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长大战学校变性政策 赢得越来越多官司

人气 485

【大纪元2023年09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Brad Jones撰文/秋生编译)根据家长、律师和教师的说法,一场反抗政府政策以维护家长权利的运动正在全国范围内蔓延,尤其是在立法者提倡变性意识形态、推动“性别确认护理”(gender-affirming care,即变性人医疗护理)的蓝州。

一年多来,加州的家长们成群结队地出现在立法听证会上,并拨打了数百个电话,以抗议鼓励学校对儿童的社会性别转变保密的政策。教师也开始拒绝向家长隐瞒有关孩子性别认同的信息。

与此同时,加州立法机构LGBTQ核心小组的民主党成员带头立法,支持所谓的“性别确认护理”,尤其是针对变性儿童的护理,并将其吹捧为“全国首创”的模式。

“我们的责任”(Our Duty)等家长权利组织对这一模式进行了抵制,而美国计划生育联盟(Planned Parenthood)、“平等加州”(Equality California)等组织则表示支持。

加州各学区声称,根据法律规定,他们必须对家长保守孩子性别转换的秘密,除非孩子愿意告诉家长。然而,最近的法院判决却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

9月14日,一名联邦法官阻止加州埃斯孔迪多(Escondido)联合学区对两名拒绝遵守加州教育部发布的指导意见的教师进行处罚。该指导意见鼓励教育工作者就学生性别转变之事对学生父母保密。

法官罗杰‧贝尼特斯(Roger T. Benitez)批准了针对州政府和埃斯孔迪多联合学区的初步禁令(pdf),称该政策违宪。

两位教师伊丽莎白‧米拉贝利(Elizabeth Mirabelli)和洛莉‧安‧韦斯特(Lori Ann West)声称,州政府和学区侵犯了她们的宪法权利和宗教权利。她们在4月份提起诉讼后,都被安排带薪休行政假,但她们目前正在与学区协商重返课堂的事宜。

教师洛莉‧安‧韦斯特(Lori Ann West,左)、律师保罗‧乔纳(Paul Jonna,中)和教师伊丽莎白‧米拉贝利(Elizabeth Mirabelli,右)。9月14日,一名联邦法官阻止了加州埃斯孔迪多(Escondido)的一个学区对这两名教师进行处罚,处罚的理由是她们拒绝向家长隐瞒学生的性别转变之事。(Courtesy of Paul Jonna)

这两名教师告诉《大纪元时报》,女生的性别转换在她们所在的中学是一种“社会实验”,现已成为一种社会传染病。

韦斯特女士说,当女孩儿们去找学校辅导员时,就会得到“很多赞扬和肯定”,并被称赞为“勇敢”和“诚实”。

“它只针对我们学校的女生,她们很吃这一套,她们得到了如此多的关注,她们看到一个孩子得到了这些赞扬,就会跟着一起做,这股风气传染了她们,传染正在蔓延。”

韦斯特女士说,在过去,一个孩子被认定为变性人的情况还很少见,但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了。

她说,“我的一个班里突然有七个女孩想成为跨性别者。”

米拉贝利女士说,在加州的公立学校中,性别转换正成为一种“趋势”。

2022年5月17日,加州学监托尼‧瑟蒙德(Tony Thurmond)在加州里士满市的尼斯特罗姆(Nystrom)小学为学生们朗读一本LGBTQ+类的书。非盈利机构“性别国度”(Gender Nation)向加州9个地区的234所小学捐赠了数千册LGBTQ+类图书。(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她说,“学校现在成了社会工程师,正在引导孩子们进行‘社会性别转换’(social transition),在完成社会性别转换后,下一个阶段当然就是医疗性别转换。”

注:“社会性别转换”指性别转换中包括社交、化妆和法律上的变化,而不包括医疗手段。 经历社会性别转换的人可能会请求别人以其更喜欢的名字和性别称呼,还可能在法律上改变其姓名。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听之任之。”

“我班上有一个变性的孩子,曾经是个很棒的学生,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之一,学习努力,成绩优秀,很乖,我们关系很好,我知道那个小女孩儿不是男孩,可是不久以后,她照着镜子说,‘嘿,我很漂亮,且慢!’”

