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新闻王子柳俊江 短暂一生留重彩

人气 1646

【大纪元2024年01月20日讯】新的一年刚刚开启,有“新闻王子”美誉的香港前无线电视知名记者柳俊江却在家中烧炭轻生,结束了42年的短暂人生,令无数香港人深感惋惜。

1月5日,柳俊江在大埔黄宜坳村住所去世的消息传出,让好多人感到震惊。因为他在12月31日还参加了香港的马拉松活动,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元旦时,他在Facebook写道:“什么是一定拥有过,却捉不住的?是昨天。什么是永远都快来到,但永远都未来的?是明天。每一个昨天,都是过去式;每一个明天,只是未来式。”并许下2024年的目标,要把握当下,做自己喜爱的事。

柳俊江Facebook的最后一则帖文发布于1月3日,是他参加马拉松的照片,他自言正改变跑步姿势,看照片觉得还没够好。

他还在IG上陆续分享“柳爷说话教室”课程时间表,呼吁大家可以开始报名。没想到5日却传来他轻生的消息。

好多香港网友说,柳俊江跨年后的发文看起来都很正面,实在没想到他会走上绝路。

那么,为什么这样一个努力、善良、充满活力的青年才俊,会选择离开呢?回顾柳俊江的人生经历,可能会找到一些答案。

以敢言闻名 获封“柳爷”

1981年4月出生的柳俊江,幼年时期在屯门区山景邨居住,有两个弟弟。因家境贫穷,他14岁就开始兼职打工,当过私人补习老师、送货工人、地盘工人、超市理货员与跟单员,还做过临时演员。

柳俊江出生寒门,却天资聪慧,才华横溢,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在2003年获得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学士学位,毕业后做了一名媒体人。

2002年至2010年,柳俊江担任无线新闻部港闻组、中国组高级记者,并被派驻北京和广州,后转任专题记者,负责《星期日档案》等新闻特辑节目的编辑和采访工作。

他参与采访报导过2005年香港世贸会议、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北京奥运、毒奶粉风波等多宗两岸三地重大事件。汶川发生大地震后,柳俊江和采访团队在恶劣的环境中徒步两天,到达地震中心映秀镇,成为全球第一位进入映秀镇的国际媒体记者,他们拍摄的灾区现场画面被多家国际主流媒体引用。

柳俊江报导汶川地震一举成名,2008年6月,他开始兼任主播,先后担任过无线《午间新闻》、《六点半新闻报导》、《晚间新闻》和港台《议事论事》等节目的主播和主持。

柳俊江在新闻界以敢言闻名,多次为维护新闻自由而发声,因此获封“柳爷”的称号。

早在20年前,柳俊江就曾为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梁珍被中共代表团拒绝采访而即场提出质疑。

2004年6月8日,大陆奥运金牌运动员到访香港,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梁珍在记者会上提问,被代表团副团长何慧娴打断,直接说“不太愿意回答你的问题”,并质疑梁珍参加发布会的目的,声称“你这个电视台,我们了解你的背景”。当梁珍表示希望对方进一步解释时,会场有人抢走了梁珍手中的麦克风。

同在记者会上的柳俊江之后获得提问的机会,他追问何慧娴,为什么不回答美国媒体新唐人记者的提问,却回答其他台湾及大陆传媒的问题,是否与新唐人关于法轮功的报导有关?

对于柳俊江直指法轮功问题的提问,何慧娴没有正面回答,并很快结束了记者会。而梁珍在记者会后成为众多媒体围访的对象。一场中共大外宣的表演,成为证实中共剥夺新闻自由的事件。

离开新闻界

1997年,随着香港主权移交,中共对香港的渗透和管控越来越严重,香港新闻界受到中共钳制,柳俊江也感受到来自中共强权的压力。

2010年底,在新闻界颇有建树的柳俊江选择离开无线电视新闻部和从事八年的新闻行业。他撰写题为“我离开了我爱的岗位”的长文,讲述自己离职的原因。

他说:“近几年记者沦为‘车衣女工’,新闻部管理层对每日的新闻早已有一套‘看法’,记者很多时被要求‘照单执药’”。他认为,自己作为一名记者无法进行自由真实的报导,有违职业操守,不想再做这份没有意义的工作。

2019年9月,参加过反送中大游行的柳俊江接受《1圈圈》专访,再次谈到他离开无线电视的原因。他直言上司在某些话题上需要保持“政治正确”,如香港“六四”周年悼念活动的报导受到压制等,因此当年决定离职,去其他行业发展。

资深传媒人李慧玲评价说,柳俊江在无线电视受到赏识,但他最终选择离职,是对自己的专业有要求及原则。

离开新闻界后,柳俊江开始从事动物保育和环保工作。2013年他转任九巴社区事务经理,2014年开设自己的制作公司,由他导演的2014年母亲节万事达卡广告片,获得金帆广告大奖。

