得不偿失,甚至要付出数倍的代价来重新治理环境。比如,南水北调每吨水的直接成本竟高达1,100元,这还不算治理沿途污染的间接成本。

再如:中共在苏联专家指导下,在黄河修建的三门峡水库,短短四年时间,就有近一半的水库库容被泥沙淤满。毛泽东得知后气急败坏地说,要把大坝炸掉。

1975年河南驻马店水库大坝连环决口,短短二小时内六万人丧生,死亡人数总计高达二十多万。

前年河南水灾和今年河北水灾,也给当地百姓生命财产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更何况这些灾难,均是由于中共当局腐败无能,决策和指挥失误,以及偷挖水库大坝,无预警泄洪所造成的人祸。

长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被视为世界上最大的一条龙脉。上世纪九十年代,倒行逆施的中共,不尊重自然法则,修建三峡大坝,将生生不息的大江拦腰切断,致使整个长江流域灾祸接连不断。1998年全国范围的大洪水无不与当时的长江截流有直接关联。还有大坝建成后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2009年开始的西南大旱和南方大涝,以及这些年长江、汉江,洞庭湖、鄱阳湖出现历史罕见的最低水位,甚至干涸见底。这都与中共逆天而行脱不了干系。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生前对三峡大坝的12个预言,11项现已经应验。《易经》有云:“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中国先人们敬天信神,奉天承运,合理利用自然,使之造福子孙后代。即使是兴建水利设施也是像都江堰那样,采用既可取水灌溉而又不堵塞河流的办法。

风水中还有句话,叫“山管人丁水管财”。人丁是什么?就是子孙后代。财是什么?就是金钱财富。大地与人体一样,植被是皮毛,泥土是肌肉,山石是筋骨,河流是血脉。如果一个人被剥掉皮毛,切断血脉,挖去肌肉,折断筋骨,那是什么后果?

由于中共乱砍滥伐、堵河填湖、杀鸡取卵、饮鸩止渴,最终导致“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目前大陆人口红利消失,出生率断崖式暴跌;房地产泡沫破灭,老百姓财富大幅缩水;地方债堆积如山,经济出现前所未有的大萧条……这也正是中共违背自然规律所带来的必然恶果。

风雨飘摇的中共是如何给自己“续命”的?

千年帝都经过中共几十年的瞎折腾,尤其是到了“闷声发大财”的江鬼执政时期,地脉早已挖断,王气早已散尽。再加上魔鬼中共冒天下之大不韪,拚命打压以洪扬真善忍神传文明为己任的法轮功,最终将自身邪恶能量彻底耗尽。但“叶枯皮烂心不死”的江鬼,听从一名台湾风水师的建议,花费几十亿人民币在北京西长安街延长线上修建中华世纪坛,梦想通过风水布局来延续中共暴政统治。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除了建中华世纪坛以外,江鬼在北京还做了四件事,也都与风水有关。一件事是给白洋淀灌水。因中共破坏自然造成的生态危机,使北京南面的白洋淀干涸。因此江打着恢复“华北明珠”的旗号,给白洋淀灌水,实际则是为了恢复北京的风水,以求“江山永固”。

第二件事则是加高天安门的旗杆。因为天安门广场摆放着一个“停尸房”,破坏了故宫的风水,旗杆的高度比停尸房还低,这样阴气太重。于是江又以扬国威,树立“爱国主义思想”为名,增加了旗杆的高度。

第三件事是搬走天坛的土山。这个土山是毛时代“深挖洞、广积粮”挖出的黄土,形成了一个比祈年殿还高的土山。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江命令把土山搬走,在原来的地方种上柏树。

第四件事是建国家大剧院。位于人民大会堂西侧的这个不伦不类的剧院,形似一个“大坟包”,地下入口又像是一条墓道。据说这种设计是专门替“癞蛤蟆”转世的江鬼量身定做的。

除了在北京布下的“风水阵”,江泽民还为死保“龙脉”,拒绝启用荆江分洪区泄洪,导致1998年的长江大洪水受灾人口近4亿,死亡近5,000人,直接经济损失达3,000多亿元。江虽然全国各地四处流窜,游山玩水,但却从来不去“镇江”这个地方。出访海外,见到穿黄色衣服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就头疼,甚至不敢走宾馆正门,只能从后面垃圾通道偷偷溜走。