米拉贝利女士说,她不希望参与把孩子们送上“传送带”,让孩子们服用青春期阻断剂、异性荷尔蒙,并最终接受手术改造,这可能会让孩子们日后后悔。

她说,“这些孩子们10岁、11岁和12岁,正处于青春期的阵痛期。我们教了几十年的青春期孩子,我们见多识广,知道他们经历了很多。”

她说,要想弄清为什么性别转换会成为趋势,就要看“钱去了哪儿”。

商业咨询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发布的2022年报告显示,去年美国所谓的变性手术市场规模达到21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将翻一番多,达到50亿美元。Acute Market Reports发布的更多研究表明,北美至少占据了全球所谓变性手术市场份额的一半。

根据“性别映射项目”(Gender Mapping Project)的数据,十年前,北美只有“少数几家”儿童性别诊所运营,但现在已经有四百多家参与其中,这已经成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即使欧洲部分地区正在摒弃“确认护理”(affirmative care)模式。

在纪录片《变性》(Gender Transformation)剧照中,一名女孩正在接受变性医疗手术。(Samira Bouaou/英文大纪元)

“必要的”指导

代表教师们的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律师保罗‧乔纳(Paul Jonna)告诉《大纪元时报》,(该案子)有利于教师的裁决意义重大。

他说,“这项裁决可以真正为如何分析这个问题奠定框架,不仅在加州,而且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他说,该州政府以“常见问题”(FAQ)解答页面的形式向全州各学区发布了“极具误导性”的指导意见,声称加州法律规定,根据儿童隐私权,必须将家长排除在外,而且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

乔纳律师说,“他们说这是不具约束力的指导意见,但是,他们使用了‘要求’和‘必须’等字眼,基本上每个学区都将其解释为具有约束力,确信它具有约束力,并在听证会上这样说……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强制性的。”

他说,法官对州政府采取的不一致立场深感不安,并在长达四个小时的听证会上就该政策是否得到法律支持的问题询问了州检察官。

法庭记录显示,法官问道,“那么,法律支持在哪儿呢?‘常见问题’对校区到底有没有约束力?”

州检察官最终同意,该政策不具有约束力,不强迫学区执行该规则。

贝尼特斯法官在引用最高法院1979年审理的“帕勒姆诉J.R.案”(Parham v. J.R)时说,“因为有些父母虐待和忽视孩子,政府权力就应该在所有情况下取代父母权力,这种国家主义观念与美国传统背道而驰。”

他补充道,“这不正是你们的规则所做的吗?它基本上是说:只要孩子说了一句‘我不想让父母知道’,所有的父母就可以被推定为敌人。”

法官问,父母在法律上负有照顾和养育子女的最终责任,为什么却被“排除在外”?

法官问,“校区每天照看孩子的时间有多长,6个小时?”

当一名州检察官回答“六到七个小时”时,贝尼特斯法官说,“告诉我,让一个孩子每天7小时装成‘X’,然后用另外18小时装成‘Y’,周末每天24小时装成‘Y’,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怎么可能对孩子的健康有益呢?怎么可能不损害孩子的健康呢?”

乔纳相信,即使校区或州政府对裁决提出上诉,“理智终将获胜”,此案将开创一个法律先例。

乔纳说,“这项命令并不包括每个学区,但它让每个学区都意识到这些政策是非法的;如果我们最终能够确定这是埃斯孔迪多联合学区的非法行为,那么这对每个学区来说都将是非法的。”

2023年8月16日,加州橙县某中学,学生们在为第一天上课做准备。(John Fredricks/英文大纪元)

通知家长政策的反对者经常引用AB 1266法案,即《学校成功与机会法案》(School Success and Opportunity Act,俗称“男女学生共用洗手间”法案)。该法案是2014年加州的一项法律,支持12岁以上儿童的学生隐私权高于家长权力。该法律规定,必须允许变性学生参加按性别划分的学校项目和活动,并使用与其性别认同相符的设施,而不考虑其生理性别。但是,该法并未提到要对家长隐瞒性别转变的问题。

埃斯孔迪多联合学区主席马克‧奥尔森(Mark Olson)和加州教育部都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奇诺谷案

乔纳先生谈到了加州针对奇诺谷(Chino Valley)联合学区最近采取的政策提起的诉讼,该联合学区政策要求,如果孩子在学校改变了性别认同,学校教职员工必须通知家长。他认为,州政府官员(在上述案件和奇诺谷案中)的说法相互矛盾。

他说,“他们实际上是在起诉一个敢于偏离这一所谓不具约束力的指导意见的学区。”

加州目前至少有七个学区采用了通知家长政策,这些政策源于众议员比尔‧埃塞利(Bill Essayli,科罗纳市共和党籍)提出的立法建议,但由于加州众议院教育委员会主席村土康郎(Al Muratsuchi,托伦斯市民主党籍)拒绝听证而被否决。村土康郎说,“这不仅是因为该法案提出了糟糕的政策,还因为听证会可能会为针对LGBTQ青年的日益仇恨言论提供一个论坛。”