柳俊江在读大学时就对拍摄电影很感兴趣,多才多艺的他开始涉猎娱乐圈,拍摄电视剧及电影,出品了《玛嘉烈与大卫》、《暖男爸爸》、《空手道》、《逆流大叔》等影视作品。

中共强权阴影笼罩

柳俊江离开新闻界后仍然关心时事,2015年他在《苹果日报》撰写专栏。同年9月,时任中联办主任张晓明说出“香港特首地位超然于三权之上”的言论,引起社会哗然。

时任特首梁振英也大言不惭,说中央只任命行政长官及行政长官提名的主要官员,所以行政长官地位确实超然。

柳俊江撰文批评“超然论”贻笑大方,更批评梁振英“分裂社会、危害法治、玩弄权术、私相授受,危害社稷之深,已成过街老鼠”。

2019年6月,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柳俊江与太太一同参加了民间发起的反送中游行。

7月21日,元朗发生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柳俊江得知消息后自发前往元朗,义载疏散市民,却被白衣人打得头破血流,头上缝了8针。

两个月后,他被问到是否就“7.21”被打进行追究,他很无奈地说,现在香港没有公平、公正的环境,他担心自己从受害者变成被告,因此不打算深究。

虽然柳俊江没有就自己个人所受的伤害去追究,但是当香港政府试图扭曲“7.21”元朗事件的真相时,他毅然顶着压力,提笔著书,揭露政府的谎言。

2020年7月,中共政府强行推出《港区国安法》后不久,柳俊江撰写出版了《元朗黑夜:我的记忆和众人的记忆》,书中记录了他本人及超过40名当事人的目击证词,还原“7.21”元朗事件前后的经过。

该书出版时,柳俊江接受《苹果日报》的采访,他点名批评时任警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和处长邓炳强在“7.21”元朗事件上说谎,表示自己有责任写书记录真相。

他也坦言,在遭遇袭击的阴影下还原“7.21”元朗事件经过,心理压力很大,但他坚持住了,并多次重回元朗实地搜集资料。

柳俊江在书中说,元朗袭击事件一周年之际,有感于历史可能会被当权者扭曲,因此进行深入调查,撰写这本书,以留下真实的历史纪录。

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是一个分水岭,香港社会由此发生巨变。《港区国安法》被强制实施后,香港的法制、自由几乎被摧毁。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大爆发,在中共施压下,香港实施了一系列严苛的封控措施,引发民怨。6月,香港政府以疫情禁聚令为由,首次禁止支联会在“六四”晚上举行维园烛光悼念集会。

柳俊江在Facebook贴出烛光悼念的照片,及1989年天安门广场“坦克人”的照片,他写道:“每年今天,都只讲一件事。三十一年好,三百一十年也好。”

2019年反送中运动开始后,9月6日,香港市民发起“九龙大游行”,反对《港区国安法》、健康码与押后立法会选举,大批香港警察在旺角驻守,拦截过往行人,尤其是年轻人。

其中一名警察将一个年仅12岁的女童推倒在地,并用膝盖压住女童,香港民众对警察的做法十分愤怒,批评警方滥用武力。据女童母亲说,她的女儿和儿子在逛街买颜料,没想到无故受到惊吓,女儿身体受伤,心理上更留下阴影。

柳俊江在Facebook大骂香港警方,“打完大肚婆(孕妇)打细路女(女孩子),渣滓都不足以形容香港警察恶行。”

他也坦言,“喺(在)我想写几句之时,竟然有一刻想过要按下,因为文字狱随时到来。”

柳俊江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中共推出“港区国安法”后,无限扩大香港警察的搜查和拘捕权力,彻底摧毁了中英联合声明及香港基本法保障的“一国两制”框架,使香港失去了原有的“高度自治”。

自“港区国安法”生效后,至少50多个香港民间团体和组织被迫关闭,240多名民主活动人士和反对派政治人物被以“危害国家安全”逮捕、监禁,还有许多人被迫逃离香港,流亡他国。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等亲民主的媒体也被迫停刊。整个香港笼罩在中共强权的阴影之下时,每一个香港人都感受到令人窒息的压力,许多人因此逃离香港,移民他国。

柳俊江为了避开中共强权离开无线电视,离开新闻界,但面对越来越严苛的言论管控,他对香港的现状感到失望和无奈,从他在Facebook留下的文字中就能感受到。

柳俊江去世后,他的家人通过柳俊江Facebook劝慰大家“生命宝贵,我们相信柳爷尚有壮志未酬,请各位好好生活,为未及目标跑下去。”

——《人物真相》制作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人物真相】重用马兴瑞 蔡奇失宠?
【人物真相】“洗米华”狱中孤注一掷寻翻盘
【人物真相】文革再来 温家宝预言成真
【人物真相】周海媚一生何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