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信托投资人遭维稳 深圳女:维权到底

人气 4058

【大纪元2023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夏松、顾晓华采访报导)中植系旗下中融信托爆雷后,据传15万高净值投资人一夜返贫。深圳投资人王女士(化名)日前表示,自己投资的1100万几乎是全部身家,还有投资人将家人钱凑在一起买产品。此次被停兑,投资人达成共识,要维权到底、到死,尽管大家都已被官方当成维稳对象。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中融信托无预警停兑 占其总资管七八成

王女士在深圳工作了30年,投资中植系1100万。8月21日,她对大纪元记者表示,7月28日,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中融信托突然宣布,中植集团四大财富管理中心(恒天、新湖、大唐、高晟)代销的信托产品,全部停止兑付。

她说:“按照《信托法》要求,停止兑付,必须在10个工作日之内公告,到现在没有任何公告,还宣称一切经营正常,只说少量产品不兑付。它是政府审批的金融机构,发行的产品等同于银行、保险的理财产品,是正规金融产品。现在的做法令人匪夷所思。”

据王女士介绍,经四大财富中心销售的中融信托产品,规模大约有1400亿到1600亿,全是主动管理型产品,也就是投资人不知道投向哪些产品、哪些底层。信托公司用自身信用做背书,帮投资人管理资金,并向投资人保证资金安全。

主动经营管理型信托产品是指信托企业作为受托人,在尽职调查、产品设计、项目决策和后期经营管理等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并承担紧要经营管理责任的营业性信托业务。

随后8月8日,中融信托自营盘的主动管理型产品也全部停兑。

王女士了解到,自营盘(中融信托直销)大概是2000多亿到3000亿,“也就是说四大(财富中心)代销的,和中融信托自己直销的加起来,有四、五千亿的盘子,现在都停止兑付了,这两块都是主动管理型产品。中融信托总的资管规模6000亿到7000亿,占了七八成资金规模,这是个惊天大雷。”

关于网传中植系爆雷,15万投资人资产一夜归零的说法,王女士透露,中植集团发行的定融产品,加上中融信托的信托产品,投资人总共15万人。定融产品也是通过四大财富中心代销的。

定融产品是需要融资的城投公司或企业,通过在金交所备案,非公开发行的直接融资项目。

投资1100万 几乎是全部身家

王女士投了1100万,通过四大财富代销的主动管理型的产品,买了三个产品。“我们在深圳30年了,从自己的工资收入到炒房炒股票,这基本上是我的全部身家了。”

“我们四五百人的群应该有几十个,应该至少有过万人了。还有一部分投资者不知道(爆雷),如果你的产品明年到期,你或许还不知道。我的产品8月25号到期,那我就相当关注。”

据她介绍,最先接触到中融信托是在银行理财,当时银行在代销中融信托产品。之后她发现,同样的产品从银行买,收益低一点,直接从信托公司买,就会高一点。

而四大财富中心代销的收益,又比从中融信托直接买的收益稍微高一点。“我们当时认为,无论哪里销售的,归根结底是中融信托的产品。在我们的认知里,信托产品是低风险理财产品,收益不是特别高,一年大概就六七个点(6%—7%),而它的风险等级就是R2、R3,一般的理解,它是相对安全的投资品种。”

金融机构通常会将产品的风险等级分为R1、R2、R3、R4、R5五个级别。从低到高逐层排列,R1为低风险,R2为中低风险,R2为中风险,R4为中高风险,R5为高风险。

艰难维权

据王女士所知,很多投资人本人只有几十万,父母、兄弟姐妹可能各有几十万,全家凑起来买个100万的产品,“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死要活的?哈尔滨那边已经死了一个了,8月初北京一个大姐,直接拿着农药瓶子到中植集团喝农药,抬着出去的,死没死不清楚。”

王女士质疑,为何中融信托通过四大财富中心代销的22只产品无预警同时爆雷,它与大股东中植集团有没有关联交易?