众所周知,被称为”北京脊梁”的中轴线,是按照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传统风水格局设计的。它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长约7.8公里。到了中共掌权后,为了盗取历代帝王龙气,为其所用,中共仍然不惜沿用明清时期的中轴线。北京申奥成功后,中共又将这条中轴线向北延长至奥林匹克公园。

其中,“鸟巢”和“水立方”分列中轴线的左右,一刚一柔,一阴一阳,天圆地方,相得益彰。环鸟巢东部一条人造景观河流,直通北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中的“奥海”,取的是“龙归大海”寓意。

新建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也正好在中轴线的南方朱雀方位。其朱红色放射状的造型寓意:“凤凰展翅、双羽翱翔”。这样,中轴线北部“巨龙”与南部“凤凰”便共同构成“龙凤呈祥”的和谐图案。

机场航站楼以单点为中心,延伸六条指廊正好对着三条轴线,分别指向北京、雄安、天津,形成“三合联珠”的大格局。这种长生、帝旺、墓库的风水格局,将大利这三座城市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此外,机场地处大兴,预示着中国从此开始要大兴大旺,梦想从此起航。

根据“三元九运”理论,即将迎来的“下元九运”将会由“土”运向“火”运过渡,也就是由房地产业向文化产业过渡。在首都中轴线的正南,布局巨型的“凤凰展翅”来镇守,还可为即将到来的文化兴盛、经济转型,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如此种种,便是“无神论”的中共,不愿顺应社会发展潮流,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继续横行中华大地,祸害华夏子孙的黄粱美梦。

极具讽刺的是,北京大兴机场的设计师是一名来自被称为“建筑女魔头”的伊拉克女人,还未等到机场完工的那一天,便提前离开了人世。上周,一只从太平洋上起飞,长途跋涉而来的“杜苏芮”,竟让这座号称“现代世界七大奇迹”之首的国际机场洪水滔天,一片汪洋,大兴变大衰,火凤凰变落汤鸡。

习近平的“千年大计”能够保党保命吗?

2017年4月1日,是西方的愚人节。中共在这一天向全世界宣布决定设立雄安新区。声称“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其使命是“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

大家知道,2008年中共刚举办完北京奥运会,便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中共被迫启动四万亿“刺激计划”,以拯救危机四伏的中国经济。除此之外,北京奥运会前还爆发了汶川大地震,这次地震被称为中共建政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灾害损失最重、救灾难度最大的一次地震,不仅波及大半个中国,而且还波及到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而到了2015年,又发生了天津滨海新区惊天大爆炸,其爆炸当量相当于450吨TNT炸药。

由此看来,中共利用北京奥运和大兴机场布下的“风水局”,不但没有保住“龙脉”,反而毁掉了“龙头”和“龙尾”。

鲜为人知的是,北龙的“龙头”潜伏陇蜀之地,即汶川地震所在区域;而“龙尾”则没入渤海之滨,即天津大爆炸所在范围;而“龙穴”则早在唐山大地震时就已经瓦解了。

(只不过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加上后来邓小平为挽救濒临崩溃的中国经济,搞的所谓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挽回了一些天意民心;再加上贪得无厌的外资源源不断的给中共输血,这才让“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中共,好不容易活到了今天。)

近些年来,眼看着北京依旧严重干旱缺水,地下水源都得在百米之下才能找到。这样,中共又不得不启动南水北调工程,仿效隋炀帝开凿京汉大运河,企图把中龙的龙脉引导到北龙来给自己补充能量。但仍然远水解不了近渴,收效甚微。

而且随着西北风沙的步步紧逼,帝都沙漠化是越来越严重;阴霾、沙尘暴更是铺天盖地频繁来袭;特别是2003年的非典和2019年的中共病毒,令中共朝不保夕,彷佛末日来临。因此中共为了缓解首都巨大压力,一方面大规模驱赶北京低端人口,另一方面又高调宣布建设雄安新区。

