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问题系列报导

12岁女孩变性 伤心父亲却遭荒谬的法庭指控

人气 1552

【大纪元2023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旧金山记者Helen Billings、李莹莹采访、专题部记者易凡联合报导)曾经阳光可爱的小女孩,竟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变成了“男孩”。孩子的父亲艾伦近日向大纪元分享了他和女儿的故事,希望他的孩子所面对的困惑能够警醒其他父母。

艾伦是美国中西部一个城市的专业人士,他形容自己是一个“白人、保守的基督徒”。他和孩子母亲丽莎从未结过婚,但二人非正式地分享监护权和子女抚养费。

2018年二人分手后,丽莎带着10岁的女儿安吉拉住进了亲戚家。彼时艾伦依旧可以陪伴女儿,将女儿接到自己的家里生活,父女二人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

然而当艾伦有了新婚妻子之后,事情发生了变化。2020年9月的一天,艾伦告诉安吉拉,他结婚了。那天晚上,艾伦收到了丽莎的短讯,“她像疯了一样”咒骂艾伦夫妻,并称要将女儿从他身边带走。

自那以后,艾伦只能每周四见到女儿,时间仅有三个小时,而且他不能带女儿回家,否则会遭到丽莎的报警威胁。

那时正值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期间,很多娱乐和餐饮场所都关了。父女二人的见面只能在车子里,吃外卖,聊天。安吉拉当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在艾伦心中,安吉拉一直是个甜美的小女孩,从没有任何暗示想要成为男孩。艾伦回忆,安吉拉曾想要一个紫色的睡房,并想成为一个公主。所以艾伦就把房间粉刷成了紫色,并坐在地板上和女儿一起玩芭比娃娃。

三个月变成另外一人

2020年的11月初,艾伦想要争取和女儿更多的相处时间,就聘请律师,希望法庭调解。但是丽莎在收到律师文件后,不但不同意,反而切断了父女之间的所有联系。

艾伦说,“她拿走了我给女儿买的手机,屏蔽了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告诉安吉拉,爸爸不爱你了,再也不给你打电话了。并让她认为我不在乎她。那时她还很小,刚满12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艾伦没能再见到女儿。丽莎直接跟他说,“是因为你的妻子,我才让女儿远离你。”

尽管艾伦把所有证据都提交到法庭,但法院为安吉拉指定了一名诉讼监护人(Guardian Ad Litem)。诉讼监护人在电话中告诉艾伦,提交的证据都不重要,关键的问题是:安吉拉是一名跨性别者,而艾伦是一个歧视同性恋的种族主义者,所以法庭认为他无法接受女儿。

艾伦当时简直惊呆了。“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我惊掉了下巴。最后他们允许我去看女儿,但前提是我的妻子不能在场。”

仅仅经过三个月的时间,当艾伦再次见到女儿时,发现她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叫她安吉拉的名字,她就对我大喊大叫,说我是一名憎恶同性恋者和种族主义者,她恨我,我们甚至无法交谈。”

荒谬的法庭

在争取监护权的过程中,艾伦遭遇到法庭的荒谬及自由主义者的疯狂。

法庭给安吉拉指定了一个心理医生,一位二十多岁的自由主义者。心理医生告诉艾伦去了解LGBTQ(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的英文缩写),以及如何使用正确的性别代词,如何尊重变性者群体,以及如何接受“儿子”的现实。

法庭甚至下达命令,不许艾伦再带安吉拉去教堂。他们认为安吉拉现在是无神论者,如果去教堂的话会“不安全”,“跨性别者会在教堂被烧死”。

艾伦说,“可我女儿之前一直去教堂,已经有七年的时间了。我是一名保守的基督徒,每周日都去教堂。”

安吉拉曾经告诉法庭指派的心理医生,“爸爸说过,川普比拜登好。”所以他们在法庭的文件中称,艾伦不安全,因为他是川普的支持者,是保守派,以此将艾伦和女儿分开。

“这听起来很疯狂,为什么他们会把我支持川普的内容写在法庭文件中?为什么会因政见不同而拆散一个家庭?”艾伦说,“丽莎的兄弟跑到我家来,威胁要杀死我。我把这件事情报告给法庭,他们不在乎,但是他们更在乎我支持谁。”

艾伦还表示,这个官司到现在已经进行两年半了,但他从没机会和法官说话,法庭只听诉讼监护人所说的。“这个监护人是个自由主义者,她把女儿的母亲说成像个天使,把我说得一无是处,说我是种族主义者、仇视同性恋者。”