(埃塞利议员提出的立法建议)AB 1314法案要求教师、辅导员或学校员工在发现学生在学校的性别认同与出生证明上的性别或出生时分配的性别不一致时,必须在三天内通知家长。

此后,埃塞利议员参加了多次家长权利集会,鼓励加州近1000个学校董事会通过通知家长政策。

2023年8月22日,约200名家长权利示威者在洛杉矶市中心游行,抗议加州公立学校秘密进行性别转换。(Courtesy of Hasmik Bezirdzhyan)
2023年6月20日,在加州格伦代尔(Glendale),家长、社区成员和活动人士聚集在格伦代尔联合学校董事会会议上,抗议学区有关学校内LGBT内容的政策。(Courtesy of Hasmik Bezirdzhyan)

(非营利性组织)美国自由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Liberty)的律师兼执行主任马克‧特拉梅尔(Mark Trammell)告诉《大纪元时报》,该中心目前正代表一群家长寻求干预州政府起诉奇诺谷学区的案件。本月早些时候,州政府获得临时限制令,命令该学区停止执行自本学年开始实施的通知家长政策。

特拉梅尔说,“10月份将就此举行听证会,我们将参与其中。我们的观点是,根据宪法规定的先例,家长拥有指导子女成长的基本权利,其中包括教育决定权。”

家长们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他们反对州政府制定的反对通知家长政策的政策,因为这侵犯了他们的权利,并使孩子无法获得所需的支持。

特拉梅尔说,“学校对家长保密,或者对家长撒谎,掩盖课堂上发生的事情,家长的权利就受到了侵犯。”

斯普雷克尔斯学区

加州的另一个学区因教师和员工涉嫌指导一名11岁女孩向男性性别身份进行“社会性别转换”而被起诉。该学区最近与现年16岁的艾丽西亚‧科南(Alicia Konen)及其母亲杰西卡‧科南(Jessica Konen)达成和解,赔偿金额为10万美元。

这起诉讼于2022年6月14日提起,将加州萨利纳斯市(Salinas)布埃纳维斯塔中学(Buena Vista Middle School)所在的斯普雷克尔斯联合学区(Spreckels Union School District)、其校长和两名教师列为被告。

2021年10月,加州教师协会在棕榈泉(Palm Springs)举行的周末会议的一段录音泄露,显示这两名教师在描述他们如何秘密招募学生加入学校的 LGBT俱乐部。随后杰西卡‧科南奋力抗争。这两名教师后来被停职,不再在该学区工作。

杰西卡‧科南(Jessica Konen,右)和她的女儿艾丽西亚(Alicia Konen)在起诉加州萨利纳斯斯普雷克尔斯联合学区的一桩里程碑式的案件中将获得10万美元的赔偿。(Courtesy of Jessica Konen)
杰西卡‧科南(Jessica Konen,右)和她的女儿艾丽西亚(Alicia Konen)在起诉加州萨利纳斯市斯普雷克尔斯联合学区的一桩里程碑式的案件中将获得10万美元的赔偿。(Courtesy of Jessica Konen)

根据美国自由中心的说法以及诉讼指控,艾丽西亚在六年级时被招募加入一个“平等俱乐部”(Equality Club),该俱乐部向她传授有关双性恋、跨性别身份和其它LGBT概念等内容。她开始使用男性的名字和代词,穿男孩子衣服,并使用束胸。

代表科南母女的美国自由中心民权律师埃里克‧塞尔(Eric Sell)告诉《大纪元时报》,校区基于诉讼中的基本指控达成和解,但并未承认任何过错或责任。

科南女士称这次和解对她本人、她的女儿以及其他家长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她告诉《大纪元时报》,“我们的声音起了作用。”

特拉梅尔说,这起案件在全国尚属首例,但现在全美各地都出现了类似的案件。

他说,“我们真的为这场胜利感到自豪。”

他说,虽然这是一起民事案件的和解,不是刑事法庭的开创先例判决,因此不会在今后的法庭案件中被引用,但会对其它学区起到威慑作用。

特拉梅尔还引用了加州奇科市(Chico)一位母亲奥罗拉‧雷吉诺(Aurora Regino)的案例,她起诉奇科联合学区的原因是“她女儿的学校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让她变性”,当时女孩儿正在读五年级。

2022年8月26日,北加州,一名女孩拿着她的矫形支架,她曾在接受荷尔蒙治疗转变为男性时使用过。(John Fredricks/英文大纪元)