“对底层资产投向是个巨大的黑幕,没有把盖子揭开,22只产品应该对应22个资产投向,有不同的管理,怎么可能同时爆雷?投资人所有这些问题,中融信托都没有解答。”她说。

王女士表示,她所在的群有几千人,从7月28日停兑那天起,大家就不断讨要说法,要中融信托解释、发公告,有什么应该披露的重大事项。

“首席合规官王强出来接待说,暂时无法披露,披露就没有办法很好地处置底层资产。他等于默认,底层资产出现了重大问题,而且是多年产生的巨大漏洞,我们是接了最后一棒,要为公司多年来的窟窿买单。他们说,处理方式按底层资产清算,算出来有多少,就给多少,投资人就怒了。”

从7月28日停兑那天开始,投资人不停地拨打12345(政务服务热线)、12378(银行保险消费者投诉维权热线),给北京市朝阳区金融办、朝阳区政府、朝阳区经济纠纷管理办公室、银保监会、哈尔滨金融监管总局(中植系起源地)等打电话,实名举报、投诉。

她说:“监管(部门)都没有回复,我手上就有N个挂号信的底单,监管不作为,不回复,所有的政府部门都在踢皮球,说不归他们管。”

官方层层维稳

王女士第一时间到深圳市金融管理局群众接待办公室报案,“他们告诉我们,深圳市没有权限,只能先登记一下。过了两天,还答复我们说,深圳市政府没有办法受理,建议你们去北京。”

然而,投资人上了黑名单,不许去北京,她说:“不让进京,中融信托把所有的投资人的姓名、信息全部下发给有关机构,我们都成了被维稳管控对象,几个群主都被抓了,成了派出所的常客。他们(派出所)的原则就是在那里不超过8个小时,但是每天提溜(要求)你去。”

“要属地化管理,‘一人一专班’,所有市都这么实行,全都这样维稳,要投资人去找当地政府协调。”

据她介绍,深圳市没有任何行动,“南山经侦局不叫报案,那叫登记。警察到投资者家里告诉,你们不要上访。发生这事以后,家里有老有小,都希望瞒着家里老人,警察可不管这么多,直接就上门。有的老人一听,差点都晕过去,家里乱成一团,本来够闹心了。政府监管不出面、不发声、不作为,老百姓找谁去?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王女士愤慨道,都被割韭菜,小老百姓买P2P要爆雷;买房子,房地产商爆雷;高净值人群买理财,不仅信托、定融爆雷,很多买基金的,基金公司都跑路。“哪儿都是雷,总有一个坑等着你。那些跳着脚看笑话的人,那是还没收割到你,不信等着瞧。”

据她了解,有很多投资人开公司,有自己的法务,这些人8月初就在北京朝阳区法院、石景山法院去起诉了,“法院告诉我们,这属于涉众案件,不予立案,不受理。把所有的路都给你堵死。”

王女士想不明白,中融信托是正规持牌的金融机构,国家监管机构负有很大的监管责任,“怎么在你眼皮子底下,允许他们这么违法做这些事呢?必须得给投资人一个交代。”

她说:“现在去中融信托没有任何意义,人家就是拖死你。我们的共识就是,只找监管。”

投资人共识:维权到底 维权到死

至于是否能要回钱,或能要回多少钱,王女士虽然没有信心,但表示要拼尽全力。

她说,每个老百姓心里想什么,都是一样的,“当我们饭碗都没有了,想想能干啥?不是捡来的钱,都是辛辛苦苦打拼来的,我们是赶上了改革开放30年的红利,积累了这点财富。”

她说:“不维权是不可能的。这事搁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同样的方式方法去做,这是我们所有的投资人达成的共识。”

“不管监管怎么耍无赖,你阻拦不了民众维权,阻拦不了。我们会维权到底,维权到死,就这么回事。对投资人不公平、不公开、不公正。国家监管应该作为裁判进场,应该吹哨,应该执法。”

王女士还表示,现在群里投资人的共识还有,不再相信国家的任何金融机构,不会再买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包括银行理财。“我们甚至连存款,都要分四大国有行存,每个银行不超过49.9万元,其它银行都靠边站。剩下钱买金条,放自己家床底下。你能信任谁?这是一场信用崩塌。”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中共重提西部大开发 专家纷纷看衰
经济下滑 有地方当局住房补贴七年未到位
为拿到订单 广交会参展商大打价格战
香港房市持续低迷 刘嘉玲突然抛售海景豪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