艾伦认为,法庭指定的诉讼监护人、心理医生,都是自由主义者,因为政治观点相悖,对保守派持有仇恨,所以他们就给艾伦贴上了标签。

女儿受到三重影响

艾伦事后得知,丽莎在学校里给安吉拉报名参加LGBTQ俱乐部。

“我认识的很多老师都在私下告诉我这些事,他们不敢公开说出来,害怕丢了工作。”艾伦说,校长的儿子是跨性别者,学校的墙上画着象征LGBT群体的彩虹旗。

艾伦认为,学校在孩子们最脆弱的青春期,灌输跨性别的思想,甚至学校都在称呼他女儿男孩的名字,“这是一种社会传染病”。

安吉拉的表姐大概26岁,是个极左派的自由主义者。她和安吉拉住在一起,并给安吉拉买了变性和泛性恋方面的书,这也促使安吉拉认定自己是个男孩。

丽莎曾在Facebook发帖文称,想让女儿蜕变成一个男孩子,平时还要求女儿穿裹胸衣。艾伦认为丽莎是针对他,“因为只有这样,女儿才会继续恨我。”

心理创伤是更深层原因

艾伦不断寻求专业的帮助,他经过广泛的搜索,找到一位愿意客观处理女儿情况的治疗师。

治疗师经过评估,告诉艾伦:“你的女儿基本上是想建立一堵墙,成为一个新的人,这样她就不会因为爸爸和妈妈为另一个人而争吵而受到伤害。”

艾伦越否认安吉拉是男孩,越不相信她是男孩,安吉拉就越生气。艾伦说,“因为我是拆除她用来保护自己的墙。”

同时,安吉拉的外婆和舅舅相继因癌症去世。艾伦认为,这些经历进一步给女儿造成了创伤。

从形影不离到形同陌路

艾伦回忆说,“在女儿12岁之前,我们一起参加动漫展、电单车展、音乐活动,我们俩总是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就像豆荚里的两颗豌豆。但现在,我的女儿再也不想和我一起做任何事了,她很害怕我。”

艾伦和女儿其实居住在同一个社区,只相隔六栋房子,但现在他每周只能见到女儿十几个小时。每次见面,女儿总是默默不语,而且戴着口罩,“见面时她都很生气,很痛苦,不想跟我说话。这太可怕了,让人彻夜难眠,毁了我整个的生活。”

更让艾伦担心的是,安吉拉开始出现饮食失调,瘦得惊人。“她不想要乳房发育,所以选择不吃东西。她现在瘦得皮包骨头,14岁,只有86磅(39公斤)。”安吉拉的就诊记录上显示,患有严重的抑郁症、焦虑症,以及厌食症。

一线希望

之后,艾伦参加了很多的互助小组,观看纪录片,想尽可能多地了解跨性别儿童,了解他们背后的真实故事。

艾伦说,据他所知,在过去的5年里,想变成男孩的小女孩,数量激增了4000%。他认为这一切都源于社交媒体对孩子的影响。

经过两年半的不懈努力,艾伦的坚持还是出现了转机。法庭最终在有关安吉拉的医疗决定中给予艾伦平等的发言权。在医疗建议的支持下,法庭裁定安吉拉在年满18岁之前不得进行任何激素治疗、青春期阻滞剂或性别确认手术。

“我给自己争取了四年的时间来尝试扭转这一切。”艾伦说,他对逐渐取得的胜利感到松了口气。

整个诉讼过程花了艾伦大约8.5万美元。“尽管现在负债累累,但是我愿意继续承担医药费,换来女儿的健康。”艾伦说。

保守力量开始崛起

“变性”是指通过医学手段转换性别的过程,其中包括激素治疗与变性手术等。相关手段除了被质疑对身体造成伤害之外,其道德合理性问题,也是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论战的焦点之一。

然而所谓的“性别意识觉醒”已成为一种意识形态,正席卷美国以至世界。最可怕的是,大量未成年人涉入其中。去年6月,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13至17岁的青少年中,约有30万人(占比1.4%)不认同自己的生理性别。

不过,保守的力量如今正在美国崛起,鼓吹变性的企业相继受到抵制。据路透社8月19日报导,今年以来,美国37个州的立法者提出了至少142项法案,限制跨性别者的性别确认医疗保健,数量几乎是去年的三倍。其中五分之四的目标是限制为18岁以下的跨性别儿童提供性别肯定的护理。

(为了保护当事人的私隐,本文中的名字都是化名。)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捍卫生命 美国妈妈拯救想变性的中国领养女儿
社会环境促青少年变性 美华裔母亲急求助
女儿变性 家庭破裂 母亲:人类走向何处?
超高智商少年欲变性 母亲力挽狂澜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