他说,“(这些案例)真的让家长们瞠目结舌;他们不知道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政策,尤其是在加州,是加州教师协会的指导方针,各学区都在采用,却没有通知家长。”

诉讼数量的增加既是家长们挺身而出的结果,也反映了2022年一些学校董事会的政治权力转移,因为有更多的家长当选。

在谈到目前正等待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签署或否决的几项立法议案时,特拉梅尔警告说,公民自由(包括家长权利、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岌岌可危。

特拉梅尔问道,如果政府可以限制有信仰的人或不赞同跨性别主义的人成为寄养父母,或领养儿童,或者强迫家庭法院法官在儿童监护权纠纷中倾向于支持“性别确认”的家长,“那么将来还有什么能阻止政府剥夺你对亲生孩子或领养孩子的监护权呢?”

他说,“这很可怕,我们都看到了摆在纽森办公桌上的立法,想想下一届立法会议以及这些法案会是什么样子,真的很可怕。”

特拉梅尔说,随着针对秘密性别转换的诉讼数量不断增加,以及对通知父母政策的需求日益增长,“很有可能”这个问题最终会由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

更多诉讼

美国自由中心也对医生和医疗机构采取了法律行动,因为他们至少对三名未成年少女的健康乳房进行了手术切除。她们是13岁的莱拉‧简(Layla Jane)、15岁的克洛伊‧科尔(Chloe Cole)和16岁的卢卡‧海恩(Luka Hein)。

海恩女士加入了越来越多的“逆变性人”(detransitioner,即渴望恢复到变性之前性别状态的人)的行列,这些“逆变性人”都进行了控诉,比如凯特‧卡廷森(Cat Cattinson)、阿贝尔‧加西亚(Abel Garcia)、劳拉‧贝克尔(Laura Becker)、黛西‧斯特朗金(Daisy Strongin)和大卫‧培根(David Bacon),都对自己的身体受到的无法弥补的伤害深表痛心。

2023年3月28日,加州萨克拉门托市,“逆变性人”卢卡‧海恩在加州国会大厦发表讲话。(John Fredricks/英文大纪元)

9月13日,美国自由中心、杰夫‧唐宁(Jeff Downing)律师和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代表海恩女士起诉( pdf)内布拉斯加大学医疗中心的医生涉嫌医疗事故。据一份声明称,“在探索更广泛的心理健康治疗方案或非手术过渡治疗(如激素治疗)之前”,医生仅在两次预约后就为她实施了双乳切除术。

根据美国自由中心发表的一份声明,海恩女士在整个青少年时期都遭受精神健康并发症,“如焦虑、抑郁和性别焦虑,这些都是各种创伤事件造成的结果。”

海恩女士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当时正经历人生最黑暗、最混乱的时期,而这些医生非但没有给予我所需的帮助,反而将混乱变成了现实。”

内布拉斯加州的医疗事故律师唐宁和美国自由中心代表海恩女士向内布拉斯加大学董事会提出了侵权索赔。

8月中旬,新泽西州高等法院法官戴维‧鲍曼(David F. Bauman)签发了一项初步禁令,暂时禁止蒙茅斯县(Monmouth County)的三个学区:马纳拉潘-英格斯敦(Manalapan-Englishtown)学区、马尔伯勒(Marlboro)学区和米德尔敦(Middletown)学区在法院审理此案期间执行有关跨性别学生的通知家长政策。

新泽西州总检察长马修‧普拉特金(Matthew Platkin)于今年6月对这些学区提起诉讼,声称这些政策是“非法的”。

虽然鲍曼法官在裁决中承认家长的权利,但他表示,根据《新泽西州反歧视法》(New Jersey Law Against Discrimination,NJLAD),州政府也有权防止属于受保护群体的儿童受到伤害。

鲍曼在法庭命令中写道:“从统计数字上看,哪怕是一名受修订政策影响的跨性别学生可能离家出走、试图自杀或自杀,也足以使公平的天平向州政府倾斜。”

在马萨诸塞州,四名家长起诉了卢德罗(Ludlow)学校委员会和几名学校官员,声称这些允许学校对家长隐瞒儿童性别认同变化的政策,侵犯了他们的家长权利。

原文:Parents, Teachers Start Winning Court Battles Against Secret Gender Transition Polici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专家支持“公开学校性教育”还加州家长知情权
纽约华人参选人谈孩子教育中的家长知情权
家长知情权vs.变性人隐私权 新州法庭将辩论
加州7个学区制定政策保护变性学生家长知情权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