根据专家组长徐匡迪的说法,对新区为何选址在雄县、容城、安新三县?这是来源于传统文化关于城市建设的“山川定位”立轴线的哲学思想。

按照传统南北轴线理论来看,北京城市中轴线南延下来正好是霸州,但因为霸州地质情况不是很好,不适合建新城。经在附近寻找,最后在5个选址中敲定“雄安新区”。

“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徐匡迪称,潭柘寺历史比北京城还要早五百年,雄安新区正好位于潭柘寺这条千年南北轴线正下方,而潭柘寺又和通州城市副中心以北京中轴线成对称布局。

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习的所谓“雄安新区”,与毛当年的“末日工程”,也就是“三线建设”基本上如出一辙。都是要保党、保权、保命。

也就是说,虽然北京奥运和大兴机场,向南北延长了明清中轴线,非但没有起到给中共邪灵巩固“龙气”的作用,反而让中共邪灵“元气”大伤,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因此中共红朝不得不另辟蹊经,开辟这条新的所谓“千年轴线”。

大家也看到,5年过去了,雄安新区不仅没有成为比纽约大三倍的城市群,反而沦为全球最大的烂尾楼。不仅没有成为伟城,反而成为鬼城。有网友讽刺:“伟大领袖的千年大计,相信会在千年后完成。”

结语

古人言:“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也就是说,气数还未到尽头的时候,我们无论做什么事儿,都能走上坡路。气数一旦走到尽头了,哪怕再怎么厉害的人,也无法改变现状。翻开中国历史,每个朝代灭亡之前都出现过各种奇异天象。就拿这场“杜苏芮”台风来说,也确实有许多令人匪夷所思之处。

一是,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今年第5号台风“杜苏芮”,韩语之意为猛禽,鹰。这与在上界护卫佛法,下界投胎为岳飞的大鹏金翅鸟名称相似;也与被称为“太平洋警察”的美国国徽上的鹰名字雷同。

二是,“杜苏芮”的行踪极其诡异,居然反复多次“直角转弯”。并像长了眼睛一样,有意绕过宝岛台湾,直接在福建晋江登陆。令武力攻台的共军,也不寒而栗,心有余悸。

三是,原本在安徽境内减弱为热带低压,并被中央气象台停止编号的“杜苏芮”。不知为何突然发威,一路向北,长驱直入,直捣中共老巢。其残余环流所造成的损失,居然比登陆风暴大无数倍。

四是,都说“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而飘洋过海而来的“杜苏芮”,除了所向披靡,摧枯拉朽,让地处华北的京津冀哀鸿遍野,满目疮痍;竟然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过关东”,转战东北边陲,让享誉全国的五常大米近乎绝收,横扫大半个中国。

五是,看似平常的“杜苏芮”,却令当今科技最发达的气象卫星预测系统居然找不着北;也让无数中共专家挖空心思编制的城市规划和紧急预案一夜泡汤;现代钢筋水泥修建的大桥通车只8个月,就被大水冲垮,古代糯米石灰筑成的卢沟桥历经800年的风雨,却安然无恙。

也许卢沟桥的狮子都忍不住会问:谁说古代科学技术不发达、思想愚昧落后?

六是,中共运用举国体制,花2,500亿巨资修建的南水北调工程,通水8年,只给北方调水600亿立方米。而“杜苏芮”台风,仅用两、三天时间,就无偿地给海河流域带去400亿立方米的降水。这让口口声声人定胜天的中共情何以堪?

七是,7月19日,官方刚刚出版《习近平关于治水的重要论述》,并高度赞扬习“亲自擘画、亲自部署、亲自推动”治水事业。没想到,墨迹未干,话音未落,一场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便如约而来。难道“杜苏芮”也能善解圣意,活学活用,且闻风而动,雷厉风行?

……

总之,要是按照风水学的“气乘风则散”来解释。弱不禁风的中共红朝,其最后一点“帝王之气”,不是被这场狂风给吹散,就是被这场暴雨给冲尽。因为江鬼的“我欲乘风归去”,已不幸一语成谶。不要无视神对人再三发出的警示,无数危险正在一步步向人逼近,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也正在一步步向人走来!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揭秘:老北京风水中暗藏的惊世谜团
【征文】章阁:中共设风水乱局 破坏北京古城
泄洪保北京? 王维洛:河北洪灾是人为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